恬静乡野 战争硝烟散去后的诺曼底

2012/08/01 | 分类: 欧洲 | 编辑: 旅游博客 | | 发表评论

恬静乡野 战争硝烟散去后的诺曼底

  6 月,我的诺曼底“登陆

  几乎每年的6 月初,也就是D-day(6 月6 日)前夕,我都会“如约”来到诺曼底,来到这片硝烟已经远去的海滩。心境,从最初极度的好奇与兴奋,到后来的激动,再到现在的平静,这些微妙的转变,绝不是一两次单纯的旅行或拍摄所能带给我的。

  2005 年,第一次到诺曼底拍摄登陆纪念活动,只待了两天。从6 月3 日开始,整个诺曼底到处都是一派节日气氛,人们骄傲地做着各种关于纪念活动的准备工作,家家户户挂起了当年“盟军”各国的国旗以及各种欢迎标语,D514 省道沿线的小镇更是用鲜花精心装点了街道和广场。D514 省道全线几乎都是和当年盟军登陆的海滩平行的乡间公路,东西贯穿着著名的五大海滩:犹他滩(Utah Beach),奥马哈滩(Omaha Beach),金滩(Gold Beach),朱诺滩(Juno Beach),剑滩(Sword Beach),以及圣母教堂、登陆纪念广场、美军公墓等重要的纪念地,这些地方也都是登陆纪念活动的重头戏。在当地人看来,那些曾经遭到严重破坏的家园,如今得到完美的重建,是值得所有人骄傲和自豪的。我深深地被那种氛围所感染,在诺曼底的两天,是在各种好奇和兴奋中度过的,以至于回到巴黎后心情依然久久不能平静。说不清诺曼底究竟有着一种什么样的魔力,我只知道,我一定还会再回去。

恬静乡野 战争硝烟散去后的诺曼底

  再次踏上那片海滩,已是4 年之后,2009 年6 月,是诺曼底登陆65 周年纪念。这是期待已久的一次外拍旅行,开着车,一路迎着诺曼底仿佛置身高原的天空,大朵大朵的“蘑菇云”触手可及,眼前掠过的景色恬静而充满生机,这一切和65 年前的那场战役似乎没有丝毫的关系。过了小城巴约(Bayeux),驶上D514 省道,几年前熟悉的场景和氛围一一展现,迎面不断有飘扬着盟军旗帜的老旧军车驶过,我的心情开始躁动起来。这一次,我也是“有备而来”的,一共待了6 天,完整地经历并记录了各种大大小小纪念活动的全过程。

  D-day 是6 月6 日,但远道赶来参加活动的老兵和各国“军迷”们都会提前3 天来到诺曼底。6 月3 日,阿罗芒什(Arromanches)和圣母教堂小镇(Sainte-Mère-Eglise)的街上、广场上、酒馆和咖啡馆里,到处都是老兵、新兵和伪兵(军迷)的身影。他们拖家带口,开着各种军用吉普、军官车,甚至反坦克装甲车他们在小镇周边的农田、野地里驻扎临时军营,在广场上秀“装备”……这时候,无论采用怎样的方式,对于年轻人来说,都仅仅是为了向当年的老兵表达敬意。

  在诺曼底的日子,我几乎都是开车在D514 来回穿梭,白天观看各种纪念活动——广场弥撒,登陆模拟仪式,几百名伞兵的跳伞表演……晚上各登陆海滩都有烟花表演,在小镇的酒馆里,新兵和军迷们围坐在老兵周围,喝酒跳舞,听他们讲60 多年前发生的那一幕幕。讲到动情时,老人们一个个热泪盈眶……那种时而狂欢、时而沉重的氛围带给我内心的触动,深刻而长久。尽管来之前特意重看了《兄弟连》、《拯救大兵瑞恩》和《最长的一天》,但电影中再多、再惨烈的画面,都不及眼前这一幕真实。我想,有些事情是拿来纪念的,有些事情会令人思考,有些事情可以遗忘,还有些事情,永远都只能保持沉默。

恬静乡野 战争硝烟散去后的诺曼底

  诺曼底有一座美军公墓,大片大片的草坪上,整齐排列着上万座白色大理石十字架。墓园北侧下方就是当年登陆战役中战斗最为激烈和血腥的奥马哈海滩。据说美国拥有这个面积70多公顷的墓园的独立管辖权,这里可能是美国唯一不需要签证即可进入的一块特殊领土。每年来公墓参观祭奠的人不计其数,或献花,或插国旗,或贴上亲人的照片,或用海滩的细沙涂抹墓碑上的名字,更多的人只是默默地肃立、静静地凝视。很多年轻的士兵,或是把自己的肩章取下来放到十字架上,或是三三两两静静围坐在十字架下。

  相比美军和英军公墓的气派,德军公墓虽然同样面积广大,却显得低调很多。虽然是战败的一方,但这些逝去的军人也得到了应有的尊重,也有许多德国人来到这里给他们的同胞献花,清扫墓地,只是他们的心情会更加复杂。

  这两年,回来诺曼底的老兵明显一年比一年少。记得那天在犹他滩纪念馆前,一位老兵从怀里掏出珍藏了60 多年的Cognac(白兰地酒),盛情请我们品尝,他说:每年这时候都是他们这些昔日战友相聚的日子,而如今那些兄弟们正一个个地离去,再也没人陪他一起喝这些酒了,就像当年在战壕里那样……老人哽咽着说不下去。我想起电影里的一句对白:有两种人还留在这个海滩上,已经死去的和将要死去的。

恬静乡野 战争硝烟散去后的诺曼底

  当战争隐去

  记忆这东西很不可思议,有很多事情,在过去几年甚至更久之后,会依然历历在目。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些记忆往往都停留在那“第一眼”。事实上,我对诺曼底最初的记忆,并非D-day,而是缘于七八年前刚到法国不久的一次周末旅行。当时只去了Etretat 和Deauville 这两个海滨小城,停留时间都非常短,但就是那“第一眼”,让我深深地爱上了这片法国北方的土地,还有那片海滩。

  Etretat 最著名的景观是3 个大小、形状各异的“象鼻山”,法国人称其为“一家子”,因此,Etretat 和中国的桂林市结为姐妹城市。但我最喜欢的地方, 还是那片北诺曼底特有的鹅卵石海滩,以及那些高高的断崖。阳光好的午后,躺在野花烂漫的草坡上,迎着微微的海风,可以彻底放松自己,任心绪随山崖下的波浪涌动。

  Deauville 是法国北部的度假胜地,城市不大,散布着赌场、剧院、跑马场、夜总会、拍卖行和高档酒店,在由诺曼底式老木屋组成的商业街上,各种顶级名牌店琳琅满目。这里已成为法国除巴黎之外最大的社交中心,云集着无数私人游艇,由于离巴黎比较近,每年都会吸引无数影视明星和时装模特来这里拍照。相比Deauville 的繁华,仅一河之隔的Trouville却完全是另一种韵味,休闲中更多了份宁静,河边的露天市场可以买到各种最新鲜的海货,对我这样嘴馋的人来说相当有诱惑力。

  后来我也去过诺曼底的首府鲁昂(Rouen),鲁昂大教堂拥有法国最高的教堂尖塔(150 多米),是法国最为雄伟的哥特式教堂之一。教堂内部的装饰囊括了从13 世纪至今各种不同风格的工艺,光影变幻无穷,难怪印象派大师莫奈曾在两年之内画了30 多幅“鲁昂大教堂”,并成为传世之作。每年夏天,教堂广场每晚都会上演美轮美奂的“莫奈大教堂”影像灯光秀。进到大教堂对面的石子小街,可以看到鲁昂著名的标志性建筑——大钟门楼,一个悬挂着金色大钟的拱门。过了大钟街就是老集市,据说当年圣女贞德就是在这里就义的,为了纪念她,人们在广场上修建了贞德教堂以及大十字架纪念柱。集市上有各种新鲜的农副产品,可以品尝当地农民自己做的奶酪、香肠和苹果酒,等等。广场周边环绕着典型的老诺曼底木架屋,让人仿佛置身于中世纪。如果说之前的诺曼底之行带给我的是田园的静谧和海滨的清朗,这次古城之旅,则着实让我玩了一回法国式穿越。

  几年来,我陆陆续续又去了诺曼底很多次。2008 年夏天,和两个喜爱摄影的朋友,带着摄影器材和露营装备,开车沿诺曼底和布列塔尼海岸一路走一路停,一周时间里,几乎把英吉利海峡南端的海岸走遍了。白天拍照、游泳,夜晚把帐篷搭在海边,吃新鲜的生蚝,甚至自己去礁石上抠海虹(贻贝)、在沙滩上抓螃蟹、捡各种贝类回来煮……那是我第一次那么亲近大西洋。与常年充满温暖阳光的地中海相比,大西洋海岸显然深沉很多,即便是在8 月的炎夏,早晚依然能感受到寒冷,尤其在有雾的清晨,仿佛那片海随时都能把人吞噬进去一般。这次旅行我也去看了传说中的“圣山”——圣米歇尔教堂山(Le Mont-Saint-Michel),而且是全方位地“看”,远近高低,不同角度,甚至徒步走出山下那片滩涂,180。全景环绕。“圣山”真正打动我的,并非山上建筑的优美,也不是那些远古的传说,而是离开那一刻——透过车子的后视镜远远望向海平面,“圣山”那“一撮”渺小却神奇无比的剪影一点点变小直到消失,那一刻突然有种莫名的伤感,交织着留恋和感动。

  此外,诺曼底还有很多令人惊奇和激动的地方,比如北部最大的港口城市勒·阿弗尔(LeHavre),“二战”期间遭受过盟军最猛烈的轰炸,之后的新城建设堪称城市规划的典范,因而被列入世界遗产。比如还Allouville-Bellefosse小镇上的千年橡树教堂;Domfront 小丘上的中世纪古城;雄伟壮观的诺曼底跨海大桥;精致且极具风情的海边小镇翁弗勒(Honfleur);海盗之城——圣马洛(Saint- Malo)……但诺曼底最让我着迷的地方并非这些景致,而是每当驾车行驶在那些蜿蜒的乡间小道时,无论黄昏、清晨、阴晴雾雨,始终一片宁静的乡野。或许,那才是我心中永远的诺曼底。

关键字: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标签页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