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奇幻漂流 回归真实自我

2012/12/24 | 分类: 户外旅游参考 | 编辑: 旅游博客 | | 发表评论

来源:《世界》

亚马逊奇幻漂流 回归真实自我

亚马逊番鸭飞过雨林中的村庄

地球氧气的30%来源于亚马逊雨林,这片被称为“地球之肺”的雨林,是地球上最后一个鲜活的生态圈,是大自然在人类的贪婪蚕食下苦苦坚守的最后阵地。作为野外科研志愿者,能够与科学家一起,从科学研究的角度深入和探索亚马逊的奥秘是我一直的心。得知这一次的科考旨在通过观察动物的变化了解亚马逊盆地的环境生态变化,将进行金刚鹦鹉、河豚、鱼类和凯门鳄观测,陆地样带动物数据采集,并走访保护区内的居民,那一刻,有夙愿得偿的感觉。

从秘鲁利马飞往亚马逊盆地的中心城市伊基托斯,机翼侧畔云峰变幻,低头便能够看到万米之下丛林密布,亚马逊的支流在森林间如巨蛇般蜿蜒,形成一幅壮阔的画卷。我已经在猜想我们的旅程将会以怎样的形式展开。

亚马逊生态协会首席科学家理查德博士亲自到机场迎接我们,这位来自英国的科学家衣着简朴,颇有些南美风格的自然、随性,但又不乏传统英国绅士般的礼貌和周全。理查德博士从英国来到秘鲁,在亚马逊流域从事科研和雨林保护工作已经28年,最好的岁月都奉献给了这片土地。驱车两小时后,穿越雨林到达那托镇,登上阿雅普号—我们科考期间的家。从阿雅普号上溯亚马逊河支流马尔尼翁河,转入萨米利亚河,我们进入了即将进行科考的Pacaya-Samiria自然保护区。

亚马逊原始的美,不穿衣服的洗礼仪式>>>

亚马逊奇幻漂流 回归真实自我

奇形怪状的气根

金刚鹦鹉与千鸟舞

科研助手罗伯托出生在亚马逊河,成长在亚马逊河,他对亚马逊的了解不亚于在场的任何人—天空中飞过的鸟类,他只须看一眼,或是听一声鸟鸣,即可以辨认出是什么鸟;看到水中翻腾的浪花,他可以立即分辨出是什么鱼类。亚马逊在他身上也留下了太多的印迹:左手臂上有被鳄鱼撕咬的伤痕;膝盖和左脚有在丛林中挥刀开路时留下的刀疤;他也曾被食人鱼咬下过半块指甲。他热爱亚马逊雨林,也为亚马逊雨林的保护倾注了心血。在罗伯托的指引下,我也认识了金刚鹦鹉、黄嘴燕鸥、各种翠鸟、Great Kiskadees、大白鹭、黑冠白颈鹭、美洲蛇鸟和黑领鹰等各种鸟类。

萨米利亚河水被植物中的单宁酸浸染,成为茶褐色。貌似平静的水面下蕴藏着极大危险,食人鱼、鳄鱼、电鳗以及牙签鲶鱼无处不在,“禁止游泳”是每个人需要遵守的一项基本原则。阿雅普号行过,茶褐色的河水翻着浪花,我盯着水面,非常希望在这茶褐色的水中有幸得见那些神奇的鱼类。

河流两岸,树木高达60~70米,雨林树木都在奋力向上争取阳光,天空中不时飞过五颜六色的鸟类,间或有成双成对的金刚鹦鹉在高空掠过,绿色的树林倒影在茶褐色的水中,如梦如幻。面对着平静的森林和沉寂的河流,深感在大自然面前的渺小,心中顿时充满敬畏。

晨雾中,整个亚马逊尚在沉睡,我们出发观测金刚鹦鹉。金刚鹦鹉在鸟类中处于食物链的顶端,并且在森林生态发生变化时,会非常敏感地寻找新的栖息地,观察金刚鹦鹉的种类和数量可以帮助科学家判断森林生态的变化。我们在小河汊中选择十个位置,分别停留15分钟,观测天空中飞过或停留在枝头的金刚鹦鹉。我们将小船系在水边,安静地享受着亚马逊的清晨。

最激动人心的一幕出现在科考第三天,行进在狭窄的水岔中时,两只鹰的出现打破了雨林的宁静,数千只鸟纷纷夺路而逃,各种鸟漫天飞舞,它们全然没有了往日的优雅与闲适,经过几分钟的纷扰,鸟群已去,旁观的我们瞠目结舌,尚没有从如此壮观的场景中回过神来。

亚马逊奇幻漂流 回归真实自我

顽皮的河豚似乎在跳水上芭蕾

水神河豚

在亚马逊河上享受一份宁静总是浪漫的,河豚观测也是如此。我们关闭引擎,沿水面缓缓漂流5公里,记录河豚的种类、数量、坐标以及它们的状态,睡觉、捕鱼、行进或是嬉戏。在3个小时的科考中,往往会有近30只河豚往来陪伴。

河豚处于河流食物链顶端,在亚马逊神话故事中,它会在夜晚变成俊美的青年去迷惑少女使她们受孕,而清晨又会变回河豚的模样,由此被当地居民视为神,没有被人为捕捞,所以观察河豚数量可以判断水质和水量变化对水中动物产生的影响。

静静地飘流在茶褐色的水面上,看河豚捕鱼、嬉戏,粉豚从水中露出粉红色的身躯,在周边留下半圈水纹,喷出一串水柱,又缓缓没入水中,间或有灰豚像顽皮的孩子从水中跃起,有时甚至悄悄地潜入到我们小船附近窥探;身边热带雨林中传来各种鸟鸣以及猴子嬉戏或保护领地时发出的吼叫声,像是不间断的森林交响乐,如闻天籁。

亚马逊奇幻漂流 回归真实自我

食人鱼尖利的牙齿令人望而生畏

垂钓食人鱼

这次科考的任务之一是记录沿途所捕到的鱼的种类、数量、身长和体重等。参加鱼类观测能让人更深体会到亚马逊河流的恐怖。食人鱼由于其数量巨大,攻击力强,处于河流中食物链的顶部。科学家可以利用此次观测到的鱼类指标判断河流生态的变化。

我们用肉作鱼饵垂钓食人鱼。项目介绍会上,我曾怀疑钓鱼技术会影响到捕鱼的数量,理查德博士解释说:“假定所有志愿者钓鱼水平是相当的。”尽管如此,我仍将信将疑,当我把鱼竿投到茶褐色的水里时,水下摄像机拍摄到数不清的食人鱼瞬间蜂拥而来,那一刻我终于明白:在这里钓鱼是不需要技巧的。没有钓鱼经验的我两个小时内钓到了12条食人鱼。我们将较大的食人鱼拿回去,放生未成年的小鱼。

我们也网捕到了骨甲鲶等鱼类。骨甲鲶与恐龙一样古老,比食人鱼体重略大,身体表面如骨头般坚硬,我询问罗伯托把它与食人鱼放在一起会如何,罗伯托笑着说:什么都不会发生。我好奇地将它与食人鱼放在一个桶里,果然相安无事,看来食人鱼尖利的牙齿对这骨甲鲶的盔甲也无可奈何。

亚马逊奇幻漂流 回归真实自我

尽管条件简陋,完全与外界隔绝的科考时光还是美好的

丈量凯门鳄

凯门鳄观测在夜间进行,我们的任务便是需要在5公里水岸观测凯门鳄,根据样带数据推算保护区内鳄鱼数量。科研助手用强光照射远方水岸,动物的眼睛会反射红色的光点,尤其是鳄鱼,大部分情况下会静静地等待我们前来捕捉。我们观测鳄鱼的种类和数量,记录捕获鳄鱼的性别、体重和身长等指标,然后将其放归自然。

月朗星稀,黑黝黝的森林万籁俱静,只有一条小船行驶在这蛮荒之地,微风习习,偶有一条飞鱼跃上小船,我们渐渐融入了大自然,沉浸在这样的夜晚。

捕捉到鳄鱼后,我们紧张忙碌地进行测量工作,被限制自由的鳄鱼一动不动,听任摆布,看着它们不安、不解和有些恐慌的眼神,联想到人类对鳄鱼皮具的贪婪追求,我对这些小生灵充满了歉意。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这个基本的逻辑仍然没有被很多人所认可,我们在动物保护方面的工作仍然不够。

收获似乎总是伴随着辛苦,我们碰到过寒气袭人的夜晚,在南纬4度的热带地区,居然能令身着雨衣的我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显然不怎么眷顾我的老天爷却在另一个月朗风清的夜晚却给了我惊喜—我们捕捉到了整个科考期间最大的一条鳄鱼,一条2米长18公斤重的成年雌性黑凯门。


 

亚马逊奇幻漂流 回归真实自我

 建筑在树上的蚁穴令人感叹它们的智慧

雨林健行

在热带雨林徒步是我们每个人的梦想, 陆地样带科考项目也最为挑战。我们需要在热带雨林中往返穿行10公里,观测所看到的动物,记录下物种和数量,科学家们会根据观测数据推算雨林中的动物数量。

进入雨林后,林中水气氤氲,阳光被折射得有些失真,满眼都是晶莹的绿色,闪耀着光泽。梦幻过后,便是现实。雨林地面是潮湿的或泥泞的,蚊子数量惊人,且穿透力强,可以穿透单层速干衣裤。我们武装到了牙齿,标准装备是:高筒雨靴,速干衣外再着冲锋衣,丛林蚊帐帽,塑胶手套。可以想象在温度接近30℃,湿度70左右的热带雨林中徒步数公里,其结果必然是汗透重甲。

茫茫雨林中,向导持刀披荆斩棘,为我们开路,另一名科研助手收队。一路,我们被硕大的板根、气根、老藤、布袋似的树上蚁穴、长有尖刺的树、蜕皮的树、正在绞杀树木的巨藤、数不清的菌类及各种昆虫所征服,然而也收获了额外的惊喜,松鼠、猴子、浑身长满菌类懒惰无比的树懒等动物不时出现在我们的镜头之中。

仰望高耸的树木,树冠几不可见,周围丛林茂密,头脑中浮想着里维拉小说《漩涡》中描写的热带雨林中亡命的场景。我们都很清楚:离开向导,我们就会被亚马逊雨林毫不留情地吞噬了。但另外一个念头也萦绕在我的脑海,人类不也正是这样毫不留情地吞噬着雨林吗?

人类对大自然予取予求,为了短期利益肆无忌惮地破坏着这片雨林,破坏着动物们赖以生存的家园,最高峰时,亚马逊雨林一年被砍伐的面积相当于四个北京市。按照前些年的悲观预测,亚马逊雨林会在本世纪中期消失殆尽。可以想见,曾经固化了相当于美国50年的碳排放量的雨林一旦消失,将会是怎样的灾难。

幸运的是,包括理查德教授在内的科学家们,基于环境生态监测数据一直在呼吁着对亚马逊雨林的保护,人们已开始认识到亚马逊雨林保护的重要性,砍伐速度已经在降低,雨林得以残喘。

完全与外界隔绝的科考时光是美好的,我们充分享受着每天的野外科研工作、迷人的雨林风光和甜美的睡眠,享受着与自然结合为一的感觉。每个科考项目结束后,我们把观测数据录入电脑系统留待科学家分析,并就科考内容组织谈论。顶层甲板上有一个小小的酒吧,理查德博士偶尔也会在酒吧客串服务人员,晚餐过后,最惬意的时光莫过于在甲板上吹拂着亚马逊的微风,享受一瓶冰镇啤酒了。

然而随着旅程的结束,离情别意已经在悄悄滋生,我拍摄了阿雅普号上的驾驶舱、图书馆、楼梯到每一个角落,并把各种动物的示意图拍照作为资料留存,空气中到处都有伤感的情绪在蔓延。

我们驶离萨米利亚河,进入宽阔的马尔尼翁河,踏上返程之路。已经形成深度默契的志愿者们在甲板上最后小聚,科研助手和服务人员们也加入了我们的行列,理查德博士拿出了船上收藏的各种英式古董衣帽和宝剑作为道具与大家一起拍照留念─科学家在这一刻显示了科研之外的魅力,经过一段时间的合作,我们对这位将自己的青春献给了亚马逊的科学家充满了敬意。

马尔尼翁河上一轮壮美的落日正把辽阔的天空和河面染成红色,秘鲁国旗在风中猎猎作响。所有人都陶醉在这样的景色里,于我们,却更多了一份能为地球之肺的保护尽了一点绵薄之力的微醺般的满足。


 

关键字: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标签页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