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坦布尔 古城闲情散记(图)

2010/09/10 | 分类: 出游指南 | 编辑: 旅游博客 | | 发表评论

作为土耳其最大的城市,伊斯坦布尔无疑极具代表性。在这个古老的城市四处游走,很难想象世上还能有另外一个城市能跟它相比,这里就像是一个庞大的露天博物馆,蕴含了土耳其的内敛沉稳及别具一格。丰富的民族底蕴,令所有触摸到这片土地的人,都能感受到它的美丽。在老城里随便走一走,就是比历史书更古典生动的旅程。


伊斯坦布尔随处可见清真寺的踪影


土耳其男人最喜欢的消遣就是在大桥边钓鱼

伊斯坦布尔的出世与入世

在土耳其人到达前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伊斯坦布尔就像是一块磁铁,吸引着人们的到来。这里原本是基督徒去耶路撒冷朝圣的停留之地,自从6世纪拜占庭皇帝贾斯廷修建了索菲亚大教堂后,这里就成为朝圣者的目的地之一。与伊斯坦布尔的一些古迹相比,索菲亚大教堂并不是什么特别古老的地方,但在其后1000多年里,它一直是基督教世界里最宏伟的教堂。当初兴建教堂的目的似乎更像是为了重振罗马帝国的雄威,索菲亚大教堂内部辉煌得足以令人一进门就感到眩晕。人们总说一幅画要表达的东西可能尽在不言中,但大教堂偏偏是这样的一幅杰作:金色的雕塑、华丽的壁画、炫目的彩色玻璃窗、厚重的大理石柱子……各种各样的装饰品让你目不暇接。它也是建筑史上的一个奇迹,巨大的房顶竟然找不到一个支撑的柱子。土耳其人也曾经试图在其他清真寺复制这个效果,但最终失败了。奇迹只有一个。不知是出于宗教敏感还是出于敬意,索菲亚如今到底成了博物馆—被各种信仰的人们膜拜的博物馆。


土耳其建筑大多同时兼具着后宫的风情和寺庙的宏大

从索菲亚大教堂向南,不到10分钟,就到了蓝色清真寺(Sulltanahmet Mosque)。一天5次,清真寺集结信徒祈祷的乐声从大喇叭里传出来,传遍了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这乐音很大声,奇怪的是,听起来却让人很舒服。蓝色清真寺是伊斯坦布尔最浪漫的清真寺,也是伊旧市街的中心。蓝色并不是它真正的名字,但的确是最感性的一个。这名字得于它身上贴满的伊兹尼蓝瓷砖,光线照射在蓝瓷砖上,笼罩出一层极忧郁的灰蓝,又像裹着一团水汽,让人想起苏丹后宫里,女子面纱下朦胧的眼泪。这座伟大的建筑在不到7年里(公元1609~1616年)建成,6支纤细的塔尖如同天鹅的脖颈,优雅地伸向天际。据说只有圣城麦加的清真寺才能盖6根尖塔,只因为当初建筑师把苏丹命令的“黄金的”听成了“6根的”,结果蓝色清真寺也就逾矩有了6根尖塔。走进清真寺,巨大的象腿般的柱子支撑着巨大的拱顶,几个小巧的圆形环绕在它周围。空旷的清真寺里满是壁画和工艺复杂的花饰玻璃窗。我抬头仰望着光线穿过穹顶上260个小小的悬窗,注视着点缀在上面的金色的阿拉伯文字渐渐溶入昏黄的玻璃光中。脚边不断有虔诚的穆斯林起身、跪倒,那幻光明舞,安详悠然,在我都像是置身在一个虚幻的世界。


索菲亚大教教堂的光影如梦如幻

从蓝色清真寺出来,我的下一站锁定在地下宫殿。地下宫殿原本是个地下蓄水池,拜占庭帝国时曾经用过1000多年。这里也曾经用作军事弹药库,现在则成了观光客寻找拜占庭传奇的浪漫空间。地下城远比想象中来得庞大,甚至能容纳下一个索菲亚大教堂。300根柯林斯式大理石柱支撑着天花板,据说都是从帝国各地和其他国家的废墟上搜集来的。几百年间,宫殿一直尘封在地下,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有个住在蓄水池上的人心血来潮,想给自家房子挖个地下贮藏室,才让它重见天日。当时水池大半已经被淤泥填满了,这个惊魂未定的人还以为自己误闯了米诺斯国王的地下迷宫呢。在我旅行的记忆中,没有什么比端坐在历史中去倾听历史更美妙的事情了。


蓝色清真寺的内部线条简洁又不失优美

真主喜欢生意人

我们已经看了足够多的历史,是时候去体验一下现代的伊斯坦布尔了。在伊斯坦布尔大学前的广场上慌忙地逃离了6个举着鞋刷欲意奔向我脚底的鞋童之后,我冲进了Grand Bazaar的大门。


繁荣的大巴扎里布满了各种小摊

这是个极大无比的市集,据说已有五六百年的历史了。从一个城堡式的大门进去,通过一个广场,就跨进阿里巴巴的迷宫。大大小小的商店鳞次栉比,货物堆得满坑满谷。出售的商品从头巾、香料、手工制作的皮件、假古董,一直到CHANEL的香水、CD的时装、名牌的球鞋。触目所见的珠宝玉器店、钻石首饰店,橱窗里粗重的金项链就挂在仿古的阿拉伯弯刀上。整个市场少说也有四五千家店铺,装不下的只好开到巴扎外去。而这些店铺里,最少不了的就是地毯商。


土耳其地毯一直是富足的象征

我一点也不怀疑土耳其人对于地毯的热衷。从某种意义上讲,地毯传承着土耳其人的生活方式,它曾经为游牧的突厥人隔绝酷热的气候,在转变成穆斯林之后,又被当作祈祷垫来使用。直到今天,编织地毯都是土耳其乡村妇女的传统职业。只是在来土耳其之前,一个朋友反复叮咛嘱咐,要我远离地毯商人,还现身说法,若不是带着信用卡,她能不能回来教育我这番话都是个问题。当初我笑她少见多怪,如今走在大巴扎里,才发现每一步都成了跟这些天才地毯商们的斗智斗勇。我很幸运认识了哈桑先生,这可能是世上最后一位古老的地毯织造师了。你若是了解了他的经历,就会感叹为什么土耳其人是天生的商人。他曾经去克罗地亚打过仗,白天躲枪子,晚上向美国战友兜售啤酒—军队里每星期配发10瓶啤酒,伊斯兰教戒律规定哈桑不能喝酒,但没规定他不能卖酒。而且不仅仅是酒,他老婆发现他回家时只剩了一套衣服—连寄给他的安卡拉羊毛衫都被他卖光了。


集市上的老妇人神态安宁

我开始怀疑自己能否对抗这位在枪林弹雨之中幸存下来的大兵推销员。哈桑很骄傲,因为他只经营经过修复的古老地毯。他每天的工作就是修复这些从土耳其四处收来的老地毯。有的地毯甚至是帝国时代的皇家专用地毯。一般小铺子里挂的地毯都是张张鲜艳夺目的,颜色艳丽如昆虫的甲壳,而哈桑店里的地毯色泽却很柔和淡雅,没有尖锐的色调,而是带着时光织造出的厚重。他殷勤地请我伸脚去踩踩标价20万美元的老地毯,去体验体验那神圣的古老的质感。为了不至于一脚踩烂20万美元,我刚要弯腰脱鞋,却被他一把拦住。后来才知道,真正的好地毯是越踩越厚实,越踩越值钱,色泽也是越踩越柔美。我问哈桑蓝色清真寺里的老毯子被人偷过是不是真的,他倒答得天经地义:“当然了,那铺的可是钱呀!”13世纪马可·波罗横穿安纳托利亚时就评价过土耳其地毯之美,我自然也难以抗拒这种地毯现场展览的诱惑。心荡神移地刷了卡扛了一块沉重的地毯回去之后,我才渐渐地清醒过来。走出Grand Bazaar的大门,回望着苏丹阿卜杜尔哈米德二世题写在巴扎门口的镏金大字:“真主喜欢生意人”,我开始认真地考虑该怎么偿还这笔钱。


琳琅满目的水果很能挑起人们的食欲

巅峰的快乐

在土耳其有样东西能让我活力十足像只拧了发条的橙子,而且绝对勇于面对,那就是甜点。我遵循最典型的半糖主义。但在土耳其第一次被招待喝茶,3只杯子另附一碟方糖,女主人先肆无忌惮地丢进3颗,一下午的时光就在茶和糖叮叮咚咚的搅拌声中度过。食糖起源于阿拉伯,像后宫里就有种永不缺席的糖果,是种精巧的软糖,用蜂蜜、蔷薇水和各种软果仁与糖浆搅在一起,凝固之后切成小块,外面薄薄地裹着一层粗麦粉和糖霜,一粒粒盛在小银盘里端出来。这种软糖叫做“土耳其喜悦”,如今已经把奥斯曼后宫的快乐流传到了全世界。喜悦的杀伤力实在太大,只消一粒,就足以让你认真地怀疑自己从前对快乐的定义。这种从肉欲直击灵魂的欢愉,让人上瘾。


土耳其冰激凌口感香Q可人

在土耳其的日子,只要任何一点甜头,都能把我迷得晕头转向。这就是为什么我执意地在黑海的山区寻找土耳其最奢侈的甜品—高山野蜂蜜。很少人知道土耳其蜂蜜,因为它的价格决定了它仅仅只能在一小撮人里流传。当地人养蜂也至少有一千年的历史了,他们的世世代代的辛劳加上花期短暂的高山植物,大大地促进了世界上最昂贵的蜂蜜的产生,一公斤质量上乘的蜂蜜,还并非顶级,本地价格就高达200美元。一只松鼠从栗子林里窜了出来,悄无声息地窜过了石砾。四处都找不到养蜂人的白帐篷,一个小鬼头却突然窜了出来,他攥在手里当点心啃的蜂房,立刻燃起了甜蜜的希望。可能眼神太过含情脉脉,小男孩毫不吝惜地把脏兮兮的小手伸了过来,慷慨地要我吃他啃剩了一半的蜂房。我请他带路去找蜜蜂的路上,迫不及待地把这块礼物塞进了嘴里。淳厚的花香立刻渗透出来,舌头只需轻轻一压,浓稠的蜂蜜就缓缓地溢满口腔。如果不那么在意出处,我的舌头还从未得到过如此甜蜜的爱抚。

请他带路去找蜜蜂,我拐进了另一条崎岖的小路。有人出来迎接我们,一个胖乎乎的男人否定了我搜寻野蜂的愿望,这个季节,飘忽不定的野蜂人已经迁徙到更高的山林里去了。但他以十足肯定的姿态,高傲地宣布他手头有今年新酿制的野蜂蜜,他愿意与我分享一点,但是,只是一点点。


土耳其软糖举世闻名

于是在榛子树下,我喝着咖啡等到了一小勺野杜鹃花蜜。这一小勺蜂蜜,不会比一粒水果糖大多少,但凡知道这滴蜂蜜的底细,就非但不能埋怨主人的小气,反要感激他的抠门,因为—这是要命的“疯”蜂蜜。

关于这种阴险的黑海甜蜜,中世纪时曾被基辅的传奇女王Olga作为礼物送给了入侵的俄国人,借机把处于幻觉和麻痹状态的敌人消灭殆尽。再晚点的17世纪,客栈老板有时会在甜味饮料中暗自加入土耳其疯蜂蜜,一想到我很可能会跟那些倒霉的旅人一样因为大吃大喝而上天堂,我就只有衷心地感激主人的诚实、可靠和吝啬。


伊斯坦布尔风光

疯蜂蜜的毒性就在于杜鹃花。这种花在潮湿的黑海山峦里开得十分旺盛。只是它含有的木毒素会残留在蜂蜜中,让你肌肉麻痹产生幻觉。但它偏又是人间至品,珍贵到按克出售。每年只有5月中旬的2到3周里,在海拔1000米以上,野蜂才能采酿杜鹃花蜜。在阳光下,我欣赏着小勺里这几滴黏稠的糖浆华丽的琥珀红的光泽,恋恋不舍地把它含入口中,那糖蜜布丁般的浓浓的质感缓缓滑过喉咙,浓烈的花香久久不会消散,仅仅是这勺蜂蜜的味道,就足以让人体会到春天的迁移、高野的山峦和森林中清冽的晨风。

关键字: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标签页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