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尔街头印度乞丐满大街

2010/08/24 | 分类: 热门图文 | 编辑: 旅游博客 | | 发表评论

  不久前,《环球时报》记者去了趟尼泊尔,却发现首都加德满都的街上有很多印度乞丐。有趣的是,这些乞丐“业务能力”超强,能讲好几个国家的语言。

  加德满都的乞丐大都集中在杜巴广场、猴庙等旅游景点。若非当地人点明,外国游客恐怕很难想到这些与尼泊尔人长相区别不大的乞丐竟然来自印度。

  当地一位尼泊尔朋友告诉记者,很多不堪国内激烈竞争的印度乞丐将目光转向了邻国尼泊尔。

  加之尼印两国互免签证,印度乞丐可以理直气壮地跨进尼泊尔境内。

  记者在猴庙附近遇到了两个印度乞丐,是两个女孩,她俩先是双手合十,说了句什么,当地向导说他们在说尼泊尔语的“你好”,大概是怕记者不解其意,她们接着又用英语说:“你好,请给我50卢比。”

  见我们绕过她们继续前行,这两个女孩误以为我们不懂英语,于是就紧随,用日语打起招呼。

  说了几句见仍无回应,她们又开始操起韩语。

  无论是否因为心生怜意,单凭这样一堂乞讨专业的外语课,很多人此时恐怕也会回头看看了,两个女孩接着用汉语说:“你好,卢比。”

  当我一边对她们说“你好”,一边摆手表示拒绝时,小姑娘竟然用汉语说道,“中国人,有钱!”

  记者本以为这两位语言专家级的乞丐属于当地乞丐中的佼佼者,但一路走来却发现能用多种语言乞讨的人绝非少数。

  尼泊尔向导告诉记者,由于尼印两国人大多信奉印度教,而在印度教中,乞讨行为往往被视为修为高深的表现,故此尼泊尔人对印度乞丐并无歧视。

  此外,尼泊尔在经济、政治上极为倚重印度,所以也不得不委屈一点,为印度消化一部分贫民。说到这里,这位尼泊尔向导似乎又颇感无奈。

 

 

 

 

 

 

 

 

 

 

 

 

 

 

 

 

  好几个世纪以前,中东的沙漠恶地里,有一群马儿,生长在有着香甜嫩草的绿洲中,这里大概是现在的阿拉伯半岛,两河流域、叙利亚、伊拉克跟伊朗等地。这支热血马的血统,将以不可思议的程度影响整个马的世界。它就是闻名世界的阿拉伯马。

  回教徒们深信,这些马是真主恩赐的,应该被尊敬、珍爱、甚至于崇拜。早在欧洲人知道阿拉伯马之前,中东沙漠地区的游牧民族贝多因人(Bedouin)就已经将阿拉伯马视为沙漠生存所不可或缺。部落首领可以像谈论部族的每个家庭一样来述说部落中马匹的历史,世世代代流传着这些马儿勇敢、坚贞的故事,以及它纯正的血统所象征如同珍宝一般,在在增添了阿拉伯马的神秘与浪漫色彩。

  宗教信仰跟传统深深影响这个品种的特质,当然包括了形状跟颜色。突出的前额被认为是阿拉的祝福,所以前额越大福气越多,有着高顶的冠毛的拱颈是勇气的象征,昂扬翘起的尾巴则展现出气宇非凡,这些都成为血统保留的重要选项。

  阿拉伯马被赋予的宗教意义,以及它们对部落财产和安全的贡献,让其血统得以维持纯正。为了保有真主恩赐的特质,任何混种的行为都被严格禁止。贝多因人藐视其它所有品种的马,例如北非跟沙漠外围的柏布马(Barb)以及土耳其马(Turk),就完全不被骄傲的贝多因人看在眼里。

  阿拉伯马体形优美,体格中等,结构匀称,运步有弹性,气质敏锐而温顺,易于调教,头较短,颈长形美,鬐甲高而丰实,背腰短而有力,尻长,尾础高,四肢肌腱发达,具有优良的遗传性,世界上许多马种,如英国纯血马、盎格鲁阿拉伯马都有它的血统。

  阿拉伯马是地球上最古老的马种。它最早被人类驯服并成为人类历史进程中最忠实的伙伴。阿拉伯马对世界文明做出了重要贡献,同时它对世界历史的影响也是巨大的。

  当地球上结束了以马代步的大规模民族迁徒和战争后,人类用阿拉伯马优秀的血统培育出了各种适用于现代赛马、马术和休闲娱乐的马种,使人类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至今,阿拉伯人仍为自己培育出了这一优秀马种而自豪。

  阿拉伯马最初被用作战马。这也是历史上马的最主要用途之一。一个全副武装的贝多因(阿拉伯游牧民族)骑士往往能打败敌人,为部落赢得羊群,骆驼等战利品。这样的战斗要求出其不意的袭击和快速利落的逃匿。

  阿拉伯母马在接近敌人战马时不会嘶鸣,不会暴露目标,在战斗中冲锋陷阵,英勇无畏,而且有着迅捷的速度和持久的耐力,因此成为战马的上选。

  长久以来,阿拉伯马都以美丽、聪颖、勇敢、坚毅和浪漫而闻名于世。因为数百年来它们接受着人类的驯化,和人类亲密地生活在一起。它们懂得怎样和人类相处。事实上,它们的智慧早已被屡屡证实。

  它们驯良、温顺、友善,有时甚至到了使人苦恼的地步。就拿阿拉伯小马驹来说,它们根本就不怕人,对突然发出的声响也漠不关心。今天,阿拉伯马的后代遍布世界各地,它们都继承了它们的祖先经过长期驯化而形成的温和驯良的性格。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标签页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