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男宠”的荣辱生活[2012-01-19] 上传人:yangtuoma@yahoo.cn

2012/01/19 | 分类: 人文地理 | 编辑: 旅游博客 | | 发表评论
由于社会慎防男女之别,阿富汗一直有个传统,一些男童被打扮成女孩子带到派对上跳舞表演,玩弄“男宠”甚至成了权贵们地位的象征。来源:趣事天下

由于社会慎防男女之别,阿富汗一直有个传统,一些男童被打扮成女孩子带到派对上跳舞表演,玩弄“男宠”甚至成了权贵们地位的象征。来源:趣事天下

近30年来的战争导致阿富汗人普遍贫穷,迫使男童不得不出卖自己。去舞会前,Shukur在一个公共浴室里洗澡。21岁的Shukur在12岁时被绑架到阿富汗昆都士,之后成为一名“男宠”(bachabereesh)。5年后他逃回坎布尔,以跳舞谋生。

Shaharyar在阿富汗坎布尔的一个舞会上跳舞。24岁的Shaharyar居住在坎布尔,在他17岁时父亲去世,作为家中的长子,Shaharyar开始承担养家的责任。他在一家茶馆遇到他的师傅ChaiKhan,师傅教他跳舞,并将他引荐到市场中。

Shaharyar在阿富汗坎布尔的一个舞会上跳舞。在阿富汗北部,前军阀和游击队指挥官们会为了他们的男童舞者,展开激烈的竞争。无胡须男孩也会在市场表演,长得好看的男孩就会被卖掉。

Shukur在舞会中起舞。这些男孩被当地人称为bachabereesh,他们大都只有十几岁,没有胡子,被打扮成女孩模样,身着女性服装,戴假乳房,在脚上绑着小铃铛,出现在宴会上为那些有钱的男顾客们跳舞。

Shukur在舞会中起舞。一名阿富汗民兵组织指挥官曾说:“有些男人喜欢玩狗,有些喜欢玩女人,我就喜欢和这些男孩玩。我结婚了,但我更爱男孩子,在这个地方,你不能带着女人去参加宴会也不能让她们为你跳舞,但那些男孩能,他们就是我们的威望。”

Shaharyar和Shukur在阿富汗坎布尔的一个舞会上跳舞。一名前游击队指挥官承认:“每个人都想要跳得最好、最英俊的男童。有时候我们聚集起来,让我们的男童们跳舞比赛,谁赢了谁就是最好的男童。”

在一个舞会上,一名阿富汗男子骄傲地仰头看着镜头。一般来说,主人会给许多男孩提供大量昂贵的衣服甚至给车,因为这些主人想要以此显示他们的富有以及社会身份。但如果男童们拒绝表演或者没有按照主人说的去办,他们就会受到毒打。

Shaharyar在阿富汗坎布尔的一个舞会上跳舞。舞会结束后,“男宠”们就成了主人性虐的玩物。

阿富汗坎布尔的一个舞会,一些前游击队指挥官们每周都会举办这样的派对。

在坎布尔的一家茶店里,Shukur正举着一面小镜子整理妆容。很多沦为性奴的男童并不觉得自己的生活很悲惨,并不憎恨虐待他们的主人,甚至有些想在长大后也能豢养男童。

13岁的Fridoon来自阿富汗洛迦省,母亲去世父亲再婚时,他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后妈虐待他,并将他赶出家门,他被迫成为街头流浪少年。一天,Fridoon被一名男子带去参加了一个聚会,之后他便成了“男宠”。

很多沦为性奴的男童并不憎恨虐待他们的主人,有些甚至想在长大后也能豢养男童。

在这个“伪娘”当道的时代,真正的猛男“纯爷们”似乎越来越遭受“排挤”。

在亚洲,抛开早已成为老生常谈的泰国的“人妖”不说,就连日本、韩国的男人们也正逐渐把追求女人味当作“时尚”:有调查显示,目前75%日本男人自认为“食草男”,不仅出现了“穿裙族”男人俱乐部,男性美容、美甲店更是越来越多;韩国影视制作人甚至将拥有“比女人更女人的美貌”作为选拔男主角的一大评判标准。据了解,韩国也有同日本一样的“爱裙族”男人,首尔还有专门接待“易装者”的酒吧和咖啡屋。

在欧美,“都市玉男”早已成了英国见怪不怪的现象,甚至已晋升为女性择偶的标准;而“雌雄同体”的“中性美”之风也正在包括美国、法国在内的越老越多的国家中流行开来。君不见,在近几年的欧美各大时装表演现场,杨柳细腰、弱不禁风的男模比比皆是。

笔者认为,如果真是怀着一种娱乐的精神和心态,那么男人偶尔追求一下女人味本也无可厚非。但如果把这种精神和心态过度的渲染、夸大,那可就不太正常了。

因此说,在这个猛男缺失的时代,泰国举办的这一场“猛男选秀”来得正是时候。尽管谁心里都清楚,真正的猛男不是“秀”出来的。但毕竟,有了这样一个展现的方式,至少可以说明人们已开始在心底深处呼唤着“真男人”的回归。

印度目前是世界上性工作者群体最为庞大的国家,从业人员达1500万。在印度,男妓非常普遍。虽然印度卖淫业是合法的,但法律禁止同性恋,也就是说,男妓的处境更加糟糕。(来源:大旗网)

印度法律规定性工作者不得在公共场所从事业务,男妓们的工作地点非常有限:公园,车站,厕所,廉价酒店甚至寺庙。

根源就是贫穷。他们是暴力或性暴力侵犯的目标,而保护措施的缺乏也使病魔在损害他们的健康。

印度男妓的客户牵扯到同性恋问题,根本不受法律保护。他们不得不忍受警察与黑帮们的轮番敲诈与迫害。

卖淫业虽然被印度法律承认,但经营妓院与拉皮条是非法的,他们必须自力更生。

性工作者虽然享有公民权利,但却被排斥在劳动法保护范围之外。

在印度,男妓的处境比妓女的处境要糟糕很多。

男扮女装是他们赖以生存的一种谋略。

如果有一份更好的工作,谁会出卖自己的灵魂与肉体?

他们每个人都有故事,但他们选择沉默。

男妓的房间。

夜幕降临,该上班了……

在印度一些婚丧嫁娶的场合常可以看到一些穿着鲜艳的“莎丽”,化着浓妆,但从脸上看仍有很多男性特征的舞者。这就是“神的舞者”———“海吉拉斯”也被称为阉人,他们是印度社会中一个特殊人群。

传统上,一些男孩在10—15岁被阉割之后作为“海吉拉斯”,“海吉拉斯”被阉割的原因多种多样。许多人由于生来就具有男女两套生殖器官而被阉割;还有许多人生理上是男性,但他们却具有女性认知,因此自愿接受变性手术。

对于“海吉拉斯”们来说,能够在医院(哪怕是再小的乡间医院)接受变性手术,都是天大的幸事。许多“海吉拉斯”仅仅随便找个地方,用一把脏兮兮的刀子就解决问题。

她们的主要工作就是在婚丧嫁娶的场合为主人祈福、驱邪避祸。这种人严格地保持着自己的操守,不酗酒、不吸毒、不进正规医院就医、不与外人交友。

一般情况下,男孩要成为“海吉拉斯”必须出于自愿或得到家长的同意,他们要请一位年长的“海吉拉斯”作自己的“导师”,入门后,学生要承诺服从和忠诚于自己的导师,她们要称自己的导师为“母亲”。

由于“海吉拉斯”的社会地位比较特殊,因此成为“海吉拉斯”后,她们往往会割断与原来家庭的联系,而彼此之间组成一个个小团体,几个小团体组成一个大团体。小团体是由“母亲”和她的几个“女儿”组成的,被称为“家庭”。她们称自己的团体为“母系福利社会”。

“海吉拉斯”大多住在条件较差的贫民区,她们每个人得来的收入都要交公,再由“母亲”进行分配。如果一个“家庭”的“母亲”去世,她们的房产将交给公社,由公社重新分配。

阉人的社会地位甚至低于贱民(四种公认的种姓之下的人),大多数人唯恐避之不及。在人们眼里,她们是又可怕又可笑的人物。当她们穿着妖冶的莎丽,戴着粗重的黄金珠宝首饰,涂着厚重的脂粉,花枝招展地沿着马路走来的时候,其他人就会转过身去,或者一走了之。

在印度北部的拉贾斯坦邦和古吉拉特邦等地的婚礼上是少不了“海吉拉斯”的,因为人们认为“她们是神的使者,会保佑新人多子多福”。在婴儿降生的地方同样能看到她们翩翩起舞。亲朋好友围坐在院中一边拍手一边唱为新生儿祝福的歌谣。然后由一名“海吉拉斯”抱起婴儿,手放在他的头顶说:“这个孩子会长命百岁,将来会有很多子孙,他将得到神的祝福。”在农村,她们的报酬是“莎丽”、糖和小麦粉。

许多年轻阉人的容貌太美了,简直令人销魂。她们很容易通过考核,成为女模特儿。

但是,有些参加聚会的阉人,看上去就像滑稽哑剧中的老太婆。无论年老的、年轻的、漂亮的、丑陋的,所有阉人有一个共同特点。“当你意识到你是一个海吉拉斯时,你会永远离开普通世界。其他阉人会成为你的父母和家人。”

在很小的程度上,阉人也开始冲出与世隔绝的封闭生活。孟买一个时装展组织者曾经邀请阉人在一个晚会上充当模特儿,仪态万方地走在上流社会观众面前的T型台上。

关键字: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标签页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