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电站里冷却塔的艺术

2010/08/29 | 分类: 人文地理 | 编辑: 旅游博客 | | 发表评论

无论涉核与否,世界各地的冷却塔俨然已经成为发电站的象征。以独特的沙漏造型屹立着,足有数百英尺那么高,这些“电力之塔”中的某些还有着让人意想不到的一面:它们已经成为了巨大的曲面油画,各式各样令人惊异的艺术形式在其表面得以展示。

(来源:环球人文地理)

是对核能发电厂过度的杀伤力的支持,或是一张明显经过PS图片:如何解释这些悍然带有夸张笑脸的冷却塔呢?这些图片更多地被反核的博客人用于嘲笑、近乎讥讽的时尚之中,也常常出现在有关核工业的左翼文章中。难道将笑脸放在核电站最明显的部分上真的错了吗?这和将经典的图片展示在水塔上有什么不同?何况都已不新鲜了。你又不是法官,干吗要去管这么多呢?好了,祝你有个好心情!

冷却塔早在核时代到来以前就出现了,这个事实也许让人感到吃惊。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政府试图将冷却塔(更重要的是,和它紧挨着的发电站)隐匿起来,躲过纳粹德国的空袭。受雇的画家尝试着将突兀的巨塔融入周围的风景之中。

这些最好的画家中有一人名叫Colin Moss(1914-2005),他是一名来自伊普斯维奇(Ipswich)早年毕业于伦敦的皇家艺术学院的美术老师。Moss的壁画能够留到今天,主要得益于他常常按照自己的想法作画,在冷却塔上作画形成的作品便是个很好的例子。

索威托的世界之“杯”

这对冷却塔活力“组合”是南非基础设施清理和完善的一部分,它们于2010年世界杯开幕之前就已完工。其中一个冷却塔塔身被画上了赞助商第一国民银行(FNB)的色彩和标志,另一个则是体现索威托当地文化传统的、非常具有活力的民间艺术庆典。奥兰多(Orlando)煤电站建立之初曾是全非洲技术最先进的电厂,但现在它被关停了。很高兴看到废弃的冷却塔有了新用途,除了将它装饰之外,游客们可以付钱在两座塔之间荡秋千,甚至可以从300英尺高的塔顶边缘跳入其中。

奥兰多(Orlando)煤电站建立之初曾是全非洲技术最先进的电厂,但现在它被关停了。很高兴看到废弃的冷却塔有了新用途,除了将它装饰之外,游客们可以付钱在两座塔之间荡秋千,甚至可以从300英尺高的塔顶边缘跳入其中。

受到奥兰多冷却塔大换装正面报道的鼓舞,其他南非城市大胆紧跟潮流。最著名的模仿中有一个来自布隆方丹,他们委任来自约翰内斯堡的Draftfcb广告公司来为4座200英尺高的冷却塔进行装扮。

和索威托项目一样,FNB积极参与其中:两座塔被画上了该公司的2010世界杯标志和色彩。另外一对塔则用来展示由当地工艺师设计的艺术作品,用来赞美其南非“玫瑰之城”的传统。

另一座索威托冷却塔,这回是单独一座,它被画上了可口可乐的色彩和公司商标。尽管一些人认为这幅图展示了南非的贫穷和像可口可乐这样的跨国公司庞大财富之间的巨大差距,但前景的小木屋事实上是个临时建造结构,是供应商用来给建造当地足球场的工人提供服务用的。

关键字: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标签页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