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凡纳:邂逅《飘》的故事

2010/08/14 | 分类: 美洲 | 编辑: 旅游博客 | | 发表评论

  在佐治亚州和南卡罗来纳州交界处,有一座名城——萨凡纳。《飘》里郝思佳的父亲就是在那里结识了郝思佳的母亲,并且娶了她。1733年英国将领Jame Oglethorpe从萨凡纳河乘船登上了这块土地,靠着当地人的帮助,在佐治亚荒凉的中心,建立了这座城市。他独特地设计了城市布局——建立众多的广场,教堂、民居等各种建筑,紧紧围绕每个广场。南北战争期间,南方军因主动撤离,使古城得以保存。现在,当时建造的24座广场中,有22座留存,每一座都有自己的风格。

  在萨凡纳旅游,感觉它是多面的、立体的、多姿的、多彩的。萨凡纳是灿烂的花园,建筑的荟萃。坐上古色古香的游览车,穿行在英式、意大利式、法式各类建筑中,喷泉、水池、雕塑、橡树、鲜花……让你流连忘返。萨凡纳也是一座鬼魅的城市。据说,这里流传着久远的鬼怪和灵异故事。临河的小店,到处出售印有骷髅的T恤和纪念品。我们走进1754年建造的古老海盗屋,现在已改成“海盗餐厅”。这里曾是点燃史蒂文生创作《金银岛》灵感的地方。海盗屋灯光暗淡,空间逼仄,用餐的过程中,时不时有人过来给你讲不可思议的鬼怪故事。信和不信,任凭你一笑了之。萨凡纳有现代化的港口,也有斑驳的老墙、古旧的铁轨。萨凡纳是电影导演向往的外景地之一,《阿甘正传》《善恶园的午夜》《将军的女儿》《重返荣耀》和《我的父亲,我的儿子》在这里拍摄;萨凡纳也是音乐家的天堂,你听过《月亮河》吗?约翰尼·默瑟是萨凡纳人的骄傲。在美国最古老的萨凡纳歌剧院,我们欣赏了一台《南方之夜》的演出:美国乡村歌曲、摇滚、pop、爵士、百老汇戏剧……在场内场外互动的环节,平时并不算奔放的我,舞手扭腰、跺脚呼喊,中国同行都有些惊讶,连前排的美国老太太,也回头对我竖起双拇指。在这样的环境,激情自然而生。

  在佐治亚游历,令我对美国南方人民的热情、好客、豪爽,不加掩饰的情感流露,印象深刻。《南方之夜》演出后,演员都等在外面和观众一一握手合影;观众的高分贝喊叫,很多都来自白发老人;看美国职业篮球老鹰队和骑士的比赛,成人观众会自发地在一个八九岁的黑人小孩的引领下,高呼:“defence(防守),defence(防守)。”

  在佐治亚的日子里,晴空万里,唯独离开那天,下起了雨。这不是离愁,而是绵绵的不舍;这不是别绪,而是依依的怀恋;这不是告别,而是未来的相聚。美国南方的天空、南方的太阳、南方的雨、南方的土地、南方的人民,在离别的瞬间,留驻在我永恒的记忆。

 

关键字: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标签页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