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士传奇 去你的亚马逊

2012/07/20 | 分类: 美洲 | 编辑: 旅游博客 | | 发表评论

勇士传奇 去你的亚马逊

  所有的颠沛流离都由大河流向大海;

  所有的怪力乱神都发生在同一条河流之上;

  所有的喜怒哀乐都被这条大河所主宰……

  亚马逊河日夜奔流,千万年来滋养着莽莽无涯的热带雨林,能在这片神秘水域生息繁衍的人类族群,必须具备无畏的战斗勇气与强悍的生存技能。在古希腊神话中,亚马逊族是一支神秘的娘子军,成员都是骁勇善骑的女战士。1542年,西班牙探险家弗朗西斯科·德奥兰首次造访秘鲁和巴西的一条大河,看到了留着长发的的土著勇士,他误以为是一群剽悍的女子,联想到古希腊传说,德奥兰便将大河命名为亚马逊河。虽然河流的名字缘于一场误会,不过我在这里接触的原住民,不论老少,个个都是一等一的勇士。

勇士传奇 去你的亚马逊

  子弹蚁 最痛苦的考验

  亚马逊丛林里的部落,都有属于自己的文化传统和生活习俗,每个部落都有各具特色的仪式,我旅行中的计划目标之一,便是去拜访闻名已久的蚂蚁部落的成人仪式。此次,我从秘鲁南部安第斯山脉的纳瓦多·米斯米雪山的源头,一直走到巴西大西洋的入海口。源头位于高山地区,完全是一片雪山峻岭,亚马逊河也并非这条大河唯一的名字,因为它从出发不久,便有多条不同名字的支流汇集过来,过了库斯科,这条河便叫乌卡亚里河,直到与从西面奔腾而下的马拉尼翁河流交汇,才形成真正的“亚马逊河”,这里既是河段上游的结束,也是中游的开始。

  从这里到玛瑙斯是亚马逊河的中游,从玛瑙斯到大西洋入海口就是下游。上游风景主要以山区高地和河边丛林等为主,丛林里也有部落和村庄。中游有不少支流,丛林分布辽阔,其间分布着大量原住民的部落,也是我此次旅行的重中之重。从玛瑙斯开始,亚马逊河突然河面大开,两边建有不少炼油厂,还有船运码头、客运码等,一派繁华气象。这是由于大量货船由入海口逆向驶入河流的中游,一边带动了沿岸城市经济发展,一边也带走了亚马逊河的神秘的气象。

  亚马逊流域最有魅力的部分都远离主航道,藏在错综复杂的支流深处,有的地方如果没有当地向导,旅客绝不能轻易涉足。在寻找丛林部落前我都会带足食物和饮用水,回到岸边城市后,必须进行补给,然后进入下一个部落。

  我刚沿着哥伦比亚、秘鲁和巴西三国交界处的亚马逊河道进入巴西时,就问了很多当地向导,如何进入丛林深处找到撒代勒莫伊(Satere Maue)部落,见识他们奇特的蚂蚁叮咬成人仪式。这种蚂蚁名叫子弹蚁,之所以得到这样刁钻的名字,是因为它尾部的倒刺扎人极疼,还会分泌毒素,被扎中者就像被子弹射到一样,极为痛苦。询问了半天,有个向导竟然向我开价4000美元,简直是开玩笑。我拂袖而去,继续坐船前往巴西的大城市玛瑙斯。

  在玛瑙斯我找到了一位靠谱的老向导,租了一条小船后,我们从亚马逊主航道行驶到了一条名为黑河(Rio Negro)的大支流上。黑河全长两千多公里,源头位于哥伦比亚和委内瑞拉的边境交界处,流经玛瑙斯市附近时,平均宽度有11公里,最宽处竟然达到24公里。行驶在这条支流上,我恍惚间犹如在大海上的错觉。

勇士传奇 去你的亚马逊

  忍受蚂蚁狂蛰 一个小勇士的诞生

  从黑河拐到了阿鲁尔河,我们又在河中的雨林里穿梭了半日,终于找到了撒代勒莫伊部落的一个村庄。这个小村名叫萨若堡(Sarruape),位于丛林深处,只有小船可以进入,当地人都靠独木舟在河中打鱼或捕猎为生。我说明来意后,村中一位小伙子说,他们正要为一名11岁的孩子举办成人仪式,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我观察了一下村子,木头房子依着小土丘而建,周围有许多树根奇大的古树,由于雨季道路湿滑,他们用树根铺在泥路上,形成一个个台阶,以防滑倒。我本来以为蚂蚁是在村子旁边的丛林里抓取的,他们告诉我,这种子弹蚁很大,生活在雨林深处,他们必须划独木舟去另一片林子去抓。我跟着他们一起穿过丛林水域,前往另一片雨林地带。他们两人一组划着木船,动作熟练,配合默契,独木舟在水上驶得飞快。

  我们来到一片原始森林中,岸边杂草丛生,蚊子飞舞,几十只蚊子疯狂向我袭来,随便一拍都是血迹。小伙子先用大刀砍下一根树枝,然后用刀削干净叶子与树皮,再把树枝放在自己的腋窝下夹一会。做完上述准备工作后,小伙子用大刀拍击树的底部,大树一阵阵摇晃起来,隐藏在树下蚁巢里的许多子弹蚁钻了出来,渐渐成群结队,小伙子将树枝放在地上,蚂蚁全往上爬,小伙子立即将蚂蚁倒进一个巨大的“蟋蟀笼”里,然后继续捉蚂蚁……当地人告诉我,一根沾了人体汗味的树枝会让蚂蚁误以为大敌在前,会奋不顾身地一拥而上,这次他们抓了近300只蚂蚁。

勇士传奇 去你的亚马逊

  部落的中间地带有一所大木屋,屋顶全用棕榈叶子铺盖,仪式就在这里举行。大厅柱子上挂着鳄鱼皮,象征权利和威望,屋子中央有一盏灯火,全村的男女老少团团围坐。蚂蚁抓回来之后,会先放入一个盛满河水的石头器皿里,里面放了很多树叶。据部落人介绍,这种叶子有麻醉作用,果然,子弹蚁入水后很快就不动了,任人摆布。必须得先把它们麻醉过去,因为子弹蚁的蛰刺太恐怖,刺穿皮肤后,毒素会让皮肉如同被烈火般炙烤。几个小孩子把昏迷的蚂蚁一只只插入一个竹篓的竹签之间,蛰刺全部朝里。我想,这些蚂蚁斗士苏醒之后,发现自己被卡住不能行动,一定会垂死挣扎、疯狂乱蛰人的。

  等蚂蚁醒来之后,男孩就要把自己的手塞进竹篓里,任凭这些疯狂的蚂蚁蛰刺,并且要坚持1个小时。如果男孩能够全程忍耐,并且没有失声哭叫,那么他就算通过了成人世界的考验,顺利过关。只有经历了这样的折磨,他才可能面对更为艰难的生存挑战,知道什么是勇敢。仪式结束之后,他正式成为部族的一名勇士,获得首领颁发的吹箭,可以随族人一起去丛林捕猎,可以为女人、为食物而奋斗终身。如果他不能过关,是没有一个女人愿嫁给失败的男人。所以男孩们拼死也要坚强到底——这就是蚂蚁成人仪式的宗旨。

  因为被蚂蚁蛰刺时非常疼痛,即使仪式结束,孩子的双手从竹篓中取出来,那种钻心的烧灼感也会久久伴随着他。所以全村男女老少都会汇聚在一起,手挽着手跳集体舞,拉着男孩一起跺脚,分散他的注意力,暂时忘却疼痛。

  当这个小男孩强缓缓把手伸进竹篓,表情开始变得极为痛苦。我非常佩服他的勇气和毅力,唯有真正经历过这种大自然的磨验,才能经历得了更大的风雨,成人仪式是雨林勇士的必由之路。

  这是一种心的体验,心的毅力。

勇士传奇 去你的亚马逊

  伐木人的漂流人生

  从雨林深处坐船回亚马逊主航道的途中,我远远看到了一排排大树在水上漂移。前年我在亚马逊河边的餐厅用餐时,曾看到过这样的景象,当时没办法近距离接触,这次我得抓住机会。我让船员加快船速,追上了这些漂移的树木,想看看它们是如何被扎在一起的。

  当我们的船靠上去后,我才看清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孤零零地站在这排巨型木筏之上,看上去他是负责押运这一大排由巨大树干的人。足有几十条树干,每一棵直径约80厘米,长约4米。我觉得非常好奇,很想知道这些树木来自哪里,又要到哪里去,小伙子是干什么的,他如何运送这些树干的……我想着想着就跳上了木筏,当然我事先做个手势,表示想跳上去,小伙子点头同意了。

  在河面上看,这些圆木相当巨大,小伙子在上面前后走动如履平地,所以我一直以为木筏既结实又坚挺,人走上去应该潇洒自如。当我亲身站上去时,才发现走在上面的感觉只能用“如履薄冰”来形容,因为人的身体是有重量的,不管站在哪一条木材上,只要脚一踩下去,圆木就会沉下去,必须马上抬脚去踏下一条圆木,这样才能符合树干在水里起伏的节奏,保持平衡与行走,就像按琴键一样,一紧一松,一高一低,一上一下。一排排树干就像钢琴的琴键,水面就是大自然的键盘,伐木工在木筏上的弹跳走动,仿佛演奏一曲动听的交响乐。我尝试了几次,真不是那么简单,树干表面由于长期浸泡在水里,已经磨得非常平滑,人一不小心就可能滑到亚马逊河喂大鱼,万一再碰到食人鱼群起而攻之,水底剩下的就是一副骨架了。

勇士传奇 去你的亚马逊

  木筏上的小伙子名叫安东尼奥,老家就在丛林里,他花了两天时间砍下30棵大树,然后用一天时间把大树用钢丝绑在一起。他先在每棵大树的中间用钉子扎下一个铁环,然后用一条钢丝穿过每一棵树干中的铁环,30棵树就这样连成一个超级大木筏。可以想象,这么多圆木仅靠一条细铁丝和树木中心的铁环固定,肯定谈不上多稳固,要靠它驶过波澜起伏的亚马逊河,危险性有多大。

  安东尼奥顺水而下,把这些木材运到大港口的木材交易集市去卖掉,挣回并不丰厚的报酬。与他在运送途中碰到的艰辛困苦和四伏危机相比,这些收入真的太低太低了。从采伐木头起,他就受到热带雨林中毒蛇猛兽的威胁,再加上千里迢迢将这些木头运送到港口,这就是安东尼奥每天都要面对的生活。

  由于木筏本身没有安装动力装置,完全随波逐流。我遇见他时,他已经与大木筏在河上漂流了7天7夜。我不能想像安东尼奥是如何在这些暴晒在阳光下、沐浴在河水里的大树干上度日的——没有遮掩,没有防护,没有炉子,没有食物,没有家人。我走到木筏的中间,看到树干上有两块十厘米宽的木板,原来这就是他在木筏上的床!安东尼奥在木板上盖上一片塑料布,就算他的被子了。累了就坐在木板上休息,饿了就啃啃香蕉,衣服脏了,就在亚马逊河中洗一洗,洗完铺在塑料纸上晒干。晚上最危险,伸手不见五指,木筏却依然在漂流,有时侯实在太累了,无法掌控方向,他就用藤条把木筏绑在河岸边上的树枝上,算能“靠岸”休息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安东尼奥的生活就这样循环往复。他说,像他这样的劳动者在亚马逊河上还有许多,这就是他们的人生。

  安东尼奥告诉我,还有一天半他就能到伊基多斯市了,全程算下来一共需要9天。他说到了木材收购集市卖掉所有圆木,他会坐一天的民用木船逆流而上,回到丛林的家中,继续伐木和漂流的生活。

  在我登上木筏后,发生了一个意外,还好有惊无险。

勇士传奇 去你的亚马逊

  当时我走到木筏的“船头”,想拍一张照片。由于我一直在好奇地观察木筏上每一个细节,偶然低头一看,发现由于圆木之间不断的撞击和拉扯,脚底下圆木上的铁丝突然断裂了,它开始慢慢往后漂移……我马上大叫,告诉安东尼奥铁丝断了。他一看这种情况,马上拉我跳过这根离开“大部队”的圆木,走到木筏的中心位置。我回头一看,圆木已经完全脱离了木筏,如果不是安东尼奥随机应变,我现在应该已经落水了。

  安东尼奥拖着我的手,把我安顿到两块木板上,他自己则飞快地跑到木筏后面,扯下一条准备好的白色绳子,回头继续在木材“钢琴键”上猛跑,然后一头跳入河中,向散木游了过去,手中始终握住那条白色绳子。他游到已经飘离的一大捆圆木那里,把它们拢过来,然后用绳子重新将其与木筏绑在一起。他手脚麻利,反应敏捷,全部过程只用了十几分钟。安东尼奥说,要不是我发现及时,可能已经落水漂走了。水中有很多饥肠辘辘的生猛鱼类,正在等着天上掉下的“唐僧肉”呢……

  我回到自己的船上,看着安东尼奥独自一人站在木筏之上,那种“屹立船头”的样子让人突然产生一种莫名心酸。我吩咐我的船开回去,再次靠上了安东尼奥的木筏,我递给他40索尔(100元人民币)。他感激地看了看我,向我挥手道再见,他的眼神依然是迷茫的,让人感伤的……

勇士传奇 去你的亚马逊

  老向导 用生命谱写行走人生

  在秘鲁伊基多斯一家街边餐厅里,我认识了此次亚马逊之行最重要的一位向导——胡安(Juan),他的行走人生让我非常佩服,值得在这里重点说说。

  先说我们的巧遇吧,这家餐厅有一排户外桌椅,可以一边看景,一边吃饭,对我这种雪茄爱好者来说,最重要的是可以吞云吐雾。那天我像往常一样,吃完饭后与刘砚一边讨论拍摄内容,一边点起了手中的雪茄。这时一位六十多岁精神矍铄的老人走到桌边问我:“你抽的是古巴雪茄吗?”当地人很少抽这种雪茄,他能闻出味道,说明还是有些见识的。我回答说是的,他竖起了大拇指,之后依然回到邻座喝茶。

  又过了一会,他来借打火机,然后问我们是否是游客,要去哪里。当时我们正在四处联系向导,为寻找“猫人”部落(Matses)的事而犯愁,因为许多向导都说去不了,即使有人可以去,也是狮子大张口,还索要高额的导游费,但又说不出“猫人”部落的详细线路,也制订不出行程天数,根本不能信任,我和刘砚差不点有点“万念俱灰”。

勇士传奇 去你的亚马逊

  眼前这位老人介绍自己叫胡安,是一名职业丛林向导,他开始“宣传”自己的威风史,我接一句,他可以说十句,讲得那叫一个滔滔不绝。我并不信这些夸夸其谈,便随口扔下一句:“你知道 Matses吗?”他马上说知道,我们将信将疑地把地图递上去,他竟然说出了猫人部落所处的河流和村落名称!他的表情很淡定,一点没察觉我和刘砚的情绪开始沸腾。老人说完还不算,开始顺手画路线,详细告诉我们应该如何过去——我与刘砚四目对视,心中发出了同一声呐喊:“天啊!我们的Matses!”

  我们约好第二次再见面,为了巩固这个从天而降的机会,我送给他了一支古巴雪茄当“定金”。刘砚对我说,很感谢我抽雪茄,因为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全靠它。最终胡安带我们坐上了秘鲁空军的水上服务民用飞机,走进了“猫人”部落。

  胡安的老家在秘鲁的首都利马。1969年当他23岁那年,从部队退役后,不甘寂寞的他和一个阿根廷朋友开始了漂泊人生,两人约好一起做背包客走到美国。胡安的妈妈听到这个决定差点昏厥,但他还是坚持出发了。胡安与阿根廷朋友走到中美洲时分道扬镳,他独自一人前往美国。走到危地马拉时,为了免费住旅馆,胡安承担了清洁旅馆游泳池的活儿,久而久之,他便偷偷与旅馆老板18岁的女儿上了床。女孩哥哥听到了风言风语,端着枪半夜前来滋事,听到门外有拉枪栓的声音,当过兵的胡安警觉地起床,赤身裸体跳进泳池潜了下去,只敢隔一段时间露出鼻孔来透气。虽然逃过了死亡追杀,旅店也不能久留,他继续北上投奔美国。胡安在衣背上画了一面秘鲁国旗,并写上“一个秘鲁人环游世界”。由于没有钱,全程都靠搭顺风车,走走停停,历经辛苦,足足花了6个月才到达纽约。在哥斯达黎加的美国领事馆里,胡安向签证官说明了去美国的原因,拿到了签证。

  胡安搭错车先来到芝加哥,一名“好心”的司机请他吃快餐,当他去洗手间的功夫,行李全被司机拿跑了。美国警察还时很有人情味的,接到报案后,确定了移民局有胡安的入境备案文件,便在警察局内部组织了一次募捐,帮他筹到了30块美金,又给他买了一张从芝加哥去达拉斯的长途巴士的车票。

  胡安在达拉斯补办了所有证件,终于来到了梦想之地纽约。刚到时为了省钱,他几乎都在候车室里睡觉,后来他衣服上的“一个秘鲁人环游世界”打动了一位秘鲁老乡,那人带他去了自己工作的餐馆,介绍他当洗碗工。上世纪70年代,洗碗的工资是每小时1.2美元,他的秘鲁老乡是厨师,每小时赚6美元。胡安干活勤快,人又聪明,过了一段时间,他也学会了怎么做美国快餐。一天餐馆老板对他说,可以升他当厨师。胡安觉得这事太不仗义了,他选择放弃,于是离开了这家餐馆。

勇士传奇 去你的亚马逊

  那时胡安已经熟悉了纽约的环境,找工作不再是难事。后来他认识了一位来自于波多黎各的女子,交往一段时间后两人结婚了,并于1972年生下了一个女儿。波多黎各女子比他大20岁,女方家里人都反对这门婚事,说男方结婚动机不纯,力劝她不要执迷不悟。在家庭的压力下,胡安的第一任妻子与他离婚了。胡安离婚后非常孤独,前妻也不允许他探望女儿。在经过一番痛苦的思想斗争后,胡安踏上了返回利马的道路,结束了三年纽约的漂泊生活。回国之后,胡安与父母都迁到了伊基多斯,这座城市位于亚马逊河之畔,就这样,胡安与亚马逊的热带雨林结下了不结之缘。不仅如此,他还与一位土著女孩相恋了,但是父母竭力反对,分手时土著女孩哭得伤心欲绝,胡安的爱情又留下了第二次遗憾。

  胡安32岁那年,有一天天气太热,他提早回家冲澡,光着身子走进浴室时,发现18岁的女佣凯莉也正在洗澡!这个意外成就了胡安的美满姻缘。虽然父母很反对他与女佣结婚,但他这次坚持己见,现在胡安与凯莉已经结婚34年了,一共生了6个千金。胡安告诉我们:他的二女儿是女同性恋,不结婚不要孩子,胡安是一个自由派,对女儿的性取向表示尊重和支持,只要女儿觉得快乐就可以。

  我再说一下胡安第一段婚姻的插曲。两年前,胡安给老友讲了他四十年前在纽约的经历,朋友鼓励胡安应该和前妻的女儿取得联系,并建议他去注册一个实名的FACEBOOK账号,幸许可能就遇到。胡安按这个方法试了试,没想到竟然真找到了她们,还在网站上加他的女儿为好友。目前前妻和女儿都生活在波多黎各,女儿快四十岁了,前妻今年86岁了,胡安现在经常发电子邮件与女儿联系。

  胡安是一名真正的行者,我们大部分人都是在衣食无忧后,再“离家出走”寻找心灵的慰籍,而胡安是用自己的坎坷经历谱写了独一无二的行者篇章,记录下他与命运顽强搏斗的辛酸旅程和离奇的人生故事。

  胡安后来去了一家旅游公司做专职向导,两年后他离开公司单干,做职业的丛林向导,先后好几次陪伴欧美记者深入亚马逊丛林。胡安虽然已经66岁了,但是身体健硕,每天凌晨6点起床,为我们准备丛林必备用品,包括帐篷、驱蚊剂等,还有送给土著部落的糖果饼干……从这些小事中可以看出他的细致入微和经验老到。我是一个用业余时间谱写旅行经历的行者,他是在用生命谱写,与他相比,我的动机与经历实在算是浮云了。

勇士传奇 去你的亚马逊

  从亚马逊丛林回来后,胡安一再邀请我去他家做客,我也非常好奇,想见见他的妻子凯莉和6个女儿。胡安的家在伊基多斯普通住宅区的一排平房里。搬来已经18年了,门口是一条泥土飞扬的小街道。去他家之前,我先去超市买了礼物,想给他家人一些最实用的帮助。他告诉我,他的第三代外孙子和外孙女就有7个,所以我特意买了7份巧克力。

  进门后是一个大房间,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客厅,一部分算是饭厅,整个客厅只有两张陈旧的椅子,墙角有一个茶几放置电话,所谓饭厅也就是一张破旧的6人桌子,却没有椅子,大家围在一起只能站着吃饭。墙上是一些很有品位的油画,都是他身为画家的四女儿莫莉(Molly)的作品,这些优美的油画理应挂在高级餐厅或者五星酒店的装饰墙上,此时挂在这里,显得格格不入。莫莉说优质的油画颜料非常贵,我回国后帮她买了两盒,并发快件寄给了她。出了房就是后院,院墙下放着一堆使用过的烧炭,胡安的妻子直率地告诉我,家里没钱买煤气罐时,就在后院生火烧炭煮饭。全家祖孙三代16人同住一屋檐下,生活很清苦,偶尔才有机会吃一顿个烧鸡牛肉大餐,全看胡安是否能接到导游的大单。

  胡安告诉我说,给我当导游的日子对他来说非常幸福,因为我按天给他付钱,而且是包餐的。胡安最小的女儿今年20岁,名叫嘎丽娅,胡安46岁的时候生下了她,所以非常疼爱。我告别的时候,嘎丽娅为了表示一点谢意,拿出一把玩具吉他送给了我,我带回上海后,将它郑重地放在了我的私人旅游博物馆里。

  文、摄影/梦野

关键字: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标签页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