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胀来了 去香港打酱油

2010/11/18 | 分类: 各地新闻 | 编辑: 旅游博客 | | 发表评论

“走,到香港打酱油去。”“你去香港打酱油了吗?”“上海白领挺进香港打酱油”……短短半个月内,本报一篇感性财经的标题——“去香港打酱油”居然成了时下最流行的网络词汇。在各大网络搜索引擎,只要输入“去香港”,下面就立刻显现出“打酱油”。

这实在令笔者始料未及,没想到这样一篇有关柴米油盐的稿子能够吸引这么多的目光!但仔细想想,在当前物价高涨的情况下,老百姓最关心的还就是柴米油盐。

说起这篇稿件的写作过程,可以算得上闲来偶得,因为线索就源于我自己每周的日常工作和生活——

作为《中国证券报》驻香港的记者,我基本每周都要穿梭于深圳和香港两地之间,每次在口岸排长队等候过关的百无聊奈之际,免不了会四处打量一下前后左右的手推车或者拉杆箱,观赏一下周围的人去香港或深圳“血拼”的战果。过去几年,深圳人的手推车和香港人的手推车一直是两道截然不同的风景线,深圳人的手推车里往往是万国博览会——LV箱子、Gucci包包、Nike鞋、Adidas|运动服、Chanel香水、美赞臣奶粉……,香港客的手推车则常是国货展销会——深圳产的蔬菜、水果、纸巾、袜子和油盐酱醋等日用品。

如此的两条风景线交错互现,我已经看了两三年,再稀松平常不过,从未想过会有什么变化。直到有一天,我从福田口岸回深圳的时候,偶然瞥见前面两位大姐的手推车里冒出了一桶李锦记生抽和两罐澳宝沐浴露,她俩正兴奋得讨论这趟香港这行又省了多少钱,再看旁边一队,居然还有人从香港买回了几大包餐巾纸。莫非香港超市的日用品会比深圳还便宜?这让习惯了从深圳带日用品去香港的我大吃一惊,周末便跟一位有香港亲戚的朋友小雯说起了这件趣事,没想到她不仅毫不惊讶,还兴奋得向我传授起了换城消费的“扫货经”,香港哪里的沐浴露最便宜,哪里买纸巾最划算——原来她早已是“赴港打酱油”的亲身实践者,从今年开始,已经每月去香港扫货一次,对于港深两地日用品的差价早已了如指掌,“深圳物价涨得太快,工资又不涨!”精明的小雯在的炫耀“扫货经”的同时充满了对CPI和钱包的无奈。闲聊中,记者还得知,小雯家的香港亲戚已经好久不来深圳度周末了,因为深圳的物价近一年涨得太快,再加上人民币升值,跟美元挂钩的港币兑人民币汇率跌跌不休,这么一折算下来,深圳消费的吸引力大打折扣,难怪罗湖口岸专做港客生意的超市和茶楼生意都日渐萧条,一些之前为了节约生活成本而在深圳居住的香港人也感叹压力大。不知不觉中,延续了若干年的换城消费换了个儿,香港人北上扫货的洪流变成了深圳人南下。

后来,记者专门去了深港两地最普通的超市对比日用品物价,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一瓶500毫升“李锦记”生抽酱油在香港的售价折合人民币为5.95元,而在深圳超市的价格是6.6元;深圳鸡蛋已涨到9角一个,而差不多大小的鸡蛋在香港23港元就能买30个,折合人民币不到7角一个;红富士苹果深圳已卖到6块钱一斤,平均一个都要4块钱,而同样大小的苹果在香港10港元能买四个……至少有一半的日常生活用品香港价钱比深圳还便宜,是香港的东西太便宜吗,还是深圳的东西太贵?恐怕大家一眼便明。

有感于福田口岸的见闻和晓雯家的故事,笔者写下了《去香港打酱油》这篇感性财经。文章一经见报就引起了众多读者和网民的共鸣,香港的三家主要财经日报《信报》、《经济日报》和《明报》在第二天全部转载了这篇文章,南方日报、羊城晚报、经济观察报、第一财经日报、新京报、中国青年报、人民网、新华网、新浪网、腾讯网、中国日报网、凤凰卫视等多家媒体转载或追踪报道了这一稿件,连上海的媒体也追踪报道了一篇《购物潮倒挂:上海白领“挺”进香港“打酱油” 》,深圳的媒体则循着本文的线索报道了深圳人去中英街打酱油的故事——作为旅游购物景点的中英街原本已萧条了多年,近几个月突然生意火了起来,来的不是外地游客,就是前去购买日用品的深圳本地居民。如今,只要百度输入“去香港打酱油”,随便都能搜到28万多条相关链接,论坛里热议“赴港打酱油”的帖子更是数不胜数。

深圳人到香港打酱油,只是内地近期物价快速上涨的一个缩影,也只是千千万万个中国老百姓应对通胀的无奈之举。面对坐上火箭的CPI,与香港只有一河之隔的深圳市民尚可凭“一签多行”去香港打酱油,其他城市的市民又该咋办呢?我想,这大概是这篇感性财经能够引起如此关注的主要原因。文章见报后不久,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10月份中国CPI同比上涨4.4%,果然大大超出了政府期望的3%目标。17日,温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分析当前价格形势,研究部署了稳定物价的多项综合措施。

但愿赴港打酱油只是一件昙花一现的轶事,也希望不远的将来,小雯不用再跑去香港打酱油!

关键字: ,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标签页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