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南长城 那一段被埋没的长城_焦点推荐_

2010/12/25 | 分类: 西南地区 | 编辑: 旅游博客 | | 发表评论

\
南长城

非诚勿扰的热播带来了拍摄地的旅游高潮,其中有一段就是北京的长城上取景的。很多人知道长城,在北方一带浩瀚万里,殊不知,南方也有一段长城,与北方相对所以取名为“南长城”,只不过当地人称为“苗疆边墙”。

南长城是中国南方的唯一的长城,大体位于凤凰县境内,全长190公里,北起湘西古丈县的喜鹊营(一说旦武营),南到贵州铜仁的亭子关,多修建在陡峭的山脊上。与北方长城不同的是,苗疆长城的防御目的不是为了抵抗游牧民族的入侵,而是为了隔离生苗(未服从朝廷的苗族)和熟苗(服从朝廷的苗族)以防止生苗造事。

南长城初建于明朝万历年间,中间经过多次毁坏、重修和扩建,最后形成于清嘉庆二年。边墙南北走向,由土、石修建而成。根据地形,呈一字、品字或梅花形排列。沿城墙每三五里便设有边关、营盘和哨卡,以防苗民起义。如:亭子关、乌巢关、阿拉关、靖边关等,如今这一线还依稀可见碉堡、炮台和边墙。它把湘西苗疆南北隔离开,以北为“化外之民”的“生界”规定“苗不出境,汉不入峒”,禁止了苗 、汉的贸易和文化交往。 南方长城,是个实实在在的历史文化实体遗存,它表现了一个朝代的特征,涵溶了那个朝代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现象,构架了那个朝代治国方法的精神实质,是研究明清两代对边远少数民族征服统治鲜活的历史史料。

从湖南吉首通往贵州铜仁的公路,经过湖南凤凰县的一段,大部分是在一条山谷中穿行。坐在车上的乘客,不经意间就会从两侧逶迤的山岭上,隐约看到一些残破的碉楼和城堡,当地的一些历史资料把它称为苗疆边墙。

2000年4月,一个叫罗哲文的老人出现在这些残垣断壁旁,语惊世人:这是一段被遗忘的长城!长城必须具备三个条件,一是长度在数百里以上;二是不是封闭的;三是由城堡、墩台、关门、炮台、碉卡、城墙等组成的防御体系。

\
亭子关 南长城的起点

贵州省的南长城主要集中在铜仁和松桃,而铜仁的滑石侗族苗族土家族乡,则是中国明清南长城的起点。如今在这个充满和谐气氛的小镇上,人们根本无法想像这个地方曾经是官兵往来、刁斗彻夜、烽火时起的军事重镇。昔日的烽火烟台、守卒屯丁、刀光剑影,早已被一片宁静祥和的田园风光所替代了。

滑石乡,东与湖南省凤凰县的茶田镇毗邻,北同松桃县的大兴镇紧邻。在古代,这样的地理位置在军事上是十分重要的,因为明、清两朝湘黔边境风起云涌的少数民族起义,就彼伏此起地爆发在距滑石近在咫尺的松桃、凤凰两地的腊尔山山区,而南长城的第一个重要关隘——亭子关,则位于与滑石仅一步之遥的茶田。

滑石的东面是马仙溪峡谷,高耸的悬崖是一道天然的屏障,不需要多大的工程便可以隔断东西间的通道;但北面则常有开阔地,如果这一带不修筑长城,北面的亭子关以及湖南湘西的南长城则形同虚设。所以,明清的南长城,湖南方面要得到保障,必须从贵州的铜仁境内的滑石开始修筑。而滑石距铜仁城仅25千米,如果铜仁府不把这道南长城连起来,自身的安全也将受到很大的威胁。

\
南长城

在滑石江上有一座三孔石桥,原名断桥,清朝同治十二年(1873年)重修后,才改叫复兴桥。桥的北面大部分属于湖南凤凰县,南面全属于贵州铜仁市。桥下的一潭碧水,叫做“落马潭”,其中还蕴含了一个有趣的故事:当年石柳邓起义时,和坤的弟弟和琳跟随户部尚书福康安于乾隆六十年(1795年)到铜仁来镇压。第二年,福康安因水土不服,拉肚子拉脱了水,病死在铜仁城,时任兵部尚书的和琳便代替福康安做了主帅。一天晚上,和琳行军时经过这断桥,当时桥上只胡乱地架了一些木板,和琳的马一脚踩空,连人带马便掉了下去。见主帅落水,和琳手下的这伙北方的旱鸭子尽管大多不会游泳,也不得不顾生命危险,拼死将和琳救了上来。但和琳被冷水一泡,回去就生了病,不久也病死了。这潭为起义军立下了如此之功,从此人们便把它叫做“落马潭”了。

过了复兴桥,前行不远,便到了新营垴,这是整个南长城中保存得最为完好的一个屯堡,是中国明清南长城的实实在在的遗址。

\
凤凰南昌城

当年修筑南长城时,五里一碉,十里一卡,十五里至三十里一汛。在汛、堡、碉、卡之间,连边墙、设炮台、建哨所、筑屯堡。根据地形,沿山历涧则修筑长城,地势冲要处则设立炮台,长城之间修建哨台,卡、碉、屯堡则因地制宜。

其形或为品字,或为一字,或为梅花,无定格。其作用是:长城用来作为严防边界,炮台用来作为堵截攻战之所,哨台用来作为巡逻了望之所,屯堡用来作为边民聚卫之所;碉台则既可守,也可战。

不过新营垴这座屯堡,里面驻守的却不是临时聚集起来的边民,在这里驻守的,是世代相袭的屯军。

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经过20多年的战争打下天下后,但由于长期的战争破坏,当时的经济状况非常糟糕,几乎到了民不聊生的地步,迫使他有了“天下初定,百姓财力俱困,好比小鸟初飞不可拔羽,小树新栽不可摇根”的认识,从而采取了一系列鼓励生产、与民休息的措施。这些措施中很重要的一项,就是实行屯田制,“以屯养军”。朱元璋的四子燕王朱棣夺取皇位后,更进一步完善了“以屯养军”的制度,逐渐形成了边地三分守城,七分屯田;内地二分守城,八分屯田的制度。住在这新营垴的住户,就是当年屯军的后代。石砌的屯堡和屯堡前栽的大树,已经经历了几百年岁月的沧桑,屯堡里的住户,虽不再是南长城上的屯军,但仍舍不得离开他们祖祖辈辈居住的这个地方,有滋有味地把属于自己的那份日子,一代接着一代地延续下去。

门票:45元

交通:在铜仁客车站坐到凤凰的车,路过南长城,在此下车即可。

\
长城

历史:中国明清南长城的修建

明朝永乐十一年三月初二(1413年3月3日),明朝廷率先在铜仁等地废除思州、思南两宣慰司,设立贵州省,开创了中国大规模“改土归流”(即改土司统治为朝廷派流官治理)的先河后,朝廷同湘、黔、川三省边境少数民族的矛盾便日益尖锐,明宣德、正统、成化、弘治、正德、嘉靖、万历年间,三省边境少数民族的反抗斗争从未间断。少数民族起义军攻城陷府、掳官夺印,搞得统治者焦头烂额。为了加强对这一带的统治,统治者不断地强化这里的军事设施,增强驻军。

如在明代,贵州省的大部分军队都是驻扎在铜仁、松桃一带,驻贵州省的总兵官(相当于今天的省军区司令员)也长期驻在铜仁,与铜仁紧邻的麻阳参将孙贤,还率先在湘黔边境修筑了边墙。这“边墙”,就是长城。明朝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湖北分守道参政(从三品)蔡复一动用国库的四万多两白银,在“上至铜仁,下至保靖汛地,迤山亘水,凡三百余里”的地带,大规模地修筑了中国明代的南长城。

修筑边墙的目的,在主观上是很消极的,因为湘、黔、川三省的封疆大臣们各自都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当时贵州巡按胡桂芳关于只要任内三年其所管辖地方不发生战事,就可以从优提拔的报告已经得到了嘉靖皇帝的批准,只要有效地对少数民族的起义做到“来则致截,去则不追”,保证自己的境内无事就行了。但在实际修筑中,驻守军队的指挥官逐渐认识到了“守险者必守于险之外”,它踞其要害,步步紧逼苗寨。因此,无论是明代还是清代,湘黔边境的南长城都是具有明显的进攻性的。这种积极的进攻性,正是南长城同消极的防御性的北长城的根本区别。

\
南长城

明王朝灭亡后,湘黔边境上的多年战争,使明代南长城“倾颓已久,不过仅有陈迹”。清政权稳定后,虽有人奏请修复边墙,但由于财力人力等原因,重修边墙的建议未能得到全面实施。清顺治十六年(1659年),铜仁副将贺国贤为了加强这一地区的防御,“筑边墙于振武营(今松桃县妙隘乡新屯村振武营),开道路于石榴坡”,率先开始了清代南长城的修筑。

在镇压了石柳邓等领导的乾嘉苗民起义后,凤凰厅首任同知傅鼐借用贵州铜仁府在清初的经验,在境内修复明代的边墙,并于嘉庆四年,开始在境内推行“屯田养勇、寓军于农”的集军事、政治、经济三结合为一体的屯田制度。到嘉庆五年(1800年),傅鼐修复境内边墙达110里。傅鼐“屯田养勇、设卡防苗”的政策,得到了清朝廷的赏识,于嘉庆十一年(1806年)提升为辰沅永绥兵备道道员。职位的升迁和管辖区域的扩大,使傅鼐的“靖绥苗疆”的政策得到了更广泛的推行,清代南长城的修筑这才得到了进一步的完善。

据《明实录》记载:明永乐三年(1405年),明朝廷就曾在滑石设置了滑石江巡检司,当时隶属于湖广筸子坪长官司,后来划给了铜仁。滑石江巡检司裁撤后,其地仍为滑石江哨的驻地。后滑石江哨又改为滑石营,清代铜仁协的右军守备署还曾一度驻扎在滑石,有守备(正五品)一员、千总(正六品)一员、把总(正七品)一员、额外外委(正八或正九品)一员,兵163名,还有钢炮十余门。清咸丰五年(1855年)正月初一,团丁在中南门对河向东山脚的飞山庙开炮,打伤在庙中进香的红号军首领副军帅陈福林等人,所用的10余门钢炮,就是从滑石营缴获的。

关键字: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标签页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