去美国 不要在这些地方住

2011/04/16 | 分类: 热门图文 | 编辑: 旅游博客 | | 发表评论

去美国 不要在这些地方住

  1.纽约以每晚194.14美元的价格排列榜首。图为从新泽西州的英格伍德看到的纽约城的夜景。

去美国 不要在这些地方住


  2.檀香山以每晚158.95美元的价格排名第二。图为游客在檀香山的威基基海滩日光浴、冲浪、游泳。

 

 

去美国 不要在这些地方住


  3.波士顿以每晚154.62美元的价格排名第三。月亮在Prudentia大厦旁缓缓升起。

 

 

去美国 不要在这些地方住


  4.加州圣巴巴拉市以每晚143.33美元的价格排名第四。图为人们在圣巴巴拉港口的海滩玩耍。

 

 

去美国 不要在这些地方住


  5.华盛顿以每晚140.33美元的价格排名第五。图为游客在樱花树下的长椅上休息。

 

 

去美国 不要在这些地方住


  6.迈阿密的平均价格为每晚139.58美元。

 

 

去美国 不要在这些地方住


  7.芝加哥以每晚133.93美元的价格又进入前十的行列。

 

 

去美国 不要在这些地方住

  8.爱达荷瀑布的酒店平均价格为每晚132.53美元。

 

 

去美国 不要在这些地方住

  9.新奥尔良的酒店平均价格为每晚132.27美元。狂欢节的时候,波旁街是新奥尔良最拥挤的地方,但不一定非要去这里。

 

 

 

 

去美国 不要在这些地方住

 

  10.加州蒙特利的酒店平均价格为每晚131.93美元。图中是从蒙特利湾看到的罐头厂街的风景。

韩国“剩女”边吃炸酱面边哭泣

  每年的4月14日,单身的韩国人会到当地的中餐馆聚在一起吃炸酱面,大家共聚一堂,彼此鼓励、加油打气,化悲痛为力量,倒也热热闹闹,藉此消除形单影只的落寞感。

韩国“剩女”边吃炸酱面边哭泣

  而且,为了突显“黑色”这个主题,过节的单身们会让自己生活在百分百的黑色世界里,黑色套装、黑帽子、黑皮鞋,吃黑豆制成的面条,喝咖啡也不加奶精,享受黑咖啡的苦涩原味。

韩国“剩女”边吃炸酱面边哭泣

  有些不愿出门的单身们则会在家煮上面条,然后拌着黑色豆瓣酱吃。

韩国“剩女”边吃炸酱面边哭泣

  韩国的金女士说:“今年的情人节那天,我真的很郁闷,白色情人节那天更是孤单。我只有在黑色情人节那天边吃炸酱面边哭泣。希望明年会有所不同,所有事情会变得更好。”

韩国“剩女”边吃炸酱面边哭泣

  韩国的一些商家也看上了“黑色情人节”这个商机,在当天推出墨鱼汁套餐和黑寿司。一些电影院还会为那些独自去看电影的单身们举办一场吃炸酱面比赛。

韩国“剩女”边吃炸酱面边哭泣

 

 

韩国“剩女”边吃炸酱面边哭泣

 

 

韩国“剩女”边吃炸酱面边哭泣

 

 

韩国“剩女”边吃炸酱面边哭泣

  阿富汗小孩拿鸦片当零食(图)


  吸食成瘾母亲掰鸦片喂儿当早餐

  2010年国际鸦片价格由每公斤64美元大幅上涨到169美元,这引发阿富汗农村一片抢种热潮,而阿富汗北方巴尔赫省部分地区正是鸦片的供应地之一。

阿富汗小孩拿鸦片当零食(图)

  这些地区非常偏远,根本没有真正的路。政府开办的最近的戒毒康复中心也要有四小时的车程。镇上的几家药店甚至不卖阿司匹林,村民于是将鸦片当做止痛剂。很多村民有病有痛就吸一口鸦片烟止痛,殊不知一吸上瘾。

阿富汗小孩拿鸦片当零食(图)

  每天早上,阿齐扎会从橱柜里拿出一包塑料纸包着的鸦片块,掰一小块给4岁的儿子吃,就像它是巧克力,其实这是她儿子的早餐——纯鸦片。阿齐扎说:“如果我不给他吃鸦片,他就不会乖乖地睡觉,我就不能去工作。”

阿富汗小孩拿鸦片当零食(图)

  阿齐扎是一个织地毯的女工,她出生在巴尔赫省的一个贫困家庭,没有受过教育,根本不懂吃鸦片会让人上瘾。她说:“孩子一生病,我们就给他吃鸦片,不管是发烧还是咳嗽。看病和医药费用都太高,这里所有家庭所知道的能治病的就是鸦片。大人们生病了也吃鸦片,鸦片可以延长工作时间,还可以减轻他们的痛苦。”

阿富汗小孩拿鸦片当零食(图)

  阿齐扎家里的所有人都在吃鸦片。她年迈的婆婆也拿了块鸦片放进嘴里,顺便递给她妹妹一块。

阿富汗小孩拿鸦片当零食(图)

  鸦片甚至成了村里食物来源之一,阿齐扎说:“我必须要工作和养活小孩,所以我们必须使用鸦片。我们很贫穷,没有东西可以吃,这就是我们必须要食用并让小孩也吃下鸦片的原因。”

阿富汗小孩拿鸦片当零食(图)

  据悉,极端贫穷的阿富汗有一百多万瘾君子。在阿富汗北部地区,有些孩子出生的时候就有鸦片瘾,因为他们的母亲在怀孕的时候就吸食鸦片。

阿富汗小孩拿鸦片当零食(图)


  毒祸蔓延为买鸦片卖地卖房卖儿女

  这里的村民每天的平均收入为2美元,但每天却要花3到4美元买鸦片。最后他们不得不卖地卖家产,最后仍然债台高筑,最终要卖女儿给毒贩当老婆,或将儿子“出租”给毒贩打工。

阿富汗小孩拿鸦片当零食(图)

  70岁的达德拉家里有7个人在吸鸦片,他说:“我曾经也是一个富人。自从我开始吸鸦片后,我卖了牛也卖了地。现在我一无所有。卖了牛,我们再没吃过肉。卖光了地,我们也吃不上小麦、土豆和蔬菜。我们每天饿肚子,靠邻居偶尔救济度日。”

阿富汗小孩拿鸦片当零食(图)


  毒瘾难断120人戒毒115人复吸

  毒瘾严重,阿富汗政府也采取了措施。卫生部曾从萨拉卜带走120名瘾君子到附近城镇的戒毒中心接受治疗,但完成疗程回家后三个月,其中115人再染毒瘾。

阿富汗小孩拿鸦片当零食(图)

  戒毒康复中心的医生穆罕默德达乌德说:“对这儿来说,吃鸦片已经成为一个古老的传统。这里的人们把鸦片当做药。”纳吉巴有四个孩子,10多年前开始吸食鸦片烟,她在冬天会给几个孩子吸鸦片御寒。虽然孩子都接受过戒毒治疗,但家里穷,最终她还是选择将鸦片煮成茶给孩子们喝。她说,鸦片比食物便宜得多,又能给家人带来一点快乐。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标签页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