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之旅 极地的美丽与脆弱

2011/08/31 | 分类: 南北极 | 编辑: 旅游博客 | | 发表评论

  2011年12月,距离人类首次到达南极点,整整百年。一百年前,茫茫风雪中,是什么支持着阿蒙森、斯科特们在冰天雪地里义无反顾砥砺前行?抛开荣誉、梦想、勇气或骄傲,内心深处的原动力恐怕是人类最单纯的渴求未知之心:门打开会怎样?山后面是什么?地平线有多远?正是这种对未知的好奇,让我们走出家门,让我们踏上旅途,让我们一直在路上。(蔡景晖>撰文、蔡景晖/梁沛文/2041>摄影

  从英雄时代开始,库克、别林斯高晋、沙克尔顿等人都曾带着这种好奇心一次次踏上探索南极的旅途,这种探索曾经代表着人类最远的足迹。今天,我们当中最无畏的探险家已经将目光投向外太空,他们内心的驱动与百年前的前辈息息相通。

  而对于普通人来说,南极也是一个象征。在这个星球上,南极意味着遥远,意味着神秘,意味着未知,也意味着梦想。普通人去南极的渴望和好奇心的冲动与当年的英雄并无二致。

  1966年, Lars-eric Lindblad林德布拉德开创的教育探险旅行让南极不再仅属于探险家,大众也可以有机会圆自己的南极梦。林德布拉德曾因倡导生态旅行获得瑞典“皇家北极星骑士勋章”等多项荣誉,也曾被Travel&Leisure杂志评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20名探险家之一。很多人认为,南极是最后一片净土、人类的圣地,要严格保护起来,不容许一个人来;而林德布拉德则认为,“我们无法去保护一个我们根本一无所知的东西”。他坚信,人们的亲身经历才是最好的教育,这种教育可以让人们真切地体察南极环境的特殊性,才有可能进一步认识到南极在全球生态系统中所起到的重要作用。如今,他所开创的以专家组成的探险队已经成为南极邮轮的标配,这种富于教育性的探险旅行也演变为南极游的主流。

2041,是一个在南极会被经常提起的年份。那一年,有关环境保护和限制各国在南极采矿的《南极洲条约环境保护协议》(马德里条约)将要失效。到那时,人们将会决定是否延续这个条约。如果这个限制被打破,那么可以想见各国各利益集团对于能源财富的贪欲和攫取才是圣地真正的梦魇。“2041”也是第一个徒步南北极点的探险家罗伯特·斯旺(Robert Swan, OBE)成立的组织。

  1991年,为了更好地协调互助,七家倡导环保及负责任旅行的南极旅游运营商联合成立了国际南极旅游组织协会( IAATO)。至今,全球超过一百家机构参与其中。 IAATO的一个主要职责就是为从业者提供一个平台,一起探讨如何协调配合、如何监督、如何提高标准以更好地保护南极。 IAATO最初为游客和运营商制定的准则也已成为南极公约的部分条款,指导来南极的旅行者和非政府旅游机构。

  由于林德布拉德们和IAATO的存在,从一开始,南极旅行就和教育、环保密不可分。旅行一直被认为是人与人之间、人与地方之间彼此沟通了解的最好方式。科学家将南极面临的问题以数据的形式理性地呈现给大家,旅行者则会以感性去切身体会并与大众分享这个大多数人还十分陌生的地方,让我们不由得思考南极和保护南极究竟意味着什么。

  对于来过和将要来到这片大陆的每一个人,置身此地是一种幸运。然而,与此同时,来到这里也就意味着你将肩负责任。相信聪明善良的你一定会心怀尊重,以一种对旅行目的地的环境、文化、社会都有益的方式展开旅行。在南极这个极为特殊的地方,尊重和负责又意味着什么呢?

相关图集

  • 六大特色南极科考站(组图)

  • 惊!南极为何从没发生过地震

  • 实拍!深入南极实拍帝企鹅

  • 探访神秘南极冰雪大陆

关键字: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标签页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