锵锵三人行 徒步安娜普纳

2010/12/31 | 分类: 亚洲 | 编辑: 旅游博客 | | 发表评论

锵锵三人行 徒步安娜普纳

  六月,尼泊尔北部山区正是雨季

  雨帘挂在屋檐上,我坐在博卡拉一间小旅馆房间的走廊前,看着不停歇的雨忧心忡忡。侧头看对着雨帘发呆的另一位房客,同样对这雨水若有所思。我,一个中国人;他,一个爱尔兰人———我们俩算是这小小的家庭旅馆的全部房客了。

  旅伴难求的雨季

  爱尔兰人叫萨姆,他和我有一样的麻烦,我们都需要一个同伴、一个向导,去完成十天的安娜普纳大本营的徒步之旅。在这样一个糟糕的季节,没有什么比一个可靠的向导更让人高兴了。

  旅馆老板帮了我们的忙,他带来了黝黑瘦小、有一双大眼睛的大男孩———Binmo。别看Binmo年轻,却有着7年的向导经验!每年都会数次带领来自世界各地的旅行者在安娜普纳山区徒步。由于现在是淡季,我们谈妥以每天7美元的价格带领我们进山徒步。安娜普纳山区是尼泊尔最著名的徒步胜地,据说那里有世界上最好的徒步线路。我选择了最为著名的安娜普纳禁猎区路线。这条线路从博卡拉出发到达安娜普纳登山大本营后返回,大约需要10天时间。

  对付蚂蟥,向导出招

  次日一早,天气依然很糟,风很大,雨从天而降。我、萨姆和Binmo乘坐一辆出租车一路爬升,离开博卡拉河谷。大约2个小时后到达一个叫做Naya Pul的地方,开始了旅程。开始的路比较好走,大多铺着石板,很容易辨认,只是绵绵不断的细雨让人心烦意乱。

  雨天最大的麻烦就是一路上无处不在的蚂蟥。虽然在出发前,我早备好了绑腿。但山里的蚂蟥在雨季格外多,而且无孔不入,这些可恶的家伙会潜伏在树枝、地面上。当你走过,它们就搭上了顺风车,爬到你的腿上,伺机攻击。一上午的时间,我的腿上和脚上已经鲜血斑斑了。Binmo看在眼里,中午在一家旅馆休息之后,准备再次上路时,Binmo出现在我们面前,拿着两根小木棍,兴高采烈地说:“用这个对付蚂蟥!”递给我们后,就又唱着山歌径自走上山路。

  这是一根木棍,前面用棉纱包住盐巴。有了这个利器,只要发现蚂蟥上身,用纱包一粘,就能轻而易举击退它们。

  海拔渐渐升高,蚂蟥倒是消失不见了。但由于几天来一直阴雨阵阵,峡谷中云雾升腾,我们就好像腾云驾雾般地不断上升,总看不到远处的雪山,让我一直闷闷不乐,好在有Binmo一路的尼泊尔传统民歌陪伴,让一路的艰辛减轻不少。在我们气喘吁吁的时候,抬头看他却闲庭信步,走几步就回头等着我们。有时候走得高兴起来,就哼唱着不知名的民谣,边唱边像跳印度舞一样左右微微摇晃着脑袋,很是投入。我问他唱的是什么歌,他羞涩地笑着:“这是唱给情人的歌!”

  一路上有可供食宿的小客栈,每天最舒服的时候就是到达计划中的住宿地,让劳累的身体放松。每家客栈里都有一种类似台球的简陋游戏。每晚都是阴雨绵绵,因此我们的消遣自然就是进行一次“国际挑战赛”,显然Binmo对此很是在行,我和萨姆总是输家。


  有了向导,旅途便有了“慰藉”

  在这样的季节,似乎整个路线上只有我们三人,并且总是阴霾,看不到壮美的雪山,让我一路唉声叹气。Binmo也显得十分遗憾,他总安慰我说:“再走高点,天会晴的……”早上,Binmo总会第一个起床,去看看天气,落实我们的早餐,如果不下雨,天气好转,他还会吩咐店家把早餐安排在天台上,好像要弥补我看不到雪山的焦躁与不安。

  到达大本营前的最后一夜,休息地离大本营只有一个半小时的路程了。我们准备次日早起前往大本营。Binmo睡前还不忘安慰我说,明天一定会晴天!

  早起,打好行装开始上路,此处海拔大约4000米,我们走得很慢。回顾四周,我们已经身处一个四面包围着雪山的坡地了。太阳还躲在雪山的后面,晨曦笼罩,一片雾蒙蒙的世界。走着走着,四周越来越亮,回头看来时的方向,鱼尾峰那挺拔的轮廓已被阳光镀上了金色的光晕,由于逆光,那庞大的山体显得虚无缥缈。而正前方的安娜普纳群峰很快就被升起的太阳照亮,雪山反射着阳光,霎时间照亮了周围的世界。多日的阴霾竟然在这一刻被荡涤得干干净净。

  这令我目瞪口呆的美景瞬间便烙入脑海,久久挥之不去。Binmo开心地笑起来,又晃动着脑袋唱起那首甜蜜的情歌。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标签页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