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地球日:直击世界各地的气候难民[2011-04-22]

2011/04/22 | 分类: 人文地理 | 编辑: 旅游博客 | | 发表评论

4月22日,是世界地球日。
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我们对大自然的破坏也日益严重,尤其是近100年以来,我们对地球的生态环境造成了极大的影响:气候变暖,海啸地震频发等自然问题已经严厉的摆在了我们眼前。“只有一个地球”的理念已经深入人心,这就是“地球日“的由来。
下面的一组图片,揭示了无情“虐待”地球的我们,也被地球母亲无情的伤害。如何与自然和谐成长成为了摆在我们和后代面前一道亟待解决的题目……
马拉维:气候变迁、贫穷和脆弱。马拉维是非洲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在马拉维,维系农民和渔夫生计的是季风,但原本会带来适度降水的季风现在开始乱吹,有时风势极强,雨水过多,导致房屋倒塌,庄稼绝收,渔船损坏。马拉维是南部非洲森林采伐率最高的国家之一,这种现象主要归咎于人口的快速增长,由于缺乏燃料,只能依靠木炭生火做饭。

4月22日,是世界地球日。
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我们对大自然的破坏也日益严重,尤其是近100年以来,我们对地球的生态环境造成了极大的影响:气候变暖,海啸地震频发等自然问题已经严厉的摆在了我们眼前。“只有一个地球”的理念已经深入人心,这就是“地球日“的由来。
下面的一组图片,揭示了无情“虐待”地球的我们,也被地球母亲无情的伤害。如何与自然和谐成长成为了摆在我们和后代面前一道亟待解决的题目……
马拉维:气候变迁、贫穷和脆弱。马拉维是非洲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在马拉维,维系农民和渔夫生计的是季风,但原本会带来适度降水的季风现在开始乱吹,有时风势极强,雨水过多,导致房屋倒塌,庄稼绝收,渔船损坏。马拉维是南部非洲森林采伐率最高的国家之一,这种现象主要归咎于人口的快速增长,由于缺乏燃料,只能依靠木炭生火做饭。

肯尼亚阿尔巴耶汗的达姆巴斯地区,死亡和垂死的动物遗体,连年的雨水稀少让这一地区干旱无比。非洲天气一向变化无常,但已有证据表明,全球变暖正在使干旱洪水等极端天气的不确定性和不可预知性增加。

1998年的米奇飓风横扫了中美洲,图中一位洪都拉斯的男子正在绝望的凝视着飓风造成的破坏。一些科学家表示,全球变暖正在使诸如米奇和卡特里娜这样飓风的强度和破坏力度增大。

在北西帝汶,来自特斯村的孩子们和自己的父母坐在一起,他们种植蔬菜的技能培训是牛津乐施会农民田间学校教育的一部分,该学校的建立旨在缓解气候变化对西帝汶的影响。该村共有13名妇女和12名男子,图中还可以看到村庄中的几所托儿所。村民们种植了洋葱、空心菜和番茄。乐施会还修建了用于灌溉的水渠。牛津乐施会为生活在西帝汶伯鲁和TTU地区20个易受影响乡村中的7500名村民提供了两年的食物保障和营养工程,旨在通过输入农业、营养和动物畜牧技能来发展可持续的生计维持。他们还利用田间学校教授农民利用低成本和自然化的投入方式种植蔬菜。

2007年飓风迪恩袭击了位于海地沿海地区,20多处房屋和很多生活资料都被洪水冲走,1050多户家庭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失,而农业和渔业部门更是损失惨重。图中,村民正站在海边上。灾难发生后,牛津乐施会和 CROSE协会联手发起了一个为期六个月的响应计划,旨在向受灾的农民和渔民们提供生产资料以恢复其生活生计。另外,他们还和当地社区协作建立了飓风早期预警系统。

海地拜勒特地区的渔民需要共用几艘幸免遇难的渔船,以维持生计。2007年的飓风迪恩横扫了这一地区,毁坏了大量的房屋和生活资料。

一位妇女行走在巴布亚新几内亚钦布省的库布地区,当地的人们不知道雨季何时会降临到这一地区。气候变化使很多太平洋岛国的淡水资源减少,以致于无法满足旱季的用水需求。为了应对气候变化,移民是最迫不得已同时也是最后的选择。生活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人们正面临着毁灭性的打击,他们有可能成为世界上首批“气候难民”。

龙博女士和她的家人住在柬埔寨拉乌松村的小屋中,她时时刻刻提防着疟疾造成的威胁。广阔的海岸线和热带气候让柬埔寨被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列为对气候变化高度敏感的国家之一。上个世纪湄公河流域的平均气温上升了0.3至0.8摄氏度。气温的进一步升高将会带来一些更加极端的气候事件。IPCC的统计数据显示,海平面上升1米就会淹没1.5万至2万平方公里的湄公河三角洲区域,并使红河三角洲5000平方公里的地区受到影响。据此计算,2500平方公里的红树林将会消失,约1000平方公里的耕地和海水养殖区将会变成盐碱滩。

回家之路,漫长而艰辛。这些来自乌干达东北部村庄的妇女将布带扎在头上,帮助彼此将沉重的柴火提起来并保持平衡。由于头上的负担过于沉重,她们偶尔会把重物短暂的架在胳膊上。途中她们只休息了两次,一次是喝水,另一次是在村庄外的斜坡上。其中一位叫玛蒂娜的妇女表示,近处的树木被砍伐,但为了收集柴火她们要跑得越来越远,而且要穿越一些不安全地区。

一名孟加拉妇女正在匆匆忙忙的将稻谷晾干。她和自己的丈夫一起劳动,由于受灾,粮食歉收,物价高涨,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因为没有足够的草料,他们不得不将两头奶牛卖掉。这样的情形在当地并非只有他们一家。当被问及湿地渔民们的生活条件时,这名男子表示,水道已经干涸,根本无处捕鱼。

34岁的埃尔勒斯托·拉拉卡彻是秘鲁凯伊洛马地区的一位羊驼牧民,他表示,频繁的霜冻和降雪严重影响到了牧民们的生活,同时还让牲畜流产,使他们蒙受损失。在美洲牛津乐施会饲育计划的帮助下,拉拉卡彻一家获益匪浅,该计划旨在帮助牧民改善羊驼的毛色,让羊驼能卖上好价钱。饲育计划还为羊驼带来了新草场和棚屋,帮助它们抵御严寒。偏远的凯伊洛马地区经济条件单一,羊驼毛几乎是当地唯一的收入来源。这种经济结构非常易于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近几年的极度低温天气对当地的羊驼生产造成了极大冲击。美洲牛津乐施会和当地的NGO组织AsociacionProyeccion一道协作,帮助社区牧民应对极端气候事件。

10岁的伊丽莎白·塔玛拉,其背景是秘鲁国内最高的山峰——瓦斯卡兰山。秘鲁的这一地区已经受到了冰川退缩的影响。当地人依靠融雪作为水源供给,但现在高山雪线和冰川正在不断后退。在乌图帕帕地区,村民们引入了滴灌技术以有效利用旱季的水资源。

越南的农夫。因为气候变化的影响,越南的女性需要承担更为繁重的体力劳动。越南是世界上最易受到气候变化冲击的国家之一。极端气候事件的发生让越南政府意欲带领数百万人脱贫的雄心壮志屡屡受到挫折。

在孟加拉萨德吉拉地区靠近孙德尔本斯丛林的嘎布拉,12岁的女孩阿丽珐正在从刚泛滥不久的土地上运水。孟加拉的这一地区非常易于受到海平面上升的威胁,海水会渗入地下水,导致居民的日常生活陷入困境,粮食歉收。为了生计,很多农民故意让海水淹没农田,转而养起了虾类。这种转变不仅加剧了盐碱化程度,还增加了失业率。牛津乐施会正在和当地的NGO组织LEDARS一起协作,以改善目前这种不利局面。

在孟加拉沙克海拉地区,当地人正在重建河坝,以保护村庄。当地的很多堤坝都已经出现缺口,海水倒灌进来,不仅村民的生命财产会受到损失,庄稼的收成也会遭到打击。

照片上,50岁的泰国渔民潘康同行走在南塔克洪河水坝已经干涸的蓄水区内,该大坝位于泰国曼谷东北259公里的呵叻省境内。来自105个国家的气候专家和代表在曼谷发布了一份35页的报告,概述了全球变暖带来的气候灾难的预防和应对措施。

2006年8月18日,印度东北阿萨姆邦松尼泊地区的特兹泊遭遇严重干旱侵袭,一位农民坐在自己已经焦干的稻田中。因为干旱少雨和极端酷热,阿萨姆邦和印度东北部其他地区的农民日子过得异常艰苦。光阿萨姆邦就有80多万农民和50万公顷的农作物遭受了旱灾。

孟加拉妇女拉兹雅正在将芥菜摊在太阳底下晒干。拉兹雅的丈夫是个临时工,平时只能靠打零工度日。他们原先的房子被大雨冲垮,在过去的六年间一家人搬了三次家。生活在孟加拉的查阿阿特拉和乌塔尔塔拉巴尼亚地区的居民频繁受到洪水、旋风和河流侵蚀的威胁。气候变化让当地人感觉季节也发生了改变,夏季太热,冬季太冷。气候反常导致粮食歉收,收入锐减。牛津乐施会通过实行流域计划,以各种方式去改善当地居民的生活条件,提高他们应对自然灾害的能力。

孟加拉,哈斯娜·贝古姆的女儿史卡哈正在房子外面玩耍。

11岁的科亚住在孟加拉的查阿阿特拉。因为水位上涨,父母禁止科亚外出玩水。上一次洪水来临时,科亚的家被淹了,一家人挤在一块只有双人床大小的高地上生活了一个月。在牛津乐施会的合作伙伴沙利亚德布尔发展协会的帮助下,他们掌握了蔬菜种植和喂养家禽的技能。

笼罩在伊利玛尼峰阴影中的克阿皮。伊利玛尼峰冰川的融化速度过于迅速,当地人担心几十年以后他们将无水灌溉农田。

45岁的孟加拉妇女沙哈娜拉站在帐篷附近的洪水中抗议联合国的不作为。自从自己位于普特阿卡哈村庄的房屋被洪水冲毁以后,沙哈娜拉已经在帐篷里住了五个月之久。她表示这已经是她第四次因为洪水而流离失所了,而且洪水还让她的丈夫失业。沙哈娜拉本来还依靠两只山羊挣些零用钱,但山羊死后她就没有任何经济来源了。

在孟加拉的首都达卡,妇女们戴着G8领导人的面具参加抗议活动。这些大多从事建筑或缝纫的妇女工人们试图号召那些发达国家的领导人肩负起更多抗击气候变迁的责任。这次气候变迁抗议活动是由牛津乐施会和关键合作伙伴 CSRL组织的,旨在向世界表明,生活在不同地理区域的人们都受到了气候变化的影响。

尼加拉瓜:密切注意洪水期时水位上涨的高度。居民们在尼加拉瓜的博凯和科克河岸设置了早期预警系统,他们利用该系统可以去辨别水位什么时候上涨,以及一旦发生紧急情况该如何行事。

埃塞尔比亚:在沙漠中放牧羊群。干旱让埃塞俄比亚阿法尔地区奥卡雷阿法周围曾经丰饶的草场变成了荒地,人们没有收入来源,只能靠NGO的救助度日。由于干旱,这一地区牲畜的减少速度快得惊人。而食品价格上涨让很多家庭被迫削减了饮食的质量和数量,妇女们受到的冲击更为严重,在埃塞俄比亚的很多地区,妇女们只能吃儿童和男人们吃剩下的。此外,在很多地区很难寻找到干净的饮用水。牛津乐施会为阿法尔地区提供了紧急援助,解决了1.5万人的吃水问题,另外还为1500户家庭的3万只牲畜进行了检查和饲料补充。

飓风艾拉过后,孟加拉妇女正在带着孩子涉水而行。2009年5月26日的飓风袭击在萨德吉拉的加布拉地区至少造成了20人死亡,100人失踪,沿海地区的大部分房屋、田地和牲畜都被冲走。

雨水储存罐。一位老者表示村里人习惯用手指去测量地上的水位来检测降水的多寡。在中国干旱的西北省份甘肃,雨水是日常用水的主要来源。当地的居民表示干旱和沙尘暴的频率增加了。2006年,为了适应气候变化,当地的一家非营利性机构靖远县科技联盟开始培训农民种植枸杞。

飓风过后的印度。住在印度奥里萨邦的巴尔库鲁·布哈拉在洪水侥幸活命,他和家人被洪水围困了数天才被救出。2007年六月份的豪雨摧毁了奥里萨邦和孟加拉邦的大部分地区。

在卡奎厄克塔,由于气候变化,土豆只是受损的作物之一。卡奎厄克塔是玻利维亚帕尔卡山谷中的一个村庄,冰川融化给这里带来了极大的冲击。在这里,过着简朴生活的村民们最先感受到了气候的变化,穆卢拉塔冰川是他们所有生活用水的来源,随着冰川的退缩,卡奎厄克塔村民们维持了几个世纪之久的传统生活方式可能也将宣告终结。

关键字: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标签页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