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 想象之外的美好

2010/08/19 | 分类: 热门图文 | 编辑: 旅游博客 | | 发表评论

  你若把“古老沉重”送给以色列,那么你大错特错。如若这样,它怎么会被《纽约时报》列为全球旅游胜地前十佳呢?如果不是亲历这片土地,你不会相信她的美好,繁忙现代的特拉维夫、信奉着享乐主义的埃拉特、生机勃勃的集市、色彩斑斓的花园、以色列人的热情和他们生活中的浪漫——你该相信,毕竟,无论何种信仰之下,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脚步从未停留。

  安全自在

  与人们想象中不同,以色列作为“世界焦点”其实很安全。以色列拥有全世界最安全的航空公司,这一点从乘坐以航在北京兑换登机牌的严格审查就可以感受到,更不用说在以色列当地同样严格的安全措施,这均为以色列旅行的游客保驾护航。另外据统计,以色列骄傲地宣称没有过一位游客在以色列受到过伤害。此外,舒适便利的旅游设施与和善的以色列人,都可以让旅行者安全自在地游走在以色列。

  走进历史

  在以色列旅行犹如走入深远的历史。这片土地有着5000个与圣经故事有关的“传奇目的地”。你可以聆听上帝创世纪、诺亚方舟、索罗门王的故事;从哭墙到地中海边十字军雄伟的城堡遗迹、从耶稣走过的苦路到加利利高地,从海法的巴哈教派圣所到死海豪华舒适的矿泉疗养地,每一寸土地无不镌刻着深深的时光印记与昔日的辉煌。

  美酒佳肴

  各地的移民带来了丰富多样的美食传统,受到欧洲、中东、北非、拉丁美洲和亚洲的悠长影响,在以色列,不同的烹饪艺术和迥异的饮食习惯融合发展,有着自己独特的魅力。此外,地中海气候赋予以色列品种绝佳的葡萄品种,可以追溯到《圣经》时代的酿酒业带给以色列纯熟而独特的葡萄酒酿造工艺,打造出品质上佳的美酒,此外在这“牛奶与蜂蜜流淌的土地”上,草本茶、蜂蜜、咖啡、椰枣都是造物赐予这里的礼物。

  另类奢华

  除了顶着文化旅游胜地的光环外,以色列还是一个世界闻名的度假地。死海之滨充沛的阳光以及神奇的黑泥,地中海边充满奇思妙想的现代化酒店、餐厅与购物中心让人叹为观止。现代化的大都市和“不夜城”特拉维夫更会让度假者在魅力无穷的海滨夜晚中开心到天明。

  以色列制造

  以色列有全球最出类拔萃的设计师和他们充满想象力的作品—从小小的银杯子到摩天建筑;以色列的钻石饰品设计考究,以全球最先进的切割工艺打造;而死海的护肤品和富含稀有矿物质的化妆品绝对让女人疯狂。时尚达人们则不会错过享誉世界的以色列时装设计师的杰作。而各种精美的纪念品摊也让人流连:精美的蓝、白亚美尼亚瓷器,耶路撒冷工艺品,银质酒具和餐盒,还有古朴的橄榄木雕和贝饰……

  天下大同胡姆斯

  在以色列,胡姆斯可以算是一种国民食品了。任何一家餐馆,吃面饼也好,吃牛排、鸡肉也罢,都给你放一盘胡姆斯;超市和自由市场一定可以看到盒装的胡姆斯。人们请吃饭,总会说哪家哪家的胡姆斯真不错……你很难想象以色列人对于“胡姆斯”这种食品的感情。在我们看来,它不过是一种白色的豆酱,到了这里,却俨然成了统治饮食天下的王者。

  约旦和以色列为了一种叫做“胡姆斯(Hummus)”的食品打起了口水仗。

  先是以色列的数名厨师做出了一盘世界上最大的胡姆斯,以表达他们对于这种传统食品的热爱。接着约旦的厨师们就表示抗议,齐心合力做了一盘更大的胡姆斯,以表明这种食品不是以色列专利,约旦人民也很爱它。

  这让我对传说中的“胡姆斯”产生了巨大的好奇,究竟是什么美食佳肴能够掀起如此波澜?于是到以色列之后的第一餐,我就点名要吃胡姆斯。朋友ZEF立即双眼发亮,拍着我的肩膀,颇有一些引为知音的意思。“我带你去!包准让你吃得过瘾!”

  以色列街头的阿拉伯美食以沙拉、肉类和大米为主。

  随着ZEF走街串巷,我们来到了一处偏僻的餐馆。这是一个门脸很小的店面,身处老城集市中。门前穿梭着熙熙攘攘的人流,两边林立卖古董和旧家具的店铺。环境虽然不怎么样,我却暗自点头。真正的美食都在街头,这个道理我是明白的。

  等我们在门口露天的大排凳上坐定,服务员将一盘乳白色的酱端上桌来时,我心下还有些窃喜,调料都上来,大餐应该也不远了。可没想到,ZEF指着那盘东西就开始热情地招呼我,“来吧,尝尝我们的胡姆斯!”

  我顿时有点傻眼。啊?这就是胡姆斯?在我印象中,这样鼎鼎大名的美食一定是什么山珍海味,没想到只是这样一盘不起眼的酱料。

  看着ZEF充满期待的眼神,我决定尝了再说!“别急!”ZEF递给我一张圆饼,“就着这个,一起吃!”原来,这种饼叫PITA饼,有点类似中国北方的夹馍,但是比夹馍更大更薄,中间是空心的。像个口袋,所以有些地方也把它叫做口袋面包。把胡姆斯填进它的肚子里,一起大口嚼下,这才是最经典的搭配。

  我按照ZEF的指点,依样包好了一个PITA饼。一口咬下去,胡姆斯的酱汁顺着嘴角流下,有一点微酸,还有一点胡椒味,香气浓郁,配合着外焦里嫩的PITA饼,味道还真不错!

  有人说以色列的食物和这个国家的人一样种类繁多,的确名副其实。

  看着我的表情,ZEF露出得意的神情,自己也开始大快朵颐。一边还在滔滔不绝地讲述胡姆斯在以色列人生活中的地位。在以色列,胡姆斯可以算是一种国民食品了。任何一家餐馆,吃面饼也好,吃牛排、鸡肉也罢,都给你放一盘胡姆斯;超市和自由市场一定可以看到盒装的胡姆斯。人们请吃饭,总会说哪家哪家的胡姆斯真不错……你很难想象以色列人对于“胡姆斯”这种食品的感情。在我们看来,不过是一种白色的豆酱,到了这里,却俨然成了统治饮食天下的王者。

  ZEF特别领我去一家高档酒店的后厨参观了一下胡姆斯的做法。大厨指了指旁边的一袋形状奇特的豆子,看起来有个尖尖的角,告诉我们那就是制作胡姆斯的原料——鹰嘴豆。这种豆子营养丰富,而且非常利于消化。提前用清水泡一夜,把豆子泡软。然后上锅煮一两个小时,把外面的浮皮去掉,剩下的豆蓉就可以碾压成糊状的东西,加上柠檬汁、橄榄油、蒜泥、盐和一点点的胡椒粉,一盘乳白色的胡姆斯就做好了!

  除了胡姆斯之外,另一种不得不提的以色列食品就是法拉费(Falafel),它的原料就是胡姆斯,只不过把它加工成了一个个小丸子的形状。稍带一些辣味,金灿灿的外观非常诱人。关于法拉费的起源,有人说它是由埃及人发明的,阿拉伯人把它带入以色列国土;也有人说它是纯粹的以色列食品,两者的差别在于:埃及人选用的是一种扁扁的白豆,而以色列人所选用的是鹰嘴豆。但不管选择什么材料,要想使法拉费松脆,面粉和胡姆斯的比例至关重要。法拉费的吃法也很简单,可以把它们塞入PITA饼,蘸着酸奶汁一起吃。也有人把它单独作为食品,炸出来后直接品尝,十分的松脆,相当美味。

  正像我在国内看到的报道那样,胡姆斯并不只是以色列的专利。其实在阿拉伯世界都很受欢迎。黎巴嫩、埃及、约旦以及巴勒斯坦人的餐桌上,同样可以看见它的身影。仔细一想,也很奇妙。经过了多年的战火与冲突,一些在宗教信仰和价值观领域根深蒂固无法调和的矛盾,在一种食品上,却微妙地达成了共识。

  男人酿酒 女人微笑

  这可是在以色列,说起任何事情,似乎都无可避免地追溯到公元前的《圣经》时代,红酒也不例外。按照犹太人经典的说法,当年先祖摩西出埃及,派遣先锋四处寻觅圣地,两个人扛着一大串葡萄,来到这里,摩西认定当地是个富饶之所,便带领族人来此定居,用葡萄酿酒便从这时开始。

  正是夏秋交际,空旷的雅科夫地区显得格外清爽。汽车奔驰,就如同马儿回到了原野,让人的心情也格外舒服。不错!有个好心情,才能品好酒。我正前往以色列中部的奇科隆·雅科夫(Zichron Yaacov)地区,探访久负盛名的以色列红酒庄提什比(Tishbi)。

  公路两侧,不时会闪过一些葡萄庄园。司机不失时机地提醒我:很快就要进入提什比了,它的年纪可要比以色列的建国的历史还要长呢。

  在以色列,很多地方的大小酒吧,都将本国产的红酒摆放到最显眼的位置。侍者会自豪地告诉你:“我们的红酒就是中东的玫瑰,是最好的!”由于穆斯林国家禁酒,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以色列的红酒确实成了中东酒文化中的一个另类,也成了我心中急于解开的一个谜团。怀着好奇心,一走进酒庄就能闻到一股香气。是酒、还是花?抑或是成熟的葡萄?

  提什比酒庄以家族化经营,其历史甚至比以色列建国史还长。

  前来迎接的酒庄“掌柜”小提什比先生笑容满面地解疑释惑:“院子里有葡萄园,不远处还有花圃,当然酒香应该是你们最喜欢的吧。”提什比先生告诉我,提什比酒庄建于1882年,其历史比以色列建国史长一倍。这真让人吃惊,和众多酒庄一样,提什比一直实行家族化经营、自产自销,经过百十来年的努力,提什比不仅酿得好酒,更成了热门的旅游胜地。在山区的清凉与植物的芬芳中,品酒是人人喜欢的惬意生活。这当然是提什比家人的精明和能干,要知道,按照小提什比先生的说法,他们早已经开始谋划拓展酒庄的业务。甚至还投资上百万美元新建游客中心,包括专业葡萄酒品酒中心、餐馆、面包店、纯正的白兰地蒸馏室、酒店等设施,百年酒庄俨然成了一个酒的乐园。酒庄一般是前店后厂的设计,提什比也不例外。我被热情地邀请进来参观酒窖,同时品酒、鉴酒,聆听以色列红酒的历史和宗教特色的知识讲解。我客串了一回“品酒师”,过足了品酒瘾,自然也被阵阵酒香所迷醉。在粗木的大桌子上,摆着数瓶年代不同的红酒,“掌柜”小提什比先生亲自给每位客人倒酒,谈天说地,好不热闹。

  当然,这可是在以色列,说起任何事情,似乎都无可避免地追溯到公元前的《圣经》时代,红酒也不例外。按照犹太人经典的说法,当年先祖摩西出埃及,派遣先锋四处寻觅圣地,两个人扛着一大串葡萄,来到这里,摩西认定当地是个富饶之所,便带领族人来到这里定居,用葡萄酿酒便从此开始。如今以色列旅游局的标志,就是卡通化的两个人扛着一人来高的葡萄向前进。酒杯中的红葡萄酒甘冽清爽,白葡萄酒更是柔和清甜。于是,历史、文化和美酒就这样结合得恰到好处。

  正逢酒庄的家族创始纪念日。对于当地,这是个重要日子,酒庄前的小广场变成一个露天派对,他们早已在自己的网站上公告,诚邀各界人士加入,有音乐、有美酒,应邀而来的客人们品着红酒,或者自行调制鸡尾酒,切磋烧烤技艺。来自附近酒庄的同行和周围的乡邻,以及远道而来的客人们,整晚都在这里饕餮尽兴,大快朵颐,不醉不归。

  我独自捏着高脚杯走出酒屋,在微凉的晚风中,能在中东这片“禁酒之地”,如此潇洒放松地把玩红酒,还真是回味无穷。只是,这“禁酒”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看着大家忙得不亦乐乎,我只好把问题留待明天了。

  次日早餐,我终于有机会道出心中的疑惑。小提什比歉意地一拍脑门:“噢,这个我应该早点告诉你!”原来,以色列的酒庄与其他国家还有个不同之处,那就是葡萄的选料非同一般,这与以色列的宗教有很大关系,不少以色列人信奉犹太教,所以很多以色列酒庄的葡萄酒上,都会印有Kosher的字样,这样的酒才符合犹太教徒饮食习惯。成为Kosher的葡萄酒需要什么条件?用小提什比先生的话说:“那可就复杂了。”

  要成为Kosher,必须符合多项条件,只可用有四年以上树龄葡萄藤的果实酿酒,之后便要休耕,每七年才能在同一土地酿酒,期间不能在田里种稙别的作物。其他宗教习俗包括只能用犹太道统工具和储存设施,只有男性犹太教徒才可以负责进行工序。此外,他们会将1%的酒倒去,象征奉献给犹太圣殿。

  酒的储存也很严格,橡木桶要精挑细选,而且只能是男性犹太教徒负责制作。我们参观的酿酒厂,生产经过“Kosher”认证的葡萄酒。酒厂专门设立了一名Kosher监督员,保证生产工序符合要求。在我们的参观过程中,这名监督员始终在场,保证非犹太教徒不会去碰或接触酿酒的工具。有了这种严格的犹太教历史传承,在以色列,就能喝到其他国家难以享受的真正的“男性酒”。听到这里,我立刻放眼扫看了一下四周,果然,都是男性在忙来忙去,女人只是负责给客人斟酒,或者,亲切地对你微笑。

(来源:深圳新闻网

  阿肯色州·山楂溪瀑布

  犹他州· 国家天然桥公园欧瓦巧木桥夜景。

  智利与玻利维亚交界处的里坎卡布尔火山

  “好牧人”教堂

  印度月亮湖

  纽西兰·怀卡沃湾

  赫布里底群岛夜景

  安大略的冬天

  坦桑尼亚星空

  也门-银色沙漠

  世界上除了西藏外,还有另一个“世界屋脊”,那就是玻利维亚的拉巴斯。谈起这个全球海拔最高的首都,去过的人都对它心有畏惧。《环球时报》记者刚到这里不久,就切身领教了高海拔带来的不便。

拉巴斯机场

  高原反应给我一个“下马威”

  位于南美内陆地区的拉巴斯,市中心的海拔约有3632米,机场海拔则达到4200米。出发前有人告诉记者,不少在这里长期工作的外交官患上了气管炎、咳嗽、心脏肥大等慢性病。在飞机上,记者已经明显感到乘客们做事谨慎,动作缓慢。下飞机时,记者只是有些胸闷气短,并没出现什么严重不适,心里不禁窃喜。可转天一早,高原反应就开始惩罚我对它的藐视。之后的3天里,我几乎寸步没离开床铺,头疼得不行,吃不进一点东西。

拉巴斯机场

  说起拉巴斯的国际机场,那可是鼎鼎大名。虽然建在山脊上,位置又高又险,但这里却吸引了许多国际航班光顾。

拉巴斯机场

  有趣的是,许多飞到这里的客机只搭载几个人和一些仪器。原来,因为空气稀薄、阻力小,这座机场的跑道修得特别长,能见度也很好,非常适合新客机作高原实验。

拉巴斯机场

  波音、空客等投入国际航线的新客机,都在批量投产前来这里进行测试。美国的一些军事飞行员也要过拉巴斯这关才能上岗。

  玻利维亚人喜欢足球,不过他们却一度被剥夺了举办国际赛事的资格,这事说起来也是海拔高惹的祸。为了防止球员在高原比赛时猝死,国际足联在2007年曾宣布,禁止在海拔2500米以上的球场踢国际比赛。对此南美国家十分不满。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为此还亲自到该国海拔最高的山坡上踢球,以表示“高原人有踢球的权利”。

关键字: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标签页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