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哈瓦那:加勒比海的混血女郎

2012/09/19 | 分类: 游览世界 | 编辑: 旅游博客 | | 发表评论

来源:《环球人文地理》

古巴加勒比海西北部、墨西哥湾入口处,由数以千计的岛屿组成,因地形狭长,形如鳄鱼,且植被茂盛,植物种类多达8000多种,故有“加勒比海的绿色鳄鱼”之称。哈瓦那是古巴首都,位于古巴岛西北部,扼守着墨西哥湾通往大西洋的门户,是一座拥有众多历史文化遗存的滨海名城。这里的住宅、教堂、狭窄的街道、小广场、咖啡屋、剧院、喷泉池、城堡和要塞,无一不是石砌而成。

市区西部的老城区,保留了许多殖民时期的城堡和遗迹。比较著名的有哈瓦那最古老的要塞皇家军2队城堡,位于海湾运河口的莫洛三王城堡和拉蓬塔城堡,建于高地之上控制全城的卡瓦尼亚圣卡洛斯要塞等。现在的哈瓦那和十几年前德国导演戴文·文德斯拍摄《记忆哈瓦那》时并没有太大的差距,殖民时期留下的大量优雅建筑常年失修,表面的白色灰浆渗透出斑斑苔痕,一种巴洛克式的忧郁流淌而出。1982年,哈瓦那历史中心和整个军事防御体系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加勒比海、海明威与格瓦拉

海滨大道马雷贡,是当代古巴风情的标志。风情万种的哈瓦那女郎,是这条长堤的永恒美景。

混血女郎
混血女郎

从哈瓦那的老城一直延伸到新城,是总长度约4英里的海滨大道马雷贡,西端尽头是代表殖民历史的莫罗·卡瓦尼亚城堡,东边却是鳞次栉比的高楼,代表哈瓦那的新貌,这道长堤贯穿了哈瓦那的过去和现在。平时,堤上常有情侣们或躺或卧,或者交头并颈,或者窃窃私语,所以这条长堤也常被人称作“爱之墙”,是当代古巴风情的标志。风情万种的哈瓦那女郎,是这条长堤的永恒美景。

沿着马雷贡堤岸前行,来自加勒比海的波涛日以继夜地冲刷着哈瓦那的海岸线,从老城区一直延伸到新城,就像条时间线,贯穿着哈瓦那的过去与现在。作为港口城市,她是通向新世界的大门。柯希玛尔是哈瓦那城东的一个小渔村,海明威在《老人与海》中提及的露台饭店就在这里,城里的维希亚庄园是海明威在哈瓦那的住处,现在已经成为博物馆,常年吸引着许多慕名而来的参观者,就在这里,海明威完成了他的著名小说《老人与海》。

在哈瓦那街头,随处都能见到切·格瓦拉的头像。50年前同卡斯特罗一起推翻巴蒂斯塔的切·格瓦拉,在遇害后的四十多个年头里,已经成为了一种文化符号出现在各种印刷品和服装上。

追着奔放的古巴音乐,艳遇“穆拉达”

“穆拉达”们美丽如霞,热情似火,尤其是在朋友聚会时,伴随着醇浓的朗姆酒香,随时都会翩然起舞。

朝气蓬勃的哈瓦那女孩
朝气蓬勃的哈瓦那女孩

古巴人口中2/3是西班牙裔或其他人种,1/3是黑人。因此随处可见西、黑混血美女。这类人肤色介于黑红之间,身材较西班牙裔和黑种人高,容貌艳丽可人。古巴女郎双腿修长,大眼睛,眼裂较宽,眼睫毛长长的。在哈瓦那的大街小巷,随处都洋溢着混血美女的青春气息。

西班牙语称混血儿为“Murada”(音译为穆拉达)。“穆拉达”们美丽如霞,热情似火,尤其是在朋友聚会时,伴随着醇浓的朗姆酒香,随时都会翩然起舞,那奔放、开朗的性格,令人眩目的舞步,举手投足都带着一种诱惑,男士们要想“坐怀不乱”,还真得有一些定力才行。

在哈瓦那的街头和酒吧里,可以看到的女孩子也就是黑人和混血人种居多。偶遇一些来自欧洲独行的朋友,谈起来,他们多认为古巴的女孩儿不如临近的多米尼加的漂亮,但远胜过海地。

我在一家Salsa酒吧里就碰到了一群肤色各异的女孩子,年龄都在十八到二十岁之间。她们几个围上来要我请她们喝啤酒,我开玩笑要检查她们的身份证(古巴的公民,出门身份证是必须带在身上的),她们都很乐意地拿出来指给我看她们的年龄。有一个女孩几次要和我一起跳舞,我已经见识过她娴熟的舞技,间或和侍者来一段Dirty Dance(比较暧昧的舞蹈),我哪儿还有勇气和她跳舞。几次邀请未果,她问我是不是不喜欢黑人,我当然矢口否认。不过坦率地说,我觉得那些白人或混血的女孩儿似乎更让我养眼一些。

女孩子们青春靓丽
女孩子们青春靓丽

在哈瓦那的第二天晚上,我就寻着音乐去寻找那些传说中的 Salsa 酒吧。在昏暗的街头,看我一个人闲逛,很快就有人来和我搭话。听我要找跳 Salsa 的地方,他转身就带我去,走过了几个街口,心里虽然有点发虚,但报着好酒都在深巷里的信念,还是跟着他七拐八拐地到了一个大木头院子前。门口有广告,两美元的门票,古巴人自己就大概25美分。

表演的场地其实是在这个两层老屋的天井当中。几张木桌椅,角落里是乐队。我来的时候,只剩下一张大木桌,周围的几桌大概是些法国和意大利人。周围都坐满了客人,就我一个人的大桌前空空荡荡。我觉得别扭,就四处打量,看到门口站了四五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她们当然也在注视着我,打了个招呼,其中的三个姑娘嘻嘻哈哈打闹着来到我的桌前。她们大概是专门来跳舞的,身上的衣服非常的火热。

她们坐到我桌前,我猜她们肯定得要酒水。不过我事先打听过了,一听啤酒,也就1块钱。所以我很绅士地问她们想喝点什么,居然没人捧场,让我大感奇怪。音乐响起来时,这几个姑娘立刻就激动得像打了兴奋剂,比划着要把我拉起来跟他们一起跳。刚才看过她们的Dirty Dance,那个撩拨的劲头,我是怎么也跟她们配合不好。别别扭扭几个回合之后,头上直冒虚汗。其中一个皮肤很白的女孩倒是热心得很,尽管语言缺乏沟通,还是非常耐心地教我扭着腰和屁股。古巴明快的音乐倒是和她们跳动的影子很般配。我一罐罐地喝着啤酒,听着三个美女在我眼前欢快的笑声,频频对我“放电”……陶醉的感觉就一波一波涌上来。

可能是我在哈瓦那是行程太紧,没办法深入百花深处,很多独行侠推荐的酒吧和Disco都没有时间光顾。真正见到那些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们,还是在离哈瓦那几千里之外的古巴第二大城市圣地亚哥。圣地亚哥和哈瓦那比起来更增添了不少的妩媚。

酒店大堂的女人们

在酒店门口的女孩儿的目的性太强,对游客来说,交易的事情,还是不碰的好。

漂亮的哈瓦那女孩在哪儿可以找到呢?最好的去处是大酒店。在哈瓦那,凡是酒店,古巴人都是不能进入的,除了有外国人陪同。但还是有不少女孩儿可以打通酒店门卫的关节,坐到大堂酒吧去,或者和男朋友在一起,在酒店门外寻找机会。在Parado大街的尽头,是哈瓦那最繁华的所在,有很多酒店像 Carribbean, Lido, Inglaterra,Plaaza and Sevilla。这些酒店都有不错的大堂和酒吧。我在最新的Central Hotel门口发现一个很漂亮的混血女孩儿,眼睛里闪动着不安,她看到我注视着她,也就一直看着我,却没有说话,还是我主动过去跟她聊了起来。她只会说一点英文,我刚走过去问好,她就问我一句话:我可以挎着你的胳膊吗?见我点头,她就把手自然地搭在了我的胳膊上。我没有反对,是因为我了解她的处境,夜晚和一个外国男士说话,被警察抓到了是要被劳教三年的。她先给我看了她的身份证,让我务必知道她叫什么,以便当警察问起的时候,我不会说错她的名字。

她告诉我,她先生就在马路对面。说实话,如果她不说,我实在是看不出她是一个已经结了婚的人。我请她在街边的一个咖啡馆坐下,她显得非常得局促不安,一看就是一个不谙此道的新手。她翻着我带着的西英词典,问我一个晚上给多少钱。我说我不是来专门找女人的,如果有兴趣的话倒可以跟你聊一聊。她翻着我的词典,又指了一句给我看。我一看也吓了一跳,这会话手册里,还专门有“Quiero hacerteel amor.”(I want to make love to you)这么一个小章节,该用到的句子,基本上都给全了!她边指着书边在我手上画了一个30,意思是说一晚上30美元行不行,我摇摇头笑说这好像并不是行情啊,她又跟我比划着,说一晚20美元再加回家的路费。

我很好奇,怎么她先生也会支持她出来做。我刚才看过她的身份证,好像只有21岁,看来这里的女孩子确实结婚结得早。她的意思是他们生活实在很艰难,没有工作,这也算是自力更生吧。他们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倒对我的不理解而感到有趣。对婚姻忠诚和性开放态度上的差异,是风俗和习惯使然,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街头女艺人带有异域风情
街头女艺人带有异域风情

有意思的是,当她觉得跟我沟通有问题时,很大方地去叫咖啡店的伙计一起来给我翻译。真是一个既不笑贫也不笑娼的社会啊,大家盛情地要我今晚一定要跟她,弄得我好像很不解风情。我只好推说,我没有地方。他们问我住在哪里,我说就住在对面的那个宾馆,他们一听也说算了,因为他们也知道,古巴女孩儿是不能跟外国人在酒店房间过夜的。这时候跳出来一个在门口看车的老头,说他有地方,拉着我跟她就跑。我心说,体察一下民情也不错,我自个儿身体上的事儿,难道还能强迫我不成?跟着老头七拐八拐,到了一间楼房,老头说就在二楼,还强调说不收我钱。我一看那房子跟电视里的难民避难所没什么两样,还有一张稻草铺出来的炕。

总的来说,在酒店门口的女孩儿目的性太强,对游客来说,交易的事情,还是不碰的好。当然目的得分两种,这种纯粹赚钱是一种,另外的呢,古巴人实在苦得太久了,有朝一日能嫁到国外飞上枝头变凤凰,也实在是很多女孩子梦寐以求的理想。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标签页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