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与旅游 产业融合提升发展新模式_文化云南_

2011/01/07 | 分类: 西南地区 | 编辑: 旅游博客 | | 发表评论

在由工业经济走向信息社会、知识经济的当今,文化作为具有社会意识形态和社会经济双重属实的人类遗产,对社会经济的具有重安推动作用。文化产业与旅游产业的结合,既将文化作为一种新经济形态,又保护和发展并创新了文化,成为文化与旅游产业的新业态,两者都成为了新经济的主体,也是21世纪最具前景的朝阳产业。文化产业与旅游产业具有必然的耦合性。人们进行的旅游活动本质是文化活动,文化与旅游成为了人们生活中的必要组成部分。旅游产业以文化作为底蕴,视为灵魂,外显其地域文化和民族文化(尤其是传统经典),促进文化资源的资本化与产业化;文化资源是旅游发展的重要资源,文化以旅游产业作为主要载体,展示其文化活动,显示其内涵和魅力,同时旅游目的地在彰显地方与民族文化及地域文化的同时,挖掘、传承和发扬其文化,促进人们继承与创新文化,实现文化的旅游经济价值。使旅游者能感受和体验文化,并自觉与不自觉地传播其文化,这二者之间构成了“灵魂”与“载体”、“内涵”与“外显”的紧密结合,产生叠加放大的蝴蝶效应,在云南丽江古城旅游可欣赏纳西古乐的旋律,在香格里拉旅游可沉迷于藏文化的豪放,在西双版纳可触摸了傣族如水柔情,在大理可能会忘情于白族“三道茶”和苍山洱海带来的舒畅,如此则形成了两大产业融合提升的产业发展新模式。云南促进旅游与文化的结合,形成了被学者称之为的 “云南旅游文化模式”,在发展旅游产业中催生了文化产业,文化产业火热了旅游产业。很好地诠释了文化与旅游产业融合促进转型升级的新模式。

一、文化产业与旅游产业具有很强的融合性

文化产业是旅游产业发展的重要根基和资源基础。1986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式公布了文化统计框架(TCS)。框架将文化统计分作10类:文化遗产、出版印刷业和著作文献、音乐、表演艺术、视觉艺术、音频媒体、视听媒体、社会文化活动、体育和游戏、环境与自然等。这10大类无一不与旅游产业密切相关。文化遗产、环境与自然、社会文化活动不仅是地区性的主要旅游资源,通过开发利用与包装、市场营销形成当地的主要旅游产品,对旅游者产生吸引力;而且是当地“文脉”的基本要素,成为当地旅游品牌或宣传主题的理念基础,如云南有着地学遗迹的多样性、气候的多样性,更是以民族多样性、民族文化多样性而著称于世,具有先天的优于东中部发展文化旅游新经济的资源条件,在云南省委政府大力推进下,旅游与文化产业发展成效显著,支柱产业雏形基本形成,成为了西部第一、国内外著名的生态旅游和文化体验的目的地,初步树立起了“七彩云南,旅游天堂”的旅游品牌形象。一部《阿诗玛》、《五朵金花》电影火爆了石林、大理旅游,一台《丽水金河》、《勐巴拉娜西》为丽江、西双版纳旅游增添了文化旅游的内涵,展示了民族文化的风采。《云南映像》几乎成了旅游者到滇旅游必看的节目,也让云南民族大省美誉名扬四海。
旅游产业是文化产业的重要载体,外显文化产业的活力,促进文化资源的资本化和产业化。文化产业固然有自己的一些表达形式和经济发展途径,但随着全球化进程的加速,传统文化和民族文化多样性受到了严重挑战,影响本国、本民族的“文化安全”,在全球化与区域一体化背景下,积极发展民族文化旅游业,将文化资源转化为文化资本优势,转化为文化产业和旅游产业优势,使文化资源能不断得到增值,外显其本土化、民族化文化资源,增强其发展活动,突显文化产业在文化资本形成中的根本作用,通过旅游产业的展示增强对本土文化和民族文化的自豪感,通过社区参与、产业联动等促进社区的社会经济发展,促进和谐社会的建设。丽江古乐本己濒临灭绝,发展旅游后,一下子涌出了二十余个演奏团队,古乐得以保护与传承,也出现了文化旅游新业态;丘北普者黑旅游区的仙人洞村、陇川的景颇山寨、中国魅力名镇第一名的腾冲和顺等诸多旅游发展实例均说明了旅游产业外显了文化的魅力与活力,促进了文化资源的保值增值,甚至是创新,促进了文化产业的发展,形成了文化产业与旅游两大产业良性互动、提升发展的局面。

二、文化与旅游产业融合:产业提升的新模式

文化与旅游两大产业融合,符合国际上产业生态化的总体趋势,使两大产业均形成资源“非消耗型”和“保护型”的产业,使两大产业在品质上得到了提升。无论是文化产业,还是旅游产业的发展不能走以传统工农业经济发展的资源消耗性和环境污染型的老路,树立起积极的文化资源利用观、保护观,使资源环境在“合理利用中得到保护,在有效保护中利用”,让文化产业和旅游产业均肩负起文化责任、文化使命、以及经济发展的重任,也要承担起构建和谐文化和实现和谐文化、构建和谐社会和实现和谐社会的伟大使命。使本土、民族文化在全球化进程中得以挖掘、继承与发扬,使其保持个型、保持资源型发展,也使本土化的文化多样性得以保存。云南丽江古城自1997年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后,使纳西族东巴文化、古老的造纸工艺文化、茶马古道的马帮文化等本己随着现代化进程几乎己告之灭迹的传统文化,随着丽江旅游产业的兴起发展及文化产业改革试点后,诸多传统的民族的文化得以发掘、继承,加以合理的资本化经营、产业化发展,取得很好的社会经济效益,文化产业收入占到了全市旅游收入的三分之一以上,就是一个有力的例证。

文化与旅游产业融合,不仅可以提升旅游的文化内涵和品味,将文化加载到旅游这一载体上,有利于文化发掘、保护与传承父创新,而且有效实现文化资源保值增值,产生明显的社会经济效益,实现文化与旅游两大产业的资源优化配置与优势互补,以及创新性的发展,构建文化旅游产业一体化发展的局面。《云南映像》集中反映了云南的民族语言、民族服饰、民间传说、民族风俗、民族宗教等文化,是云南民族文化的“大餐”,成为文化与旅游两大产业融合的一大亮点,年门票收入即可达500余万元。鹤庆新华村本是大理与丽江交界处的偏僻落后的山村,主要民族是白族,不仅有白族文化,还有传统手工艺文化,在发展旅游业之前,民族文化汉化趋势很明显,传统手工艺文化几乎失传,发展旅游后成为了一个原文化生态保存较好的民族村寨;铜银工艺品制作参与者848户1282人,即全村有半数以上的人在从事旅游工艺品制作,增加了社会就业,促进了整个社区的发展,起到了很好的示范效应,每年销售收入达1600多万元,占全村总收入的60%以上,成为了有名的小康村。大理游船上的“三道茶”、白族歌舞表演等也取得了不菲的经济效益。文化与旅游产业融合可优化文化旅游业的结构,转型升级,提质增效,再创佳绩。

三、全面融合:促进文化与旅游产业的升级与转型

文化产业与旅游产业尽管有着天然的融合性,在其融合过程中仍需克服和避免文化与旅游“两张皮”的现象,应注重其以产品作为核心的产业链的衔接,对其产品运用市场化手段进行营销;应克服文化尤其是民族文化表层物质形态的开发和追求眼前利益的“伪民俗化”、“民族文化商业化”“民族文化庸俗化”等诸多目前存在的问题,反映其真正的精神、文化等价值。

文化与旅游产业的全面融合是两个产业同步创新、同步提升、同步转型的基础。因此,在发展思路上,必须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加强文化与旅游资源--产品--市场的全面整合,做到资源优化整合、产品一体化发展,以文带旅,以旅促文,优势互补,调整结构,科学规划,创新发展,着力提升文化和旅游产业生产力,适应日益增长的国际性文化消费需求,促进文化与旅游产业成为中国新的经济产业,逐步成为支柱产业,实现旅游强国、文化强国的战略目标。
作为地方政府,应在国家文化发展和旅游发展政策与纲要指导下,指导和协调文化与旅游部门制定和修订本区域的文化与旅游以及文化与旅游协调发展的区域规划,增加文化与旅游融合、同步互动发展的内容;在实际工作之中完善其融合互动机制,在产品开发、旅游宣传、市场营销、旅游文化纪念品开发、文化和旅游企业改革和重组等之中,注重与当地特色文化和企业文化的结合,注重产业发展与区域社会经济发展的结合,注重科学技术与文化和旅游产业的结合,注重文化资源利用保护与环境友好型社会相结合等,整合资源与产业力量,共同筛选产业投资重点项目,制定扶持政策,做好统一宣传推广,培养复合型人才,避免文化和旅游产品开发上“各自为政,各吹各打”,做到资源共享,产品互用、互利互促、实现双赢。
在文化与旅游两大产业相互融合提升上,首先需要做好区域产业布局和发展重点遴选工作。云南省文化和旅游资源十分丰富,独具魅力,可在大理天龙八部影视城等的基础上,再造一批影视文化与旅游基地;充分利用旅游小镇和乡村旅游、民族村寨建设等,加快发展乡村特色文化旅游业;将云南旅游经济强县、旅游小镇、特色旅游村与文化产业特色县、民族民间小镇、民族文化村建设相结合,着力将建设特色文化旅游村寨与传承民族民间文化有机的结合起来,促进广大乡村文化旅游产业的发展;整饰城市文化风貌,突出民族地区城市文化与旅游特色,通过雕塑、文化墙、风情街、美食街、民族民间手工艺品制作展示销售街以及地方性的民间歌舞戏曲展示展演、地方民族性休闲广场建设等,展现诸如丽江、大理、建塘独克宗古城等的文化品牌形象及文化旅游竞争力;积极促进文化演出业与旅游产品的结合,总结《云南映像》、《蝴蝶之梦》、《梦云南》、《印象丽江》以及东巴古乐等的经验,通过政府与企业、企业与企业、企业与艺术家等多种形式发展文化产业与旅游市场结合的文化旅游经济产品,定点演出与巡回展演相结合,现场演出与相应的影视和纪念品等文化产品生产销售相结合,扩大和提升市场影响力;极力打造节庆与文博会展业,提升“中国昆明进出口贸易交易会”、“昆明中国国际旅游交易会” “中国生态文化产业博览会”等知名品牌,创意建设新的旅游与文博节庆品牌,建设以昆明为中心的会展、文博、商务旅游的文化旅游体系,形成“龙头带动、梯度发展、发挥优势、扩大辐射”的发展格局;充分重视人力资源与人才的优势,调动其积极性与创造性,不断丰富文化与旅游产品及其文化内涵,进行深入系统地调研、挖掘、整理历史、民族、旅游的资源,发挥历史、文学、建筑、工艺美术、园林、民族服饰设计、音乐、书法、绘画、雕塑、装潢等专业人才的智慧,依靠科技和艺术手段将文化和旅游资源进行提升,使其文化内涵和文化潜力、品牌形象得以充分展示,发挥其综合功效;将云南奇异山水、生物、民族文化、历史文化等融合形成独特的文化与旅游产品体系,更好的满足旅游者求新、求异、求美、求知的文化需求和休闲娱乐需求,构筑核心竞争力。

为此,必须构建文化和旅游产业融合的协调机构并建立良性运行机制,突破地区、部门、行业、所有制等的“壁垒”,实行文化与旅游的无缝链接,加大资源整合力度与两大产业的集中度及集约化经营水平,着力构筑起具有国际水平的项目和产品策划、建设与交易的平台;实施“政府主导,市场引导,企业主体,社会参与,群众受益,永续利用”的发展战略,政府把握好文化与旅游的发展大方向与发展总体战略部署,加大引导性资金的注入,引导与确保重点项目建设,认真贯彻执行国家有关文化和旅游产业的包括税收在内的各种优惠政策措施;鼓励多元化的经营与多元化资金投入,建立财政投入、社会资本、民营资本及海外资本的多渠道融合机制,支持一些条件成熟的文化、旅游企业上市,并进一步支持其参股、控股、兼并、收购文化或旅游企业,采用多元化投融资方式促进文化与旅游资源的增质提效;深入调研,做好科学性发展规划,加快产业结构性调整,强化文化与旅游产品和基地建设,做强做精一批具有创新性、竞争力、专业水平高、特色明显的文化与旅游相结合的旅游企业,使之发挥“旗舰”作用,促进结构合理的产业体系的形成;支持国有企业进行改革,鼓励非公有制企业发展,为确保有正确的发展方向,倡导先进文化,可仿照国家环保产业形式制定产业导向指南或目录;支持跨文化、旅游两大产业的学会或协会,以及中介机构成立与运营,调动社会各方面的积极性。集聚社会各种资源促进文化与旅游产业融合提升。

文化与旅游具有很强的天然融合性,盘活文化与旅游资源的“存量”,扩大其资源“增量”,促进其资本化和增值化,优化两大资源配置及其融合,有效促进文化和旅游产业提升的新模式形成,达到既坚持先进文化方向,保持民族文化传统经典,又促进了社会经济发展,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文化消费需要,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和构建和谐社会的目标。

(作者单位:云南师范大学旅游与地理科学学院, 云南省委宣传部) 
 

关键字: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标签页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