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让人失望的国内十大名胜[2011-09-30]

2011/09/30 | 分类: 国内图片 | 编辑: 旅游博客 | | 发表评论

很多时候,想象中的“名胜”已成为我们心中难解的旅游情结。然而,多少年过去了,当我们的期待值和满足欲都被我们的生活水平吊得节节攀升的时候,那些在一代乃至几代中国人口碑里的“名胜”们,已经变得面目全非。
长城:做一次好汉足矣
“不到长城非好汉”,到了长城游览门标上的这句话,实在可以评为中国历史最悠久、流传最广泛、策划最成功的广告。从坐上满大街吆喝着的游览车开始,你就把自己全交给别人摆布吧。走走停停大半天,好不容易,长城到了。你心中正自汹涌澎湃着,车主喊了,时间不多,一个小时后集合。

很多时候,想象中的“名胜”已成为我们心中难解的旅游情结。然而,多少年过去了,当我们的期待值和满足欲都被我们的生活水平吊得节节攀升的时候,那些在一代乃至几代中国人口碑里的“名胜”们,已经变得面目全非。
长城:做一次好汉足矣
“不到长城非好汉”,到了长城游览门标上的这句话,实在可以评为中国历史最悠久、流传最广泛、策划最成功的广告。从坐上满大街吆喝着的游览车开始,你就把自己全交给别人摆布吧。走走停停大半天,好不容易,长城到了。你心中正自汹涌澎湃着,车主喊了,时间不多,一个小时后集合。

紧接着,小贩成群结队上来了,与其说是叫卖,不如说是纠缠。好不容易到了墙头,你便被一再提醒要观赏关门、敌台和城墙。是的,你必须被提醒,否则人海茫茫,到处都有人激昂地大叫“我到了长城了!”砖墙成了人墙。罢了,已经登上一次长城,其他的回家再去感怀吧。

桂林山水:与时代脱节
曾经人们心目中的绝佳旅游胜地的桂林,光荣已经衰落。漓江的水,早不是最清澈的水;漓江两岸的山,在广西南部和贵州都能看见,不信,坐上从柳州到贵阳的火车去看看好了。喀斯特岩溶地形可能在桂林到阳朔一带体现得更为集中,便“人怕出 名猪怕壮”。一条大船上,几百人一会儿拥向左,一会儿扑向右,在导游的指点下,硬是要从那些山上看出点什么来。

桂林市区太不美观了,连带着桂林山水的主景之一“山”也黯然失色。独秀峰、七星岩和卢笛岩在市区,游玩时观山入洞倒也有趣,可一旦登山眺望,城区中新旧楼房交杂在一起,黑的白的有些混乱;穿过城区去景点时,更是觉得道路歪七扭八,忽东忽西,矮旧的街面房从眼前掠过,让人以为到了落后山区穷困之地,根本不敢相信这就是誉满天下的桂林。桂林城的喧闹也破坏了她的清幽之美。

杭州西湖:味道变了
西湖是一个有太多传说的地方。济公、岳飞、白娘子,以及被西湖的暖风吹得“直把杭州作汴州” 的南宋小皇帝,都跟这一大汪湖水密不可分。至于写出“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这等佳句的苏东坡就更不用说了。西湖之所以引来这么多传说,引来这么多遐思,美就美在西湖水。
可是,这个不可不去的地方只能去一次,再去,你就会发现很多头一回被你忽略的东西,接着你便会发现全变了。

虽然水质污染在全国各城市无一幸免,但西湖的水万万不可以不清幽的,否则所有的诗情画意如何寄托?然而西湖的水真的也有了味道——那是一种我们熟悉的但是此时心理和生理者难以接受的变质水的气息。
而且,即使你可以屏住呼吸,只用眼睛来感受西湖的另一种味道,那一种味道却也变了味——青山绿影被楼房打破,湖的四周人为地“种”上了铁锁链,温柔、羞涩的船不见,湖畔的万家灯火将月光涂上红绿蓝色,可爱的湖中小岛影射着人造游乐设施的丑面容……无论如何,西湖绝已不是那个诗情画意的西湖了。

安徽黄山:另一种累
和真正去过黄山的聊天,你会发现,他们和没有去过黄山的人的真正区别,在于他们聊的最多的,不是黄山美景,而是吃饭、住宿、坐车等等俗事。爬黄山并不怎么累,累的是活在黄山,即便你只是走马观花地在黄山上活一天。如果跟着导游,你会发现黄山的导游是最善于审时度势的。日程、路线、交通工具、住宿地点、 膳食级别……时时都会随机应变。然而你不可以乱发脾气,也不可以乱投诉,因为发生在黄山的这样的纠纷实在是太多了。只要导游不带着你净参观“黄山特产”,他就是一好导游。

你不妨自我安慰一番:谁让黄山的游人太多呢?能有得吃、有得住、有得看,已经相当不错了。是的,倘若你想省钱、想自由,不跟着导游而是自己“组团”,你会发现你实在了一个更大的错误。你必须不停地和小贩、挑夫、饭馆老板斗智斗勇,同时张开警惕的眼睛避免落入不良分子的陷阱。很多人都有过花大价钱和陌生人共睡在黄山小饭馆的地铺上的经历,然而这种经历并不是最惨的,很多时候,特别是节假日,黄山上所有能遮点风的地方都有游人蜷缩着过夜,甚至连50元钱租一夜的大衣也租不到。再好的美景,为她受一遍罪也就够了吧。

庐山:想要爱你不容易
庐山越来越像一城市了。而犄岭这个天上的街市更是在对都市的疯狂克隆中,令这个曾经是天下第一清幽地的避暑名山热力四射。虽然有“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这种千古名句的蛊惑,但其实现在的人游庐山决不是只冲瀑布去的,有“美庐苑”,有“庐山会议”,有电影《庐山恋》,庐山已经是货真价实的名山。

可惜老建筑新建筑建得太多,真有点让人“不识庐山真面目”了。三叠泉瀑布本来是庐山的标志,可是现在庐山被分了三块,这样游人到了庐山,不仅要交三次门票钱,而且在设计旅游路线时,还得煞费苦心,生怕没看完景点就出了景区。
在庐山景区内也有麻烦,本来小景点门标已经包含在景区收费之中,但是一些必经的景点内莫名其妙弄了些石头的展览,就又向游客要钱,不给,就不让过。而要找到另一条路绕过,则很费周折。

苏州园林:无法惊艳
苏州园林的名气实在太悠久,自五代时就名扬海外。80年代开始,参观苏州园林的游客熙熙攘攘,每年外来游客皆超千万人次。

但更让人扫兴的是,我们已经在太多的地方看到她的克隆版了。每一座城市的公园,每一部古装电影或者电视的背景不厌其烦宣扬着中国文化的画里,檀香扇、丝帕、屏风……所有能撩起我们的江南情思的物件上,她已经被我们读得烂熟。可是我们还是要去亲眼一睹她的芳容,结果,大失所望。她的面目虽然和我们的想象不差分毫,可是几乎把园林里的每一片“留白”都填实了的游客,已经把她身上那种韵味(也许是我们在想象中给予她的那种韵味) ,磨损得无影无踪了。

江南三大名楼:盛名难副
黄鹤楼和岳阳楼、滕王阁并称江南三大楼。然而,文学家的贡献就存在于他们文学上的想象,想象得越是淋漓尽致是给今天的游人带来苦恼。盛名之下的江南三楼实在显得太小了。本体的观赏价值很小,所以你只能在紧紧包围在你四周的城市楼宇中去用心品味古人诗赋里的那种感觉。

可是就拿黄鹤楼来说吧,今日长江已成为“第二条黄河”,泥沙滚滚江水黄黄,不管你怎么看,都只能感到内心的排斥。岳阳楼只是个还算漂亮的建筑物,可贵的是1983年重修时遵照了清代光绪年的版本。始建于唐代的滕王阁,明代时只有3层, 高27米。今天的滕王阁,连地下室共9层,长高了一倍多。红红绿绿,纯粹就是弊脚工匠手下的弊脚假古董。滕王阁门票挺贵,不知是不是贵在嵌在上面的那枚金属纪念币上。但真正失落的却是面对发黄的江水和喧闹的人群,你再也看不到王勃“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诗意!

张家界:红得过了头
张家界风景还不错,可就是玩得不舒服。这是因为张家界红得太快了,蜂拥而至的游客,让这一个一夜成名的新秀,也生了许多老景点的毛病。
本来张家界地区的物价并不高,山民也较质朴。可是在那些景点,山民们手里的红薯、栗子、玉米,全像大饭店里的东西一样,价格一下就涨了,难以再让人体会到一丝山野情趣。至于那些游览点的饭店,价格更让人咋舌。

散客游张家界必须很勇敢,因为三两人走,碰不到其他散客,有时会听到类似野兽呼啸的声音,也许不过是看林人的狗在叫,但声音在山谷回荡,也够吓人的。这是说翻越黄石寨这座山。而走天下山的卧龙岭,山高路陡,小心攀登时,还得对付抬滑竿人的骚扰。滑竿的骚扰,倒不是张家界独一无二,也许风景区原驻民的就业压力太大了吧,景区该考虑少征或收管理费了。

长江三峡:失望的道别
长江的水早就像黄河一样黄。从重庆上船,到武汉下来,三天的时间里,船前船后船左船右都是卷带着泥沙的黄水,更别说两岸大小城市的工业排放出的废气,还要时时来刺激一下你的鼻粘膜。

美国人Frank Wheby在“孤独行星”网站报告说:他乘的三峡游的船上带着沙子的污水到处流。苏格兰的Hamish Mar tin则说:全部三个峡口都是在夜晚通过的,所有人都被禁止到甲板上,他只有从窗户中望出去,只在满月之下看到了一堵峭壁的一个尖角。事实上,三峡留在很多人心目中的印象就是朦胧月光下两岸山峰留下的剪影。三峡,就用这么个剪影,向失望的人们道了别。

深圳世界之窗:一个牺牲品
没有人文历史也缺乏自然景观的深圳,却借深圳当年的牛气搞了一个一炮而红的“锦绣中华”,而后便是那个红得发紫的“世界之窗”,轰动全国,随后主题公园便在神州大地上处处开花。然而,据推测用不上20年,十分之一的中国人将在境外旅游,更别说游遍中华了。

可惜还没等到中国人把出境旅游视为平常,满中国蜂拥而起的主题公园已经开始危机四伏。有数据表明,自1995年起,世界之窗接待游客人数和年收入平均每年下滑都在百分之十左右。说起来也是,北京也有“世界公园”,长沙也弄了个还不错的“世界之窗”,无锡的太湖边上更耸立起欧洲的、中国古代的各种假建筑,人们干嘛还要跑到深圳来看你的什么“世界”呢?

关键字: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标签页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