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如梦境般绝美 神灵庇护下的坦桑尼亚_焦点推荐_

2010/08/13 | 分类: 西南地区 | 编辑: 旅游博客 | | 发表评论

\
一个唯美的坦桑尼亚黄昏

像被筛子筛落的一片粉红色云朵、成群的南方飞来的蝗虫、一场冰冷的暴风雨……而越过了这些,才是“像整个世界那样宽广无垠,而且白得令人不可置信”的乞力马扎罗山巅。这是海明威在他脍炙人口的小说《乞力马扎罗的雪》中所描述的景象,书中的主人公在最后飞向了这座位于坦桑尼亚的非洲之巅,他一生中做过的所有美梦带来的快乐,也没有那一刻盛大。

\
狮子以漫不经心的姿态巡视它的王国

今天的旅行者或许并没有那么庞大的野心,要在乞力马扎罗找到人生真义,但坦桑尼亚带来的快乐却仍然一分不少。丛林的呼唤、远山的阴影、曲径通幽的阿拉伯式古城和仿佛能随时走出四十大盗的房子。草原上,狮子以漫不经心的姿态巡视它的王国,象群甩动尾巴,走向落日下的河流,披挂鲜艳的马赛人,在茫茫丛林里走,仿佛要走上一辈子。这里与你我的日常生活反差太大,就像阿拉丁捡到的那个油灯,擦一擦,“噌”地一声,另一个天堂应声浮现。

桑给巴尔 感官之乐

意•眼•耳•舌

\
穿着民族服饰和耳饰的非洲小伙

坦桑尼亚的一半是桑给巴尔。一度活跃的奴隶贸易、优质的异国香料、美丽的热带海滩和奢侈阔绰的生活—这个位于印度洋的群岛,曾经因为这种种好事与坏事而声名远扬。

这个无法无天的天堂直到1964年才收归为坦桑尼亚的一部分,但这场姻缘仍然危机四伏,紧张的政治局势曾使其成为地球上最危险的旅行目的地之一。而今天,一切都已平静下来,在石头城晨昏交替的朦胧光线里,在群岛腹地那鲜花盛开的香料园里,在带有浓郁的阿拉伯口音的斯瓦西里语中,桑给巴尔又开始自由自在的快乐日子。

意•你好 桑给巴尔

“Jambo!”(你好)这很有可能是你到桑给巴尔听见的第一句话。热情的非洲人从不吝惜他们的微笑,并且总是很乐意带你在迷宫似的石头城中逛逛。然而先别着急,在你和非洲兄弟互诉衷肠之前,有一些事实你最好了解。

\
精雕细刻的大门

桑给巴尔早在500年前就被葡萄牙人所侵占。后来阿拉伯人推翻了葡萄牙殖民者的统治,19世纪中叶英国殖民者又侵入桑给巴尔,如此复杂的“身世”令这里充满了混杂的色彩。在石头城(桑给巴尔市区西部临海一带古老的石城区),可以见到融合了非洲、阿拉伯地区、印度和欧洲等地区的各种不同风格的建筑,最典型的是那些用非洲红木做的大门。大部分门不仅有装饰性的门框和门楣,还有雕刻精美复杂的中心柱。门上布满了铜钉或坚硬的尖头木蔟,后面则有十字交叉的铁条或木条。这样的装饰据说是受印度大陆的影响,用来防止战象的入侵。而门上雕刻的莲花、鱼、锁链和乳香等,则象征生殖能力、丰收、安全、财富等含义。精雕细刻的华丽图案,具有典型的阿拉伯风格。

islAnds 岛屿

\
《一千零一夜》里提到的岛屿

在桑给巴尔众多岛屿中,最著名的要数温古贾岛。探险者、苏丹人、奴隶贩子、商人均把这里看做地理战略要地,因为它是商船航行的必经之路。而他们的故事也早被写进了《一千零一夜》。在温古贾岛的南端,世界文化遗产石头城犹如美丽的画卷展现在眼前:古老的独桅三角帆船在附近的海面上穿梭,夕阳在清真寺塔尖的钟声中渐渐西下。

honeyMoon 蜜月

\
可度过浪漫蜜月的美丽地方

世界十大蜜月岛屿中,桑给巴尔占据一席之地,不仅有沙滩、大海这样传统的浪漫元素,覆盖满岛的热带花草和香料更为新人们呈上最香的假期。虽然地处偏远的东非,提供奢侈享受的高级酒店却比比皆是,且有着让你心中窃喜的价格。至于蜜月礼物,就买丁香花制成的香水,够特别了吧!

Beach 海滩

\
棕榈树旁的阳光海滩

阳光照耀的海滨沙滩、碧玉般的海水和风中摇曳的棕榈树,使桑给巴尔海岸仿佛就是伊甸园的再现。人们各取所需,喜爱阳光的几乎每天都可在海边晒上至少七小时的日光浴;喜爱潜水的除了能遇见种类繁多的海洋生物外,还能见到神秘的历史沉船残骸,喜爱垂钓的可从捕获与放生的游戏中找到海明威式艺术创作灵感般的乐趣,与当地渔民一同驾驶传统的划桨小船到海上一试运气……

condiment 香料

\
香料收割

桑给巴尔是世界闻名的香料岛。依兰、月神、木槿、茉莉、丁香、肉桂、豆蔻……这些香料不仅为桑给巴尔带来了曾经的富庶,也给当地的食物带来了源远流长的影响。在桑给巴尔的第二大岛奔巴岛,青翠植被覆盖着层峦叠嶂的小山,一个个仍保持原始状态的香料种植园坐落其间,每到收割时节,香飘万里。

眼•当眼睛遇见光

\
太阳永不落幕的河畔

上帝说,要有光。在桑给巴尔,阳光似乎永远不会落幕,而这座岛的美,往往也是光线所带来的。

欢迎 “太阳神教徒”

\
古城的沧桑感在船还未抵达就全然浮现

由坦桑尼亚达累斯萨拉姆搭乘快船前往桑给巴尔岛,把达累城市的混乱局面抛在脑后,只有海风相随,海面上偶有动静,细心的同船人看出那是欢愉的海豚,正跟着我们旅行。

一些地方需要用船的速度和角度慢慢靠近,特别是曾经繁盛一时的海上重镇。由甲板上眺望桑给巴尔岛,整座城市由海上升起,回教堂的拜望塔和基督教的尖塔和谐矗立,突破了以矮矮楼房构成的天际线,守候着古城的风花雪月。几百年前初抵桑给巴尔岛的阿拉伯商人、殖民者、东非奴隶都曾经看过这样的风景吧。

古城的沧桑感在船靠近码头时体会更深,仔细看,石头墙灰扑扑的斑斑驳驳,沾染了岁月的调配,船靠岸时,就能看见老房子门窗上的细节,一些修复得美轮美奂,一些任由海风的侵蚀。在我看来,剥落的光华,也是一种美。太新的古城,反而没有想象空间。

在甲板上看了一路的海和城,也晒了一路无拘无束的太阳。此时此刻桑给巴尔的气温为30℃。在这里,阳光似乎永远不会落幕,这座岛的美,往往也是光线所带来的。“桑给巴尔岛每天有将近8小时的阳光,这儿的人们都是‘太阳神教徒’”,前来接我的霍姆撩起一袭雪白的阿拉伯式长袍,跳到船上向我热情地伸出手,说,“欢迎,我的朋友!”

街上多是与霍姆同样装束的男子,大多留着大胡子。除此之外,正午的古城静悄悄的,人们都涌到回教堂朝拜去了。我想换上短裤拖鞋,但被霍姆阻止了,“这是个十分保守的地方!”确实,想到桑给巴尔97%的人口都是穆斯林,我决定还是入乡随俗,等到了北部的沙滩再把夏天穿在身上。

走进一千零一夜

\
在古城闲逛,犹如走进了《一千零一夜》中的场景

在古城里游游荡荡,虽然桑给巴尔的繁华已经被没收了,但从那些老宅和建筑的细节还是能轻易地感受到它曾经停驻过的风光。这座石头城(stone town)经常被旅游杂志誉为非洲最漂亮的古城,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命名的的世界文化遗产之一。大部分的建筑建造于200年前,由于采用了当地珊瑚石为建材,所以特别经不起岁月的考验,然而这更添加了桑给巴尔岛的沧桑,每一块斑驳里都收藏着故事、故事和故事。

桑给巴尔国立博物馆就位于古城入口沿海区域一栋庞大的建筑里,由海上抵达桑给巴尔时,第一眼就看见了它。经过修复的老房子建造于1880年的殖民地时期,这也是当地的市政厅所在,辟为博物馆后,主要用来展示东非斯瓦西里的文化和历史。博物馆的外面坐了一个黑人小伙,见到我们便热情地打起招呼来,“嗨,你们从哪儿来?”“上海。你知道这个城市吗?”“当然,当然!”小伙忙不迭地吐出好几个“of course”,还和我们讨论起世博会来。

无论什么时刻,石头城都能撩起我的翩然想象,清晨和夜晚更是特别动人,不十分明亮的和薄薄的雾气将那些狭窄的弄巷衬托得神秘朦胧,仿佛走进了一千零一夜的场景里。古城是阿拉伯式的城市格局,曲曲折折,布满了日常商店、小酒店、餐馆和咖啡馆等,宛若一个富有生气的迷宫。我索性把地图抛到了脑后,因为再详尽的地图也说不完全这迷宫的角角落落,何况,我一点也不担心迷路,因为总有那些爱玩爱闹的孩童拦住我的去路,抢着要成为照相机中的主角,然后,他们会告诉我下一个方向。

40个大盗如果走进桑给巴尔岛迷宫一样的石头城里,他应该能一眼辨认出哪个才是阿里巴巴的家,因为这岛上的门窗实在太精彩了,几乎每一个木门都造型各异,各自精彩。据说石头城里就有超过500扇精雕细刻的古董门,值得细细玩味。原来在19世纪时,门和门框成了当地人炫耀财富的一种方式,地位越高,房门就越大,装饰细节也更为丰富,大部分的门都有雕工精美的中心柱,而且门上布满了铜钉和铁条,这装饰风格是受到印度的影响,主要是为了防止战象的入侵,门上雕刻的大多是莲花、鱼、乳香等等,象征了生殖能力、丰收和安全。当黄昏的光线投射在这些古老的雕刻上时,仿佛更能感觉到历史的分量。

石头城沿海的地区都改造成步行街道,靠沙滩的一块更是挤满了时髦的咖啡馆和餐馆,霍姆推荐我到African House看看,那儿原是一栋豪宅,改造成精品酒店,并设有一家富有中东设计风格的酒吧,住宿的天台能看见桑给巴尔岛最华美的日落。于是在日落前,我与刚刚结识的其他酒店住客一起到酒吧喝酒,在六楼的天台上一人一瓶啤酒,对着蔚蓝的印度洋慢慢喝着,几艘阿拉伯单桅帆船(Dhow)扬着白帆,划过已经染黄了的天空。一生中这样的日落时光有多少呢?恐怕屈指可数。可要收集到记忆的罐子中好好保存啊!一边这样想着,路边第一盏温黄的灯就燃亮了,古城的夜,缓缓拉开序幕。

关键字: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标签页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