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堡 水道交错缤纷世界

2010/12/25 | 分类: 欧洲 | 编辑: 旅游博客 | | 发表评论

汉堡 水道交错缤纷世界

  我为勃拉姆斯来到汉堡,虽然汉堡拥有的远不止是勃拉姆斯。

  汉堡是德国第二大城市,规模和人口仅次于首都柏林。汉堡的历史很短,自从它有历史的那一天起,这里就是一座作为港口而存在的城。易北河从此地流入北海,并与市中心的内、外阿尔斯特湖共同造就了城市内纵横交错的运河水道。因为水,这座城市得以呈现出许多迥然不同的方面。

  你若站在内阿尔斯特湖的西岸,会望见由五个大尖顶构成的城市的天际线,他们依次是:圣雅可布教堂、圣彼得教堂、圣凯瑟琳教堂、市政厅以及圣米歇尔教堂。簇拥在其间的是无数声势浩大的购物长廊,各式高调的落地橱窗和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品牌LOGO。这里有所有说得出名字的大牌旗舰店,LV、Cartier、Chanel、Prada……同时汉堡也是著名化工企业Beiersdolf集团的总部所在地(“妮维雅”、“施华蔻”均是其旗下品牌)。在汉堡逛街很爽,但绝对是体力活,除了要穿一双舒适的鞋,一定不要忘了备上一瓶强力发胶,因为这里的风实在是太大了。风不但会吹乱头发,还会让云以极快的速度行进。所以明明前一分钟还是艳阳高照,第二分钟风吹来一大片乌云,立刻在人头顶上砸下冰雹,捂着脑袋刚跑过街跳进某个商店,云就被吹走了,于是又开始与无休无止的风作斗争。所以要说汉堡有什么特色,我想大概除了水就是风。

  汉堡是个摩登的大城市,它繁忙的海运码头和成千上万的集装箱向人们展示了什么是“贸易枢纽”和“国际化”。而它的Speichenstadt(仓库城),却几乎完整地保留了一百多年前的旧貌。那些狭窄的运河水道边的红砖房、安装在建筑外墙的铁钩与拉伸绳索、与几个世纪前并无二致的运货方式,都体现了真正的老汉堡的传统之处。1888年,由于俾斯麦逼迫自由城市汉堡纳入关税区,仓库城得以建造。经过不断发展,如今仓库城的面积已达30万平方米,成了世界上最大的仓储式综合市场。仓库城不但有储存在厚厚墙壁背后的各色货物:纺织品、电子产品、可可、香料以及烟草。还拥有仓库城博物馆、海关博物馆和香料博物馆,以及散落四处供人休息的露天咖啡馆。窄窄的运河把仓库城隔开成长条形状,我曾经花费了一整个上午走过一座又一座桥,在这些美丽红砖结构的哥特式建筑中穿梭,如果有空,浮舟漫游于运河水道中也应当是不错的选择。

  每个来到汉堡的人,都不会轻易错过这里的鱼市。位于汉堡Grosse Elbestrasse大街上的汉堡鱼市(Fischermarkt)距今已有300年的历史。300多年前,汉堡市议会决定允许渔民每周日清晨9点半之前在这里卖鱼,交易只能进行到9点半,因为10点是宗教礼拜的时刻。现在每周日早上,大约有700位鱼贩子在面积达2.1万平方米的露天市场上进行买卖。这里不但出售海产品,还出售各种水果、蔬菜及佐料。叫卖声、讨价还价声不绝于耳,说是市场,不如说是个秀场。想讨便宜,一定要等到9点以后,卖家即将收摊进行大甩卖的时候,成箱的樱桃、苹果会以极低的价格成交,占了便宜买家无不手舞足蹈、眉开眼笑。

  汉堡还是勃拉姆斯的故乡。时光回到我初次踏上汉堡土地的那一天。

  那日清晨,我跳上6点北上汉堡的火车,为的是赶去拜访每周只开放18个小时的勃拉姆斯博物馆。作为与巴赫、贝多芬并称“3B”之一的勃拉姆斯,是德国古典音乐史上最伟大的音乐家之一。耳机里反复播放的是勃四,我已经听过无数次的交响乐。曾经有乐评人说,勃拉姆斯的四部交响曲中,第四部最为晦涩艰深。然而于我,勃四的矜持舒展,层层递进永远是我的最爱,它是浓雾笼罩的森林中的教堂,每每聆听,都有拨云见日,豁然开朗的感觉。

  拿着详细到傻瓜级的路线指引图,我推开博物馆绿色的木门时,才只是下午1点钟,此刻离闭馆尚有3个小时。天气异常晴朗,而我,竟是这小小博物馆里唯一的客人。博物馆里有两个管理员,都是头发花白的老奶奶,一个坐镇一楼的两个房间,一个负责二楼。我的到来让她们有些惊喜,因为据说我是第一个来自中国的客人。于是他们非常认真仔细并且饱含激情地为我讲解每一幅图片,每一份文字资料以及乐谱手稿。原来这座漂亮的红砖房子并不是勃拉姆斯的出生地,那时候他的父母太穷了,仅仅在汉堡,年幼的勃拉姆斯就跟随父母搬过14次家。他出生的建筑早已在战争中被摧毁,如今留有一座纪念碑。而此地,是汉堡政府为了纪念他,特别在汉堡最漂亮的区域里为他留出的空间。

  “你看他,年轻的时候多么英俊潇洒。”是啊,这个才华横溢却温柔腼腆的音乐家在他不蓄胡子的时候绝对是百分百帅哥一枚。可是21岁的他却对比自己年长14岁的师娘克拉拉一见钟情,即使在舒曼离世,克拉拉守寡的时候,他也不曾对她表露过半句爱意。他太羞涩了,宁可将忠贞不渝的爱情注入音乐,宁可蓄起胡子,远离爱人所在的国度。勃拉姆斯音乐生涯的高峰几乎都是在维也纳度过的,他在那里研究匈牙利的民族音乐,继承贝多芬的衣钵,默默与同时代盛极一时的巨人瓦格纳较量。当克拉拉去世的消息从法兰克福传来,忙乱中的勃拉姆斯坐上了方向相反的火车,当他辗转赶到法兰克福,克拉拉的葬礼早已结束。于是,他独自在克拉拉的墓前为阴阳相隔的爱人拉了一支小提琴曲,这是怎样的绵绵无绝期的爱。而如今留下的照片,没有独奏的一幕,只有音乐家在法兰克福和几个朋友的合影,他看上去神情十分憔悴。他曾说,他最美好的音乐都来自克拉拉。他爱恋了43年的人,只存在于自己想像中的爱情,不要问为什么,因为爱一个人,和热爱音乐一样,都是本能。

  第二天,我去了勃拉姆斯广场。广场上坐落的是著名的汉堡音乐厅,而音乐厅的一侧就是他出生的地方,如今这里只有一枚立方体的纪念碑。纪念碑的四面上分别是他四幅不同时期的肖像,从翩翩少年到垂垂老者。我独自在它周围走了一圈又一圈,勃四的旋律再一次在耳畔回响。

  每一座伟大的城市,都有一条河。而汉堡,拥有的不单是水道交错的人工运河,不单是开阔的阿尔斯特湖,不单是奔腾向北的易北河,还有面向大海的视野和胸襟。汉堡不仅是贸易与商业的汉堡,也是音乐家、诗人和科学家的汉堡。勃拉姆斯、门德尔松从汉堡启航,奠定了其在古典音乐史上的地位;莱辛、海涅游历到汉堡,写下了许多动人的诗篇;甲壳虫乐队的几个年轻人,从利物浦遥遥渡海来到汉堡,在这座城市走向辉煌。

  所以,德国人说:汉堡,是德国通往世界的门户。

关键字: ,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标签页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