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法尔纹面女人的别样魅力[2011-03-17]

2011/03/17 | 分类: 人文地理 | 编辑: 旅游博客 | | 发表评论

在东部非洲厄立特里亚南部,有个叫提奥(Tio)的小村庄,村里居住着阿法尔人,信仰伊斯兰教。早在一千多年前,这个民族曾经以游牧为生,因发现了水源而在此定居。(来源:梁子的博客)

在东部非洲厄立特里亚南部,有个叫提奥(Tio)的小村庄,村里居住着阿法尔人,信仰伊斯兰教。早在一千多年前,这个民族曾经以游牧为生,因发现了水源而在此定居。(来源:梁子的博客)

目前,这里居住了450户人家的1400多人口,村里大部分30岁以上的女人都没上过学。因为,过去只有清真寺被视为文化、教育和宗教的中心,而女人是被禁止走进清真寺的。因此,村里的女人们在文化上完全处于边缘地位。特别是一夫多妻的婚姻状况中,女人就是男人的附属品。可以说,女人的形象是由男人的名誉和欲望塑造出来的。一旦女人外出工作,人们会以为他无力供养家庭,丈夫的名誉将会受到损害。而不能自食其力的女人,很难经济独立,权利自主,在家中也无法唱主角。唯一体现她们的价值的只能是生儿育女,在多子多孙的大家庭中寻找自己的快乐。为此,女人们只有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围绕在丈夫和孩子们身边。为他们活着,几乎是每个女人一生仅存的想法。

这些女人有着自己对外展示美的方式,过去的阿法尔女孩儿,大约在五六岁时,家里会请来专门做针刺的女人,在孩子脸上刺上不同的竖道,这是一种“美容”。他们认为,随着女孩儿渐渐长大,针刺落下的印记,如同一种装饰品镶嵌在脸上,格外美观。通常纹面都要由专门的雕刻师来完成。所以,富裕家族尤为讲究纹面。纹面的图形取决于脸形,所以,也有些父母希望等孩子的脸盘定型后再雕琢,当然,大多数阿法尔人还是喜欢在孩子幼年的时候就开始纹面。

要刻出美的纹面,即使艺技高超的雕刻师也不直接在脸上下刀,必须先用笔划出条纹,反复揣摩、修改,直到图案令人满意,才小心翼翼循笔走刀,刻出轮廓,再进一步精雕细琢,最后涂上药物,使图案定型。

女人纹面图形因地因人而异,有的左颊轻轻三竖道,有的两颊各四长竖道,有的两颊各三道长而宽的横道,并不是千篇一律的。不过,我在村里也听到另一种说法,根据伊斯兰教义,女人在穿戴方面是有非常严格规定的。比如:衣服必须穿长且宽松、不透明的,为的是不能显出女人的身材和肤色。也不能露出头发和身体,所以必须用宽大的围巾盖住头发和耳朵、颈部和胸部;服装的颜色和式样要朴素,避免吸引人们的注意力。不能亮出首饰,也不能在丈夫以外的男人面前化妆和使用香水。为此,对于那些漂亮女人,为了不使她们的容貌引起男人的注意,特意在她们脸上用针刺上一条条竖道,一旦她们的容貌不再完美,也就不会令男人们过多地关注。然而,尽管美女们的脸上被刺上了竖道,但仍然不失美丽的容颜,反而成了她们与众不同的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从此之后,许多女人都开始效仿美女们的针刺,以此视为美的象征。

如今,阿法尔女人已经不再使用针刺了。但是,她们仍然喜欢用黑笔在脸、额头及下巴划上一条条竖道,在她们看来,那是一种美的妆饰。我想,这与中国女人染发、纹眉、纹眼线有异曲同工之妙。而头发和手脚染成红和黑色,却是女人展示美的另一种方式。他们用一种叫Henna的植物染料,从幼女到老太太都喜欢用它染色,通常染手脚,能保持一两个月,而头发则时间稍短些。她们还会根据自己不同的喜好,将头发染成黑色或红色。有趣的是,我在村里发现不少老头还用Henna将自己的胡须染成橙红色,看上去颇有几分滑稽。

Henna是一种植物,我们称为散沫花或指甲花。过去,中国人大都用它染指甲或当口红使。所以,中国人提起指甲花并不算太陌生。然而,阿法尔女人喜欢用它在手掌和脚心上染成不同的图案,有染全手掌、手指头的,还有在手掌上先画好图案,按照图案染成不同花色的等等。总之,不同的人,根据她们不同的喜好,在手掌和脚心上染成红色或黑色,风格不一,花色不同的图案。这种染料会因染的时间长短,颜色深浅不同,而在手脚上保持的时间也不同,大约为一个月到三个月。

村里女人使用的Henna呈粉沫状,只需用水或煤油把它调成很稀的糊状,按照自己所需的图案,平铺在手掌和脚心上,大约一两个小时就能着色了,如果需要颜色更红一些,还可以加长揉和的时间。Henna染手,在北非早有流传。遗憾的是,村里没人能说清楚用它染手、脚的来源和内涵,只觉得用它会给女人带来美丽。染过手脚的女人总有一种展示的欲望,然而,鉴于穆斯林对妇女的严格教义,她们只能装作是自己无意的显露。
不论是女人纹面,还是染手、脚,在这个村庄里始终都很盛行,这也是当地人们所注重的传统文化。

婚后,只有生了两个孩子后才能走出家门,这些女人笑得如此开心,因为,她们生了两个孩子后,终于可以出来相聚了。

关键字: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标签页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