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德国神秘同性恋

2010/10/06 | 分类: 热门图文 | 编辑: 旅游博客 | | 发表评论

  德国首都柏林被戏称为“彩虹的天堂”,这里不仅居住着30多万同性恋者,而且还有一座神秘的城中之城——“男人城”。

  在柏林,目前生活着大约30万左右的同性恋者。同性恋大游行成了他们一年中最重要的活动。很多同性恋者为了在游行中表现一番而整整准备了几个月。有的还希望在节日中认识朋友,甚至找到终身伴侣。

  其实,同性恋大游行开始时具有很强的政治性。1969年,在纽约的一条叫克里斯多夫(简称CSD)的街上,警察曾对同性恋者进行了一次大搜捕。同性恋者对这种刁难首次进行了群体反抗,由此产生了世界范围的同性恋游行活动。1979年,在CSD同性恋大游行诞生10周年之际,柏林首次举行了有400人参加的游行活动。

  街上不见女性

  从繁华的裤裆大街向东走不到10分钟,来到一条叫克拉斯特的小街。从外表看,它与其他街道没有多大区别。只是越往里走,越感到奇怪:“怎么这里不见一个女性?”

  进一家书店,发现店员都是男子,光顾书店的要么是单身男子,要么是手牵手亲密无间的两个男人。仔细看看书店里卖的,几乎都是关于同性恋的书籍、音像制品和生活用品。当我意识到自己误入一家同性恋书店时,一位自称海姆特的店员微笑着对我说:“欢迎你离开柏林,来到男人的国度。”

  原来在克拉斯特街方圆1 公里内,是柏林著名的同性恋社区。从上世纪20年代开始,德国各地的同性恋者陆续来到这里定居。由于此地环境闹中取静,社会气氛宽松,同性恋者越聚越多,异性恋者则主动“让位”,使之成为名副其实的“男人城”。

 

  走出书店,开始仔细地打量这个社区。香气扑鼻的咖啡屋,时尚摩登的专卖店,藏书丰富的图书馆……这里应有尽有。我发现每家商店门口都挂着鲜艳的彩虹旗,在阳光照射下显得十分耀眼。一位年轻人对我说:“彩虹旗是同性恋者的文化象征,它代表着包容一切种族、国度、政治、性别及性取向。”

  我们也是正常人

  在电影院门口,一位年轻同性恋者热情地和我打招呼。他问我是不是同性恋者,我回答说自己是“正常人”。他不以为然地纠正道:“同性恋者也是正常人。”

  由于德国同性恋者的特殊地位,德国各界都不敢怠慢他们。我看到,政客竞选的宣传画在社区内随处可见。柏林市市长是“男人城”的“名誉董事长”。除政府部门外,很多大企业也对同性恋者采取了温和宽容的态度,除了禁止歧视同性恋员工外,大多数还为同性恋员工的伙伴提供医疗保险。

克劳斯-沃威尔特

  德国历史上第一个同性恋市长在柏林产生

  德国历史上第一个同性恋市长在首都柏林诞生,来自社民党的候选人克劳斯-沃威尔特赢得了选举。在秋天的大选到来前,沃威尔特将一直担任柏林过渡时期政府的市长。

  在德国社会民主党一致同意提名他担任市长一职前,沃威尔特说:“我是同性恋,这是一件好事。”此话一出,舆论哗然。沃威尔特一蹴成为德国最有名的同性恋政客,他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市长候选人成为妇孺皆知的公众人物。

  成员间互相帮助

  在中心街道的尽头,是一个小小的街心公园。有人悠闲地躺在草地上看书,有人在慢跑,有人在闲聊。几位年逾古稀的老人在那里晒太阳。一位叫哈姆的老人还和我拉起了家常。聊天中,我得知他们住在同性恋养老院。

  那是一座耗资1000万欧元建造的五层楼房,有40套公寓房,配有咖啡厅、健身房等设施。哈姆说:“年轻时到处搬家,中年独立生活,但是年龄大了我就遇到了困难,需要人照顾。可是如果搬进普通的养老院也许会受到歧视。

  这里全天都有医生照顾,我很满意。”公园旁更多的公寓住着年轻的同性恋者。这里大概有 5000个家庭。医生、律师和艺人在这个群体中占很大的比例。在公园不远处的维多利亚教堂,我见识了一场同性恋婚礼。

  新婚“夫妇”分别叫马库斯和欧埃尔,今年都是35岁,一位是工程师,另一位是大学教师。他们在祝词中说:“在柏林结婚,我们很荣幸。”

  在“男人城”转悠,我发现这里有很多贴着“红色结”标志的房子。经打听方知,这些房子里都是公益组织,比如预防艾滋病组织、帮助青少年协会等。这些组织的责任是宣传健康向上的生活方式及怎样造福社会。此外,“男人城”还发行自己的报纸,放在柏林各书店的门口,免费供人取阅。报纸上刊登的是同性恋者关心的新闻、艾滋病研究进展、健康常识和各类服务信息。


  “柏林墙”上男人间的热吻

  一长段柏林墙遗址已经开发成了壁画画廊,艺术家们在这里以柏林墙为引子,释放创造力和理念。有的写实,画一辆破墙而出的汽车,的确生动;有的讽刺,让联手打造柏林墙的前民德共中央书记昂纳克和前苏共中央第一书记勃列日涅夫热吻在一起;有的用漫画方式:相背的两个人愁苦,相向的则快乐……除了控诉柏林墙的主题,还反映出德国人更深层的思考,让人看到了他们对于对峙、和解、人性、民族、和平和民主等的很多考问。

  现在对于一部分的人来说,同性恋还是让人无法接受,其实“他们”跟我们一样是在过正常人的生活,也许我们应该去关怀“他们”!

  据美国《外交政策》杂志11月5日报道,不论穷国富国,都有贫民窟,它们已经成为当今社会底层民众生活的一个缩影。挪威摄影师乔纳斯·本迪克斯花费6周时间,前往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印度金融中心孟买以及印尼首都雅加达的贫民窟。他的作品带人们走进贫民窟居民的生活。这里的人不仅仅想要能够遮风挡雨的地方,他们想要真正属于自己的家。

  1. 2005年,挪威摄影师本·迪克斯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最大贫民窟Kibera中的一栋低矮闷热小屋中,生活了6个星期。他说:“我的兴趣是要打破自己对这些地方的肤浅认识,我不是要曝光这里令人绝望的环境和极度的贫穷,我想让人们知道这里的居民在面对这些挑战时,他们如何规划自己每天的生活。”在Kibera,他访问了一家用罐头盒和烂泥等各种临时物品搭建的教堂。每到周日早晨,祈祷声将整个社区的人们召集到一起。

  

  2. Kibera贫民窟一家人在破旧的二手沙发上放松。在访问的许多家庭中,本·迪克斯都将房间中的四壁拍摄下来,然后将这些照片拼接起来,形成一幅内部全景图。他说:“他们的起居室有许多与西方人同样的家具摆设,只不过这些东西都是临时拼凑的。” 

 

  3.傍晚时,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贫民窟居民的灯光亮起来。2008年,全球居住在城市中的人口数量第一次超过了农村居民数量,这是一个历史转折点,不过,其中三分之一的城市居民,大约有10亿人生活在贫民窟。联合国预测,在今后25年内,贫民窟居民将会增长一倍。

  

  4.什么是贫民窟?它的定义十分模糊。联合国的贫民窟定义是最恶劣的住房条件、最不卫生的环境、犯罪率和吸毒盛行的穷人避难所。本·迪克斯说:“他们所处的情形各不相同。”在加拉加斯贫民窟中,这里的住房非常牢固,但犯罪率却比其他地方高,简直可以称得上无法无天。 

   

  

  5.一个名叫里兹·席尔瓦的男子,与妻子和三个女儿生活在加拉加斯贫民窟中。当本·迪克斯访问这家人的时候,席尔瓦兴致勃勃地讲述了自己的家庭,他们正计划将整个家粉刷一新。本·迪克斯回忆说:“一些人谈论自己面临的问题,还有一些人谈论他们的希望和雄心,这是新闻记者和摄影师最容易忽略的。因为我们总是对负面东西比较关注,但贫民窟中同样存在希望。”

  

  

  6.卡彭特·桑托斯·拉哈尔、妻子美娜以及他们的孩子沙德亚生活在印度孟买最大贫民窟Dharavi中。本·迪克斯说:“我想向人们展示,住在这些贫民窟中的都是些什么人。人们可能认为,这里最多的可能是罪犯或者妓女。但实际上,住在这里的大多数是妈妈和爸爸们,他们也都过着正常的日常生活,面临着很多挑战。”Dharavi也是印度电影《贫民富翁》的拍摄现场,尽管本迪克斯从未看过这部电影。 

 

  7. Dharavi贫民窟的一个孩子正在观看挂在墙上的婚礼彩灯。本·迪克斯回忆称,自己之所以产生拍摄贫民窟生活照片的想法,是受到2002年儿子降生的启发。他说:“当我成为父亲后,我开始思考:当儿子到我这个年龄时,这个世界将会是什么样?我发现城市贫民窟居民正在快速增长,这让我感到非常吃惊。”

  

  

  8.一名男子通过窗户,目不转睛地盯着Dharavi的废品回收站。在货仓内部,居民聚在一起,将从城市各地收集而来的垃圾分门别类:油壶、电脑零件、罐子、衣物、金属碎片以及其他东西。孟买贫民窟实际上已经形成小规模的经济活动。据《卫报》统计,孟买贫民窟中,有25万人靠回收和出售废品谋生。

  

  

  9.在印尼首都雅加达市中心的围栏外,一名叫苏布尔的女子和她9个月大的儿子,生活在一个长条凳上。本·迪克斯说:“那是我拍摄的所有照片中,唯一一个没有拼成内部全景图的。那个长条凳就是她的房子。”

  

  10.在雅加达的kampongs贫民窟,房子比本·迪克斯此前访问过的贫民窟房子更小。一对夫妻和他们的3个女孩生活在小房子中。只能垂直坐下,但却不能站着。尽管这些房间特别小,但却特别整洁。本迪克斯说:“你可以看到贫民窟外的人们拥有的一切,包括加框的全家福照片和墙壁纸。无论这些人的经济条件怎样,他们都在努力创建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据国外媒体报道,当你置身于那些高耸如云的摩天大楼或玻璃阳台时,出于本能,你或许根本不敢向下看,但同时又无法遏制俯瞰周围美景的强烈冲动。无论你是不顾一切地爬上弯弯曲曲的木制观鸟台,还是不惧恐高症,透过玻璃层俯瞰下面的城市街道,各种令人心惊肉跳的瞭望台和高塔尖能让我们以祖先所无法企及的方式观察周围环境。

  1.加拿大多伦多国家电视塔

加拿大多伦多国家电视塔
 

  多伦多国家电视塔高1815英尺(约合550米),地处高楼林立的市中心。电视塔的观景台由一块只有两根手指粗的玻璃支撑,站在上面,你可以俯瞰周围360度城市美景。不过,望着脚下的万丈深渊,恐怕大多数游客都不敢走上去。

  2.荷兰索文霍斯特森林塔

  

荷兰索文霍斯特森林塔
 

  在荷兰索文霍斯特地区(Schovenhorst Estate),有一座造型独特的森林塔(Forest Tower),透过它,可以看到周围保护区的自然景观。该设计由大量空间和用于各种活动的设施构成,比如窥视孔、攀登网,甚至还有一个小型表演舞台。

关键字: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标签页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