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领地迎宾 独乐不如众乐

2011/09/27 | 分类: 欧洲 | 编辑: 旅游博客 | | 发表评论

 私人领地迎宾 独乐不如众乐

 沃德斯登庄园

  又到金秋,国内的大小果园此时都会开门迎宾,忙碌了一年的果农们会眉开眼笑地开放自己的私人果园,园子里,饱满香甜的果实缀满枝头,吸引着采摘的游客纷至沓来。其实不只是在中国,美国也有越来越多的农场主开始经营提供住宿和早餐服务的“农家乐”生意,而澳大利亚的牧场之旅也早已成了吸引世界游客的旅游项目。这些农场主和牧场主们把自家的农田、花园或牧场、剪羊毛工厂全部向公众开放,兴起时,主人还会滔滔不绝地为游客讲起祖辈流传下来的故事,让游客恣意地体验“田园之乐”。曾问起澳大利亚Bungaree牧场主为何会开放自家的私人牧场,直率的莎莉说:“其实,开放牧场除了为赚取额外的收入,更是想和世界各地的游客交朋友,让他们感受到已经传承了上百年的典型澳式牧场生活,了解我们这个家族的生活,分享我们的快乐。而当我们看到这些来客因为体验到我们的生活而开心时,我们会更快乐。”这倒正契合中国的一句古语———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古堡,私人领地开门迎宾的“典范”

  “谈到私人领地开门迎宾的‘典范’,我想应该是一些古堡和庄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英国旅游局媒体及公关专员刘惠心介绍说。在英国众多的古堡和庄园里刘惠心重点向中国游客推荐了沃德斯登庄园(Waddesdon Manor),来自英国旅游局的相关资料显示:这座法国文艺复兴风格的庄园建于19世纪末,当时费迪南德男爵为了展示他的艺术珍品和增添一些生活的乐趣而修建了此地并成为他举办社交活动的场地。这里收藏了18世纪世界各地最优秀的艺术品,拥有英国最精致的维多利亚式花园,还有大型的鸟舍、花圃、儿童林地运动场、季节性的展览、纪念品商店和庄园餐厅等,如今,这些都已对外开放,成为英格兰东南部的著名旅游景点。而同样盛名远播的还有霍华德城堡,这座城堡位于英格兰的北约克郡,为历代霍华德家族所拥有并居住。城堡最早由第3代卡莱尔伯爵查尔斯建造,曾几乎被大火烧毁,后被家族的人精心地修缮,现在不仅对公众开放,游客还可以在这里的花园和餐厅里享受美景和美食,而且这座城堡还成为了很多电影的外景地。记者曾走访过这座城堡,在细雨霏霏的清早,云朵压得很低,但霍华德城堡的健拔线条却好像可以穿云破雨,直指天际。虽名为城堡,但霍华德立于一马平川之境,并无军事要塞之用,城堡被良田美湖、猎场森林、教堂花园围绕,所以称其为庄园更为适合。城堡入口,玻璃镶嵌的木门半掩,身着燕尾服的老管家侍立已久,管家告诉我们,现任的堡主一家仍然不时来这里居住。在管家的带领下我们在城堡里欣赏了很多名师的大作,并参观了琳琅满目的古董走廊和叹为观止的园林建筑。城堡主人一家的照片就摆放在大厅里,让人对英伦贵族的神秘生活从窥见变得更为直观。中午游客还可以在城堡的草坪上用餐,不时会有鸟儿和城堡所饲养的孔雀来“抢食”,穿古越今的感觉妙不可言。

  另据爱尔兰旅游局中国区市场经理陈燕荣介绍,在一些向公众开放的城堡里,除了可以了解家族的历史、生活之外,还有一些特别的景观和旅游项目可让游客窥探到更多的“私密故事”。比尔城堡庄园就是如此,它是爱尔兰最大的私人城堡之一,城堡建立于1620年,帕逊家族自城堡建立之日起一直居住在那里,现在的主人是家族的第7代传人———罗斯伯爵。吸引游客的不仅是城堡本身,还有这里向公众开放的植物园、铁索桥、古堡博物馆等景点。据说,帕逊家族先前致力于科学、摄影、蒸汽动力和电力等领域,所以这里建有爱尔兰历史上最早的铁索桥,而博物馆里的馆藏也格外丰富,从天文、工程到摄影器材和工艺品,无所不包。通常人们会被里面由阿拉伯文刻写的铜星盘所吸引,还有罗斯太太19世纪的私人摄影作品集也不可错过。 

私人领地迎宾 独乐不如众乐

拉菲酒庄

  私人酒庄中探寻家族史

  除了城堡和庄园,一些私人的酒庄和酒窖也对游客敞开了大门。法国赫赫有名的拉菲酒庄就是如此,作为波尔多“五大”名庄之一,拉菲酒庄有着厚重的历史。相关资料显示:拉菲酒庄是由一名姓拉菲(Lafite)的贵族创建,在14世纪已相当有名气。到了1675年酒庄由当时世界酒业的一号人物希刚公爵购得。在17世纪,法国基本上是勃艮地酒的天下,但当时上流社会的著名“交际花”法王路易十五的情人庞巴迪却对拉菲情有独钟,这使拉菲酒庄的酒成为凡尔赛宫贵族们的杯中佳物。1755年希刚家族的第3代掌门人去世后,拉菲产权进入了一段较为混乱的历史时期。但拉菲酒的品质依旧不让人失望。直至1868年,拉菲酒庄被罗斯柴尔德男爵在公开拍卖会上以天价中标购得。虽几度易主,但拉菲酒庄的优秀品质和美好声誉却一直得以传承。酒庄的美酒也从王公贵族的酒杯中流淌到了民众的饭桌上,现在酒庄由罗斯柴尔德家族的第5代经营,游客在拉菲酒庄葡萄园里,可以探究酒庄的历史,还可以了解到葡萄酒从种植、栽培、采收直至酿制的过程。而在法国知名的酒乡第戎,大大小小的私家酒庄序列成行,每个酒庄都有自己的故事,好客的庄主会热情地邀请游客到私人酒窖大品美酒,给游客讲自己的家族史和当地人“与美酒共生”的生活方式,在私人酒窖里喝上一口“限量的私酿”,香醇有劲、回味悠长,让人深深陶醉其中。

  在西班牙也是如此,记者曾到访过西班的一家私人酒庄,这家名为圣母玛丽娅的酒庄(Bodega del Cigarral Santa Maria)位于古城托莱多,酒庄的主人亲自迎接了我们,他年纪不大,目光里充满对生活和自然的无限热爱。他告诉我们:他们家族经营酒庄已有多年,整个家族的人都热爱自然,并喜欢亲近自然,而他们在酿酒时也力求用自然之气调香。小伙子边介绍还边从田边挖出一棵绿植,让我们感受自然的香气,之后再小心翼翼地埋好。整个过程中,小伙子都是满脸的幸福模样。葡萄园里,错落有致的葡萄架支起一片干净的晴空,阳光从葡萄叶间的缝隙透过,洒下斑驳的金波,小伙子用谦卑与热切的态度整理着土壤和葡萄架,并打趣地说:葡萄园是他和父亲最常约见面的地方,父子两人一起劳作种出的葡萄才最甜美,酿出的酒也就更香醇。

私人领地迎宾 独乐不如众乐

南澳嘉利谷的Bungaree牧场

  走进国外的“农家乐”

  “农家乐”是当前国内非常走俏的乡村旅游方式,在国外也是如此,甚至还有愈演愈烈之势。相关数据显示:美国的农家乐以及其他类似的农场度假观光活动正逐渐成为一个重要的盈利模式。除了开放自家的院落以提供住宿和餐饮外,很多农场主还在自己的玉米田里耕犁出一座玉米田迷宫,供游客探险。相比之下澳大利亚的牧场之旅则更加成熟多样,记者从澳大利亚旅游局了解到:位于南澳嘉利谷的Bungaree牧场是澳大利亚颇受游客欢迎的私人牧场。牧场建立于1845年,经过4代传承,现在由乔治和莎莉管理并运营。从牧场放眼望去,超过百年历史的农耕机具、工作房和老马厩,全部都被完整地保存下来,典型的澳式牧场风情尽收眼底。牧场主人会亲自带领游客参观这里已有上百年历史的教堂、花园、牧场和剪羊毛工厂,游客从中可以真切地感受到澳式农场早期的生活风貌。

  据华远国旅市场部经理孙丽婵介绍,私人领地对游客开放的例子并不只局限于古堡、酒庄或是农田、牧场,还有一些私人的手工艺品作坊或者小岛、乐园、博物馆等,但参观这些景点费用较高,所以多在一些高端的旅游产品中会有所涉及,通过观览这些景点,游客可以了解到这些景点主人的家族历史,感受到当地的生活方式和风土人情,日渐受到高端市场和自由行游客的认可和欢迎。 

私人领地迎宾 独乐不如众乐

格拉蒙纳(Gramona)酒庄

  庄主引路,酒庄中走过百年

  半夜2点,萨维在西班牙乡村的酒庄里睡得正香。电话铃响了,电话里传来了老朋友艾瑞克的声音。睡眼惺忪的萨维说道:“艾瑞克!你疯了?我这里半夜两点,你在哪儿?发生什么事情了?”艾瑞克是《纽约时报》的酒品专栏主任,此刻正在上海:“老伙计,起来赶紧去看看今天的《纽约时报》吧,你的Gramona III Lustros得了大奖,恭喜你,你成功了!这瓶酒,让我对西班牙卡瓦刮目相看!”

  六代人的酒庄

  Gramona III Lustros 是萨维的格拉蒙纳(Gramona)酒庄出品的五年陈酿卡瓦酒(气泡酒)。和著名的法国香槟气泡酒比,西班牙的卡瓦酒起步要晚,尽管采用了同样的酿造技术,但在质量和名气上却逊色一截,品酒家通常不会对西班牙卡瓦特别留意。艾瑞克的电话,让萨维知道,西班牙卡瓦终于能扬眉吐气地和世界一流的气泡酒同场竞争了。几代人,上百年的努力,此刻终于有了让人欣慰的结果。

  对格拉蒙纳的传人们,1881年是个很重要的年份。他们世代相传的酒庄在那一年开始酿造百年的梦想。130年过去了,老庄主的后人依然在这片土地上踏踏实实地做着同样的事情,酒越酿越好,酒窖越来越大。

  从巴塞罗那出发一路向西,不到30分钟我们的车就进入了佩内德斯地区。这里是西班牙卡瓦酒的中心,远山背景的衬托中,起伏的丘陵上绿色浓郁,到处都能看见行列整齐的葡萄园。我们在小镇Sant Sadurní d’Anoia下了车。前面正在修路,路面翻开露出下面的土,两边是很古旧的西班牙乡村房屋,如果不是有修路的车辆,几乎以为不小心穿越回了百年前的时空。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先生正指挥着工人修路。介绍才知道,他就是格拉蒙纳酒庄的掌门人———酒庄第五代庄主老约瑟(Josep)。已经半退休的老人家一边给我们引路去镇内的酒庄,一边解释:路是市政工程,有政府掏钱。路两边的大多民房,不少年久失修,酒庄会资助囊中羞涩的邻居,大家一起保持小镇的传统风格。酒庄能有今天,靠的是大家的努力。现在酒庄条件好了,先人的梦想成真,就更能和大家一起共享,把家园变得更美。

  从传统到科学

  在酒庄门口等着我们的是现任的第六代庄主之一萨维。酒庄当街只有十来米宽的门面,平凡朴实。走进去才知道里面空间巨大,收获回来的葡萄在这里经过一道道加工,从最初的清洗榨浆到初酿装配,然后入酒窖二次发酵;再到气泡酒工序里独特的换瓶塞和最后的手工贴标签出厂,全部在这里完成。

  最好的酒来自最讲究的材料和工序。从老庄主开始一代代积累和发展起来的传统经验并非一成不变。酒庄有着自己的实验室,明亮的屋子里架设着先进的光谱和化学分析仪器。这里是另一位庄主荷米的地盘。笑眯眯的荷米一身雪白的衬衫,完全看不出他是大学专门研究气泡酒的教授。他告诉我们:“没错,卡瓦是这里的招牌产品,但美酒这东西,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永远有往前走的动力。这才是经营一个好酒庄的真谛。”

  我们在品酒室里坐下,面前摆开一排水晶杯。略微冰冻的酒杯外凝上一层水汽,用指尖抹去就能看见倾入的酒色清冽。品到玫瑰红时,我们的话题已经从酒渐渐转到了酒庄的故事。虽然生长在酿酒世家,第六代庄主萨维的职业之路并不是从酒开始。他上的是商学院,毕业后在大城市工作了15年才回到酒庄。“我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宿命。”他端着酒杯,看着杯底许许冒起的一线气泡轻轻地说。

  传世的宝库

  通过一道平时锁死的铁门,我们跟着老约瑟钻进了地下的酒窖。酒窖总是酒庄最吸引人也最神秘的地方,恒温偏凉的地窖里灯光昏暗,窄小的通道两边的架子上排满无数酒瓶。历年来,传统的西班牙卡瓦酒只需要二次发酵9个月就可上市,这和最低要求15个月的法国香槟比,在质量和工艺上先逊一筹。老约瑟的手轻轻摸着身边的酒瓶:“我们的酒最少要二次发酵2年才能出厂。5年的陈酿是我们最热门的出品,不等贴标签就早被预订一空,更不用说那些10年以上的极品。”我看看木架上那些已经积满灰尘的酒瓶,好酒和世界上一切最好的事物一样,需要被赋予极度的耐心,容不得半点的浮躁和急功近利。

  在酒窖最深处是几只巨大的橡木桶,古旧得连头发苍白的老约瑟站在前面都显得年轻。“祖宗留下来的。”他不无得意地说。这些酒桶早就不能再用来酿酒,但却是酒庄百年历史的见证和骄傲。还有当年用来压瓶塞的机器,笨拙的铸铁零件,但显然还能操作。老人家看着这些他的父亲和爷爷们用过的宝贝,不无几分得意:“家传秘方还有一个好处”,看着我们不解的目光,他和孩子一样笑了,“孩子们就得对我特别好,因为只有我才知道这秘方是什么。”

  一道铁栅栏门后,是间放满老家具的房间。依墙还是木架,上面也摆满了酒瓶。门锁有点生锈,显然不常打开,屋内更有些日子没人进去了,突然间,让人莫名觉得肃穆。萨维在栅栏门前停住了脚步,静静地看了会儿里面说道:“从1881年开始到现在,格拉蒙纳酿出的每一款酒都收藏在这里,还有祖宗们用过的家具。”

  我想此刻的萨维一定非常骄傲,因为没有愧对先人,也因为他能把先人留下的家业继续往下传。“那,你选好了第七代庄主没有?”临走的时候,我终于没按捺住八卦的欲望开口问。他大笑:“我还能再干些年呢。不过,我女儿和我有次很认真的对话。她说:你死了以后,把家里的钱都遗留给哥哥们,把酒庄给我,我爱酿酒。”

  那年,这个不要钱只要酒庄的小女孩,才五岁。

私人领地迎宾 独乐不如众乐

白色恋人巧克力工厂

  白色恋人,巧克力的“梦工厂”

  飘雪的北海道像是一个童话中的梦。打着“北海道限定”标签的白色恋人饼干,便出生在这片梦境中,当我们一行人来到札幌郊外的白色恋人巧克力工厂,梦境开始具化———它化做了城堡、花园、玩具屋,悠扬的乐声响起,空气中充满了甜蜜的味道。

  这个梦境的缔造者,是白色恋人工厂、石屋制果株式会社的老社长石水幸安。1976年12月,白色恋人饼干开始售卖,随后,石屋制果由厂房改装建成了公园,并对游人开放,老社长多年来珍藏的各国茶具、巧克力海报以及各式玩具变成了博物馆,与往来的游客分享着满载着巧克力和童年的记忆。

  满园瑰丽绽放

  到达白色恋人园,会先看到一座英式古堡,古堡前是英式庭院,地上铺满着红色的砖块,前方喷水池、街道灯、铁质围栏营造着贵族式的优雅。工作人员告诉我们,每年5月至10月会有300种、共2200支玫瑰花相继绽放,迎接远道而来的旅客。

  如果你认为这仅仅是欧式古堡中的一座花园,那么你就太小看这里了。走进花园,各种充满童趣的布置立刻把人拉回了童年。一扇小门在花圃下方敞开,我们像好奇的孩子钻进了门洞,把头探出来时,外面的人们可以看到你的头出现在花田中,正要举起相机拍照,一只“大鼹鼠”从你旁边钻了出来,我们拿起旁边准备好的锤子朝它砸去,它“嗷”的一声掉了下去———这不正是小时候热衷的“打地鼠”的游戏吗?一群大孩子被这一幕逗得笑作一团。从门里钻出来,又一片花圃中吹来了成片的气泡,阳光下映衬着花田五彩的光芒,耳畔乐声响起,表演时间开始了。刹那间,整个花园仿佛注入了生命,抬头看,城堡的阳台上一扇扇窗户已经打开,各种卡通操纵着西洋乐器出现在阳台上,小鸟歌唱,小熊舞蹈,彩色的气泡在空中飞舞,每个人都变成了王子与公主。

  英式城堡里收藏的童年

  进入城堡,穿过一条走廊,走廊两侧的胡桃木柜子里摆放着千百种巧克力杯,这是老社长多年来从各国收藏回来的,简直就是一部生动的巧克力发展史。在另一条走廊上,墙壁被绘成了巧克力的颜色,还有浓浓巧克力欲滴下的形状。在这条“巧克力走廊”里,投影展示了英国最早制作巧克力的过程,由为白色恋人代言的小熊宝宝“带路”,还有老爷爷有问有答的声音做介绍。

  走廊的尽头处,是一件玩具收藏室,几百款不同造型的玩偶被装在可爱的木柜中,从英勇的铁臂阿童木到顽皮的樱桃小丸子,再到铁皮制的变形金刚和机器猫,整个房间犹如一个童话世界,不论大人孩子,在这里似乎都找到了童年的甜蜜。

  将甜蜜打包回家

  生产车间是游客可参观的最后一个环节,从乐园般的童话世界走出来,我们开始真正接触到了白色恋人的诞生。这种巧克力“构造”很特别,两块饼干中夹着一层甜甜的朱古力,共有两种口味:一种是白巧克力内馅的夹心饼,另一种是牛奶巧克力,尝起来香酥松脆、香浓不腻。事实上,白色恋人源于法国的猫舌头饼干“Langue de Chat”,然而拜北海道盛产牛奶所赐,北海道制作的点心就是比其他产地多了一份难以言喻的美味。据说当年,老社长石水幸安在回家路上时突然遇到大雪,正当要进入门口时不经意地讲了一句“白色恋人们降下来了”,顿时得到灵感,将新产品命名为“白色恋人”,而这个浪漫的名字一炮走红,如今成为了北海道最著名的物产。

  临出门时我忍不住又回头去看了这个童话世界一眼,相比较于世界巧克力之乡比利时巧克力店的精致优雅,札幌的白色恋人终究是多了一份白色的浪漫,一丝亚洲式的含蓄。

  小贴士

  记者从中青旅出境旅游公司了解到,白色恋人巧克力工厂是深受游客喜爱的目的地,目前北海道的团队线路中几乎都会安排白色恋人巧克力工厂的参观。如果是自由行,游客可以搭乘地铁,由札幌市营地铁“宫之泽”站下车,徒步约7分钟即可抵达。门票600日元(团体500日元)。随着白色恋人知名度的不断提升,如今“北海道限定”已经不那么严格,除了在北海道,全日本机场免税店也都可以买到。

 

私人领地迎宾 独乐不如众乐

  美国“农家乐”:体验纯正乡村生活

  现在,越来越多的美国农场主发现:如果不依靠非农业收入,是无法维持收支平衡的。所以越来越多的农民开始采用其他方式来赚钱。有一些农场已经开办了住宿加早餐服务,也就是俗称的“农家乐”,让客人们有机会体验原汁原味的乡村生活。

  对于许多农民来说,度假观光农场这样的活动正逐渐成为一个重要的盈利模式。近几年来,农场主马奎尔就增加了几项新的工作:他们为游客推出了农家乐服务,将一个翻修后的农舍和谷仓向游客开放。这样农家乐的收益就足以支持饲养动物的开销了。

  美国农业部指出:度假观光农场之所以被广泛推广,是因为这样可以增加家庭收入。观光农业旅游项目吸引着大批想拥抱乡村生活的都市人。在俄亥俄州,斯科蒂·琼斯用美国农业部颁发的资助费用开办了一个网站“美国农家乐”,这个网站囊括了全国的农家乐列表。该网站创立于去年6月,有超过900个农场和分支机构,差不多每个月有将近20个新增列表项目。

  除了农家乐,老式的乡村旅游模式———玉米田迷宫也变得更流行起来。犹他州负责设计和创建玉米田迷宫公司的负责人说,他的公司希望今年在美国建立220个迷宫,比去年增加20个。许多农民认为度假观光农业的核心也就是城乡互动。华盛维尔市一个经营农场的负责人说:“我们有一个叫‘自己采摘’的项目,游客可以在这里自己采摘浆果。”农场向游客开放后,他总会不断地接到咨询电话,询问浆果成熟的时间。

  居住在美国加州霍利斯特小镇的邦妮·斯万克每年秋季都将自己的农田变成玉米田迷宫和鬼屋,向游客开放,其他时间就种植蔬菜。“人们看到我们所做的一切会说‘赚钱很容易’”,她说,“其实不简单的。”将近7年的时间,她和她的丈夫看管着加州坦柏顿的农场和果园,同时经营着繁忙的农家乐服务。在发现农家乐可以增加他们的收入后,去年她和她丈夫拔掉了700棵果树,成为了全职的酒店管理者,现在经营着一个村舍和一个小屋,租金是每晚150—285美元。他们还养着一些羊、鸡还有很大一个蔬菜园子。这些足以让农场保持乡村的感觉了。

私人领地迎宾 独乐不如众乐

  塔斯科:白银王国的锻造师

  漫步古城塔斯科(Taxco),这座墨西哥昔日的“世界银都”如今依旧忙碌而喧嚣。在遍布全城的银器商铺里,游客们不仅能见识到混合了远古文明和现代技艺的银饰,还能在家庭作坊里学习到手工制作银器的奥秘。当然,如果你对墨西哥银器的历史脉络感兴趣的话,当地家族的私人教堂和博物馆定会满足你的好奇心。

  白银之城的崛起

  出墨西哥城往西南行驶,一路爬山下坡,160多公里的车程之外,塔斯科就坐落在一片巨大的山峦中。据史料记载,早在16世纪末,塔斯科出产的白银就已传遍欧洲,开始全球闻名,因此有了“世界银都”的称号。随着银矿的枯竭、城市衰落、发现矿脉、城市再度复兴这样一个生生不息的循环,直到“世界银器之父”威廉·斯普拉特林出现,才最终改变了塔斯科人靠山吃山的命运。他很清楚“矿产资源并非取之不尽,唯有设计才能与大自然抗衡”的道理,只有让银饰加工成为产业,“世界银都”的美誉方能流传千载。

  问题随之而来,尽管白银已开采和出口了数百年,但当地工匠对大规模的珠宝设计并没有任何经验。于是聪明的威廉就雇佣技艺高超的金匠将他的珠宝设计转化为银制品,开始探索银饰设计和新的制作工艺。没过多久,塔斯科出产的银饰就因高超的做工、细腻的品质和特殊的文化内涵受到上流阶层的追捧,再一次迅速崛起。正是这将近200余年白银的“黄金时代”,最终为塔斯科几个著名的“白银家族”奠定了基础。

  百年家族的荣耀史话

  如今的塔斯科早已没有了采矿工人忙碌的身影,当地居民多以旅游和制作、出售各种银器谋生。超过60%的人从事银器加工,家家户户都有自己的产业。

  眼前这位满头白发的艺匠就是其中的代表,他来自当地著名的弗洛雷斯家族,据说祖辈曾追随过威廉。老银匠名叫蒙特罗斯,从小就跟着父亲学手艺,早已是当地技艺高超的银匠之一。圣普里斯卡大教堂是当地的标志性建筑,这座巴洛克风格的教堂金碧辉煌,与银城的名字十分匹配。蒙特罗斯引我快速经过几条小巷子,拐入一座低调而另类的小教堂。这座乌黑色的哥特式建筑与远方的大教堂遥相呼应,空气中飘荡着历史的沧桑。它是弗洛雷斯家族耗费15年才修建成的,如今是鲜为人知的私家领地。因为每周只开放3天,若想入内参观,则要先与当地游客中心预约。

  他对着庄严慈善的圣母像拜了拜,指向教堂外的一片墓地:“我的家族来自西班牙,在早期的银矿开采中,不断有人在矿难中丧生,于是家族领袖决定把他们葬在这里,让那些无法回到故乡的灵魂入土为安。之后的岁月里,家族里的人已不再下井采矿了,但这个风俗却被完整保留下来。逝去的先人被安静地埋入这片墓地中,继续守护着家族的荣耀!”

  历史财富的沉寂与狂欢

  乍一看,蒙特罗斯经营的只是一家规模巨大的银器店,走进去才发现原来里面别有洞天。快速略过挤满游客的商品展示大厅,还没来得及在银器冶炼工坊看个究竟,蒙特罗斯就带我步入了一间位置隐蔽的密室———那是弗洛雷斯家族博物馆,平日里只有周六和周日对外开放,同样需要提前预约。馆内的墙上挂满了家族自1836年创建以来所有领袖们的画像,从早期的素描、油画,到已经开始褪色的黑白照片,配合着下面各式银器制作的获奖证书,勾勒出一段满是故事与传奇的史话来。我好奇地看着散落在墙角那些铁质的挖掘设备,不明白这些大家伙是怎么运到这里的。蒙特罗斯神秘地一笑,打开一道暗门,拨动墙上的开关,一扇电梯门突然打开。我半信半疑地跟他进去,不到一分钟,我们已下到距离地面不到百米的黑暗中。眼前这座看上去深不可测的矿井建成于1905年,在6年之后的一次漏水事故中被迫放弃,永不复用。蒙特罗斯打开手电筒,隐约的光照亮了一幅金色的圣母画像:“那次事故中丧生的人们至今仍未找到,于是我们在这里修建了一间祈祷室。”他顿了顿,指指地上的方向:“希望他们的灵魂都能上天堂!”

  上到地面出了博物馆,来到外面的手工作坊,沉重的心情才变得缓和起来。几位老工匠正带着一群学徒实习,扫了一眼,竟然发现了几位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原来当地每年都举办一场规模盛大的传统“银器狂欢节”,从1937年开始节日晋级为国际银器博览会。各国而来的银匠们云集于此,拿出自己最好的银器作品来争夺由墨西哥总统亲自颁发的“总统金质奖”———一尊24K黄金制成、铸有阿兹特克神鹰图案的奖杯。正当我望着蒙特罗斯15年前获胜时的奖杯入神时,他笑着拍着我的肩膀建议道:“要不要考虑留下来拜师学艺?我保证你3年之内就能拿到冠军!”

  小贴士

  交通:墨西哥城有前往塔斯科的旅游巴士,车程约2小时,费用200比索。

  餐饮:当地有玉米粉制作的肉馅饼主食Taco,配合青红辣椒酱口味更佳。

  参观:白银工坊免费开放,家族教堂、博物馆需预约;在工匠指导下学习制作银器需2—3个小时,花费约300比索。

私人领地迎宾 独乐不如众乐

  闻香识美,探秘私家香水工作室

  在法国南部旅行,可别错过蔚蓝海岸深处的小镇格拉斯(Grasse)。往昔的荣誉和高涨的人气催生出当地独特的“香水旅游产业”———在50多家历史悠久的香水工厂里,三大声名显赫的家族如今完全对公众开放。他们自豪地展示自家香气四溢的私人作坊、提炼室和博物馆,不仅再现了法国香水称雄世界的漫长历程,也折射出一段关于家族崛起的隐秘史话。

  法兰西被世人誉为“香水王国”,身为法国香水制造起源地的格拉斯实在功不可没。16世纪初,原籍意大利的梅地奇女王发现了这里水土气候条件优厚,适合种花养草发展副业,又进一步突发奇想地在制皮期间加入香精,推出了备受贵族阶级追捧的香味手套。如此摸爬滚打了近10年之后,格拉斯人逐渐摆脱了廉价的制革业,而把赚钱的目光转移到那些上层社会爱赶时髦的女士身上,为她们打造出一种迷人的味道,而已经炉火纯青的香水提炼技术便为格拉斯香水业征服世界做好了准备。

  格拉斯城虽小,却供应着全法国三分之二的自然香精原料。从这里诞生了大名鼎鼎的香奈儿五号,当地有三大香水世家,我的向导卡特琳娜所在的戛里玛家族,就是那段辉煌岁月最古老的见证者之一。

  穿行在格拉斯街道的蜿蜒曲折中,两旁典雅古朴的老房子散发出岁月的风情。卡特琳娜引我走进一道古色古香的大门,芳香工作室的隐秘招牌夺目而出。戛里玛家族建立于1747年,曾以橄榄油、香脂、香水等产品为路易十五的宫廷提供优质的服务。戛里玛出产的香水注重自然、纯粹,从格拉斯丰富的花草资源中采集茉莉花、玫瑰花、熏衣草等,汲取其中最浓郁的香味,用古老的方法配制成无与伦比的细腻产品。两个半世纪以来,家族的传承者们继承了先辈杰出的传统,保持了为它带来声誉的制作手法,并进行了大胆的改良和创新,深受当今欧洲上流社会的追捧。

  两尊巨型蒸馏罐毫无疑问地证明了这段充满传奇的历史,只是跟它相比,犹如博物馆般复杂的工作室引起了我极大的好奇。一条条巨大的试香纸悬挂在进门处随风飘舞,这幅艺术创作瞬间就把我拉进了香水的历史长廊。香水制作的流程及各种方法以详尽的图文解说与影像记录展示,格拉斯400余年的香水业完整地被戛里玛家族的发展史话一一呈现出来:各个时代用来压榨、提炼、萃取香油的装备,大大小小、奇形怪状的煮锅、滚筒、蒸馏锅直观地阐述着香水制造发展的过程;各个时期香水的用途、包装、海报,加上各种品香鉴香的工具、香水使用套装集中陈列在我的面前,让人突然之间有了时空穿越的错觉。

  在我对格拉斯香水有了大致了解之后,卡特琳娜带我走向一间“小黑屋”,这里藏着戛里玛家族的“秘密”。她指着屋子里那尊巨型的玻璃蒸馏罐说:“我们家族出产的香水,最主要的原料是茉莉花、玫瑰花及薰衣草。提炼这些名贵香精的过程十分费时,平均要花费3个月时间,以冷炼的方式提取,一共要用掉500公斤的鲜花,3个月后再加入纯酒精放置24小时,整个提炼过程才算是大功告成!”正当我啧啧称奇时,几个年轻的姑娘开始摆弄起瓶瓶罐罐来。原来不管古老配方或现代方法,精油产生后还需要香水师的精心调配。被称为“鼻子”的香水师们在各种精油之中嗅闻、挑选、测试,他们往往要花上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体验数百种香味,然后试验出一个配方,最终在某位美女的耳垂后留下醉人的芬芳……这样的灵魂人物全世界目前只有200位,法国便有50位,其中90%为男性。而戛里玛家族,却培养出了几位业内闻名的“闻香美人”。

  在备受游客欢迎的“香水大师速成课”上,我的视觉、嗅觉、触觉,被五彩缤纷的玻璃瓶里的液体们有节奏有情调地训练着,前调、中调、基调,有生以来,我的嗅觉在这里发挥到了极致。直到看见亲自调配的香水被装到刻上自己名字的个性化小瓶中,我才仿佛从梦幻般的味道中回到了现实。这种久久难以散去的美妙体验,正如戛里玛家族的格言那样:想驾驭香水的魔力,就要带着一颗温热细腻的心,纵情感受!

  小贴士

  交通:可从巴黎先乘TGV到尼斯,再搭前往格拉斯的往返专线巴士。

  住宿:推荐格拉斯镇中心的Le Patti酒店,坐落在一幢色彩缤纷的18世纪建筑内,拥有73间客房,每晚80欧元。

  参观:香水制造厂及博物馆免费入内,香水制作课程除冬季周日外全年开放。个人香水定制需提前预约,制作过程持续约2个小时, 收费35欧元。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标签页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