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丝路边塞:一路风沙一路关

2010/12/03 | 分类: 游览中国 | 编辑: 旅游博客 | | 发表评论

深夜,西部边陲上的重镇兰州已经渐渐沉寂下来,连黄河似乎都停止了翻滚,清凉的夜风中还有残存不散的羊膻味。我登上了一辆开往嘉峪关的夜班车。

嘉峪关
嘉峪关

嘉峪关:依然动人的丝路边塞

我想象中的嘉峪关,那是真正的“长城第一关”,是地理书上令人浮想联翩的名词。一条古道穿行于祁连山麓的戈壁和冲积平原,那便是古代的“丝绸之路”;而嘉峪关如同丝路上第一颗璀璨的星:虽然被茫茫戈壁和四面黄沙所包裹,却有一匹匹骆驼、一列列商队在此整装待发,那是怎样一幅壮阔的景象。

然后,我下了车,四处打量,却发现今日之嘉峪关已经扩展成了一座熙熙攘攘的西部小城。道路四通八达,小摊与大店满满地簇拥在路两边。放眼皆是典型的西北面孔:黝黑、和善,粗犷而亲切。虽然热闹,但并不显得市侩。

穿越西域的丝绸之路,自长安一路往北,到了嘉峪山的隘口处越发显得艰险无比。背靠巍巍黑山,南临茫茫祁连,横贯南北的大峡谷成就一道天然屏障,难怪明朝初年征虏大将军冯胜会选址在这里筑关扼守。莘茹

漫步走过市井,我终于登上了嘉峪关城楼,风沙滚滚,刹那间便卷来了古老的岁月。天边云头低垂,天空是黑白分明的颜色,盘旋的燕子奏着一曲无声的歌。两重瓮城真正体现了“瓮中捉鳖”的神奇与巧妙,我的目光越过重重城墙,想象着当时千军万马攻城略地的胜景,恨不能持盾上阵、杀个你死我活。

也许,在文人的浪漫幻想里,战争从来过于美妙。而事实上,历史上的嘉峪关算得上是和平之关,商旅来往的次数远多于战争。驼铃声声,飘过丝绸之路,飘向遥远的西方。这雄伟的关隘矗立在险恶的沙漠之中,直到现在依然未倒。

从嘉峪关绵延出去不远,便是年代悠久的汉长城,大部分已经坍塌,仅有的这一段号称“悬臂”,我猜想应该是“悬壁”——因为城墙修筑所依靠的山脊非常陡,远看恰似悬浮在空中一般。

雄关与城墙之下,一片戈壁中的绿洲让西北的空气都柔和起来。满大街都是烤羊肉串的香气,人们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在如此粗粝的天地里,放肆地做一个关于丝路边塞的奇情梦。

玉门关遗址
玉门关遗址

玉门关:永远不倒的孤傲身影

早上六点钟,太阳已经出来了,而天空还是苍白的,雾气淡淡弥漫在四周。敦煌是一个很奇怪的地方,太阳落得很晚,却升得很早。不像西部更不像东部,有点像处在时间的夹缝里。

一片朦胧混沌的天光中,我坐上车奔驰在迷蒙的戈壁滩上。虽然是清晨,风沙已经微微地起了,在地上打着旋。整个空间变得越来越苍凉,马路上一个人影车影都没有。不久,我望见平坦的大地上隆起了一座土堆。阳光从一堆云层中钻出来投射在上面,形成一团一团浮动的暗影。最远的地平线上隐隐有绿洲的影子,只是隐隐而已。

这就是玉门关了。就在碧蓝长空与辽阔大地之间,孤独地、骄傲地伫立着汉代的玉门关:“玉门”因西域输入玉石时取道于此而得名,“玉门关”则是汉武帝时专门设置的通往西域各地之门户。

白雪、群山、黄沙、长河,还有关塞。这就是古代无数知识分子心心念念的场景,这就是让杨炯发出“宁为百夫长,不作一书生”的战场。我站在这座曾经的雄关面前,抬头仰望它残存的身躯。风呼呼地吹在耳边,仿佛已经吹了上千年。

如今的玉门关,除了留在唐诗里的形象,只剩下一座四方形的小城堡,耸立在戈壁滩中的砂石岗上。说到底,天地万物总有一天也会是这样一堆黄土,却是否都如玉门关一样留下不朽的传奇和故事呢?所有的豪情与壮志、离情与别意,所有的慷慨陈词、柔肠百结都曾经在这里生动上演。人类的关隘从它诞生的那一天起,已经和许多比喻、许多独特的情境联系在一起。

毕竟,过了这一关,一切都不一样了。

玉门关遗址
阳关城楼

阳关:掩埋于黄沙下的吟唱

还是汉王朝,还是为了控制和管理边疆,“阳关”与“玉门关”一样,成为当时中原通往西域的门户。玉门关在北,阳关在南,从地图上看宛如一个张开的口,相当的形象。据说,当年高僧玄奘从印度取经回国,就是走的丝路南道、东入阳关返回长安的。

西出阳关无故人,王维的深情吟唱总是令人动容。虽然那时的他未免有点“大中原主义”,但当触目所及皆是高鼻深目的面庞,耳畔所闻都是依依呀呀的异乡语音,那种失落、寂寞、无来由的凄清苍凉之感,仍是可以理解的吧。

昔日的阳关城早已被风沙掩埋,仅有一座被称为“阳关耳目”的汉代烽燧遗址高耸在山墩上。遥想当年,用一层芦苇夹一层沙石修筑起来的阳关延伸出长长的双臂,一座座这样的烽燧连绵不断,一座座高大的关口最终连接成绵延万里的长城巨龙。如今,即使躯体已经消亡,那种守护中原繁华的恒久姿态永远定格在历史的长卷之中。

阳关的风出奇的大,夹带着阳光沙粒敲打着我的身体。模糊之中,面前好像伫立着一块破碎的石碑,上书“阳关古道”四个大字。用力凝视那条道,却只看到一条尘土飞扬的小路,已经看不出有丝毫特色;倒是近在咫尺的一片绿洲为审美疲劳的双眼带来一丝清凉。

阳关一带,现在已成为繁盛的葡萄种植基地。秦时明月汉时关,就像一本纸面泛黄、字迹不清的古书,后人可以去想象那些发生在古代的不朽故事,更有权利去写下关于现在与未来的崭新一页。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标签页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