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第六层博物馆”回望历史

2010/11/05 | 分类: 美洲 | 编辑: 旅游博客 | | 发表评论

  美国得克萨斯州达拉斯市中心有一座很不起眼的7层楼建筑。1963年11月22日,正是从这座大楼里,一名枪手刺杀了途经此地发表竞选演说的肯尼迪总统。这里成为无数美国人的伤心地,如今是肯尼迪遇刺博物馆。

  博物馆原本是仓库

  博物馆的正式名称是The Sixth Floor Museum,意即“第六层博物馆 ”。七层楼的建筑,缘何被称为第六层博物馆呢?这是因为当年凶手Lee Harvey Oswald是从第六层楼把角临街的一个房间内向坐在行驶汽车内的肯尼迪总统射出了罪恶的子弹。据报道,Oswald行刺当日静静地卧在那间房子的窗户后等候到最佳时机,3颗子弹分别命中肯尼迪的头部、脖子、后胸,致使其在半小时后即告身亡。

  肯尼迪遇刺博物馆所在的建筑建成于1901年,原本是得州教科书仓库,凶手Oswald是该仓库的员工。肯尼迪遇刺后,达拉斯政府于1977年出资买下了该仓库并使用其一至五层作为办公楼,六至七层一直空着。1979年,美国“国家人文科学基金会”决定在第六层建立博物馆,使肯尼迪遇刺的过程得以全方位展示,也让所有人可以来此追忆凭吊。第六层博物馆于1989年建成开放,2002年总统日,以展示肯尼迪生平影视资料为主的第七层也对外开放。


  展品再现真实历史

  肯尼迪生前声名显赫,1961年他当选美国第35届总统时年仅43岁。由于Oswald事发后不久即被他杀,谁是肯尼迪遇刺的真正主谋至今仍然是个不解之谜,有关传说多达36个版本。正因为如此,众多游客带着好奇或敬仰来到博物馆。

  博物馆收录了大量详实的资料、图像、影片,以及肯尼迪遇刺当日的报纸、广播、电视相关报道等,力求真实地还原总统被刺的始末。博物馆的陈列,无意让观众在众说纷纭的观点中被左右,只希望这些历史遗物可以让人们自己去思索,去回忆。

  游客可从一楼乘电梯直奔六层展厅。对着展厅门口正前方,一台大屏幕电视机正播放着肯尼迪在达拉斯市竞选集会上发表演说的场面。他不时挥动着手臂,大声讲着什么。从荧屏上可以看到,他的魅力如狂风席卷,数万选民随着他那抑扬顿挫的声调如痴如醉,喝彩声和欢呼声此起彼伏。

  展厅东南角,专门用落地玻璃拦出四四方方的一间,门口挂着禁止入内的牌子。里面依然堆放成捆的教科书,表示是回归当年的行凶现场。子弹射出的窗口,窗框被完整卸下,封在一个玻璃匣子里。

  有意思的是,当时记者们所用的相机和摄像机也都陈列于展台内,几乎都是当时最名贵最响当当的品牌,林林总总摆满了好几展柜。

  参观完六层的展览以后可步行登上七楼电影厅,那里定时放映一些介绍肯尼迪生平,包括他遇刺时的情景和遇刺后美国各地、世界各国悼念场景的电影胶片。影片放映的时间并不长,但其形象的、纪实性的场面,惊心动魄的情景和隆重的葬礼,都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已接待游客数百万

  自1989年以来,肯尼迪遇刺博物馆已接待了全球各地的600万游客。记者曾数次参观该博物馆,发现游客中绝大多数是美国人。或许是地理位置的影响,如果博物馆处在纽约、旧金山等交通枢纽或旅游重镇,外国游客或许会更多。中国游客如有机会去达拉斯,一定别忘了去肯尼迪遇刺博物馆看看,肯定会收获多多。

  博物馆地处闹市区,离达拉斯市观光塔只有几步之遥,交通便捷,有轻轨直达。博物馆附近有停车场,每辆车一天5美元。博物馆除感恩节和圣诞节外,每天对公众开放,其中周一是中午12点至下午6点,其他日子则是上午10点至下午6点。成人票价为13.5美元,老年人优惠价12.5美元,5岁以下的孩子免费。20人以上可申请团体旅游,导游和司机可以免票。另外,博物馆设有残疾人通道,为残疾人免费提供轮椅。

  需要注意的是,博物馆内不准照相和摄像,也不能使用手机。另外,展区内是禁止食用零食和饮料的。

  

  “高挑、古铜色皮肤、年轻、可爱/从伊帕奈玛来的女孩走过/当她经过/每个人都不禁惊叹/当她走过/像桑巴一样/静静地摇/轻轻地摆/当她经过/每个人都不禁惊叹……”这是曾经红遍全南美的爵士歌曲《伊帕奈玛女孩》(“Garota de Ipanema”)中的歌词,巴西作曲家安东尼·卡洛·裘宾(Antonio Carlos Jobim)与朋友经常在里约热内卢著名的伊帕奈玛(Ipanema)海滩附近的露天酒吧休憩,一天,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看见一位古铜色皮肤的女孩从他们身边经过,之后走入海滩的人群当中。在灵感的触发下,安东尼便谱成了这首让爵士乐迷追寻的爵士乐。巧合的是,如果非要选择一种音乐表达形式来形容一座城市的话,对里约来说,爵士的确是恰到好处的,那种有些阳光、有些忧郁,鲜明,而又有说不出的故事的感觉,像极了里约。在今年入夏之前,听着这首爵士,我们飞跃半球,来到即将入冬的里约热内卢,一场难遇的南美之行就此开始……

  海是主角,城市是配角

  到里约,是为了参加在这里举行的第十届米其林必比登挑战赛。经过30多小时的劳顿,我们终于到达了里约热内卢的机场,坐在前往酒店的大巴上,一路上一直陪伴我们的是导游口中的“贫民区”。“里约有世界上最大的贫民区”是我们听到的第一句关于里约的介绍。本已经筋疲力尽的我,又想起了在灯光昏暗的圣保罗机场转机时遇到的低效率工作,于是我便在初来乍到时就对这次南美之行画了一个问号。

  但是,当我离开里约的时候,我对它的不舍又证明了一位奥地利作者沃克·波佐所说的:“正如巴西的发现者佩德罗·卡布拉尔对第一眼看到巴西海岸以外的内陆一无所知一样,初到巴西的人也会对周围大量的新鲜事物感到很迷惑。第一印象往往被我们的成见和害怕所影响……以至于影响到我们以后对巴西的看法。因此,不要完全相信对巴西的第一印象,可以肯定,过不了多久你的第一印象就会被证明是不准确的。”

  我们的酒店就在著名的伊帕奈玛海滩,当大巴停在酒店门口,我们来不及拿随身行李,所有人都望向大海。当天正值假日的午后,阳光把大海照射得波光粼粼,沙滩上摩肩接踵的人们中有在躺椅上晒太阳的中年人,有在浪花里追逐的孩童,当然还有穿着五颜六色比基尼的伊帕奈玛女孩。无怪乎有人说,在海滩上就能看到里约人的一生,这样的悠闲自在,又何须追求效率。

  里约热内卢是一座沿海岸线而建的城市,它位于巴西的东南部,1502年1月,葡萄牙殖民者来到这片海湾,误以为这里是一条大河的入海口,随口起名为“一月的河(Rio de Janeiro)”,音译为“里约热内卢”。在里约,除了伊帕奈玛海滩,就是更加著名的科帕卡巴纳(Copacabana)海滩,里约的富人区就建在这两片海滩之畔,在茂盛的植被掩映下,这里有葡式建筑风格的小楼,有高档餐厅、酒吧,还有珠宝店和精品手工艺品店,这里的里约安静而丰富。沿着海边,一天中的每个时段都能见到跑步的人们,为此,里约市特别为他们在马路上画上了跑步专用道。

  一天清晨,我们到海滩上散步,一位古铜色皮肤,白头发的老人正在拿着像渔网一样的东西在海里捞着什么,起初我们以为他在清理沙滩上的垃圾,后来另一位外国游客走过来向我们介绍,这位老人是在找人们扔在海里的首饰或其他值钱的信物,原来据说如果在这片海里留下点什么就能获得幸福。这位游客说,他已经在这里学习了好几天了,但是技术还是没有老人好。没过多久,老人兴奋地跑过来向我们展示他的战利品,一枚金耳环,原来这里有当代的南美“掘金者”。站在伊帕奈玛海滩上,后面是富人区,再往远处看,在一座座的山头上,有很多密密麻麻的小房子的地方就是贫民区,贫民区集中在里约的北部,但是南部也有所分布,与富人区的界限并不十分鲜明。从远处看去,贫民区的地理位置也有优势,依山而建,面朝大海。

  山是海的景色

  在结束了三天对必比登的采访后,我们终于有机会可以深入到里约的风景中去了。如果说,海是里约的主角,那么山就是海的景色,因为在海上看着远处一座座柔和的山峰孤立于海面,山反而成为了独特的景致。

  我们的第一站是闻名世界的面包山。面包山位于瓜纳巴拉海湾与大西洋之间,是一座四壁光滑,非常陡峭的圆顶花岗岩山峰,因为这样的特点而深受世界攀岩爱好者的热爱。巴西人都亲切地叫它“甜面包”。对于普通人而言,上面包山的方法只有坐缆车。当我们乘坐的缆车渐渐升高时,我们眼前的海域也愈加宽广。当我们上到山顶,整个里约市已尽收眼底。此时,我才看见了里约热内卢的全貌,美丽的瓜纳巴拉湾旁停放着白色、蓝色顶棚的游艇,高楼大厦与低矮建筑相得益彰,红色屋顶的贫民区是这座城市另一道风景,象征着它的多面与矛盾。在这些人为建筑中,是郁郁葱葱的绿色穿梭期间,让人深切地感受到了它的宜居。放眼望去,尼泰罗伊大桥横跨海上,隐隐现现,它把里约和对岸的尼泰罗伊市连接起来,蔚为壮观。面包山的山顶很安静,管理人员甚至在这里安放了海边的躺椅,躺在椅子上,与阳光近距离接触,感受着南美洲的温暖和海洋的温润,脚边时而会有小蜥蜴的打扰,身后的树上不时有猴子跳来跳去,叫人怎能舍得离开。

  走下面包山,我们又上了驼峰山,对这座山,我们并不陌生,因为从酒店的房间我们能看到这座山山顶上屹立的直插云霄的耶稣像,因为一直阴天,所以从酒店看雕像,总是被乌云遮盖,让人更加感到敬畏。而如今天气放晴,山顶上只有薄薄云彩。但是,当我们登上山顶仰头遥望这座耶稣像时,还是不禁感到自己仿佛身处天宫。从驼峰山上再次俯瞰里约,这片历史悠久,经历创伤与革新的土地,它到底有几层面孔?优雅的爵士乐再一次徘徊耳畔,它撩动人心,引人探究,却又若即若离,使人深陷。

  体育与艺术,色彩浓艳

  在里约热内卢的最后时间里,我们终于去了马拉卡纳足球场,这座为1950年世界杯建造的球场能容纳20万人,是世界上最大的足球场,在这里诞生了一位又一位影响世界足坛的球星,是全世界球迷向往的圣地。在球场的门前有这些球星留下的脚印,一个个寻去,贝利、罗纳尔多、卡卡……在这里平日对足球不热衷的人都会对足球的职业精神有所感悟吧。我们去的那天,晚上就要有联赛了,球场门口早已聚集了穿着黄色、绿色球衣的球迷,他们多以青少年为主,其中的很多人也许就来自贫民区,但是那里不正是诞生球星的地方吗?

  在贫民区,我们看见过隐藏在楼群之间的足球场,也看了一场社区里的球赛。虽然踢球的都是青少年,但是在比赛中他们早已学会了礼貌。而与球场相伴的就是街道两旁墙面上大篇幅的涂鸦。里约热内卢的涂鸦小有名气,曾经有一位美国籍的摄影师就把它纳入到了名为“Urban Puns”的摄影专题里。里约的涂鸦对色彩的运用,就像体育的色彩一样,热情、浓艳,具有挑衅性,却又是和平的,除了墙面之外,人们也会在灯柱上、公交车上涂鸦。这让人想起在海边遇到的售卖自己画作的本土艺术家,他们风尘仆仆,看上去生活并不富裕,但是却矢志不渝地尝试用各种手法画着他们的城市,或印象、或抽象,还有这些活力四溢,又同时专注的人们。

  离开里约热内卢的时候,又想起卢拉总统在米其林必比登挑战赛开幕式上的致辞:“大家可以去看看里约的贫民区,看看那里是否仍充满暴力。”的确,成见就这样被轻易打破了,在这座国际化的,如同我们一样急需被外人承认的南美都市里,多想再喝一罐瓜拉纳(一种在当地与可乐齐名的碳酸饮料),多想壮起胆子品尝一口烩黑豆。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距中秋、国庆还有一个月,但细心的市民早早地发现,今年这两个假期相隔仅五天,已有不少人计划把中秋、年假、国庆“打包”,连休16天。倘若真能如愿拿到这样一个悠长假期,最新鲜最特别的去处,自然非加拿大莫属。加国今年正式成为中国公民的出境游目的地,首发团前不久才启程,而国庆正是“枫叶之国”红叶缤纷妖娆时,仲秋时节,“枫”情何止万种!还等什么,准备出发吧……

  仿若仙境的翡翠湖客栈。

  合家欢

  “世界最美”枫叶大道 处处皆惊艳

  推荐理由:贯穿于加拿大东部安大略和魁北克两省的枫叶大道,可谓“世界最美”。这条全长约八百公里的道路,西起安大略尼亚加拉瀑布地区,一路蜿蜒东行,途径安大略湖、多伦多、金斯顿、圣劳伦斯河、渥太华、蒙特利尔、最终延伸到魁北克地区,无论是水路欣赏还是陆路参观,沿枫叶大道的赏枫之旅都会使您感到目不暇接,更可以有机会深入体验不同文化的差异和独特魅力。

  因为“枫叶”,秋天的加拿大更加迷人。秋季昼夜分明的温差使枫叶渐渐改了颜色:9月中旬,漆树、黄杨、山毛榉等率先以深红、鹅黄拉开了秋的序幕;随后,糖枫、红枫、西克莫枫等上百种枫树也慢慢由黄色、橙色转变成红色,与交织其中的绿松、杉树共同谱写出秋的主旋律;而伴随着越来越长的夜晚、越来越凉爽的天气,北方红枫等加东常见的树木,以深沉的红褐色预告着秋天即将谢幕。当这些如马赛克般红的、黄的、橘红的、褐色、金黄的色彩掩映在碧水蓝天之间,你会惊叹于造物主的巧夺天工。

  安大略的省立和国家公园都是观赏枫叶的理想场所。慕斯科卡、阿冈昆、基拉尼省立公园和圣劳伦斯国家公园也是观赏秋色的好地方。为了庆祝丰收的季节,安大略省渥太华各地会举办许多节日和庆典,如尼亚加拉葡萄酒节、世界第二大啤酒节和巴拉蔓越莓节等。尼亚加拉地区和大多伦多地区的秋色会来得稍晚一些,通常始于9月下旬,并在10月下旬达到高峰。游人们可以按照标示出的驾驶路线,自己探寻、体验美丽秋景。

 

  醉蜜月

  “风华绝代”落基山 恋上翡翠湖

  推荐理由:毋庸置疑,落基山是地球上的一块净土,是摄影爱好者和喜爱大自然旅客的最爱,在这里拍婚纱照,背倚着最震撼的景致,今世也难忘,对情侣们来说,甜蜜指数绝对达1000%;这里更是新婚夫妇度蜜月的不二之选。优鹤国家公园内的翡翠湖美丽迷人,湖水之翠绿足令人称奇,被誉为“落基山的翡翠”,湖光山色和林间的虫吟鸟鸣让人仿若置身童话世界。

  落基山脉从北至南分隔开了太平洋西岸的加拿大两省——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和阿尔伯塔省。这里星罗棋布地散落了很多美丽的湖泊,风景点和国家公园一个接着一个:冰川国家公园、贾斯珀国家公园、优鹤国家公园、班夫国家公园,还有天然雪山湖点缀其间。

  这些雪山水蕴育而成的雪山湖,由于水中含有矿物质,湖泊会呈现美丽的碧绿,加上水底飘浮的青荇和雪山白云的倒映、原始森林在湖边站立成一排碧墙,每个小湖都自成风景。宁静、神秘、清澈、美丽,也成为了众多新婚夫妇拍摄写真集的“天堂”。

  翡翠湖边的翡翠湖客栈(Emerald Lake Lodge)就像人间仙境。站在停车场通往翡翠湖客栈的小桥上,湖面雪山倒影清丽可人,抬头可见高耸的雪山。在翡翠湖边有船坞,情侣们可租船泛舟碧绿湖面,划向深处,近距离欣赏雪山松林构成的美景……

  冰酒是加拿大的国酒,不可不试。

  叹美酒

  “众神佳酿”好冰酒 醉倒美景间

  推荐理由:冰酒是加拿大的国酒,被称为“液体黄金”,到加拿大,如果没有品尝过冰酒,将会是很大的遗憾。汤普森欧垦娜根是盛产冰酒的好地区之一,国内较常见的高档冰酒品牌——云岭冰酒在该地区就有生产,用餐享用水果蛋糕时,喝上一杯冰酒,绝对是一种享受。另一个不能错过的是欧垦娜根秋酒节,今年的秋酒节在9月28日至10月7日举行。

  在云岭葡萄园,云岭酒庄的主人会给游客介绍冰酒的历史及其制造工艺。由于冰葡萄经常歉收、且产量低、压榨工艺难度高,通常冰酒价格会比其它餐酒高出许多,一瓶小小的冰酒融合了冰雪严寒与人间温情。每个季节,云岭酒庄会推出新菜单及其配酒。品尝冰酒有一个小技巧,就是把酒和酒杯稍稍冷冻一下,但不能加冰,温度要在8摄氏度以下,品酒时配以新鲜水果或甜点,注意甜点不要比酒甜,否则口感会打折扣。

  在汤普森欧垦娜根最南部的城市奥索尤斯,还有一个最著名的酿酒厂Nk”Mip酒庄。这是北美原住民拥有的第一大葡萄酒酿酒厂,在那里可俯瞰奥索尤斯湖岸,还可以看到天然沙漠。秋天直到十月中旬,Nk”Mip酒庄宽敞的凉亭从上午11点至下午3点为游客提供精致午餐,菜单既有当地野味,也有原住民的家常菜肴,特色菜有烟熏烤鲑鱼、白沙牛肉等。

  气候:加拿大地域辽阔,东西海岸温差较大;9月中旬到12月下旬为秋季,晚间比较清凉,最好备上一些保暖的衣服。

  Tips:

  通信:中国的手机开通国际漫游后在加国可以使用,但通话费用昂贵,不建议使用,发短信还是可以的,约人民币4元一条。如需打电话,建议在温哥华的唐人街买电话卡,5美金可打500分钟的国内电话或300分钟的国际电话,还带有中文提示服务。

  小费:付小费是欧美西方文化的一部分,如果在同一家酒店住两晚,最好在房间放一加拿大元的小费给服务生,否则床单、枕套、毛巾、浴巾可能不被更换,若需行李员帮忙拿行李,通常需付1到2加拿大元。

  治安:加拿大是移民国家,打劫时有所闻;贵重物品需随身携带,挎包最好斜跨,酒店大堂、餐厅、机场和旅游景点都是小偷经常光顾的地方,需要特别注意。

(来源:大洋网)

  太阳当头,我站在金字塔上举目四望,死亡大道 (Avenue of the Dead)北边矗立着月金字塔,南端平台围绕的“城堡”(Citadel)隐藏了奎兹特克羽蛇神殿(Temple of Quetzalcoatl);脚下堆砌金字塔的火山石透露经历的沧桑,小贩清冷的陶笛声将人的思绪引向悠远的空间。

  墨西哥城中心东北31公里的迪奥狄华肯(Teotihuacan),也是联合国列名的世界文化遗产,其中的日、月金字塔及羽蛇神殿埋藏着墨西哥未解的历史谜题。

  月金字塔后边有山,山泉汇成小溪流经高地。公元前150年,山脚建筑起月金字塔,并次第向南扩张,日金字塔及城堡和羽蛇神殿。往后三百年间,城堡成为地理、政治和宗教中心,大约在公元600年前后的全盛期,迪奥狄华肯占地20平方公里,住宅建筑逾2000处,估计容纳12万5千到 20万人口,在世界上仅次于君士坦丁堡、长安、洛阳、波斯首都和埃及亚历山大港。

  公元750年,迪奥狄华肯的人口突然消失,公共建筑留下的火烧痕迹让人猜测是遭火劫,但是天灾还是人祸,说法不一。有考古学家认为是北方民族侵入造成兵灾,有些则认为是百姓不满统治阶级欺压起而抗暴。有人推测天气遽然变化及地利已尽造成欠收,因此居民外移;甚至猜测居民被外星人带走,外星人为灭迹而将城市掩埋。

  不但迪奥狄华肯消失之谜无法解答,是谁建立了这个大都会?他们和后来的阿兹特克人是否有关?是爱好和平还是凶残嗜血的民族?他们的统治者是独裁还是共治?迪奥狄华肯保持城市政体还是扩展成独霸中美的帝国?金字塔是否为统治者的陵墓?一连串问号都无定论。

  每次到墨西哥城,我一定会走访迪奥狄华肯,不为解开回荡墨西哥高原千百年的谜题,只想走进那片重建的废墟,再一次听听迪奥狄华肯传奇。

  迪奥狄华肯阿兹特克语意即“众神居所”(City of the Gods),阿兹特克人于14世纪初迁入墨西哥高原建立帝国前,迪奥狄华肯已成废墟,没有语言流传也没有文字记载废墟的故事,阿兹特克人仰望两座金字塔,直觉应出自巨人手笔;随后更与本身信仰及宇宙观结合,发展出“众神居所”的传说。

  阿兹特克人知道迪奥狄华肯的存在并流传“众神居所”故事,统治者偶尔使用废墟举行宗教仪式,并因日月金字塔间沿路坐落的平台类似墓地,而将道路命名为”死亡大道“。16世纪初西班牙人进入墨西哥城也参观了迪奥狄华肯,既惊讶于日月金字塔规模,也发现日金字塔南边土石平台围绕的广场像是设防的城堡,因而获名。此后迪奥狄华肯便被遗忘,任由荒烟蔓草掩埋。

  19世纪末期至20世纪初期,墨西哥政府陆续挖掘出迪奥狄华肯,并发现“死亡大道”两旁平台不是坟墓而是祭台,应该易名“神圣大道”。出土的日金字塔地基南北75米、东西73米,面积与埃及大金字塔相当,高度仅及大金字塔一半。日金字塔每层四个角落都有骨骸,鉴定显示骨骸属于遭到活埋的6岁孩童;而依据小孩眼泪会带来雨水的传统说法推断,日金字塔祭拜的应是事关雨水的神灵。活埋的孩童骨骸及金字塔顶端遗留的玉石雕刻出土,更能确定迪奥狄华肯是祭祀中心,日金字塔则是大祭台。考古学家在月金字塔中也发现人类骨骸和陪葬物,并在附近发掘出公共澡堂、戏院、球场、民宅及完善的下水道系统,甚至提供给香客落脚的旅馆,迪奥狄华肯既是宗教中心也是有系统规划的城市。

  月金字塔附近发掘的鸟蝶神宫殿(Palace of Quetzalpapalotl)据猜测是祭司住所,我喜欢走下宫殿观赏斑驳的壁画。手法大多工整对称,画有海螺和鹦鹉;位于中央高地的迪奥狄华肯既不近海也不见雨林,因而有人推测迪奥狄华肯全盛时期版图广阔,影响及于北边的墨西哥湾和东南低地热带雨林。

  迪奥狄华肯的一处壁画博物馆不可不看,但我却觉得最有趣的壁画是在日金字塔背后Tepantitla的祭司住所。住所墙上祭司播种的壁画保持迪奥狄华肯画风的呆板,但内室墙上的雨神乐园却生动有趣,水边花木繁茂彩蝶翩翩,居民戏水笑逐颜开,一派天堂写照。雨神是务农民族最重要的神灵,在墨西哥城大庙和人类博物馆里看到的雨神,多是表情严肃甚至獠牙外露,怎么也没料到雨神乐园却是祥和欢乐?据说,乐园只收容被水淹死的人或因生产而亡的母亲。

关键字: ,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标签页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