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国马耳他 翻开地中海的怀旧地图

2012/03/31 | 分类: 游览世界 | 编辑: 旅游博客 | | 发表评论

来源:东北旅游网

访古马耳他 翻开地中海的怀旧地图

瓦莱塔城中古代石阶很多,出租车司机自豪地对我说:走上台阶,你就走进了瓦莱塔的历史。

生活在瓦莱塔 生活在历史中

我从烈日高挂的加勒比海飞到正值冬日的马耳他,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想办法走入炮声初平的利比亚。殊不知千里迢迢绕过半个地球,这个心愿却还是没能实现。下了飞机后,我在马耳他的航空公司与船运码头之间奔波了一天,最终还是无功而返。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很负责任,特意把电话打到了利比亚新政府的相关部门,回答是对外旅游一概暂停,目前只容许外国商务人士入境。有知情人私下建议我别找麻烦,利比亚虽然表面上停了火,其实内斗仍然十分激烈。加上美国新任国防部长正在利比亚访问,想凭旅行者的身份入境逛逛拍拍,那是一件难上加难的事。

马耳他虽然是个袖珍国,却四面环海,地中海的蓝绿色海水映衬着岛上蜜糖色的建筑,分外鲜明好看,度假天堂之名当之无愧。说来有趣,词源学认为“马耳他”来自希腊语中的“蜜糖”一词,可能由于希腊时期岛上盛产蜂蜜的缘故。马耳他曾经做过150年的英国殖民地,虽然独立但仍是英联邦成员国,所以人人操一口流利的英式英语,闭眼听马耳他人交谈,准以为自己到了伦敦。很多人喜欢来这里进修英文,因为与留学英国相比,当地的花费便宜很多,而且早上还在课堂听讲,下午就能跑去沙滩游泳晒太阳,学生生活快活似神仙!

初到马耳他的首都瓦莱塔(Valletta),印象最深的要数众多的军事卫城似的老教堂,此外便是浓郁的骑士文化。漫步街头巷尾,冷不丁就会遇到一座青铜骑士雕塑,商店里最多的旅游纪念品便是骑着大马、身穿白袍或红袍的圣约翰骑士小雕像——瓦莱塔又被称为“圣约翰骑士团之城”,1530年,经过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的同意,这支以6500人顽强抵抗了20万奥斯曼帝国强兵的传奇骑士团结束七年流浪,在马耳他建立起“马耳他骑士国”,让这座小岛有了一段至今与有荣焉的光辉岁月。

访古马耳他 翻开地中海的怀旧地图

看到一大片如此亮丽多彩的渔船,有一种想当渔民的冲动。

五彩渔船 神眼的庇佑

从瓦莱塔乘公交车约半小时,我来到了一座漂亮的渔港小村,它名叫马尔萨什洛克(Marsaxlokk),位于马耳他东南沿海。渔村的海港非常有名,始建于20世纪70年代,现为地中海地区集装箱运输的中转港。除了瓦莱塔,这里也是最吸引游客的观光地,一排排七彩船舶静静停泊在岸边,构成了当地独有的风景,这种渔船叫“鲁祖”(Luzzu),源于腓尼基人的船舰,现已成为马耳他的标志之一。我想,能有闲情把渔船打扮得如此亮丽,相信渔民的内心也一定是快乐的。

从古至今,马耳他被各路列强你争我夺,难得消停,地域文化也变得“混血感”十足,马尔萨什洛克是个异数,小渔村保留着马耳他的传统底色,在质朴中透出灿烂的天性。很多游客一大早便来到渔村,一边看渔民打鱼,一边等十点钟的港口集市开门,一个个售卖当地手工艺品的小摊子都在集市上亮相,货品五光十色,很是诱人。推荐彩色的马耳他磁砖及蕾丝编织品,后者全部系手工制作,工艺精细、花式也更显高贵,用它来营造充满南欧风味的房间,再合适不过了。

除了重要港口的“身份”,马尔萨什洛克也是马耳他悠久历史的缩影。在渔村不远处,就是考古学家目前还在发掘的塔斯希尔格圣地遗址(Tas-Silg),这里有岛上先民在不同时期的定居点,最早甚至能追溯到新石器时代后期,还有些精美的建筑遗址明显受到迦太基或拜占庭建筑风格的影响。此外这里也是马耳他唯一有过清真寺的地方,至于十世纪诺曼人用的钱币等古物在岛上也并不鲜见,喜欢收藏古董的朋友不妨来碰碰运气。

访古马耳他 翻开地中海的怀旧地图

从瓦莱塔到西西里岛全程80 多公里,航程受天气影响在1.5 至2.5小时之间。

西西里岛  阳光下品尝蔚蓝

在马尔萨什洛克拍完小渔村后,我又去了与马耳他隔海相望的卡塔尼亚。这座城市是西西里岛地区最著名的观光胜地,以三大宝藏吸引着各国的旅行者:巴洛克艺术之城、音乐家贝里尼的故乡、活火山埃特纳市。很多人提起西西里岛,第一印象便是电影《教父》中令人闻之色变的黑手党,当然,这有点以偏概全。十几年前,我因为工作的缘故认识了美国几个服装公司的经理,他们几乎都来自意大利的西西里岛,经历也很相似:在青年时代选择背井离乡,跑到纽约的服装厂工作,后来逐步成长为管理者,如今这些业务骨干都七八十岁,早就退休安度晚年去了。可见走什么样的人生道路,个人意向才是最关键。

凌晨天还没亮我就出发了。从瓦莱塔可以坐飞机直接到埃特纳火山脚下的卡塔尼亚,也可以坐渡轮前往。我选择了凌晨的第一班渡轮,4点半起床,5点半出发,6点45分开船。天空还沉寂在一片漆黑里,我走在甲板上,看着东方的蓝色从深邃转向明亮,与蓝色的地中海慢慢呼应,最终混成一片朦胧的蓝色世界。

这艘渡轮可以载客800名,乘客多集中在第2层,第3层为商务舱。记得之前我去船运公司询问利比亚之旅,有一位女工作人员好奇,说她们都不想去利比亚的航船上值班,能躲一定躲,因为这个国家不确定因素太多了,怎么你要偏向虎山行?她还告诉我,从马耳他到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的航程大约300公里。

船到西西里岛的港口时阳光明媚,我看到了不少巡逻艇,因这这里算正经的国界了,最醒目的要数码头上的一艘标着China Shipping的中国货轮,国货真是遍布全世界的港口了。踏上西西里岛,第一感觉就是空气清新,我去时正值冬季,岛上还是满眼绿色。西西里岛有一种纯朴的美,百姓的居所与大自然和谐而处,看不见奢华建筑,找不到名牌商店,意大利虽然出产世界顶尖的奢侈品,但西西里岛仿佛与它们完全无关。我有一点遗憾,因为很多美食只在夏天特供,现在享受不到了。清幽海滨与纯朴人情让人流连不已,我盘算明年夏天带家人再来一次,好好细读西西里岛。

访古马耳他 翻开地中海的怀旧地图

礼品商店里摆了很多火山土小雕塑

埃特纳火山  随时大爆发

因为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位于西西里岛东岸的卡塔尼亚是最早被古罗马占领的城镇,之后又相继被拜占庭人、阿拉伯人、诺曼人占据过。埃特纳火山就紧邻着这座港城,它是欧洲最高、最大、最活跃的火山,迄今已喷发过 500多次,创下了世界之最。卡塔尼亚与这样一座动不动冒火的火山只有29公里,当然得一次次浩劫重生,它9次被火山灰掩埋,如今游客看到的已是第10座“转世之城”了。从码头到火山需要坐两个半小时的车,抵达火山脚下游客聚集的登山第一站——尼古拉斯小镇。

埃特纳火山的名字来自希腊语Atine,意思是“我在燃烧”。它海拔3323米,周长129公里。主要火山口直径500米。周围还有200多个较小的火山锥。据文献记载,最猛烈的爆发在公元1669年,持续了4个月,滚滚熔岩让卡塔尼亚成为一片火海,2万人丧生。1979 年起,埃特纳火山的喷发活动持续 3 年,其中1981年3月17日的喷发是近几十年来最猛烈的一次,熔岩夹杂着岩块、火山灰等以每小时约 1 公里的速度向下倾泻,掩埋了数十公顷的树林和众多葡萄园,数百间房屋被摧毁。自埃特纳火山喷发以来,累计造成的死亡人数已达100万。

火山屡屡肆虐人间,对当地人民造成巨大威胁,为什么他们不远走他乡求平安呢?原来火山喷吐出的火山灰会铺积成更为肥沃的土壤,葡萄园、橄榄林、柑橘园和栽培樱桃、苹果、榛树的果园挂果累累,品质出类拔萃,酿成的葡萄酒更是远近闻名,所以尽管火山喜怒无常,当地人依旧愿意忍受它的坏脾气。此外登埃特纳火山也是西西里最有名的旅游项目之一,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游客慕名而来,火山口原来是聚宝盆。

访古马耳他 翻开地中海的怀旧地图

莫迪卡像一本厚厚的传奇之书,等待游客的翻阅

山城莫迪卡  古建明珠

离开埃特纳火山,我直奔魅力古城莫迪卡(Modica),它位于西西里岛东南部的拉古萨省。我前面说过,西西里岛的文化瑰宝之一是巴洛克风格建筑群,而莫迪卡便是岛上古建筑群的中心,很早便位列世界文化遗产。从盘山路上望过去,山城莫迪卡分为上城和下城,我们先来到下城,里面就像立体小迷宫,到处都是弯弯曲曲的巷弄,民居的外观也差不多,新来的游客很容易迷路。最著名的几座老教堂虽然年代久远,依然有一种气势逼人的华丽感。

1693年,一场大地震让千年古城莫迪卡化为瓦砾堆,当地政府重建家园时,很想赶赶时髦,便请能工巧匠以石灰岩为建材,运用当时最流行的巴洛克风格,修起一座座雕工华美的纪念碑、广场、教堂——“巴洛克”的关键词便是外形自由,追求动态,喜好富丽的装饰和雕刻。莫迪卡因祸得福,凤凰重生,三百多年后的今天,更成为西西里岛的旅游招牌。

莫迪卡人对美的热爱与生俱来,漫步在老城里,不管是普通住家或商店小铺,门边窗台上必然布置着鲜花,显得格外浪漫,就连西西里岛的甜酒瓶也整得色彩绚烂。我尝试了一瓶柠檬酒,除了含一点酒精,它口味更像柠檬果汁。走累了,我捡了路边的一所露天咖啡馆坐下,和当地老人边吃饼干边聊天。聊了一会后,我委婉地问他有关黑手党的事,老人家直言不讳地说,都是老皇历,黑手党早跑去大城市挣大钱了,谁会留在这个弹丸之地辛苦谋生。他对电影《教父》也很有意见,认为太夸张,黑手党让出身之地背了太久的黑锅,是该丢掉了。

来源:东北旅游网

访古马耳他 翻开地中海的怀旧地图

瓦莱塔城中古代石阶很多,出租车司机自豪地对我说:走上台阶,你就走进了瓦莱塔的历史。

生活在瓦莱塔 生活在历史中

我从烈日高挂的加勒比海飞到正值冬日的马耳他,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想办法走入炮声初平的利比亚。殊不知千里迢迢绕过半个地球,这个心愿却还是没能实现。下了飞机后,我在马耳他的航空公司与船运码头之间奔波了一天,最终还是无功而返。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很负责任,特意把电话打到了利比亚新政府的相关部门,回答是对外旅游一概暂停,目前只容许外国商务人士入境。有知情人私下建议我别找麻烦,利比亚虽然表面上停了火,其实内斗仍然十分激烈。加上美国新任国防部长正在利比亚访问,想凭旅行者的身份入境逛逛拍拍,那是一件难上加难的事。

马耳他虽然是个袖珍国,却四面环海,地中海的蓝绿色海水映衬着岛上蜜糖色的建筑,分外鲜明好看,度假天堂之名当之无愧。说来有趣,词源学认为“马耳他”来自希腊语中的“蜜糖”一词,可能由于希腊时期岛上盛产蜂蜜的缘故。马耳他曾经做过150年的英国殖民地,虽然独立但仍是英联邦成员国,所以人人操一口流利的英式英语,闭眼听马耳他人交谈,准以为自己到了伦敦。很多人喜欢来这里进修英文,因为与留学英国相比,当地的花费便宜很多,而且早上还在课堂听讲,下午就能跑去沙滩游泳晒太阳,学生生活快活似神仙!

初到马耳他的首都瓦莱塔(Valletta),印象最深的要数众多的军事卫城似的老教堂,此外便是浓郁的骑士文化。漫步街头巷尾,冷不丁就会遇到一座青铜骑士雕塑,商店里最多的旅游纪念品便是骑着大马、身穿白袍或红袍的圣约翰骑士小雕像——瓦莱塔又被称为“圣约翰骑士团之城”,1530年,经过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的同意,这支以6500人顽强抵抗了20万奥斯曼帝国强兵的传奇骑士团结束七年流浪,在马耳他建立起“马耳他骑士国”,让这座小岛有了一段至今与有荣焉的光辉岁月。

访古马耳他 翻开地中海的怀旧地图

看到一大片如此亮丽多彩的渔船,有一种想当渔民的冲动。

五彩渔船 神眼的庇佑

从瓦莱塔乘公交车约半小时,我来到了一座漂亮的渔港小村,它名叫马尔萨什洛克(Marsaxlokk),位于马耳他东南沿海。渔村的海港非常有名,始建于20世纪70年代,现为地中海地区集装箱运输的中转港。除了瓦莱塔,这里也是最吸引游客的观光地,一排排七彩船舶静静停泊在岸边,构成了当地独有的风景,这种渔船叫“鲁祖”(Luzzu),源于腓尼基人的船舰,现已成为马耳他的标志之一。我想,能有闲情把渔船打扮得如此亮丽,相信渔民的内心也一定是快乐的。

从古至今,马耳他被各路列强你争我夺,难得消停,地域文化也变得“混血感”十足,马尔萨什洛克是个异数,小渔村保留着马耳他的传统底色,在质朴中透出灿烂的天性。很多游客一大早便来到渔村,一边看渔民打鱼,一边等十点钟的港口集市开门,一个个售卖当地手工艺品的小摊子都在集市上亮相,货品五光十色,很是诱人。推荐彩色的马耳他磁砖及蕾丝编织品,后者全部系手工制作,工艺精细、花式也更显高贵,用它来营造充满南欧风味的房间,再合适不过了。

除了重要港口的“身份”,马尔萨什洛克也是马耳他悠久历史的缩影。在渔村不远处,就是考古学家目前还在发掘的塔斯希尔格圣地遗址(Tas-Silg),这里有岛上先民在不同时期的定居点,最早甚至能追溯到新石器时代后期,还有些精美的建筑遗址明显受到迦太基或拜占庭建筑风格的影响。此外这里也是马耳他唯一有过清真寺的地方,至于十世纪诺曼人用的钱币等古物在岛上也并不鲜见,喜欢收藏古董的朋友不妨来碰碰运气。

访古马耳他 翻开地中海的怀旧地图

从瓦莱塔到西西里岛全程80 多公里,航程受天气影响在1.5 至2.5小时之间。

西西里岛  阳光下品尝蔚蓝

在马尔萨什洛克拍完小渔村后,我又去了与马耳他隔海相望的卡塔尼亚。这座城市是西西里岛地区最著名的观光胜地,以三大宝藏吸引着各国的旅行者:巴洛克艺术之城、音乐家贝里尼的故乡、活火山埃特纳市。很多人提起西西里岛,第一印象便是电影《教父》中令人闻之色变的黑手党,当然,这有点以偏概全。十几年前,我因为工作的缘故认识了美国几个服装公司的经理,他们几乎都来自意大利的西西里岛,经历也很相似:在青年时代选择背井离乡,跑到纽约的服装厂工作,后来逐步成长为管理者,如今这些业务骨干都七八十岁,早就退休安度晚年去了。可见走什么样的人生道路,个人意向才是最关键。

凌晨天还没亮我就出发了。从瓦莱塔可以坐飞机直接到埃特纳火山脚下的卡塔尼亚,也可以坐渡轮前往。我选择了凌晨的第一班渡轮,4点半起床,5点半出发,6点45分开船。天空还沉寂在一片漆黑里,我走在甲板上,看着东方的蓝色从深邃转向明亮,与蓝色的地中海慢慢呼应,最终混成一片朦胧的蓝色世界。

这艘渡轮可以载客800名,乘客多集中在第2层,第3层为商务舱。记得之前我去船运公司询问利比亚之旅,有一位女工作人员好奇,说她们都不想去利比亚的航船上值班,能躲一定躲,因为这个国家不确定因素太多了,怎么你要偏向虎山行?她还告诉我,从马耳他到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的航程大约300公里。

船到西西里岛的港口时阳光明媚,我看到了不少巡逻艇,因这这里算正经的国界了,最醒目的要数码头上的一艘标着China Shipping的中国货轮,国货真是遍布全世界的港口了。踏上西西里岛,第一感觉就是空气清新,我去时正值冬季,岛上还是满眼绿色。西西里岛有一种纯朴的美,百姓的居所与大自然和谐而处,看不见奢华建筑,找不到名牌商店,意大利虽然出产世界顶尖的奢侈品,但西西里岛仿佛与它们完全无关。我有一点遗憾,因为很多美食只在夏天特供,现在享受不到了。清幽海滨与纯朴人情让人流连不已,我盘算明年夏天带家人再来一次,好好细读西西里岛。

访古马耳他 翻开地中海的怀旧地图

礼品商店里摆了很多火山土小雕塑

埃特纳火山  随时大爆发

因为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位于西西里岛东岸的卡塔尼亚是最早被古罗马占领的城镇,之后又相继被拜占庭人、阿拉伯人、诺曼人占据过。埃特纳火山就紧邻着这座港城,它是欧洲最高、最大、最活跃的火山,迄今已喷发过 500多次,创下了世界之最。卡塔尼亚与这样一座动不动冒火的火山只有29公里,当然得一次次浩劫重生,它9次被火山灰掩埋,如今游客看到的已是第10座“转世之城”了。从码头到火山需要坐两个半小时的车,抵达火山脚下游客聚集的登山第一站——尼古拉斯小镇。

埃特纳火山的名字来自希腊语Atine,意思是“我在燃烧”。它海拔3323米,周长129公里。主要火山口直径500米。周围还有200多个较小的火山锥。据文献记载,最猛烈的爆发在公元1669年,持续了4个月,滚滚熔岩让卡塔尼亚成为一片火海,2万人丧生。1979 年起,埃特纳火山的喷发活动持续 3 年,其中1981年3月17日的喷发是近几十年来最猛烈的一次,熔岩夹杂着岩块、火山灰等以每小时约 1 公里的速度向下倾泻,掩埋了数十公顷的树林和众多葡萄园,数百间房屋被摧毁。自埃特纳火山喷发以来,累计造成的死亡人数已达100万。

火山屡屡肆虐人间,对当地人民造成巨大威胁,为什么他们不远走他乡求平安呢?原来火山喷吐出的火山灰会铺积成更为肥沃的土壤,葡萄园、橄榄林、柑橘园和栽培樱桃、苹果、榛树的果园挂果累累,品质出类拔萃,酿成的葡萄酒更是远近闻名,所以尽管火山喜怒无常,当地人依旧愿意忍受它的坏脾气。此外登埃特纳火山也是西西里最有名的旅游项目之一,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游客慕名而来,火山口原来是聚宝盆。

访古马耳他 翻开地中海的怀旧地图

莫迪卡像一本厚厚的传奇之书,等待游客的翻阅

山城莫迪卡  古建明珠

离开埃特纳火山,我直奔魅力古城莫迪卡(Modica),它位于西西里岛东南部的拉古萨省。我前面说过,西西里岛的文化瑰宝之一是巴洛克风格建筑群,而莫迪卡便是岛上古建筑群的中心,很早便位列世界文化遗产。从盘山路上望过去,山城莫迪卡分为上城和下城,我们先来到下城,里面就像立体小迷宫,到处都是弯弯曲曲的巷弄,民居的外观也差不多,新来的游客很容易迷路。最著名的几座老教堂虽然年代久远,依然有一种气势逼人的华丽感。

1693年,一场大地震让千年古城莫迪卡化为瓦砾堆,当地政府重建家园时,很想赶赶时髦,便请能工巧匠以石灰岩为建材,运用当时最流行的巴洛克风格,修起一座座雕工华美的纪念碑、广场、教堂——“巴洛克”的关键词便是外形自由,追求动态,喜好富丽的装饰和雕刻。莫迪卡因祸得福,凤凰重生,三百多年后的今天,更成为西西里岛的旅游招牌。

莫迪卡人对美的热爱与生俱来,漫步在老城里,不管是普通住家或商店小铺,门边窗台上必然布置着鲜花,显得格外浪漫,就连西西里岛的甜酒瓶也整得色彩绚烂。我尝试了一瓶柠檬酒,除了含一点酒精,它口味更像柠檬果汁。走累了,我捡了路边的一所露天咖啡馆坐下,和当地老人边吃饼干边聊天。聊了一会后,我委婉地问他有关黑手党的事,老人家直言不讳地说,都是老皇历,黑手党早跑去大城市挣大钱了,谁会留在这个弹丸之地辛苦谋生。他对电影《教父》也很有意见,认为太夸张,黑手党让出身之地背了太久的黑锅,是该丢掉了。

关键字: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标签页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