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漫话 七夕情人节小语

2011/07/15 | 分类: 西南地区 | 编辑: 旅游博客 | | 发表评论

前年在网上漫游,看到到处闹着庆祝中国情人节,煞是热闹,恕我老土,真的是不知道中国的传统节日里还有一个情人节。带着好奇心寻觅来脱掉洋装外套一看,原来并不陌生,是俺们跟着秦少游同志吟咏了千年的七月七,这倒是所料不及的。

二月十四日情人节的精彩节目在夜晚,象一张精美的贺卡,点点洁白的雪花飘洒在夜幕,芳香的红玫瑰,金色的巧克力,色香味俱全也。情侣们肆意地享受着进口的浪漫情调,使之发挥到了极致。

而中国的情人节,原名叫乞巧,也叫女儿节。

这一天的精彩节目同样在夜晚,不同的是节目里只有女性。女孩子在月夜下花园里,焚香祈求罢,闻着桂花香,吃着石榴,暗将心结愁绪随着一缕香幽幽飘往银河。西洋情人节中男主角攥把红玫瑰公然登堂入室邀请佳人渡佳节,可怜正版国粹的男主角却需隐匿无形,他只能存活在相思中,胆小的呆在书房里对着白海棠吐血吟诗,胆大的则隐藏在花间墙外,伺机越墙而入,悄换暗偷期,如果加上月夜私奔,则算是中国浪漫的极限了。这就是几千年来中国人爱情的典型代表,可以赋诗,可以作画,可以写野剧传奇。但是愉悦中含着苦涩,象是一幅冷色调的古画,注定带有悲剧色彩。

难怪西方的情人节能飘洋过海,征服天下,而中国的情人节却被遗忘经年。

相比之下,外国的情人节直接轻松而甜美,仿佛有着一夜情的暧昧和放纵。而国产的情人节则是含蓄隐密,在漫长的等待后相聚片刻,然后又陷进无边的思念与等待中,情人节的中心人物牛郎织女便是其典型代表,这也是旧封建习俗造成的后果,不料想肉体上的禁锢带来了精神文化上的丰收,给后人留下了无数美丽的诗篇,假如让我选择,说不定会选择西式的情人节,但是对中国的情人节却很欣赏,这种欣赏百分之百地来自唐诗宋词的影响。比如:“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等等无数传唱千古的离愁相思诗句让人读之口角噙香,回味之中荡气回肠啊。

握一卷秦观的《鹊桥仙》,遥望天庭,那句句诗意和着鹊桥的相会一切流过眼前心头,“两情如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金露玉风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思到这里,想到这里,几乎要羡慕牛郎织女了,将中国人天长地久的爱情发挥的如此的唯美,如此的浪漫。相比之下,红玫瑰与巧克力美则美已,却无灵魂可言,便觉其俗矣。

到七月七日了,月夜下寻一葡萄架静静地听,是否有那私语悄声?小女儿握住半个石榴枕着妈妈的膝头瞌睡了,妈妈停下讲了一半的故事,轻声让她爸爸拿件外衣来给孩子披上,遥望银河,有晚风轻轻吹过来……

中国的情人节,重在这一刻家人团聚相守的幸福。

关键字: ,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标签页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