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荡日本禅宗中心 京都大德寺听一堂早课

2011/12/31 | 分类: 亚洲 | 编辑: 旅游博客 | | 发表评论

  京都很慢。寺庙的时光很慢,晨钟暮鼓,山门庭院,枯木山水,一沙一世界。街上的时光很慢,街巷多小小窄窄,房间都不高,平平的,可以看出很远,难忘那天在哲学小道漫步的时光,短短的路途,有流水相伴,各种可爱的咖啡馆、手信店铺还有一路的寺庙,可以逛个半天时光。京都很慢,慢得连我要拜访的酒店,都要坐上10 分钟的慢船才可以最后抵达。

游荡日本禅宗中心 京都大德寺听一堂早课

京都是日本的古都,在这里,丰富的和式传统文化被很好地保存了下来。

  慢船

  开往虹夕诺雅

  日本京都禅之旅。

  到达酒店的过程本身就已充满了禅意。新干线从东京到京都,出火车站后出租车到岚山渡月桥,从那里需要乘船前往酒店。酒店在看不见的山深处,从渡月桥往酒店的河畔山路狭窄,一般的车无法进入,所以船就成了最主要的交通工具,依然延续几百年前古人的传统。

  酒店名虹夕诺雅,日语Hoshinoya,直译是星星之家,是日本本土的顶级度假精品酒店,目前只有两家,另一家在东京轻井泽,历来是日本皇室避暑的地方,而京都虹夕诺雅也不简单,这里本来是平安时代的贵族私邸。

  从渡月桥乘船到星星之家,虽然只有10 分钟路程,然而两岸山蔼重重,枫树密布,要是秋天到来,该是怎样的一片红叶绚烂。刚开始的河面还比较宽敞,有许多划船的情侣,慢慢往深处去,河面越窄,人也越稀少,几个转弯,尘嚣已在山之外,那时才看见了河畔山上枫树掩映下的虹夕诺雅,谦逊得就像是古时京都的一个小村落。

游荡日本禅宗中心 京都大德寺听一堂早课

在秋日来到这里,满眼的红叶足以令人惊叹。

  私家码头,小山门,山涧,石桥,小瀑布,庭院,25 间客房都是由百年古建筑改成,古本建成的外观不能改动,但内里却不失现代的舒适,而窗外,是流水,窗对面,就是漫山树林以及湛蓝的天空。

  每当有新客人入住,酒店的服务人员就会“击缶相迎”,随着悠扬的音乐,一场潜移默化的日本文化之旅也就拉开了帷幕。

  闻香、茶道、花道、和服穿着体验、歌舞伎服装穿着体验;可以乘古老的人力车逛老城,也可以自己骑辆单车悠闲竹林山中,还可以去各个传统庭院亲身体验坐禅会。

游荡日本禅宗中心 京都大德寺听一堂早课

时间在京都走得尤为缓慢,每一个精致都如同一幅画卷。

  于我,最为难忘的则是参加寺庙清晨的早课。4 点半起床,5 点的清晨赶往寺庙,在庭院里和老禅师一起诵经,而后移步茶室一茶一味,听老禅师说人生、说生活平常事,还有幸观看了常人看不到的寺庙一隅的几百年的古茶室,简单清寂美。两个小时的诵经课程,却会是一辈子的记忆!

  其实,在酒店里待着就很好。可以在自己的房间里享用早餐,面对窗对过一片枫林;饭后去庭院里散步,看光线从树缝间漏下,看工作人员在光影里打扫落叶;酒店还有图书馆,有很多关于京都文化的书,有免费咖啡,很好的音乐,有舒服的座椅;图书馆外还有一方水潭,喜欢露天可以坐在水潭边;最喜欢的是晚餐时分,我一天吃的是十道菜的料理,第二天是八道,第一天配热的日本酒,第二天尝试冰镇的,真是放在冰里端上来的。料理现场还有人制作荞麦面。那荞麦面真的很香,不知是因为手工制作还是我在现场看它一步步完成的缘故!

  离开的那天清晨,穿着酒店的禅意服去河边垂钓,偶有渡船来往,剩下的就是山的静寂,中途有鹭鸟飞来,停在不远处,大概是等着我钓上来的鱼,可惜我负它了,钓了一小时,什么也没钓到!不过,我已满足了,似乎又回到了童年的垂钓时光,还有那丁点美好的“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诗意。 

游荡日本禅宗中心 京都大德寺听一堂早课

京都的一草一木都充满了特别的风情。

  慢禅

  大德寺的一堂早课

  天刚露鱼肚白,我们从酒店出发,坐着小车沿着河畔弯曲的小山路向市区的大德寺进发,参加寺庙里的早课去。“京都是日本禅宗的中心,近20 年来,越来越多的禅宗寺庙开始让外国人参加坐禅。”我入住的虹夕诺雅也可以帮忙安排寺庙的坐禅体验,不过我要体验更为独特的:参加寺庙的早课,跟着禅师一起读经文,而后体验抹茶茶道的一茶一味。4 点半起床,5 点出发,6 点左右到达大德寺。清晨的京都更为寂静,街道上行人寥寥,路灯还都亮着。大德寺建于1319 年,建有21 座塔,有茶室、日本庭园、隔扇画等许多史迹和文化遗产,是洛北规模最大的寺院。著名的一休大师也曾以80 岁的高龄任大德寺的主持,丰臣秀吉曾在大德寺内举行织田信长的葬礼。

  跨入大德寺寺门,便进入了一个寂静、庄严的世界。古朴的木建筑群,延伸的鹅卵石路,挺拔的苍松。大德寺内唐门、使门、三门、佛殿和法堂林立,其中大德寺本坊每年数日定期开放。寺内尚有大仙院、龙源院、瑞峰院和高桐院四个寺院散在其间。

游荡日本禅宗中心 京都大德寺听一堂早课

京都的一草一木都充满了特别的风情。

  我们的早课在瑞峰院的独坐庭。拖鞋,踩着木地板,左拐直走就看见了独坐庭。禅师已经在法堂里等着我们了。法堂也是木地板,四周是水墨风景画的木隔扇,两旁备有两列草席,而门口则向着庭院的一沙一世界,还有苍松、枯木山水。

  互相弯腰敬礼问候,我们就在入口的左侧草席盘腿而坐。因为时间大概半个多小时,禅师示意我们可随意变化舒服的坐姿,不必太拘泥,不然我肯定坚持不了。同行的两个美国朋友因为平常在家就常做瑜伽,盘腿对他们来说倒是轻松的事。拿起席边已经安放好的“禅宗日课圣典”,我们跟着禅师开始朗读经文。读的是“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经文都是繁体汉字,边上也都标有平假名,这对日语专业毕业的我来说倒是容易的事,但经文毕竟比较深奥,开始读起来就显吃力了。禅师他们基本上该是倒背如流了吧!

  我要很认真地看着每一字,刚开始会断断续续,有时还会漏掉一段,或者都不知道读到哪了,还好有边上的日本朋友会给我指示,她已经来过好多次了,所以经验丰富。另外,还有个大问题就是呼吸,禅师他们基本上是一口气读下来的,似乎不需要什么停顿,我也是到后来才慢慢调整过来。慢慢地,跟上后,就发现其中经文的韵律,有点诗经的美感,也慢慢理解经文的含义,“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法堂里,只有我们朗朗的读经声。

  大概半小时,读经完毕,我们随禅师移步一旁的茶室。茶室不大,榻榻米5 块,禅师和我们分坐其中的三块,中间留给了烧水的炉,而靠墙的一边,则是一瓶花和一个写着“悠然见南山”的画幅。

游荡日本禅宗中心 京都大德寺听一堂早课

日本茶道也是日本文化的一个典型代表

  日本茶道也是日本文化的一个典型代表,而大德寺则是日本茶道的一个阑珊之地,大德寺的最繁盛时期,丰臣秀吉以及追随他的将军们也常来寺里参禅,大德寺成立了类似于现在茶道沙龙的文化圈。在当时很杰出的人物有石田三成、黑田长政、浅野幸长、小早川隆井、大友宗麟、小堀远州等,而最著名的日本茶道大师千利休也是其中一员。16 世纪末,正是千利休继承、汲取了历代茶道精神,创立了“和敬清寂”的日本正宗茶道,他是茶道的集大成者。

  这不是禅师告诉我的,是我后来了解到的。那天早上,我只是静静看着禅师点炭火、煮开水、冲茶或抹茶,然后依次递茶到我们面前,我们恭敬地双手接茶,先致谢,尔后三转茶碗,轻品、慢饮、奉还。茶间,我们聊京都,聊美国,聊中国,但都是平常生活事,不知怎的,却异常感动,记得美籍日本女人盈眶的泪水。

  “日常茶饭事”,本就是日本茶道的基础,它将日常生活行为与宗教、哲学、伦理和美学熔为一炉,成为一门综合性的文化艺术活动。 

游荡日本禅宗中心 京都大德寺听一堂早课

京都是日本禅宗的中心。

  千利休后来留下一首有名的诗,来说明他的茶道精神:“先把水烧开,再加进茶叶,然后用适当的方式喝茶,那就是你所需要知道的一切,除此之外,茶一无所有。”

  一种简单的动作、一种单纯的生活,就是茶的最高境界。“喝茶的艺术不是一成不变的,随着每个人的个性与喜好,用自己‘适当的方式’,才是茶的本质。如果茶是一成不变,也就没有‘道’可言了。”

游荡日本禅宗中心 京都大德寺听一堂早课

土特产店里摆放的大白萝卜都别有一番趣味。

  京都清晨,那一堂寺庙早课,是我所有旅行中最有意义的事情之一。

关键字: ,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标签页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