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游欧洲人最爱的冷门地

2010/10/28 | 分类: 欧洲 | 编辑: 旅游博客 | | 发表评论

  特拉维索

  不逛威尼斯,试试特拉维索如何?

  从威尼斯市中心乘火车到特拉维索只要20分钟,却让你感觉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初看特拉维索并无特别之处——带阳台的漂亮房子俯瞰着运河,中世纪的教堂尖顶在红瓦屋顶后面突兀而起,咖啡桌径直摆到了鹅卵石铺就的广场上。好餐馆随处可见,且没有敲游客竹杠的套餐(menu turistico),在特拉维索你会感到扑面而来的亲切感。点的酒水端来时,服务员会笑脸以对,还会赠上一碟小零嘴。相反,旅游热门地威尼斯本地人对外来游客充其量只是表现出容忍而已。

  Casa dei Carraresi是本地最大的博物馆,它的下次展览(定于11月13日开幕)主题探讨的是艺术家与模特之间的关系,从卡诺瓦(Antonio Canova,他就来自不远处的巴萨诺(Possagno))、梵高(Van Gogh)、毕加索(Picasso)再到沃霍尔(Warhol),内容丰富。

  Albergo-Il-Focolare酒店

  住:

  特拉维索的出名缘于其小巧而舒适的酒店,而非豪华的五星级宾馆,但位于黎卡提街44号(Via Riccati 44)的酒店新军迈松玛蒂尔达(Maison Matilda,网址:www.maisonmatilda.com;双人间240欧元起)很别致,这是家含早餐的“设计旅馆”(designer B&B),位于一幢雍容华贵的大楼内。位于市中心安奇洛托广场4号(Piazza Ancilotto)的Albergo Il Focolare酒店(房价100欧元)不能仅用钱来衡量。时尚一族的首选则是位于庞萨诺威尼托波斯图米亚街 63号(Via Postumia 63, Ponzano Veneto)的“摩纳哥庄园酒店”(Relais Monaco,网址:www.relaismonaco.it;房价250欧元),酒店由总部设在特拉维索的贝纳通公司(Benetto)拥有,这家豪华别墅式酒店距城不到4英里,自备游泳池,附近还有自己的高尔夫球场。

  特拉维索街景

  行:

  除了逛博物馆外,还可参观建于12世纪的大教堂,但是来特拉维索游历更多的是尽情感悟意大利的神韵,而非走马观花匆匆扫过。特拉维索是意大利的时装业中心之一,流连忘返于Calmaggiore街两边一字排开的时装精品店里,会感觉一天时间过得飞快。之后再沿着绿树成荫的布拉内利运河(Buranelli canal)岸边独步,走过富丽堂皇的别墅和中世纪的城墙,是一件再惬意不过的事。漫步于熙熙攘攘的卖鱼店以及邻近的蔬菜水果市场则是嘴馋人的必选,走到不远处鱼店街23号(Via Pescheria 23)的穆斯科利客栈(Osteria Muscoli),品一杯葡萄酒、尝一下烤乳猪(porchetta)同样是必不可少的体验。

 

  迈松玛蒂尔达酒店

  食:

  本地时尚人士喜欢光顾位于科拉尔多街26号(Via Collalto 26, 电话:+39 0422 540275)的图拉大阿尔弗雷多餐馆(Toula Da Alfredo),但要体味原汁原味的特拉维索,得先在传统饭馆(trattoria)预订一张桌子。位于安奇洛托广场11号的Le Beccherie餐厅(电话:+39 0422 540871)美食如云,以制作美味的甜石榴酱珍珠鸡(faraona alla peverada)著称。位于“下街”7号(Via Inferiore 7,电话:+39 0422 543829)的托尼德尔斯宾(Toni del Spin)是一家用木质板材装饰的美轮美奂的饭店,一天到晚食客如云,是品尝油卤沙丁魚(sarde in saor,用葡萄干、松仁和洋葱炖沙丁鱼)的最佳去处。

  喝:

  在这个习惯了聚会的小城,夜生活早早就粉墨登场,一般先是喝开胃酒——不妨先尝尝本地人最爱喝的一种名为spritz al bitter 的“苦酒”,它由白葡萄酒、堪培利开胃酒(Campari)和一份搀酒料的苏打勾兑而成。最刺激的地方是位于布拉内利街29号(Via Buranelli 29)的Sottoportico酒馆,游人一直挤到了运河边,另外一个眷顾之处位于博尔戈马志尼50号(Borgo Mazzini 50)的很潮的Mamamia。特拉维索周围全是葡萄园,嗜酒者不应错过位于“果园巷”2号(Vicolo Broli 2)的“矮人酒馆”(Dai Nanetti),这家乡村客栈(rustic osteria)的特色美酒种类繁多、风味独特。(约翰·布伦顿 John Brunton)

  安特卫普M HKA当代艺哎术博物馆

  不逛布鲁塞尔,试试安特卫普如何?

  安特卫普地处斯凯尔特河(River Scheldt)入海口处得天独厚的位置,它经历了几个世纪的精心选址以及群雄之间的角逐争斗。留存下来的遗产是古代与现代建筑相得益彰,古典的巴洛克风格与现代的立体派装饰艺术交相辉映,由罗杰斯事务所(Rogers Stirk Harbour and Partners)、努特林斯·雷代克(Neutelings Riedijk)这些知名建筑师事务所设计的作品接连不断拔地而起,给城市增添了一份现代气息。在安特卫普市中心开车会很遭罪,但若步行则会无比惬意。城南是文化区,M HKA当代艺术博物馆(Leuvenstraat 32, 网址:www.mhka.be)将与皇家美术馆(Leopold De Waelplaats,网址:www.kmska.be)在金秋时节联袂进行安塞姆·基弗(Anselm Kiefer)的作品回顾展(时间从10月23日-2011年元月23日)。沿着“民族大街”(Nationalestraat)朝北走,不一会儿就到了MoMu时装博物馆(民族大街28号),它北边就是老城区和Eilandje港区,明年春天一座宏伟的城市新博物馆将在那儿正式开馆迎客。

  住:

  位于卡雷尔罗杰尔大街18号的德拉诺酒店(Maison Delaneau;双人间140欧元起)地处浓郁文化艺术气息的城南,是一家拥有10间客房、不事张扬的豪华酒店。此外,由19世纪末市政厅修葺而成的Boulevard Leopold酒店(Belgiëlei 135,网址:www.boulevard-leopold.be;房价115欧元)具有浓郁的宗教色彩(看看它的宗教艺术品和动物标本剥制术就大体明白了),服务体贴入微,是最理想的入住之处。酒店还出租两套装修特潮的公寓房(房价140欧元起)。

  行:

  除了参观艺术博物馆和巧夺天工的宝石外,如今安特卫普的一大看点是时装。若想对时装格调稍作了解,安·穆拉米斯特(Ann Demeulemeester)、Walter Van Beirendonck(St Antoniusstraat 12)和范·诺顿(Dries Van Noten)的时装店(民族大街16号)就很值得一逛。喜欢新奇刺激的拥趸可以光顾RA新概念店,它出售当代欧洲新锐设计师们最离经叛道的作品,还有一次性和复古风格的服饰。开在原市政厅大楼里的Graanmarkt 13店则专卖设计师的绝版作品,大楼修缮得很具创意。

 

  美食

  食:

  城里吃饭最火的地方就是位于爱德华德佩什大街51号(Edward Pecherstraat 51)的Puur Personal Cooking餐馆,那儿的厨师用Aga炉一次可以最多为16位顾客炒菜。青睐传统菜的游客可以光顾立体派装饰风格的 Dme餐馆(Grote Hondstraat 2)。Fiskebar餐馆(位于Marnixplaats 12/13,电话:tel: +32 03 257 1357)则以烤鱼及周末海鲜大浅盘(seafood platters)大受喜欢吃鱼“潮人”的赞誉。

  喝:

  安特卫普虽然有Café d’Anvers(Verversrui 15)这样位于红灯区、远近闻名的夜总会,但本地人更喜欢下午坐在路边的咖啡屋看着过往行人,而不是在夜幕降临后光顾那些污七八糟的酒吧(seedy bar)。当地人喜欢光顾的酒巴有“柏林”( Kleine Markt 1),Kapitein Zeppos(Vleminckveld 78)以及Leopold de Waelplaats大街上的酒巴与咖啡屋。(海蒂·犹大赫 Hettie Judah)

 

  希洪

  不去巴塞罗那的话,逛逛希洪如何?

  希洪(Gijón)是西班牙北部阿斯图里亚斯地区(Asturias)最大的城市,非常适合居住。

  希洪有好几家博物馆(那家有名的艺术中心就更不用提了),但游客并不希望因为预定的行程表而缩手缩脚。这是个适宜购物、在咖啡屋消磨时光以及品尝阿斯图里亚斯各色餐前小吃(tapas)的地方。希洪市中心呈三角形,位于两片海滩之间,老城区西马德维利亚(Cimadevilla)地处希洪向大海延伸处的最顶部。在环绕马约尔广场(Plaza Mayor)的任何一家酒巴里,细细品味一下阿斯图里亚斯的苹果酒(cider),感悟希洪的闲趣生活。

  住:

  位于费尔南德斯巴林大道(Calle Fernández Vallín) 5号的荷南·科蒂斯酒店(Hernán Cortés;双人间59欧元起)是希洪酒店界的“贵夫人”(grande dame)。整个市中心的传统神韵并未被粗鄙的设计师玷污,但近年来出现一些变化苗头。周围的酒巴和赌场,使它成为社交活动的中心。刚出市区不远、位于金塔斯大道384号(Camino de las Quintas 384)的金塔杜罗酒店(the Quinta Duro;房价 96欧元)对于喜欢静谧的人是个绝妙去处,这幢18世纪的豪宅建于开阔地带,所有11套客房内全是古董配备。

  行:

  漫步于毗临圣洛伦佐海滩(San Lorenzo beach)一侧的步行街,然后寻芳探幽西马德维利亚的背街小巷。抄近路至这片海岸的另一头,徜徉于码头流连忘返,如果喜欢,还可以在西部海水浴场(Talaso Poniente)的健康中心放松一下,然后再去尽情地逛科里达大道(Calle Corrida)上的商店。坐出租车去参观宏伟壮观的拉波拉尔艺术中心(Laboral arts centre),路程并不长,沿路还能欣赏到规模宏大的大西洋植物园(Atlántico botanic garden),可谓两全其美。

  食:

  米其林星级(Michelin-starred)厨师哈维尔·罗雅(Javier Loya)在多克托尔弗莱明大街的Avant Garde餐馆(Paseo Doctor Fleming,电话:+34 0985 331377)掌勺,这家别致的酒巴与餐厅有平台屋顶,开在距离圣洛伦佐海滩不远的NH hotel酒店内。在此与家人点上几道菜——贝类点心(dim sum)或者炸海胆丸子(sea urchin croquettes)。位于卡普阿7号(Capua)的希伍达德拉餐馆(Ciudadela,则是品味阿斯图里亚斯时令特色菜的好去处,如风干鹿肉配以山羊乳干酪(goats’ cheese)或者是牛肉块配以本地产的Afuega’l Pitu奶酪。在希伍达德拉餐馆后面浓郁浪漫氛围的餐厅内,可以品味到扇贝海胆烧鲈鱼以及喝鲜美无比、天鹅绒般的蟹汤(velvety crab soup)。

  喝:

  位于科瓦东加大道5号(Calle Covadonga 5)的加拉蒙(The Garamont)是个适合在正餐后小喝几杯的好地方。(安妮·贝内特 Annie Bennett)

  我们离开萨尔茨堡,乘车经过萨尔茨卡默古特湖区的圣·吉尔根、圣·沃尔夫冈、格蒙登以及林茨—它们都与莫扎特和其他众多音乐家有密切关联—我们乘火车来到维也纳,住进从窗子就能看见史蒂芬大教堂的“史蒂芬广场旁的旅馆(Hotel Am Stephansplatz)”。出租车司机告诉我们,今天是一段时间以来第一个好天气,今后连续四天都将如此,我想这是莫扎特给我们带来的好运气吧。

  第二天清晨,天色有点灰暗,我们决定去远一点的中央公墓祭拜长眠那里的音乐家。因为是周六,又赶在万圣节的前两天,所以往那个方向去的多为携带鲜花松柏花环的扫墓人。中央公墓本来就像花园一样美丽,现在到处都是人,一点也没有墓地的感觉。音乐家集中安葬的区域很容易被找到,从前在画册和书籍上看到的熟悉的墓碑现在十分真实清晰地出现在眼前,贝多芬与舒伯特比肩而立,勃拉姆斯与约翰·施特劳斯为邻,胡戈·沃尔夫与贝多芬背靠背,老约翰·施特劳斯和约瑟夫·兰纳在另一个世界也联手并排,虽然莫扎特的衣冠冢墓碑在这里处于中心位置,我们也为他献了大菊花,但我们还是要到他的葬身之地圣·马克斯公墓祭拜。阿诺德·勋伯格与萨里耶利等其他死于维也纳的音乐家都在另外的区域,他们都曾经为维也纳带来荣耀。

  位于三区里贝尔大街(Leberstrae)的圣·马克斯公墓在我看来是一处离天堂最近的墓园,其景色之美,氛围之幽静,墓碑之古朴素雅,都令我在此一再流连,不忍离去。被假定的莫扎特墓显得有点孤独,白色的墓碑和天使塑像似乎与整个墓园的风格有冲突,即便如此,我们面对那低首垂泪的天使,心中仍充满了痛惜天才早逝的哀伤之情。关于莫扎特墓的不确定性,一直流传着有悖历史事实的传说,即因为莫扎特的贫穷,所以只能在一个雨雪交加的夜晚与其他几具尸体一道被草草埋在一个墓坑里,从而导致日后无法确认他下葬的准确位置。符合历史的结论是因为激进的约瑟夫二世的改革法令,不仅更加强化等级制度,要求平民只能葬在城外的平民公墓,而且下葬仪式一律从简,尸体没有棺材,只是裹上亚麻布再撒上生石灰,而且七年后要拣出骨殖另行掩埋,这个墓坑还需被新的尸体再次使用。不独是莫扎特,大多数与他同时代的人,他们在圣·马克斯墓园中的下葬位置也是不确定的。尽管如此,我们仍当慨叹莫扎特命运的不幸,因为就在他下葬不久,新即位的利奥波德二世就宣布废止了这道法令,因为民意从来都把死亡后的来世看得十分重要。  按照提前的预订,我们出席了下午三点在维也纳金色大厅的一场康塔塔音乐会,指挥是当代最负盛名的巴赫及宗教音乐专家赫尔穆特·利灵,独唱者包括男高音米歇尔·沙德、女低音伊莉斯·维尔米伦这样的大明星,年轻的女高音伊迪克·莱蒙蒂和男低音阿德里安·埃吕德也是最近几年声名鹊起的新秀,登台出镜率极高。最感意外的是,我们居然在这里看到了维也纳童声合唱团,而且有几十人之多,他们在巴赫父子和莫扎特的三部作品中担任了整个女声声部。原本打算在以后的日程中安排去宫廷小教堂专门听一场他们唱的弥撒,而在那里的演唱每次都不超过10 个人,还要赶早排队,旺季时更需提前几天预约。

  演出的曲目除莫扎特的《C大调庄严弥撒》外,还有巴赫及其儿子C.P.E.巴赫的《圣母颂歌》。《C大调弥撒》谱写于作曲家母亲去世后一年的1779年,通常都被看作是莫扎特悼念和思念母亲的作品,它与两首《圣母颂歌》放在一起演出,可以看出非常明显的“莫扎特主题”意识。

  11月1日万圣节当天上午,史蒂芬教堂举行规模盛大的弥撒,教堂内除座位全满,站着的人也到了水泄不通的地步。在由大主教主持的弥撒仪式上,一个大型编制的乐队和合唱队演出了贝多芬的《C大调弥撒》和萨利耶里的《安魂曲》,整场演出都加入了管风琴,其场面之浩瀚庄严,气氛之崇高神圣,都是我前所未见。此刻我一定是神情肃然,因为想起这些日子在从萨尔茨堡到维也纳的旅途经历,似乎总是处于对死者的缅怀之中,我一一走访了莫扎特、贝多芬、勃拉姆斯、舒伯特、布鲁克纳、马勒、海顿和约翰·施特劳斯等作曲家的多处故居,拜祭了利奥波德· 莫扎特、康斯坦采、娜奈尔、米歇尔·海顿在萨尔茨堡的墓地,还有维也纳的两处公墓。

  在林茨的圣·弗洛里安修道院的教堂地下纳骨堂,我曾经离布鲁克纳的灵柩以及不计其数层层叠叠的枯骨那么近,面对黑暗阴森的死亡现实,我的耳际响彻的正是巴赫的管风琴幻想曲,那几乎是此生惟一的慰藉了。而眼下我身处的史蒂芬大教堂正是曾经举行过莫扎特婚礼和葬礼的地方,在主祭坛的左侧还有莫扎特的雕像,他与弗利德里希三世和奥地利的大英雄欧根亲王一道,成为至今在大教堂里供奉的最重要的人物。聆听和目睹贝多芬和萨里耶利对上帝的赞美,对一切亡灵的抚慰与祈祷,而此二人都与莫扎特有着奇特的密切关系。

  我在万圣节的晚上,登上回国的奥航班机,一次主题鲜明的旅行即将结束,看着贝多芬广场对面的音乐厅白色的建筑上飘下长长的黑色旗帜,还有沿街的比比皆是的宣传“莫扎特2006”的广告板和条幅,我想到最多的是那个12月5日,214年前,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莫扎特痛苦无助地死去,此刻离他36岁的生日只差一个月零23天。

  想要最快地对哥本哈根有一个初步的了解,最好的办法就是乘坐观光船,在水上环视这座美丽的城市。观光船扁扁平平,像浮在水上的一片叶子。从码头出发,首先会经过密密麻麻的私人游艇停泊区,拐出运河,水面就开阔起来。运气好的话,在这里可以看到丹麦国王的豪华皇家游艇。航程会经过皇家图书馆和被称为“黑珍珠”的现代建筑;经过古老的王宫阿美林堡,中心的鹅卵石广场上有着美丽的喷泉;会经过丹麦的皇家海军基地霍尔曼基地,这里总是有军舰停泊着;会看到古老的尖顶教堂和现代的建筑交相辉映;也会看到大名鼎鼎的小美人鱼雕像,坐落在丘吉尔公园以北水边的石头上,这是这座城市的象征。

  有一段运河航程令人印象深刻,两边的建筑色彩鲜艳,非常美丽,令人想到阿姆斯特丹的水边景色。据说这一段河岸的建筑很多都是荷兰建筑师设计的,难怪在风格上有很近似的地方。蓝天下不同建筑形态各异的屋顶造型吸引了我,谋杀了我不少胶片。

  在克里斯蒂安港还可以看到古老的仓库和著名的救世主教堂。 观光船在运河里的航行是比较缓慢的,一方面为了让游客观赏两岸的景色,另一方面是由于会从众多的桥梁下通过。为了安全,在船上最好不要背对船行的方向站立,否则有碰到头的危险。

  一路上只顾贪婪地把景色收入眼睛和镜头,当航程结束时,才发觉时间不经意间过得很快,很多人都会有意犹未尽的感觉。许多时间充裕自由的游客,则会在码头泡上一整天,喝喝咖啡,在不同的时间段去多坐几次观光船,估计这样才比较过瘾。

 

关键字: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标签页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