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狂野北领地 自然之旅的天堂

2012/07/26 | 分类: 大洋洲 | 编辑: 旅游博客 | | 发表评论

神秘狂野北领地 自然之旅的天堂

  达尔文,心动之城

  北领地的首府达尔文,因进化论奠基人达尔文曾于1839 年来此考察而得名。世界上很少有城市像达尔文一样,经历过两次毁灭性打击。一次是二战期间,日本偷袭珍珠港得手后,轰炸机直扑达尔文,将它炸得遍体鳞伤。另外一次是1974 年,一场14 级的飓风把达尔文刮得只剩下一两栋完整的房子。幸运的是,由于当地拥有极其丰富的矿产资源,灾难之后,达尔文再次变成一个朝气蓬勃的城市。

  Lonely Planet 将达尔文列为2012 年最值得造访的全球十大城市之一:“这个充满活力的夜之都,不仅拥有独特的集市和餐厅,同时离原生态的处女地也只有几步之遥,不愧是澳大利亚北端一顶耀眼的皇冠。”

  达尔文本是一座极为单纯、安详的城市,而我的旅程却是从市中心充满刺激的鳄鱼湾主题公园(Crocosaurus Cove)开始的。钓鳄区的主持人正在招揽参与者,二话不说报名去。“大家要小心脚步,绝对不可以把身体的任何部分伸出玻璃圈外啊!”工作人员说完这句话,现场气氛顿时紧张起来。走上钓台,无数小鳄鱼重重包围过来:它们只有1 米多长,并非凶猛得令人腿软,但正因为体形小,速度出奇地快。我拿起钓具一甩,浮在水面虎视已久的小鳄鱼即时一跳,嗖的一声,钓具上的鱼饵已经无影无踪。要是觉得这样还不够刺激,可以再去体验一下与鳄鱼共舞的“死亡之笼”——身着泳衣,头戴潜水镜,站在一个4 厘米厚、2.7 米高的笼子里与鳄鱼面对面,笼体上几道深深的鳄鱼牙痕,让人心惊胆战。“死亡之笼”单人笼约944 元人民币,双人笼每人约692 元人民币,尽管要价不菲,但那全世界独一份的体验仍使得人们趋之若鹜。

  傍晚时分,我来到北领地最大的明迪海滩日落市场(5 月至10 月,周四和周日晚开放)。太阳慢慢坠下地平线,夕阳为海滩洒上暖暖的金黄色调,椰树随着微风摇曳生姿,烤架上的沙嗲烤肉开始嘶嘶作响,空气中弥漫着拉面的香气……我是真心喜欢这种氛围。看看街头乐队的现场演出,淘一淘各种原住民手工艺品,再尝尝众多的风味美食,夫复何求。明迪海滩号称拥有世界上最美的落日,夕阳西下,晚霞满天,海面上风帆点点,画面美得让人窒息。这还不算,等太阳的最后一抹光辉消失在海上,挤满了人的海滩上居然掌声雷动,人们鼓掌喝彩,好像希望太阳能像郭德纲一样出来返个场什么的。

  从4 月到11 月,每天晚上,当地人都会聚集到达尔文海港沿岸的树荫下,躺在老式沙滩椅上,在满天繁星的照耀下看一场梦幻般的户外电影,这就是传说中的星空电影院(Deckchair Cinema),是当地的一项传统社交活动,从1920 年就开始了。曾经,我心目中最感惬意的梦幻场景是这样的:夜幕降临,海面清风徐来,在海滩上婆娑的椰树下,慵懒地躺在吊床上,悠悠地晃荡着自己,数着满天繁星,聆听风走过的声音……没料到这个梦想一不留神在达尔文给实现了。

 

神秘狂野北领地 自然之旅的天堂
 

  卡卡杜,神的家园

  每年人们从世界各地飞到达尔文,短暂停留后,必会被大自然的野性所召唤,起身前往李治菲特(Litchfield)和卡卡杜(Kakadu)这两个国家公园。

  卡卡杜国家公园位于达尔文以东200 公里,大概3 小时车程。作为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家公园,占地19 804 平方公里,比北京的面积还大不少,置身其中,根本感觉不到所谓边界的存在。车子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驰骋,车窗外的风景单调到好像只有一帧画面在不停地重放,偶尔会从路边窜出几只袋鼠,蹦蹦跳跳地横穿公路,给人带来惊喜。    卡卡杜国家公园被称为北领地的“后花园”,同时也是冒险者的乐园,这里栖息着澳大利亚超过1/3 的鸟类(280 种)、1/4 的鱼类(51 种)、25 种青蛙、60种哺乳动物、120 种爬行动物、1 万多种昆虫,有超过1600 种植物,还可以看到在世界上享有盛誉的土著岩画。原住民说:“卡卡杜是神的家园,能到此享受它的色彩、它的季节和它的精神,是神的恩赐。”。

  在卡卡杜国家公园里的7000 多个地方都发现了珍贵的土著岩石壁画。其中诺尔朗吉岩(Nourlangie Rock)和乌比尔(Ubirr)是岩画的集中地。岩画是蘸着猎物鲜血或和着白色、黑色、赭红色的矿物颜料在石壁上涂抹而成,一般都画在有遮挡、不易被触摸和雨淋的地方。四五万年前,澳洲北部的原住民没有文字,也没有数字的概念,便用岩画来记录当时的狩猎场景、生活用具、神话传说等。漫步在岩画区,似乎是在与原住民文明进行某种时空对话,感觉十分奇妙。

  在葱绿色的湿地风光中沉醉,不知归途,看争渡的各色飞鸟与鱼,惊起泥塘中的鳄鱼或水牛——这就是卡卡杜黄水河巡(Yellow River Cruise)的经典场景。黄水河湿地生活着大量候鸟、鱼群,还有咸水鳄鱼,也是观看日出日落的完美地点。这里也是我的北领地之行的一个高潮,原本只计划体验日落时的巡游,因为这个“摄影天堂”太过美好,当晚又临时报名参加了第二天一早的日出巡游。两个小时的巡游中,鸟儿们毫不吝啬地张扬着美丽与热情,我也平生第一次与鳄鱼近距离接触。能够一次看到、拍到这么多珍稀物种,实在是难得的机会。

  我一边疯狂按动快门,一边不禁感叹:生活真美好!

神秘狂野北领地 自然之旅的天堂

  李治菲特,野火春风

  李治菲特国家公园距达尔文仅一个半小时车程,沿途有一片片的过火森林从车窗前掠过,远处还有缕缕烽烟。我一惊一乍地以为出事了,可向导Ryan 却熟视无睹:“纵火者有老天爷,也有人。经过阳光持续照射和白蚁啃噬后的林木,热量蓄积到一定程度就会自燃,并点燃周边林木。即使没有自燃野火,放火烧荒也是原住民上万年来形成的习惯。烧掉丛林里蓄积的能量,才能避免产生毁灭性的大火。这些树木已经习惯一年一度火的烧烤,野火一过,又枝繁叶茂。”

  磁性白蚁墩(magnetic termite mounds)在李治菲特国家公园随处可见,成了公园的一个天然景观。蚁墩大多2 米高,最高的超过6 米。南北朝向的构造,仅让最少的表面接受阳光照射,在炎热的地方,墩内还有通风口。每个土墩里面都有一个白蚁城,是几百万只白蚁的家园,一个土墩通常“住”上50 年之久,厚厚的“外墙”使食蚁动物和其他敌人不易侵入。我触摸着坚固的蚁墩,很难相信如此的“宏伟建筑”竟是小小白蚁所为。北领地有150 多种白蚁,白蚁的分泌物和粪便,给贫瘠的丛林土壤补充养料并储存水分,促进了丛林的新陈代谢和自我更新。

  因为地下泉水充沛,加之季风雨的帮助,李治菲特国家公园中形成了大大小小的天然瀑布景区。瀑布底下是深达数米的水潭,水质清澈,较浅的地方可以看到水下的石头和慢慢游动的小鱼。作为最受达尔文当地人欢迎的一日游目的地,这里的确很适合消磨时光。澳洲人悠闲的生活状态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们似乎不需要工作,上瘾似地晒着太阳,看着报纸,喝着啤酒,享受生活……在这一派自然的环境中度过短暂的一生,也真是一件让人向往的事。
 

  “我曾经到过一个地方,到现在还无法忘记,我想带着我的爱人到那里去。在那里,有时你会感觉自己和月光融为一体,成为无比广阔和伟大自然的一部分。住在那里最好不过了,你会感到伸手就可以摘下天上的星星。”电影《一夜风流》里所描述的这个令人神往的圣地,就在李治菲特化为现实——这里的帐篷酒店,便是让我的身心与大自然融为一体的世外桃源。帐篷酒店坐落在美丽的玛丽河湿地,晚宴在摇曳的烛光中开始,在澳洲鳄鱼肉、袋鼠肉、水牛肉等北领地美食的香气中进行;次日清晨,一缕阳光偷偷地从窗帘的缝隙钻进来叫醒我,耳边是叽叽喳喳的鸟鸣声,拉开窗帘,就是一幅绝美的风景画:晨曦中的荒漠,带着青草香味的草坪,蹦蹦跳跳的袋鼠,由不得你不立马起床,再去与大自然亲近一番……

关键字: ,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标签页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