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墓”真假之辨在法庭能否有分晓

2010/08/31 | 分类: 西南地区 | 编辑: 旅游博客 | | 发表评论

“因为曹操‘造假方’要起诉我们,很快就要在法庭上出示证据,揭开曹操墓造假真相了!”昨日,原本是质疑整个曹操墓造假的河北籍学者闫沛东向外公布“铁证”的日子。闫沛东向本报记者发来短信,始终称曹操墓考古队为“造假方”,他表示,自己和“三国文化全国高层论坛”的组织人倪方六等人将在法庭上揭开曹操墓造假真相。

双方的论战不断升级,背后也牵扯进更多的隐秘。这一边,考古学界、西高穴“曹操高陵”考古队队长潘伟斌等先后发表回应质疑的系列文章,他撰写的《对质疑曹操墓的九点回应》昨日发表在《中国社会科学报》上。另一边,质疑者闫沛东向本报记者透露,他已搜集了更多证据,而且安阳市旅游局的工作人员、当地村民等将可能在法庭上作为证人出现。

面对考古队长潘伟斌“曹操墓经得起历史检验”的论断,质疑方毫不示弱,闫沛东昨日向本报记者表示:“曹操墓造假者在哪里起诉也打不赢官司!”对曹操墓的争议已升级为一场排山倒海般的口水战。“挺曹派”著名考古学家刘庆柱干脆关掉手机,拒绝接受所有的电话采访。

为何一个原本应当是严谨的考古学重大发现,会引发此起彼伏的社会质疑,演变成口水战闹剧?昨日,本报记者再度采访了考古学界、质疑方以及历史学等方面的学者。

考古队长被揭短他策划了当地经济开发

近日,河北籍学者闫沛东质疑曹操墓事件是个“弥天大谎”,所有发掘文物都系当地事先伪造埋入墓穴,他宣称自己掌握了录音等一手证据。此举惹怒已饱受争议之苦的考古队队长潘伟斌等人,宣布将针对“三国文化全国高层论坛”组织者倪方六等人组织、散布造假一事,诉诸法律。

昨日,闫沛东告诉本报记者,他们欢迎起诉,质疑方已经搜集到一些新的证据,并信誓旦旦地说:“希望对方早点起诉,尽快在法庭上披露曹操墓造假真相。”

闫沛东透露,近日,河南安阳市旅游局一名工作人员主动向他们提供了一份开发项目书,暴露了这样的隐情:在相关部门确认曹操高陵前,安阳当地以曹操墓为名草拟了一份融资合作开发景点项目书,项目书的作者竟然是考古队队长潘伟斌本人。此外,闫沛东还告诉本报记者,当地村民已经答应出庭作证,指证多年来西高穴村、安丰乡和安阳县等有关部门被利用,联手制造了曹操墓的造假过程。

考古队策划了曹操墓背后的当地经济开发?潘伟斌昨日并未接听记者电话。但尽管面对诸多争议,曹操高陵依旧宣布9月正式对外开放,并没有停止开发下去的脚步。

南京大学考古系教授贺云翱认为,发现曹操墓的消息才公布不久,当地政府就谈到旅游开发,还有专家算出商业开发收益,这难免会让公众怀疑,是不是学术被商业利益和地方利益绑架了?

质疑学者被揭短他们太外行,是一派胡言

闫沛东的公开身份是“联合国世界新经济(中国)研究会秘书长、《中国文化发展内参》执行总编、中国三国文化研究中心顾问”,这也成为他为人诟病的原因。

“挺曹派”代表人物、著名考古专家刘庆柱说,参与苏州高层论坛怀疑安阳曹操墓造假的23个教授,没有一个是搞科技考古的,就是想炒作。“无非是一些字画鉴定者。”从某种程度上讲,“倒曹派”的质疑和叫板显得少了些专业色彩。

“为什么质疑的都是外行的人,内行的专家怎么不质疑?”潘伟斌也显得有些恼火,称对方为一派胡言。“这仿佛让人看到了一个奇怪现象,就是当对一个手术方案进行论证时,没有医生和医学专家参加,而是由一批搞生物研究的、化学研究的或者其他门类的专家进行评判,甚至连算卦的也来指手画脚,而随便推翻了医生和医学专家们的研究结论,这是正常的吗?”

随即就有人揭发称,本是河北邢台人的闫沛东可能代表了对曹操墓归属地的幕后纷争。曹操墓被公布在安阳后,与之隔河相望的河北邯郸就认为,曹操墓应该在邯郸。河北邯郸市历史学会会长刘心长还曾大胆推测,墓中主人很有可能是曹操麾下大将夏侯惇。

不过,闫沛东解释称,他现在北京从事旅游业,河北、河南两省在旅游方面合作很多,去年推出的旅游联票制,双方都受益。“曹操墓”在安阳还是在邯郸,对他来说是一样的。

专家观点

蒋赞初(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考古专家):

事件已超出学术范畴

我年事已高,没去过现场,但也读过比较严谨的《中国文物报》的报道,不过我们六朝史研究协会的副会长去看过现场,我认为墓本身是没有问题的,但由于过去盗墓猖獗,里面有些文物是收缴来的,文物就不一定是百分百真的了。

这个事情之所以弄得这样沸沸扬扬,主要是第三方政府太过重视发展地方经济、开发旅游品牌,把纯粹的学术问题复杂化了。另外,安阳处于河南、河北的交界处,河北一直想发掘曹操墓但没有成功,安徽的亳州也是这样,所以心里有些看法。这个事件已经超出了学术范畴,控制得不太好,反而把真相给掩盖了。

葛剑雄(复旦大学教授、历史学博导):

考古被经济利益绑架

到目前为止,我们还不能轻易判定曹操墓的真假。但相对来说,目前证据还是充分的,毕竟这是经过国家文物局、社科院考古研究专家一致认定的。如果真有问题,闫沛东先生应该和这些专家坐下来探讨,这其实是学术范畴的事情,不适合公众讨论,闫这样的做法类似炒作,如果他真有证据就应该拿出来。如果曹操墓真的如他所说存在人为的造假,那么这就是犯罪了,他应该向公安部门、向政府举报。他的做法不是要讨论的态度。

河南考古队在发布信息方面也存在不规范的地方,去年底为了取得“2009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资格,在2号墓还没发掘的情况下就匆匆发布了认定曹操墓的信息,纯粹的考古已经被经济利益所绑架,这也是如今争论不休的根源所在。

热点疑问双方争辩

1.“格虎大戟”石牌是伪造的?

质疑:

闫沛东说,曹操墓的主要出土文物“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戟”石牌、“魏武王常所用慰项石”等石牌、画像石,以及指明曹操墓方位的“鲁潜墓志”,都是在南阳一个地下造假工厂生产出来的。他认为,造假者先用模具,然后在石料上用刻章技法套印古代字体,或隶或篆,然后,造假者利用电钻和钢钉,精雕细刻,为了做旧,他们还撒上发霉气味的黄土,使得仿造品古色古香,几可乱真。

回应:

潘伟斌表示,曹操墓中出土的石牌都是青石质的,不是水泥或石膏等可塑的材质,要造假也根本用不上什么模具。

2.谥号“魏武王”不符合史实?

质疑:

一直以来,关于墓葬中发现的曹操谥号“魏武王”争议不断。闫沛东认为,在历史记载里,从来称呼曹操都是“魏武帝”。为什么?因为曹操去世被葬时,他的儿子还没有建立魏国,曹操被封为魏王的时候,是汉朝的魏王,因为当时是汉献帝在位,曹操是汉朝的魏王。要说他是“魏武王”,实际上已经是“自降封号”了,已经把他降成一个藩王的身份了。

回应:

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唐际根综合目前研究成果列出了文献中的相同表述:东晋孙尴《魏氏春秋》中“魏武王姿貌短小,神明英彻”;南朝时期沈约编著的《宋书·卷二十三·五行三》:“汉献帝建安二十三年,秃鹙鸟集邺宫文昌殿后池。明年,魏武王薨”。他指出,曹操生前是魏王,有自己的封地,武王虽是谥号,但也只能是有封地前提下的“武王”,故应称“魏武王”。历史上还有中山靖王、鲁恭王等称呼存在。

关键字: ,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标签页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