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英国,乘公交车是一种享受

2010/10/21 | 分类: 热门图文 | 编辑: 旅游博客 | | 发表评论

  在国内生活时觉得每天挤公交去上班是件很辛苦的事,对公交系统自然也没什么好感。来英国读书以后,还是要每天乘公交车去学校。但在英国乘公交车却是非常难忘而愉悦的经历。

  在英国的公交车上,可以充分感受到发达的公交系统、细腻的公交文化与流动的公交文明。

  智能的系统: 在英国等车,心中有数,不盲目。每个公交站都有海报,上面标明各路线的巴士到达此站的时间,每个巴士的电子屏上都显示下一次车的预计到来时间。

  绅士的司机: 在我的印象中,司机一直是粗线条的,但英国的Bus driver改变了这一固有印象,从他们身上感受到绅士的烙印。每天早晨乘公交车去学校,上车即迎来司机灿烂的笑容,如冬日暖阳,温暖心灵。这笑容是诠释他们爱事业的最好语言。在乘客出示完公交卡后,司机会礼貌地说Thank you!下车前,他们会说Cheers!

  英国的车道比较狭窄,但司机的驾车技术绝对是一流的。他们按顺序行车,不抢行,如果看到车前面有行人,或对面有车驶过来,司机通常先减速,再停下来,摆手让行人或对面的车先行,他们不会按嗽叭或大喊。

  英国的公交车上,只有司机一人服务。大部分乘客刷公交卡,但也经常见到现金买票的,这时司机不急不躁,耐心地找零。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在布莱顿的北街,有一位男教师领着30多位学生坐公交车,他们好像不是当地人,都没有公交卡,又没有准备好零钱,这时全车顾客都在等他们,司机平和友善地找零,老师不停地感谢全车乘客的等待,此时我想到两个字——和谐。

  文明的乘客: 英国人上公交前,自觉排队,等下车的乘客走完后,上车的乘客依次从容上车,三个月中我没有看到一次拥挤的现象。

  英国人爱读书,公车上,经常看到一些优雅的女士随手从包里掏出一本厚厚的小说沉静地阅读。书藉涵泳人生,英国人优雅的绅士风度是否也得益于读书的习惯呢?

  人文的环境: 公交车内相当宽敞,伦敦的双节公共车能载160名乘客,乘客可从巴士的前后三个门同时上车,中门较低,方便坐轮椅和推婴儿车的乘客能上车。

  踏上巴士,即看到左手边有一个蓝色的Pick me up (请取阅)的报刊盒,乘客可以免费取阅当日报纸。英国的巴士不报站,有一个小屏幕显示每站的站名,乘客要下车前,按扶栏上红色的按纽,司机就会在下一站停车。

  车上很安静,经常可以看到优雅的中年女士落座后,随手从包里掏出书籍,安静地阅读。

  公交车上的标识很人性化。有一个标识是这样写的:

  FOR EVERYONE’S COMFORT AND SAFETY(为了大家的舒适与安全)
  NO ALCOHOL 禁止饮酒
  NO SMELLY FOOD 禁止吃有异味的食物
  NO SMOKING 禁止吸烟
  KEEP THE VOLUME DOWN 音量放低
  KEEP FEET OFF SEATS 脚不要放在座位上

  丰富的票种: 在英国坐公交车相当于在国内打的士,比较昂贵。好在英国巴士票种多样,有一日单程票、一日往返票、周票、月票、季票、年票。我拿学生证,办了一张季票卡,100英镑,相当于1400元人民币。如果我不办季卡,买单程票需1.7镑,每天往返于住宿家庭和学校之间需3.4镑,相当于47.6元人民币,这样计算下来,除周六周日,一个季度要花费3712.8元人民币,办学生季卡可节省2312.8元人民币,可见多样的票种,为人们带来更多的实惠。

  许多到英国留学 过的朋友都对英国的公交车印象深刻,英国公交系统的文明和发达也给大家生活带来了很多便利。

  1、米约高架桥

  这是最高的混凝土架桥,达800英尺建造这样一座横跨法国南部米约附近的塔恩河河谷的巨大斜拉桥需要惊人的勇气。这座世界上最高的混凝土建筑高800英尺,没有其他建筑物能比得过。其上的桅杆又有280英尺,故从河谷底部到桥的最高部共1120英尺。我喜欢这座艾菲尔的工厂制作的桥面,因为我偏爱埃菲尔铁塔和Gustave Eiffel的作品;他超越了他的时代。从工程角度讲,细长形有个问题——没什么东西最好做成细长形,这样不稳定。这是个很大胆的设计,本身就是奇迹。所有这些都需要勇气,而不仅是计算——一些人的自信的大胆冒险。

  2. 布魯內萊斯基的圆顶

  建筑师、工程师Filippo Brunelleschi被准许不用内部脚手架去完成那座圆顶,这在那个时代(15世纪)是不可思议的事。

  意大利佛罗伦萨大教堂的圆顶建于1420-1436年,跨度超过140英尺,却没有用到支撑架构。建筑师、工程师Filippo Brunelleschi被准许不用内部脚手架去完成那座圆顶,这在那个时代(15世纪)是不可思议的事。但他发明了一整套新的方法来分散圆顶的负荷来防止它倒塌。他同时创造了石与铁结合的链条来构成拉力环,并用一个人字形的砖制部分来确保圆顶稳定。实际建造时他放弃了部分理论,这也意味着他是个实用主义者。他相信,我直观猜测,这就足够来分担圆顶负荷了——但要用正确的方式。之后,他成功了。

  3. 圣索非亚教堂

  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圣索非亚教堂在1000年内是最大的用于祈祷的场所,直到1520年塞利维亚大教堂建造完毕。

  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圣索非亚教堂改写了建筑史——它改变了人们看待空间的方式。它在1000年内是最大的用于祈祷的场所,直到1520年塞利维亚大教堂建造完毕,并且它发明了间接负载转移的观点。建造圣索非亚教堂的人们大胆的宣称圆顶不必直接连着地面。相反的,圆顶的负荷由一个扇形结构转移到更多的圆顶上。这是伟大的建筑学发明,大胆的难以置信。它的成功不来自计算,因为他们不直到任何我们用的理论和计算方式。计算在工程上是容易误导人的事——因为重要的是建筑师对空间的理解。

  4. 荷兰三角洲工程

  1953年,荷兰的一次大洪水淹死了大约1800人,自此当局开始一项海防工程。答案是阻塞一些特定的通往安特卫普和鹿特丹的河口。1953年,荷兰的一次大洪水淹死了大约1800人,自此当局开始一项海防工程。做法是阻塞一些特定的通往安特卫普和鹿特丹的河口。基本前提很简单:让堤坝面对海的部分最小化。但实施起来很让人吃惊,它庞大的规模——整个海岸线都要挡住。在欧登塞地区,大坝被设计成能抵御万年一遇的洪水;在英国,唯一能比得上的建筑物是泰晤士河水闸,它被设计能抵御千年一遇的洪水。随着海平面持续上升,扩大沿岸沙丘和加强抵御海水、河水的大坝的工作大约要再持续100年。

  5. 胡夫金字塔

  胡夫金字塔在将近4000年内是世界上最大的建筑物,直到1300年左右林肯大教堂建造完毕。最大的三座金字塔位于埃及的吉萨墓地地区,其中包括胡夫金字塔。在将近4000年内他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建筑物,直到1300年左右林肯大教堂建造完毕。最让人印象深刻的部分是它的上面每一块砖精度。在公元前2700年用已有的工具达到每一个角度和对较的精度并非易事。金字塔的高度和长度比还符合了黄金比例,这是后来希腊人美学发展的概念。

  6. Bazalgette的伦敦下水道

  Joseph Bazalgette 是1850年代伦敦都市工作委员会的首席工程师。他建造了83英里的排水干道,1100英里的街道排水沟和13000英里的较小的排水沟,均为地下设施。

  Joseph Bazalgette 是1850年代伦敦都市工作委员会的首席工程师,当时污染之严重被戏称为“大恶臭”,并且霍乱四起。他建造了83英里的排水干道,1100英里的街道排水沟和13000英里的较小的排水沟,均为地下设施。他也做了件难以置信的事:他决定无论计算所得的下水道排水量是多少,都要翻倍,为了将来。如果他没这么做,到1950年我们恐怕又会遇到同样的问题。

  7. 罗马圆形大剧场

  罗马圆形大剧场建于公元70~82年,地上四层,地下三层,均用拱桥相连。它有能容纳50000人的座位。

  这个代表性的建筑建于公元70~82年,用拱桥来显得蔚为壮观——这是罗马的建筑发明,它的美在于不仅扩大了空间,而且让建筑变得更加稳固。大剧场地上四层,地下三层,均用拱桥相连。它能容纳50000人入席——但能在8分钟内全部离席。你很难找到一个现代舞台能达到这一疏散速度。

关键字: , ,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标签页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