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的味道 色彩斑斓“公斤餐”

2012/06/18 | 分类: 天下美食 | 编辑: 旅游博客 | | 发表评论

1公斤随意

不按人头收费,而是以重量计价,肉食、蔬菜、水果、甜点全部一视同仁。每人拿一个托盘,依己喜好自取食物,电子秤上称重之后,再按照食品的重量收费。这就是公斤餐了。

巴西的味道 色彩斑斓“公斤餐”

巴西的味道 色彩斑斓“公斤餐”

巴西的味道 色彩斑斓“公斤餐”

巴西的味道 色彩斑斓“公斤餐”

巴西的味道 色彩斑斓“公斤餐”

按人头收费的快餐馆,品质一样有保障

与佐料颇多的中国烧烤不同,这里更喜欢充满着原始味道的烤肉,鲜嫩而粗犷,地道的烤肉大多只用盐来调味,要不断地翻动着来保持肉的滋润和避免水分的过度蒸发。可以一整块的肉被铆钉在钎子后架在火上烤,也可以是料理后的肉穿在一个长约1米、带凹槽的扁平铁棍上再放入明炉灶上烤制,大粒大粒的粗盐融化渗透后再刷上油和调试的蜂蜜,待两面金黄、肉香扑鼻的时候,拍去盐粒,再用利刃切割表层食用。不同的部位,不同的火候,不同的滋味,相同的是都保留着一股股松木的芬芳。

宽大肥腿的马裤,高高的长筒皮靴,鲜艳的红领结,左手紧握烤肉棍和明晃晃的长刀,右手拿个小圆盘托住烤肉棍,鱼儿般的穿梭在餐桌前,没错,这就是这里典型的巴西烤肉师傅打扮。不过只有观光客们才去那样的传统餐馆吃,如今巴西的大街小巷里,白领中最流行的是“por quilo”—公斤餐。不但吃法与国内不太一样, 就连计量方法亦大相径庭。

顾名思义,“por quilo”,顾名思义就是“按公斤结账”,是以重量来计价,不论是伴有松木芬芳的烤肉,新鲜艳丽的蔬菜水果,还是娇艳欲滴的甜点,全部一视同仁,每个人各自手拿托盘,依己喜好自取食物,电子秤上称重之后,再按照食品的重量收费。公斤餐餐馆里通常会有数十种热菜、冷菜、色拉、水果、甜点以及十来种烤肉可供选择。蔬菜生吃居多,而生菜和花菜几乎是每家必备的,烤肉多以猪、牛、羊、鸡为主,另配有鱼、红肠和鸡心。15、20巴币左右1公斤,不过,饮料是额外收费的,但是鲜榨果汁绝对纯正,纯度高,不加水,大约3巴币。部分餐馆实施封顶制度,超过1公斤都按1公斤算。是不是很划算?一般情况下,“公斤餐”餐馆里,顾客用完餐后,盘子里基本没有剩饭剩菜。由于减少了浪费,利润也比过去增加了,店里拿出一部分利润请了手艺更好的厨师,饭菜质量好了,顾客就更多了。这似乎还很符合当下提倡的低碳生活模式!

尽管今天的“公斤餐”快餐店大多由传统快餐店发展而来,不过却都保留着其精心制作的特点。据说,公斤餐诞生之后,迅速风靡巴西,一下子就压倒了按人头收费的快餐馆。“多吃多付,少吃少花”、“各取所需、各索其好”,价钱亦不贵,价廉物美或许正是巴西“公斤饭”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站稳脚跟的原因。如今,公斤餐俨然演变成了巴西上班白领的首选午餐。

即兴生活

她的演出看似是一场激情、自由的表现,其实这一切仍旧在歌者的控制之中。正是这种依靠自我平衡的状态,让人忘却了本是精心编排的种种,只将对音乐的爱释放在浪漫且悠然的热带暖风中,还夹带着巴西海滩沁人的湿味道和午后慵懒的阳光。

巴西的味道 色彩斑斓“公斤餐”

巴西的味道 色彩斑斓“公斤餐”

酒吧里时而平静,时而沸腾

巴西的味道 色彩斑斓“公斤餐”

当身边传来音乐声,请你也同样报以会心的微笑

我的朋友老刘在巴西算是比较富有的人。他生得中年商人典型的啤酒肚和中等程度的谢顶,但这并不妨碍他在此地混得如鱼得水,甚至有一众对他甚为热情的桑巴女郎。夜里一点喝得微醉的时候,被他拉进了一个叫眼镜蛇的酒吧。

一进去就几乎被热力的音乐、迷醉的味道放倒,即使是在萨尔瓦多,南美人正常的热情对我来说都有些过度,何况是这种场合。舞台上三位桑巴女郎化着看不出年纪的浓妆,卖力地和着节拍扭动臀部。闪闪的水钻比基尼非常吃力地遮住关键部位,身后插着的艳丽羽毛不断抖动,在灯光的直射下花团锦簇、熠熠生辉。这些女郎身上的物件,正是老刘从中国倒腾来的,售价不菲。

大部分的人,主要是男人被调动得血脉贲张,跳到舞台前又喊又叫。在不时被灯光照到的舞台左侧,站着一个清瘦的女孩。没有此地成熟妇女的丰乳肥臀,她很苗条,有些木然地站到那里,跟舞动的人群形成鲜明对比,让我不得不注意。

更没想到的是,在桑巴女郎退场后,紧接着是她登台。紧身蓝色牛仔裤,白色背心,栗色卷发。她的眼睛大而明亮,似乎这家酒吧的所有光亮都落在她的眼底。在这华丽舞台上,她的朴素装扮有些不合时宜的生涩。

我很怀念我的手鼓

我用我的泪水浸湿了我的鼓面

我决定为了朗诵和歌唱等待一段时间

因为我桑巴中的生活已没有了激情

如此舒缓的旋律,哀伤沉静,袅袅的葡萄牙语仿佛叮咚泉水,带着与她年龄不相符的沧桑和悲凉,一下一下唱到了我的心底。刚才喧嚣的荷尔蒙立刻消失,像进入清凉的山谷,我定定盯着灯光下她的脸庞,一时无法适应从吵闹到平静。

大部分的人对她的出场并不感兴趣,仿佛只是中间圆场的小丑,男人们开始回到座位喝啤酒、抽烟,为着下一轮的疯狂养精蓄锐。似乎只有我期待她的歌声,然而我确实喜欢她的歌,巴西大多的音乐沦为节奏明快的桑巴舞曲,只要节奏无需歌者,更不必琢磨需要怎样的歌词。这个国家到处是热情的海滩、华丽的足球、疯狂的桑巴,谁要听歌?

米奇·哈特说,音乐能告诉我们,我们从何而来,我们又将向何而去。前提是,你要把心打开了让它一个一个音符飘进来,让它在你空荡荡的心里婉转回响。

我的桑巴将会治愈你的孤独

我的桑巴将会把你从梦中唤醒

我的桑巴不想让你看起来很忧伤

我的桑巴将会治愈你的痛苦

我的桑巴将会使你跳起舞来

这就是那首你需要歌唱的桑巴

女孩真诚的声音性感又不失纯真,退隐在灰暗背景中的乐队只有三个人,一人舒展地拍打着一面坦布小鼓,一人看似随意地晃动着乔卡里奥摇荡器,还有一个人的乐器甚至过于原始:一根刻有凹槽的圆木,用木棒锉擦发声,这就是在锉响器中最常见的为雷科雷科。歌手和乐队配合得非常默契,那种心领神会并非常年排练,好像是一起从森林里走出来一样,原本就熟悉相融。

远古以来,这片土地上的芸芸众生在一种相互隔绝的状态下各自发展着属于自己的音乐,至今已蔚为大观。当不同地域的人们相互倾听着这些在同一时间却不同空间里产生的音乐时,心中都漾起会心的微笑。

在无上装女郎出场后,我拨开人群,走到歌者身边,真心表扬着她的歌唱。她像个中国人一样的不好意思,告诉我她叫Maria(玛利亚),刚才那首歌叫《我的桑巴》。喝着一种甜辣的饮料,我们聊了起来。

Maria原本出生在里约,电影里常出现的贫民区。“当你驾车驶过城里时,你可以看到,萨尔盖罗山的光秃秃的大石上爬满了东一间、西一间破破烂烂的棚屋:这里是一个小小的黑人王国,有着他们自己独特的生活方式。每所棚屋都有自己的音乐家,尽管乐器不过是一只用来打节奏的雪茄烟盒。”每年狂欢节快来的时候,桑巴舞校的人会成群结队走到山上去找歌,她就是在那时候被发现和带下山的。

我夸她的声音有如天籁,难得好天赋。她笑笑,用眼睛指了指台上的女郎,“在大部分地方,她们才是焦点”。我看着这些午夜中狂欢的人群,不知道该如何评价。“巴西有无数有天赋的人,比如很多孩子从很小就拼命踢足球,但是罗纳尔多只有一个、卡卡只有一个。我从6岁开始唱歌,还好,现在可以靠唱歌赚钱。”

看到乐队在门口等她,她冲我挥挥手。“Boa sorte!(祝你好运)”我由衷地说。

旅行资讯

巴西的味道 色彩斑斓“公斤餐”

签证

赴巴西的个人旅游签证,需要准备邀请人在巴西公证处出具的经济担保书以及邀请人的巴西永居签证复印件、申请人在职证明、银行存款证明、往返机票复印件等资料,中国公民需200元签证费。签证在受理后10个工作日内即可领取。

最佳旅游时间

巴西以热带气候为主,各地特别是沿海地带湿度相当高。而且,南半球冬夏与北半球相反,9月22日~12月21日为春季,12月22日~3月21日为夏季,3月22日~6月21日为秋季,6月22日~9月21日为冬季。夏季是旅游旺季,如果想避开狂欢节人潮和37℃以上高温,4~10月是比较好的出行时间。

时差

巴西比北京晚11个小时,夏时制多加1个小时。

北京10日晚23:00=巴西9日中午12:00。

货币

巴西货币称为“雷亚尔”。1巴西里尔=3.8552元人民币

电压

民用110V,周波60Hz。插座大部分为双圆柱形,需要携带专用转换插座。

出发与到达

往返里约的所有国际航班和国内航班大多使用Aeroporto Internacional Antonio Carlos Idoim国际机场;往返圣保罗的航机在交通方便的市中心Aeroporto Santos Dumont国内机场。从里约乘坐飞机可以飞往巴西和拉丁美洲所有地方。巴西国际离境税是36美元,这可能已包在机票里。

1公斤随意

不按人头收费,而是以重量计价,肉食、蔬菜、水果、甜点全部一视同仁。每人拿一个托盘,依己喜好自取食物,电子秤上称重之后,再按照食品的重量收费。这就是公斤餐了。

巴西的味道 色彩斑斓“公斤餐”

巴西的味道 色彩斑斓“公斤餐”

巴西的味道 色彩斑斓“公斤餐”

巴西的味道 色彩斑斓“公斤餐”

巴西的味道 色彩斑斓“公斤餐”

按人头收费的快餐馆,品质一样有保障

与佐料颇多的中国烧烤不同,这里更喜欢充满着原始味道的烤肉,鲜嫩而粗犷,地道的烤肉大多只用盐来调味,要不断地翻动着来保持肉的滋润和避免水分的过度蒸发。可以一整块的肉被铆钉在钎子后架在火上烤,也可以是料理后的肉穿在一个长约1米、带凹槽的扁平铁棍上再放入明炉灶上烤制,大粒大粒的粗盐融化渗透后再刷上油和调试的蜂蜜,待两面金黄、肉香扑鼻的时候,拍去盐粒,再用利刃切割表层食用。不同的部位,不同的火候,不同的滋味,相同的是都保留着一股股松木的芬芳。

宽大肥腿的马裤,高高的长筒皮靴,鲜艳的红领结,左手紧握烤肉棍和明晃晃的长刀,右手拿个小圆盘托住烤肉棍,鱼儿般的穿梭在餐桌前,没错,这就是这里典型的巴西烤肉师傅打扮。不过只有观光客们才去那样的传统餐馆吃,如今巴西的大街小巷里,白领中最流行的是“por quilo”—公斤餐。不但吃法与国内不太一样, 就连计量方法亦大相径庭。

顾名思义,“por quilo”,顾名思义就是“按公斤结账”,是以重量来计价,不论是伴有松木芬芳的烤肉,新鲜艳丽的蔬菜水果,还是娇艳欲滴的甜点,全部一视同仁,每个人各自手拿托盘,依己喜好自取食物,电子秤上称重之后,再按照食品的重量收费。公斤餐餐馆里通常会有数十种热菜、冷菜、色拉、水果、甜点以及十来种烤肉可供选择。蔬菜生吃居多,而生菜和花菜几乎是每家必备的,烤肉多以猪、牛、羊、鸡为主,另配有鱼、红肠和鸡心。15、20巴币左右1公斤,不过,饮料是额外收费的,但是鲜榨果汁绝对纯正,纯度高,不加水,大约3巴币。部分餐馆实施封顶制度,超过1公斤都按1公斤算。是不是很划算?一般情况下,“公斤餐”餐馆里,顾客用完餐后,盘子里基本没有剩饭剩菜。由于减少了浪费,利润也比过去增加了,店里拿出一部分利润请了手艺更好的厨师,饭菜质量好了,顾客就更多了。这似乎还很符合当下提倡的低碳生活模式!

尽管今天的“公斤餐”快餐店大多由传统快餐店发展而来,不过却都保留着其精心制作的特点。据说,公斤餐诞生之后,迅速风靡巴西,一下子就压倒了按人头收费的快餐馆。“多吃多付,少吃少花”、“各取所需、各索其好”,价钱亦不贵,价廉物美或许正是巴西“公斤饭”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站稳脚跟的原因。如今,公斤餐俨然演变成了巴西上班白领的首选午餐。

即兴生活

她的演出看似是一场激情、自由的表现,其实这一切仍旧在歌者的控制之中。正是这种依靠自我平衡的状态,让人忘却了本是精心编排的种种,只将对音乐的爱释放在浪漫且悠然的热带暖风中,还夹带着巴西海滩沁人的湿味道和午后慵懒的阳光。

巴西的味道 色彩斑斓“公斤餐”

巴西的味道 色彩斑斓“公斤餐”

酒吧里时而平静,时而沸腾

巴西的味道 色彩斑斓“公斤餐”

当身边传来音乐声,请你也同样报以会心的微笑

我的朋友老刘在巴西算是比较富有的人。他生得中年商人典型的啤酒肚和中等程度的谢顶,但这并不妨碍他在此地混得如鱼得水,甚至有一众对他甚为热情的桑巴女郎。夜里一点喝得微醉的时候,被他拉进了一个叫眼镜蛇的酒吧。

一进去就几乎被热力的音乐、迷醉的味道放倒,即使是在萨尔瓦多,南美人正常的热情对我来说都有些过度,何况是这种场合。舞台上三位桑巴女郎化着看不出年纪的浓妆,卖力地和着节拍扭动臀部。闪闪的水钻比基尼非常吃力地遮住关键部位,身后插着的艳丽羽毛不断抖动,在灯光的直射下花团锦簇、熠熠生辉。这些女郎身上的物件,正是老刘从中国倒腾来的,售价不菲。

大部分的人,主要是男人被调动得血脉贲张,跳到舞台前又喊又叫。在不时被灯光照到的舞台左侧,站着一个清瘦的女孩。没有此地成熟妇女的丰乳肥臀,她很苗条,有些木然地站到那里,跟舞动的人群形成鲜明对比,让我不得不注意。

更没想到的是,在桑巴女郎退场后,紧接着是她登台。紧身蓝色牛仔裤,白色背心,栗色卷发。她的眼睛大而明亮,似乎这家酒吧的所有光亮都落在她的眼底。在这华丽舞台上,她的朴素装扮有些不合时宜的生涩。

我很怀念我的手鼓

我用我的泪水浸湿了我的鼓面

我决定为了朗诵和歌唱等待一段时间

因为我桑巴中的生活已没有了激情

如此舒缓的旋律,哀伤沉静,袅袅的葡萄牙语仿佛叮咚泉水,带着与她年龄不相符的沧桑和悲凉,一下一下唱到了我的心底。刚才喧嚣的荷尔蒙立刻消失,像进入清凉的山谷,我定定盯着灯光下她的脸庞,一时无法适应从吵闹到平静。

大部分的人对她的出场并不感兴趣,仿佛只是中间圆场的小丑,男人们开始回到座位喝啤酒、抽烟,为着下一轮的疯狂养精蓄锐。似乎只有我期待她的歌声,然而我确实喜欢她的歌,巴西大多的音乐沦为节奏明快的桑巴舞曲,只要节奏无需歌者,更不必琢磨需要怎样的歌词。这个国家到处是热情的海滩、华丽的足球、疯狂的桑巴,谁要听歌?

米奇·哈特说,音乐能告诉我们,我们从何而来,我们又将向何而去。前提是,你要把心打开了让它一个一个音符飘进来,让它在你空荡荡的心里婉转回响。

我的桑巴将会治愈你的孤独

我的桑巴将会把你从梦中唤醒

我的桑巴不想让你看起来很忧伤

我的桑巴将会治愈你的痛苦

我的桑巴将会使你跳起舞来

这就是那首你需要歌唱的桑巴

女孩真诚的声音性感又不失纯真,退隐在灰暗背景中的乐队只有三个人,一人舒展地拍打着一面坦布小鼓,一人看似随意地晃动着乔卡里奥摇荡器,还有一个人的乐器甚至过于原始:一根刻有凹槽的圆木,用木棒锉擦发声,这就是在锉响器中最常见的为雷科雷科。歌手和乐队配合得非常默契,那种心领神会并非常年排练,好像是一起从森林里走出来一样,原本就熟悉相融。

远古以来,这片土地上的芸芸众生在一种相互隔绝的状态下各自发展着属于自己的音乐,至今已蔚为大观。当不同地域的人们相互倾听着这些在同一时间却不同空间里产生的音乐时,心中都漾起会心的微笑。

在无上装女郎出场后,我拨开人群,走到歌者身边,真心表扬着她的歌唱。她像个中国人一样的不好意思,告诉我她叫Maria(玛利亚),刚才那首歌叫《我的桑巴》。喝着一种甜辣的饮料,我们聊了起来。

Maria原本出生在里约,电影里常出现的贫民区。“当你驾车驶过城里时,你可以看到,萨尔盖罗山的光秃秃的大石上爬满了东一间、西一间破破烂烂的棚屋:这里是一个小小的黑人王国,有着他们自己独特的生活方式。每所棚屋都有自己的音乐家,尽管乐器不过是一只用来打节奏的雪茄烟盒。”每年狂欢节快来的时候,桑巴舞校的人会成群结队走到山上去找歌,她就是在那时候被发现和带下山的。

我夸她的声音有如天籁,难得好天赋。她笑笑,用眼睛指了指台上的女郎,“在大部分地方,她们才是焦点”。我看着这些午夜中狂欢的人群,不知道该如何评价。“巴西有无数有天赋的人,比如很多孩子从很小就拼命踢足球,但是罗纳尔多只有一个、卡卡只有一个。我从6岁开始唱歌,还好,现在可以靠唱歌赚钱。”

看到乐队在门口等她,她冲我挥挥手。“Boa sorte!(祝你好运)”我由衷地说。

旅行资讯

巴西的味道 色彩斑斓“公斤餐”

签证

赴巴西的个人旅游签证,需要准备邀请人在巴西公证处出具的经济担保书以及邀请人的巴西永居签证复印件、申请人在职证明、银行存款证明、往返机票复印件等资料,中国公民需200元签证费。签证在受理后10个工作日内即可领取。

最佳旅游时间

巴西以热带气候为主,各地特别是沿海地带湿度相当高。而且,南半球冬夏与北半球相反,9月22日~12月21日为春季,12月22日~3月21日为夏季,3月22日~6月21日为秋季,6月22日~9月21日为冬季。夏季是旅游旺季,如果想避开狂欢节人潮和37℃以上高温,4~10月是比较好的出行时间。

时差

巴西比北京晚11个小时,夏时制多加1个小时。

北京10日晚23:00=巴西9日中午12:00。

货币

巴西货币称为“雷亚尔”。1巴西里尔=3.8552元人民币

电压

民用110V,周波60Hz。插座大部分为双圆柱形,需要携带专用转换插座。

出发与到达

往返里约的所有国际航班和国内航班大多使用Aeroporto Internacional Antonio Carlos Idoim国际机场;往返圣保罗的航机在交通方便的市中心Aeroporto Santos Dumont国内机场。从里约乘坐飞机可以飞往巴西和拉丁美洲所有地方。巴西国际离境税是36美元,这可能已包在机票里。

关键字: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标签页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