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女孩都希望嫁给和尚

2010/10/05 | 分类: 热门图文 | 编辑: 旅游博客 | | 发表评论

  前不久,我受日本佛教协会的邀请去演讲,题目叫:《左手孔子右手老子》,开场后往下面一看,光亮亮的脑袋构成一道风景线,满场的僧人聚精会神听我在讲述儒道佛的不同与共同点。

  演讲结束后,我参加了交流派对,一些年轻的和尚聚集到我的身边交换名片,或买我的书让我签字,更多的是围着我来照合影,好不热闹。过了一会儿,法源会长走过来笑着说:“孔先生你被人利用了,跟你这名人的合影会被拿去相亲炫耀用,那可相当起作用哟。”我有些纳闷。法源先生跟我笑着解释说:“最近,日本的和尚很有人气,特别是年轻僧人很受女孩子青睐。”

  日本和尚跟中国不同,有许多流派的僧人是可以结婚的。由于日本经济不好,年轻人更加郁闷,所以,现在走访日本寺庙的女孩子特别多,僧人也越发有人气,整个社会不景气,但寺庙的香火却越烧越旺,人们期盼好转的心情越发迫切,女孩择偶要找有钱人的愿望更加强烈,而唯一在日本不受风吹雨打的赚钱职业,可能非僧人莫属。

  法源会长的话让我也感到意外,不过,突然想起我家附近的那位胖和尚,我似乎找了答案。

  平时只要在日本,我就去住处旁边的海滨大堤上晨练,经常一出门就听到后面传来嘟嘟的发动机声音。闪在路边回头看时,原来又是附近妙法寺的胖和尚来了。这厮一身黑色僧袍戴着大墨镜,端坐在他那辆铃木小摩托上从后面开来。胖和尚底盘极大,坐在小铃木上压得可怜的小摩托摇摇欲坠。

  在中国,这样招摇的和尚不会太多,但在日本,和尚们出外作法事,或者出门办事,骑摩托的很多,司空见惯。有趣的是日本和尚们多喜欢骑这种被叫做“原付”的小摩托。据我了解,这是因为和尚们运动较少,骑大摩托比较危险,在出了几次惨痛的事故之后,被认为是对佛门弟子的一种重大生命威胁。

  于是,在日本佛教界领袖的引导之下,这种小型摩托就成了和尚们出门的首选,它时速低,座位矮,安全性要好得多。不过这样一来。我们在高速公路上,就看不到日本和尚头戴墨镜,大袖飘飘驾重型三菱摩托车风驰电掣的拉风场面了,有点儿遗憾。日本和尚生活富裕,多半体重超标,看到他们骑着这样的小摩托,常令我有鲁智深骑驴的滑稽感受。

  中国虽有“职业和尚”一说,但按和尚们的官方说法,自己还是属于出家修行的人,哪怕赚几个广告费,也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在中国要见到和尚,恐怕非去寺庙不可。而日本僧侣社会化程度很深,是个十分活跃而深入民间的职业。据说日本最知名的主持人或称女作家就是一个尼姑叫濑户寂听,讲人生讲社会讲真理,舌灿莲花,荤的素的一起上,连当年以雄辩著称的日本共产党政治家不破委员长都得退避三舍。

  在平常的生活里,和尚的影子也经常闪现其间。日本许多地铁站门口,常年有一些头顶斗笠的托钵僧人在那里化缘,风雨无阻。僧人从不开口说话,只是有人将钱投入钵中的时候,会敲一下法铃表示感谢。斗笠很大,将和尚的面孔遮得十分严实,让人产生一些神秘感。不过,你若有心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之所以弄得这样神秘,是因为这里几个和尚轮班,斗笠压低,就无人注意到现在这个和尚和两个小时前已非一人。

  “半掩斗笠半遮面,敲钵化缘把钱赚”,这一招厉害得很,经过的人看到一个和尚从早站到晚,姿势也不变,不布施都得给自己找个理由。不过,这样辛苦的和尚,在日本并不太多。因为大多数日本和尚都很富有。

  比如我认识的这个胖和尚,就是这样一个逍遥的和尚。其在妙法寺旁边的宅院,据一个房地产朋友估计怎么也在一亿日元以上。要知道天皇的女儿嫁人,嫁妆也不过这个数而已。日本作和尚怎么这样有钱呢?

  和尚们的收入主要有三:

  第一,日本的墓地基本都是寺庙经营的,卖墓地在日本这个地少人多的国家绝对是暴利买卖,一块就能卖上几百万日元。而按照日本的习惯,亲人葬在寺院,虽然墓地是自己的,每年还要给和尚交钱感谢他的照顾。庙里哪儿来的那么多地?历代天皇、将军和大名(诸侯)都有给寺庙送地做礼品祈福或忏悔的习惯。日本没发生过革命,这地契当然是千年一贯的有效,成为后世佛徒子孙们吃不光的遗产。

  第二,日本人的宗教信仰十分奇特,活着的时候,信奉神道教的居多,也有信奉基督教的,或者干脆是无神论者,死后却一律要变成佛教徒上西天。想变成佛徒,必须走个仪式,那就是到寺庙请和尚为死人起个法号,否则佛祖是拒收的。法号可不是白起的,通常一个名字要价六位数。您可以豁出去了,说我就是不爱上西天,也不要什么法号。那也可以,但有规矩,您不是佛教徒,就不卖给您墓地。

  第三,和尚们作法事念经。这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这钱来的是否容易我不知道,但是我在日本前不久参加过一次丧礼法事,可以算作一个参考。死者是国会议员儿子娶的一个菲律宾新娘,到达日本第二天就车祸身亡,是个很不幸的人。因为她的身份,做法事的费用由日本地方政府承担了,仪式也是照搬,其中就有一批和尚前来念经,抑扬顿挫二十分钟后,拿了红包就走人。

  虽然有钱,大约因为毕竟读过很多经书,日本的和尚大多谦和有理。居民小区过节办晚会,胖和尚有时候也来。我和他还算得半个熟人。日本和尚活动多在下午晚上,今天怎么出门这样早?莫非有紧急的法事?看到妨碍了我的锻炼,胖和尚很客气地跳下车来,推着走过去,摩托车的后座上,赫然绑着一个精美的食盒,里面散发出热腾腾的炖牛肉味道来。

  到了今天这个时代,狗都能上网,猫都能网恋,还有什么事情能让人惊奇呢?但胖和尚吃炖肉还是让我感到比较古怪。因为他所在的妙法寺属于禅宗,按照规矩,这肉,吃不得的(当然有的流派也可吃肉)。

  日本和尚赚钱合法,也是天赋僧权。然而戒律方面,只要有明确规定,日本和尚们还是尊重的,比如和尚杀人这种事情,在日本就已经七十年没有发生过了。居民小区开晚会,也没见胖和尚吃过烤肠或者煎肉饼。

  胖和尚很抬头看过来,注意到我的目光,大概明白了我心中所想,微微笑笑,说:“我女儿一定要吃这个,没办法,当爸爸的只好出来买了。”说着,上车发动引擎,还回过头来,用生硬的中国话对我说:“没办法的,当爸爸的。”一道烟尘奔寺庙而去。原来是一大早跑去商店给女儿买炖牛肉。我忽然想起,日本和尚是可以娶妻生子的。胖和尚有个女儿比我家的小丫头大一岁,很可爱而任性的小家伙。

  初听和尚娶亲的事情,还想会有女孩愿意嫁给和尚么?结果就在网上看到有和尚太太劝告女友的话:“嫁给和尚才好阿,在家就可以修行喽。”几个女孩子附和:“对啊。可以更好地理解佛法和人生的道理哦。”

  日本寺院的主持人,多半都是上一代主持的儿子,连盖茨都没能耐把微软公司交给儿子,可日本和尚能!看着胖和尚远去的背影,想想日本的上班族。唉,这个花和尚,惹得多少人都要动佛心了啊……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网;作者:孔健)

  从墨西哥城出发坐飞机两小时,就到了梅里达。这是墨西哥一个省会级城市,人口10万。

  梅里达的漂亮超过我的想象。这里被称为“白色之城”,一方面因为大部分建筑接近白色,另一方面因为这里的传统服装是白色的,不论是姑娘的裙子,还是小伙子的衬衫、裤子,上面可能有各种绣花,但主要是白色的。

  梅里达分为新城和老城,在老城没有一座高层建筑,人们几乎都住别墅,而且家家户户的房子都相当漂亮。同行的旅伴说,这边很像美国的佛罗里达州。

  梅里达的新城有一些摩登的建筑,有现代化的商场和超市,导游指着一家很大的综合商场说,这里的产业70%是属于黎巴嫩移民的,比如这家。他们来这边很早,产业往往做得很大。

图:梅里达新城一景

  我们在梅里达新城吃的午饭,是一家中餐厅的自助餐,菜品不算很多,但非常可口,而且每个人只要82比索(相当于41元人民币),这个价格在北京可吃不到自助餐。

  玛雅遗址篇:

  从梅里达驱车一小时,就到了世界文化遗产公园——乌斯马尔玛雅人遗迹。

  魔术师金字塔,传说只花了三天就建成了,回声效果很好,是玛雅人祭祀用的。

魔术师金字塔

魔术师金字塔

四方尼姑庵,这个四方形广场的回声效果也很好,最早它叫什么名字已经不知道,这个名字是西班牙人起的。

四方尼姑庵

王宫

 

  比乌斯马尔更著名的玛雅遗址是奇琴伊察。不过与乌斯马尔相比,奇琴伊察的商业气息要浓得多,从公园门口一直到公园的各个路口,都挤满了卖工艺品的小摊贩。

卖墨西哥面具的小摊。

奇琴伊察的玛雅遗迹。

奇琴伊察的玛雅遗迹。

奇琴伊察的玛雅遗迹。

最漂亮的玛雅遗址在图仑,一样的石头,只是借景加勒比海,显得格外高贵迷人。

最漂亮的玛雅遗址在图仑,一样的石头,只是借景加勒比海,显得格外高贵迷人。

图仑海景

图仑海景

  坎昆篇:

  坎昆是墨西哥人最引以为豪的城市。这个加勒比海边的小城,竟然有3万家酒店,是欧美旅游者的度假天堂。旺季的时候,这里的五星级宾馆一天的房价超过1000美元。

  坎昆的海滩是世界上最好的海滩之一。白色的沙子,完全没有中国人经验中的沙粒状,而是你想象不到的,像面粉一样的细腻。

坎昆海景

坎昆海景

坎昆海景

关键字: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标签页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