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之旅:艺术向东,奢华向西

2012/07/26 | 分类: 欧洲 | 编辑: 旅游博客 | | 发表评论

伦敦之旅:艺术向东,奢华向西

  东区:因奥运重生

  虽然伦敦未必需要借奥运会来提振声名,但对于自二战前就不断破败萧条的东区来说,2012 年确实使它有机会进行一次全新的蜕变。正如伦敦前任市长利文斯通所说:“奥运会将给破败的伦敦东区带来发展、投资和重生。”除了奥运场馆的兴建,曾经破败的厂房也已经被艺术区以及热门餐厅、新潮酒吧、风格小铺所取代。我此次的伦敦之行,就从重生中的东区开始。

  东区打造的不是“伦敦碗”,是一个未来伦敦东区是个庞大的概念。理论上,伦敦塔桥以东的广大地区,都可以称为东区。从金丝雀码头的金融机构大楼,到格林威治充满节日色彩的O2 体育馆,再到白教堂热闹的露天市集,然后到斯特拉福德(Stratford)纵横交错的运河旧工业区,伦敦的历史演变无比壮阔地展现于眼前。

  从西区的特拉法加广场到东区的白教堂美术馆(Whitechapel Gallery),地铁只有6 站,但城市的面貌却已截然不同。擦身而过的是各种肤色的外籍面孔,空气里飘荡着不同口音的英语。不远处的一个街角,两个皮肤棕黑的青年男子高声争执着,手里握着廉价的啤酒罐。西区随处可见的恢弘的维多利亚式建筑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栋栋紧密相连、色彩暗淡、满墙涂鸦的楼房。这里二战期间曾遭受德国空军的狂轰滥炸,20 世纪五六十年代,作为英国造船业的中心,一度恢复了繁荣,但因为地理条件的限制,又日渐衰败下去,荒芜废弃的工厂和垃圾场,让这里成为伦敦最暗淡的地方,汇聚了大批最底层的体力劳动者和外国移民。

  长久以来,东区总是和“穷”“受教育程度低”“犯罪率高”……画着等号,于是,让破败的伦敦东区“重生”,成为当年伦敦奥运申办陈述中最动人的部分。伦敦奥组委曾出炉了一份有关2012 年伦敦奥运会的详细计划,包括为举办奥运会建造新场馆、道路和公园。计划书主要由两部分组成,一是为奥运会腾出一片2.5 平方公里的土地,二是兴建奥运会各个建设项目,以及考虑奥运会后为伦敦留下宝贵遗产,其中,绝大部分建设项目都放在了伦敦最落后的东区。

  伦敦奥运会强调的是如何发展东区,因此,在规划中,场馆只占据了很小的空间,需要搬迁的住户不到500 户,而场馆周围区域的人口则达到了250 万。在奥运会召开之前,整个东区只能提供5000 个就业机会,而在奥运会之后,则增加为1.1万个。部分比赛场地在赛后也将改为住宅,提供给大约9000 个低收入家庭居住。

  同样的“手术刀”也在东区的另一端斯特拉福德挥舞着,那里坐落着总面积20 余万平方米的伦敦奥林匹克公园,旁边是刚开业不久、斥资14.5 亿英镑打造的韦斯特菲尔德(Westfield)购物中心,它也是全欧洲最新、最大的休闲购物场所。从高空俯视奥林匹克公园及其周边设施,呈鱼头形状。主体育场“伦敦碗”、水上中心以及自行车馆成三角分布。“伦敦碗”的外观全部为白色,下窄上宽,酷似一个汤碗。“伦敦碗”由5 个环状结构组成,下沉式的碗形设计,可以让观众更近距离地观看运动员的动作。有趣的是,因为下窄上宽的设计,导致由绳索支撑的屋顶只有28 米的半径,只能遮盖场馆三分之二的观众。考虑到奥运会比赛时间处于伦敦比较干燥的两个星期,赛事主席冒险决定放弃使用全顶房屋。通过6 个月的研究,他们终于确定,使用三分之二屋顶也不会产生强烈的侧风而影响比赛成绩,最终定下这一方案。

  离“伦敦碗”不远,是已经竣工的游泳馆,由英国知名女建筑师扎哈·哈迪德设计。它的造型主体是一大片曲线优美的海浪,两旁连接“海浪”的是两栋白色矩形建筑,远看就像一本翻开的书,也像海浪张开的“翅膀”。在“伦敦碗“和“海浪”的北边,还有一组建筑群——手球馆、篮球馆和自行车馆。比较吸引眼球的是全部用木头制造的自行车馆,据说里面包括自行车道在内的一切都是用木头做的。奥运结束后,所有的建筑都会如“变形金刚”一样,进行一次大规模的集体变身:“海浪”的白色翅膀将被拆除,1.7 万个座位仅留下2500 个,成为对公众开放的游泳池;“伦敦碗”则拆除左右地面上5.5 万个座位,仅留下田径场和底层的2.5万个座位,奥运结束后“出售”给一家英超球队作为主赛场。

  对于奥林匹克公园来说,奥运会的举办仅仅是一个开始,伦敦更为长远的规划,是使这里成为集运动、休闲、娱乐于一身的欧洲顶级城市花园。奥运会结束后的16年,将是斯特拉福德打造循环生态城的下一个阶段,根据建设花园城市的要求,每户人家都栽有盆栽,花园绿景将遍布整个地区。25 年后,斯特拉福德将成为自给自足的循环生态城,以及英国最大的零碳社区。

伦敦之旅:艺术向东,奢华向西

  西区:桥上的奢华岁月

  不同于东区,西区的范围界定较为模糊。19 世纪,英国人用西区(WestEnd)这个词来泛指查令十字以西的地区。但事实上,这是一个十分富有弹性的名词。它可能是指莱斯特广场及柯芬园周围的娱乐区,到牛津街、摄政街和庞德街集中的购物区,或是指伦敦中心(本身就没有一个明确的界限)西部的所有区域,甚至可以是英国表演艺术的代名词;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西区,但于我而言,西区就是伦敦桥以西。

  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那是因为伦敦桥。伦敦和世界上的许多名城一样,都是依水而建,河流从城市中间流过,城市因此变得灵动而富有生命力。泰晤士河从西向东横穿伦敦,把城市分为南北两岸。蜿蜒平缓的泰晤士河,被誉为是伦敦的生命线,数百年来,一直是伦敦的主要交通大道。在早期,由于以桥为界,桥西为伦敦市区,伦敦塔桥便有了伦敦正门之称。

  几乎所有关于伦敦的故事都从这座桥开始

  傍晚时分,走在泰晤士河畔,城市里的河流早已经失去了昔日的野性,流得很安静,两岸的灯光正开始点亮,星星点点地,倒映在水面上。河上的桥一座紧挨一座,高高低低正正斜斜,把两岸密密交织在一起。最前面的两座桥也是名气最大的:伦敦桥,伦敦塔桥。

  伦敦桥的名气太大了,小孩子都会哼那首《伦敦桥要倒了》的小曲:“Londonbridge is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旋律朗朗上口,歌词颇有几分幸灾乐祸的快乐。
 

  2000 年前,罗马人在泰晤士河上架起了第一座桥,即伦敦桥的前身。这桥从诞生起就多事,被暴风雨刮倒过,被大火烧塌过,加上人为的修建,造了拆,拆了造,次数太多,历史的细节渐渐丢失,实用功能越来越强。今天的伦敦桥相貌平平,也就是能给两岸百姓提供点交通便利。但到了伦敦,不来这里走走,又总觉得缺了点儿什么。几乎所有关于伦敦的故事,都从这座桥开始。中世纪是伦敦桥的鼎盛时代,桥上造满了高低错落的房子(有的高达7 层),聚集了200 多户商家,拥挤到车马都难以通行。这里成了伦敦生活的焦点,热闹程度超过了不远处的伦敦塔。当时伦敦桥有19 个桥墩,几乎占去了河道的一半,牢固的问题是解决了,能撑得住桥上高达七层的房子,但河里的水被堵着,桥两侧的水位竟然有两米的落差。在伦敦桥下驾船可是件玩儿命的事情,当然,也不乏胆大的好事之徒来这里玩赌命的游戏。于是英国人有一句俗语说伦敦桥:“聪明人从桥上走,傻子从下面过。”

  英国绅士同时也是精明的商人,伦敦桥真到要倒的一天,也得倒出点银子来。20 世纪70 年代,伦敦桥的宽度又不够用了,这次英国人没有直接拆桥重建,而是别出心裁地把伦敦桥挂上了拍卖行,向全世界拍卖。一个财大气粗的老美成了伦敦桥的新主人,然后将桥一块块拆开运回了美国。伦敦不但省了一笔拆迁费,还赚了200 万美元。被美国人拆走的那座7 孔桥,在大西洋彼岸的亚利桑那荒野里被重建起来,成就了一个城市,也成就了伦敦桥历史上一个新的传奇。

  伦敦桥附近的伦敦塔,四周高高大大、四四方方的城墙,围着当中一座也是高高大大、四四方方的一座厚石头垒起的城堡,坚实无比,别说中世纪的骑士对它无可奈何,就是凭借20 世纪初的军事能力,也未必能讨了好去。这里一直是英国王室法定的国王住宅,一旦王室面临危险,国王或者女王就应该在此躲避灾难。英国这几百年的运气一直不错,除了二战时被德国人狂轰滥炸过一通外,还真没什么事情能让女王有必要躲进伦敦塔。当然,如今就算真有什么大事发生,女王估计也不会住进伦敦塔,除了安全问题,古老的伦敦塔也早已无法适应当代生活的需求,中世纪的设施再奢华,又如何能和今天的社会接轨。

  伦敦塔在近代更重要的功能是关押叛国重犯,是那些背叛王室的王公贵族们在掉脑袋之前最后的牢狱。于是连带着伦敦桥也多了一个颇为血腥的功能——被刽子手砍下的脑袋要悬在桥上示众。有着千年历史的英国贵族系统,乱七八糟的事情特别多,最“热闹”的时候,桥边竟然挂有几十颗头颅。

  伦敦塔对游客开放,塔内依然是女王的官方住宅之一,由穿着打扮一丝不苟的皇家卫队守护着,他们每天踏着整齐的步伐按时换岗,成为伦敦塔中著名的一景。那些一身血红制服、顶着高耸神气的黑帽子的哨兵,可不是只会摆空架子的演员。别看他们面对游客的相机双眼一眨不眨,好像石雕木一样风雨无阻地矗立着,实际上,这些帅哥可是英国军人精华中的精华,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能成为女王的卫兵,对英国军人来说是无上的荣耀。

  伦敦桥,伦敦塔,伦敦塔桥,像是一个绕口令,彼此之间也有着扯不断的联系。伦敦塔桥因紧挨着伦敦塔而得名,这桥长得太有王权的架势了,让它成了伦敦最著名的地标。坊间传说,买下伦敦桥的老美一度以为他的200万美元买的是塔桥,但木已成舟,拍卖锤落下,只好将就着把老石桥搬回了美国。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标签页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