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古镇安娜西小城 优雅里的美好时光

2012/06/04 | 分类: 欧洲 | 编辑: 旅游博客 | | 发表评论

巴黎古镇安娜西小城 优雅里的美好时光

  与普罗旺斯等地的生活不一样,安娜西小镇是怀旧但不守旧的,它有着巨大的包容力。以《忏悔录》和《爱弥儿》而闻名的卢梭曾在这里度过了“他最美好的12 年”。从1960 年起,在每年一届的安娜西国际动画节上,最酷的艺术家带着最炫的动画从世界各个角落赶来,在贵族的底色上涂抹上张扬的色彩,古老与时尚被奇妙地结合在一起。

  在这里追寻法兰西的原味和本色,典藏已久的贵族岁月,从每一个角度渗透出来,仿佛在问:你有没有听见?

  守卫小城的秘密

  清晨,我站在安娜西湖畔。六月的清晨,我站在安娜西湖畔。晨雾还没有散尽,远处有人沿着湖岸晨跑,极明亮的光,从湖面上反射过来,让我有些睁不开眼睛,一群天鹅在湖面上静静地游动、嬉戏。高大树林营造了另一番天地,远远望去,桥上的人都成为了剪影。明朗的小城由此展开了她全部光泽。

  安娜西是法国萨瓦省(Savoie)的小都市,被称为“萨瓦的威尼斯”,是巴黎到里昂、格勒诺布尔到日内瓦的中转站,人口约有50,000 人,但我觉得她比威尼斯更为内敛,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矜持和高贵。

  小镇的运河中有一座岛中皇宫(Palaisde l’Isle),形状像一艘船,停在河边。这是一座石造建筑,又叫利勒宫,这是安娜西古城中最具代表性的古迹。

  三角船形的皇宫坐落在河中小岛上,建于12 世纪,曾经是安娜西总督的官邸,也是安娜西的第一个行宫,后来成为法院,19 世纪大革命时作为监狱使用,现在是博物馆。

巴黎古镇安娜西小城 优雅里的美好时光

  安娜西城堡(Le Chateau)是12~14 世纪建造的城堡,其中最古老的是“王妃塔”,建于12世纪。城门右边的方塔是入口,从前为了防御敌人的入侵,不设置大门,而仅仅在塔的上方开一个小窗,来访者只能爬上梯子,从窗户里进去。城门上有Nemours之家,是16 世纪日内瓦公爵夫人Charlotte d’Orlé ans 所建。

  旧市街(Vieil Annecy)位于Thiou 运河两侧,现在仍是12~17世纪老街的样子。在小城的商业街里,我看到一家工艺品店在外面摆着一些画片和写有诗句的卡片,里面有切·瓦格拉的肖像。英雄主义的梦想,从来就弥漫在各个优雅的角落,这个小镇也不例外。

  一个古老的小城,原来有着如此多的心思,如同深宅大院,让人无法看清全部,这一份特别的宁静和安详,都是悉心保护的结果。

 巴黎古镇安娜西小城 优雅里的美好时光

  还有哲学还有艺术

  安娜西有个卢梭广场(Square J.J.Rousseau),广场上立着卢梭的半身像。1728年卢梭十六岁时,只身离开他的故乡日内瓦来到安娜西。在他16 至27 岁时曾住在广场附近的一幢房子里,卢梭后来回忆说,在这里的时光是他一生最幸福的时光。我所看来他的故居是简单的。房间里保留着他曾使用过的书籍和与友人的一些书信,那一叠叠泛黄的纸张,让人怀想一个哲人勤奋的创作生活。

  在六月份来到安娜西就会遇到国际动画电影影展,世界各地的专业人士都会出没在安娜西。安娜西国际动画联盟是于20世纪60年代由一群欧洲艺术动画家发起成立的,总部设在这里,而世界最具权威性的动画影展就被称为安娜西国际动画节。安娜西国际动画节曾经是戛纳电影节的一部分,从1960年开始由安娜西独立承办,被称为“动画界的戛纳”,作为最权威的动画片庆典,还先后为日本、英国、捷克、澳大利亚举办过特别展。

巴黎古镇安娜西小城 优雅里的美好时光

  在这样的小城中,以抒情的姿态来看看动画,绝对是一种享受。

  在2004 年动画节现场,我遇到了一位70 多岁的老者Paul,他的装束十分考究,格子呢西装,皮鞋锃亮,手里拄着一根手杖,说话谦和。我早就耳闻他家一直是安娜西的望族,经商之余他还喜欢收藏,也很喜欢看动画片。在谈到“贵族生活”时,他笑着说:“贵族其实就是优雅与童心永在。”

  在安娜西,像Paul这样真正的贵族已越来越少,但贵族风范作为人类优雅生活的终极体现,却被不断地重构。在更多的时候,贵族生活就是这样平静,如安娜西湖上那极静极亮的反光,处处无痕,却又处处有着细节之美。

 巴黎古镇安娜西小城 优雅里的美好时光

  12 个酒杯的盛宴

  在法国谁能够抵挡住美食,又怎么可以不说到美食?更何况安娜西所在的罗纳—阿尔卑斯地区是美食家的天堂,是除了巴黎之外拥有最多米其林蓝星级餐厅(MichelinStarred Resturants)和法国名厨的地方。当地朋友M a r c V e y r a t 先生在他的Auberge de l’Eridan 餐厅宴请我。在蒙蒙细雨中,穿过一片密林,来到这家湖畔的餐厅,一踏进这座三层的木屋,我就觉得十分惬意,简单质朴的装饰,散发着原木的芳香。我在法国呆了不少时间,吃过不少最著名的三星名厨的精制佳肴,习惯于用酒杯来判断一桌宴席的规格和档次。这次每个人面前都有6 个酒杯,大小颜色都有所不同。

  在品尝的过程中充满了惊喜。鹅肝、梭鱼、黑松露……许多菜都直接放在一尺见方的厚玻璃上,像是一幅精妙无比的画一样,秀色可餐,让人不忍下刀叉。

  其中一道菜是大厨用从附近山上采来的植物铺底,上面放着大半只鸡蛋壳,旁边是一只大号的针筒,让我正纳闷该怎么吃时,侍应生将针筒拿起,往鸡蛋壳里注射绿色的液体,品尝之下原来是一种特殊的野菜汁,十分爽口怡神。

巴黎古镇安娜西小城 优雅里的美好时光

  18 道菜式不仅精美,而且组合得十分合理,厨师深谙食客的胃口,在主餐中间,不时送上一块小麦面包、一小碟奶酪,或是一碗甜点和一杯甜酒。

  这也是贵族生活雍容自在的节奏。与其他名厨喜欢戴白色高筒帽不同,Marc Veyrat先生总戴着一顶黑色的宽檐帽,戴着一副黑边圆框的眼镜,时常露出谦和的笑容,他正是美食武林中的一位年轻侠士,苦心修炼,终成一派,在挥手之间佳肴巧夺天工,于精致之间自有唇齿留香,令人在心灵深处回味悠长。那是一种极致的美。

  吃完了这场5个多小时的盛宴,总共用了12只酒杯,这也是法兰西美食的最高规格了,一餐的价格估计不低于1 万欧元,那自然与环保的自然情韵,与传承已久的贵族风范,在盛宴上完美地结合起来了。

巴黎古镇安娜西小城 优雅里的美好时光

  胸前的安娜西时光

  临走的那天上午,我沿着安娜西城中的鹅卵石小道边走边看,继续拾捡小镇的记忆。安娜西的老城区有一系列建于12 世纪的楼房,保存十分完好,橙红色的建筑物被蜿蜒的运河环绕着。城中的桥梁和拱廊街道大多被鲜花缠绕着。湖畔有露天咖啡屋、餐厅,还有出售手工艺品的集市。一家店主人见我拍摄,十分客气地送我一个小礼物——一个掏烟囱的小男孩玩具,在当地的传说中,这个被烟囱灰弄得满脸黑黑的男孩,是一个勇敢、乐于助人的代表,因而被做成了纪念品。

  我还发现了一个可爱的铜制日晷!日晷是古代用来测量时间的仪器,利用阳光的影子来计算时间。一块纪念章大小的日晷上刻有许多符号,中央是一颗晶莹的蓝紫石,手持日晷在阳光下,透过石头的一小缕光线落在日晷上的位置,就可看到时间,我试了两次,再对照我的手表,发现相当准确,于是毫不犹豫地买了下来。惟一的缺点就是那根绳子太寻常。回来之后,我找到一根Louis Vuitton的细细的皮绳子配上,简直是天衣无缝。

  从此,在我的胸前,就多了一块精致的日晷,让我时常想起安娜西那仿佛停留的时光。

  在安娜西,真正的贵族已越来越少,但贵族风范作为人类优雅生活的终极体现,却被不断地重构。在更多的时候,贵族生活就是这样平静,如安娜西湖上那极静极亮的反光,处处无痕,却又处处有着细节之美。(文/程萌)

关键字: , , ,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标签页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