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南端的城市(图)

2010/11/01 | 分类: 热门图文 | 编辑: 旅游博客 | | 发表评论

  有这样一片净土,它位于世界的最南端,一年四季好像只有冬天令人觉得出色,依山傍水的小城市与巍峨洁白的雪山交相辉映,夕阳西下的时候,坐在港口边,浪漫的情愫充斥着每根神经。自旅游南极洲的热潮被掀起后,这里是游客们必到的中转站,也正因为如此,这个位于世界尽头的城市,乌斯怀亚,被涂上了纯朴且诱人的艳丽色彩。

  从荒蛮的流放地建起

  经过34小时的飞行,途中经过美国的纽约和休斯敦,我从香港来到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Buenos Aires),已疲惫不堪。这次重临阿根廷,决心到其南面的巴塔哥尼亚高原(Patagonia),和最南端的火地群岛(Tierra del Fuego)一游,因为据闻该处属人烟稀少地区,风景独树一帜。

  刚下机,原打算马上乘坐长途巴士南下巴塔哥尼亚高原,往火地群岛南面的乌斯怀亚(Ushuaia)去;走了200多公里的旅程,由于没有直达巴士服务,需时约3天。幸得当地好友哥伦布Colombo先生的帮忙,弄到一张其家乡埃斯克尔(Esquel)政府赞助的机票,让我翌日从布市直飞乌市,省掉舟车劳顿之苦。

 

 

  翌日早上,航班南飞途中,一个狭长的海峡在眼前一亮,这便是闻名不如见面的麦哲伦海峡(Strait of Magellan)。在它的南面便是火地群岛,再飞行不到半小时,另一个海峡呈现在眼前,它是比格尔海峡(Beagle Channel),接着,终于来到我的目的地乌斯怀亚,一个背着雪山面对海峡的城镇。 

 

  人口约6.5万人的乌斯怀亚是“世界上最南端的城市”(南纬54度,尽管与它一水之隔属于智利的威廉斯港的纬度更南,但由于其人口只有2000人左右,只能以“世上最南之镇”自居)。在近十多年来兴起的南极洲之旅的带动下,乌斯怀亚的旅游业兴旺起来,令过去10年的人口骤升五成,每年11月到次年3月的旅游旺季,便有不少专程到南极洲的观光客到此,乘坐那些多是由前苏联探测船改装的客船前往南极洲半岛,作1017天的观光游。

 

  这些观光游费用不菲,预订价每人约5000美元起;亦可到乌斯怀亚碰运气,若启程前有空位上船,成交价可低至3000美元。而我想探讨的却是其历史文化,发思古之幽情。

 


 

  特殊的地理位置令乌斯怀亚背对着雪山,而面对着海峡,风景十分优美。乌斯怀亚的缘起,与澳大利亚近似,最初都是罪犯的流放地。1896年1月,当第一批的14名罪犯乘坐海军船“五月一日”号(I de Mayo)抵达该地,乌斯怀亚历史中的新一页随之揭开。

  当时的阿根廷政府打算用臭名昭著的犯人和政治犯来开拓该区,巩固主权。1902年,一个永久性的国家监狱在城东开始建造,到了1920年,它已发展成一个由5个主楼组成的监狱。

 

  其平面排列成扇子形状,各主楼的末端相连于一个中央大堂,颇具特色。该监狱的建造工程和乌斯怀亚初期兴建的劳动力都是由罪犯担当。

  在酒店下榻后,已是傍晚时分,我来到这个于1947年由贝隆总统颁令关闭的监狱。这个现已用作海洋博物馆(MuseoMaritimo)的文化遗产,除了有与当地海洋有关的专题展览外(如历代经过和遇难船只、水文图、渔业、企鹅),还有旧乌斯怀亚、世界监狱和马尔维纳斯群岛(即智克阑群岛)战役的展览。

  深入世界最南端的城市

  翌日早上,我沿着3号国家公路来到乌斯怀亚以西8公里的“世界末端火车站”(El Tren del Fin del Muncle),乘搭专为游客制造的蒸汽火车,沿着彼波河(Rio Pipo)往西面的火地群岛国家公园(Parque Nacional Tierra del Fuego)处,全程75分钟。

 

 

  该火车站始建于1902年,与上述监狱同时兴建,连接监狱与沿线的树林,用作运送砍木作建材之用。最初该火车路轨是木造的,用牛拖动车厢。直到1909年才铺设600毫米的窄轨铁路,用蒸汽火车头推动,1952年才停止货运。

  上午10点,载着我们这班观光客的“世界末端火车”徐徐出发。这列1994年开始营运的仿古蒸汽火车,其汽笛不时冒出缕缕轻烟,在红色的火车头、绿色的车厢、深褐色的Lenga与Nire(当地特有的山毛榉)和彼波河谷白皑皑的大地衬托下,令人神往。

  原来这片土地的原住民为印第安种的雅马拿人(Yamana,即人或定居者之意)。在19世纪中叶白人开始侵占及剥削火地群岛前,矮小的雅马拿人是火地群岛南面的原住民,他们乘着用树皮造的独木舟,在群岛间的海域上纵横,作游牧式的狩猎。他们的食物包括海狮、海产及称为“印第安人面包”的野蘑菇。

  远离喧嚣的乌斯怀亚保持着最佳的海洋生态环境,经过海狮岛时,数以千计的海狮成群结队地在石头上休息。

  当达尔文于19世纪30年代乘坐“小猎兔犬号”(Beagle)来到该地区时,他对雅马拿人有以下记载:“这些野人与文明人之别,比野生与驯养动物之别更大。”

  尽管白人眼中的雅马拿人是文化最底层的民族,可是那位于1830年被英国人掳走到英国作“文化改造”一年的雅马拿人少年O’run-del’lico(英国人给他起名为杰里米·毕顿Jeremy Button),当他随达尔文等人从英国回家乡定居,并没有崇尚英国人所谓的“高文化”,却很容易再度融合于其本土文化,快乐及安逸地过其旧生活。

  当英国人一年后重临当地时,这位绝不忘本的少年郑重声明,绝无意念重赴英伦,令英国人非常诧异。可见文化高知识多的英国人的智慧,并比不上文化低知识少的雅马拿人。可惜的是雅马拿人现时几乎绝种,尚存于世界的寥寥可数。

  除了一尝“世界末端蒸汽火车”,来到乌斯怀亚的游客,大都少不了乘坐双体观光船,沿着比格尔海峡,作环保旅游,观赏当地的海洋生态。我选了一个两个半小时的航程,下午3点出发。

  南国的阳光,总是从北方斜照进来,绝不炽热,却给人一份舒适的感觉,整个航程里,我便索性站在甲板上欣赏明媚的景色。乌斯怀亚确是一个独特的城市,乍眼看,她像一个背山面湖的阿尔卑斯山城镇。她倚着的是高约1500公尺的马提雅尔山脉(Montes Martial),它终年被白雪覆盖,犹如一条白蟠龙,甚有气势。

  当我们快要来到当地著名的地标Les Eclaires灯塔时,发现其邻近的小岛上有所动静,马上拿起望远镜看个究竟。原来是一大群颈白体黑、鼻呈钩状的鸬鹚(Commorants)盘踞了整个小岛。

  作近距离观赏后,再前往就近另一小岛探索,这回却是布满了黑背白肚的大贼鸥(skuas),物以类聚的自然规律可见一斑。其后又经过海狮岛(Isla de los lobos),观赏数以千计的海狮;它们有些在石上休息,有些则在水中畅游。

  回程时,比格尔海峡景色在余晖下显出更强的色感。偶尔遇上三五成群在半空越过的水禽,看来是日落而息的时候了。环顾四周,只剩下我呆站在那里,一份难熬的寂寞感涌上心头。

  10、哥伦比亚山脊,俄勒冈州,阿灵顿,2,050,602 吨。

  哥伦比亚山脊填埋场负责所有美国西北部的垃圾,主要城市有俄勒冈州的波特兰和华盛顿州的西雅图。

关键字: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标签页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