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音乐有个约会 瑞士管风琴节

2010/10/22 | 分类: 欧洲 | 编辑: 旅游博客 | | 发表评论

城堡 (摄影:朱洁瑜)

  提起瑞士,人们会联想到滑雪胜地,昂贵的手表,实用的军刀,以及带着铃铛的牛群。其实除了这些,管风琴也是瑞士的一大特色。瑞士每年一度的管风琴节就在罗尔市(Rolle)举行。

  罗尔市在日内瓦湖的西北部,尼翁和洛桑之间。沿着日内瓦湖向北可直达罗尔市。沿途风光旖丽。散落在湖边和山坡上的红色房舍,丘陵绿野上延绵起伏的葡萄园,蓝天白云下悠闲的牛群和阳光照耀下若隐若现的日内瓦湖组成了色彩层层叠叠的画面。路上车辆廖廖无几,偶然一群带着头盔,装备整齐的自行车骑行者像一阵疾风略过。放慢车速,摇下车窗,尽情地呼吸纯净的新鲜空气。此刻通向罗尔市的公路是一座山清水秀的公园。

胡同门 (摄影:朱洁瑜)

  古朴的罗尔市

  罗尔市没有高楼大厦,马路只有两台车宽,古老的喷水池屹立在路口中央。路的两旁是3-4层的砖木结构和石砖结构的房子,房子一楼全是各式各样的小店。岁月洗不尽它的古朴。穿越房子下的胡同门,走进胡同里,鲜花点缀的庭院在阳光澄澈地照射下,显得宁静和温暖。露台上传来的风铃声伴随着行人的脚步消失在胡同深处。走出胡同便是一望无际的湖泊,惊讶于这风光绮丽的湖滨归隐于寻常巷陌的后面。

  湖泊的岸边没有繁密停泊的游船,没有汽车,只有阳光下波光粼粼的雷蒙湖水和宽阔行人道。罗尔市的标志d’Allaman古堡就座落在湖边,它像一个忠实的卫士守卫着罗尔市。古堡的廊桥连在湖水上。这座建于12世纪的灰色古堡是一块块石头盖成,拱园行的门,高大的窗户,长行和园柱体的建筑构成了整个古堡,呈显出简约和古朴的风格。使人想起空灵是永恒之美。

人可随着音乐跳舞的管风琴 (摄影:朱洁瑜)

  管风琴节

  各种画面奇趣的管风琴摆满了湖滨路上,令人目不暇接。管风琴演奏者穿上了古代的服装。有独奏,有跟别的乐器合奏;有演奏者边摇管风琴,边唱;有个别的是二重唱。歌词放在琴前面的乐谱架上,游人可以看着歌词合着音乐高声歌唱。乐声和歌声在蓝天下起此彼落,伴随着湖面吹来的习习微风,回荡着一首首令人心旷神怡的音色优美的音乐和歌声。

  管风琴是靠铜制或木制音管来发音。它分为二种:用手操作的一种;和脚踏的一种。脚踏的管风琴通过脚踏鼓风装置吹动簧片使簧片振动发音。我们通常在教堂里看到的管风琴是脚踏的那种,它的音量洪大,气势雄伟,庄重。而今天在罗尔市所看的管风琴是木制音管发音的那种,它用手操作的,大小一般像一部旧式的婴儿手推车。演奏者开始演奏管风琴时,先把一张有各种小孔的长形乐谱, 压在琴的左边,右手开始打圈地摇琴,随着摇动,乐谱慢慢地移进琴里,管风琴响起音乐。当乐谱移到最后,便是乐曲结束。

二重唱 (摄影:朱洁瑜)

  来到一个装满了小人的管风琴前,看着琴里的小人随着音乐从楼上走下来,而楼下的小人走上去,有些随着音乐开始打圈地跳舞。非常美妙。一曲奏完,小人停止移动。围观的人们不约而同地鼓掌,要求演奏者再演一曲。他摘下帽子,致谢。接着把刚才奏完的乐谱叠好放回带有标签的空木盒里。从另外一个标签的木盒拿出乐谱,开始演奏另外一首曲子。音乐一起,琴里的小人从楼上走下来,而楼下的走上去,有些随着音乐开始跳舞,跟刚才的一模一样。我们不禁哈哈大笑。

  边走边看,来到一处吊有几个小动物的管风琴前,音乐响起,小动物上蹿下跳。突然,一个小男孩从围看的人群跑出来,用手按住琴前面正在跳动的一只猴子,不让猴子上下跳。音乐中断。孩子的妈妈立刻拉回男孩并向大家道歉。这个小“插曲” 并没有影响人们继续欣赏管风琴的兴趣。

二重奏 (摄影:朱洁瑜)

  午餐是在一家咖啡馆的庭院解决。坐在苹果树下,微风带着柔和缠绕在身上。将剩下的面包屑喂湖面上捕食的鸳鸯和天鹅。看不清阳光下流光溢彩的湖水流走了多长的时光。回头极目远眺,依旧是苍穹辽阔下高远的阿尔卑斯山脉和回荡在空中的琴声。

  昨晚是我们在船上度过的最后一夜,晚餐后,大家聚在客船前甲板的酒吧间彻夜畅谈,在平稳浩瀚的挪威海中,我们乘坐的“午夜太阳号”如同一叶小舟,在北极白昼的寂静中随波逐流。上午10点,客轮最后一次停靠希尔克内斯港,这里是“午夜太阳号”的转折点,该向船长和船员道别了。

  从罗马过来的E6公路穿过希尔克内斯,看着公路上的里程标志,想起那句俗语:“条条大路通罗马。”我脚下的这条大道就是从挪、俄边境开始,向南穿过挪威、瑞典、丹麦、德国、瑞士、意大利等国家,全长5100多公里,最终到达意大利首都罗马。

  从边境沿帕斯威克(Pasvik)河拐上一条进入峡湾的小路,汽车在一片茂密的桦木林中穿行了十几公里,道路的尽头就是北极探险胜地的度假小木屋。

  行李尚未安顿,众人就急不可耐地要进入峡湾深处抓帝王蟹(实际上是在船上看蛙人抓蟹)。首先,在潜水教练的指导下,每个人先换上一套笨重的防护服(据说穿上这种特出的服装,即使不慎落入水中,巨大的浮力也会将你托起,绝对安全),然后像企鹅一般扭着肥大的身躯蹦上橡皮冲锋舟。

  快艇在峡湾深处疾驶了十几分钟,来到悬崖下一片寂静的水域。潜水员翻身下水,快艇就地熄火,缓缓地飘向崖壁以观看海鸟。这里栖息着大量的海鸟,以海鸥为主。大约十分钟的光景,海水中开始泛起了泡沫,转眼之际潜水员已浮出水面,两手攥着数只螃蟹腿。众人七手八脚忙作一团,天哪,直径达30厘米左右的帝王蟹被拖出水面,一次就有十数只。如此轻而易举,若不是亲眼目睹,真是难以置信。返回的途中,潜水员向我们介绍说:“挪威的峡湾水域原本不产帝王蟹,这里的王蟹来自俄罗斯,属于外来物种。上个世纪60年代,俄罗斯在北极海域繁殖成功帝王蟹,1972年在挪威北峡湾地区首次发现王蟹的踪迹,被称为阿拉斯加帝王蟹或红蟹。

  帝王蟹的生长虽然缓慢,但繁殖力极强 ”主人说他曾捕到过一只重达8公斤的帝王蟹,蟹爪展开的长度足有1.7米,这还不算神奇,当地渔民还曾捕捉到过一只体重达11公斤重的巨蟹呢。

  想到午餐就要大快朵颐这些刚出水的大螃蟹时,禁不住口水就要流出来了。换下笨重的服装,泡上一杯茶,尚未品出味来,鲜美的海水煮螃蟹已经端上餐桌。味道鲜美至极。

  半个小时后,食客们偃旗息鼓,有人幽默地将一只抠干净的蟹壳顶在头上,看上去俨然就是一顶帽子。一群人酒足饭饱之后,接下来需要的是享受。码头上三只巨大的浴缸早已静静等候。中间一只里面放的是冷水,两边的浴缸则放着可以加温的热水,有人还在不时地往火里加柴。微醺中泡入滚烫的浴缸,顿觉自下而上一股暖流涌上心头,不到一刻工夫,已是满头大汗。悠悠地咂一口杯中的红酒,将疲惫的身躯彻底放松。蓝天在上,峡湾作证,顷刻间人有点飘飘欲仙的感觉 需要清醒吗?非常简单,只要你有足够的勇气,纵身一跃,跳入冰冷的北极峡湾里(水温4℃左右),所有的幻觉立刻化为乌有,马上将你带回到现实当中。

关键字: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标签页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