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彩成佛 延川布堆画_民俗工艺_

2010/08/23 | 分类: 西北地区 | 编辑: 旅游博客 | | 发表评论

延川县是国家文化部命名的“中国现代民间美术画乡”。著名作家贾平凹在此题词:“堆彩成佛,终日叩拜”,令他顶礼膜拜的“佛”就是延川布堆画。布堆画,堪称陕西一绝。

布堆画,又叫布堆花,也叫摞花或拨花,它源于劳动人民的日常生活和风俗习惯,最早反映的是社会生产力的相对不发达的物质生活方式的较为匮乏。一般都以农家自织粗布为原料,用染料高温柒制成各种颜色,再巧剪绸贴而成。题材广泛。

\
色彩艳丽至极,极具陕北风韵

它,取材方便,制作简单,均以布头、布角作料,采用“浮雕式”的处理手法,层层堆积而成;具有半圆雕的感觉。通常采用民间喜欢的大红、大绿作底,以剪纸作纹样,用刺绣的色彩,组成具有独特风格的民间艺术。它,古老而纯朴,形象而逼真,布局井然,图案新颖,手法多样,栩栩如生。多采用象征、抽象的表现手法,富有想象和夸张。表现的内容大都是婚嫁喜庆,祝福贺寿。例如:牛郎织女、莲生贵子、鱼戏莲花、石榴赛牡丹等。过去,民间有这样的风俗:每逢婚嫁喜庆日,女方给男方一对绣花枕头,绿绿红红,表现开花结果;男方给女方一对布堆花枕头,堆堆垒垒,表示男女结合。

延川布堆画来源于广泛流行于民间的拨花,原为枕头顶、裹肚、鞋面、垫肩、钱包、烟袋包上的装饰物。其创作材料为棉纺织土布,染以青、赤、黄、白、黑诸色,以民间传说、戏剧人物、民俗生活、花鸟禽兽为题材,运用纯民间的复合造型法,进行贴块、拼接、镶花、堆叠、缝合,制作出极具民族特色的图案。画面大多夸张变形、意象生动、想像奇特、堪称陕西一绝。

\
外国游客被其独特的风格所吸引

1986年3月,沈阳博物馆、陕西艺术馆、美协陕西分会分别收藏了大量布堆画作品;同年9月,布堆画20幅在法国巴黎展出;1989年,安徽美术出版社出版《延川布堆画》画册;1990年“亚运会”期间,布堆画受邀赴京展出,《中国日报》社将之选为赠送孟加拉国政府官员的珍贵礼品;1995年2月,布堆画在中国美术馆展出,中央电视台专题予以报道;同年9月,又赴丹麦哥本哈根展出;北京召开世界妇女大会期间,中央电视台《生活空间》栏目又作了专题报道。延川布堆画引起了国内外艺术界的广泛关注,成了世界各地专家和美术馆收藏的珍品,中国美术馆收藏5幅,毛主席纪念堂收藏了大型布堆画《辉煌的岁月》,联合国第四届妇女大会收藏了大型布堆画《手拉手》,美国游客及收藏家收购112幅,丹麦收藏20余幅。由于布堆画的盛名,延川县被文化部命名为“中国现代民间美术画乡”。

延川布堆画,来源于广泛流行于民间的拨花,原为枕头顶上、裹肚上、鞋面上、垫肩上、钱包上、烟袋包上的装饰物,2经本县民间艺术家冯山云等发掘整理,使之大放异彩,由“下里巴人”变为“阳春白雪”,成了享誉世界的艺术形式。

\
漂亮的枕头,绿绿红红,意味着开花结果

它,表现了陕北农村妇女热爱生活、积极向上的高尚情操;它,凝聚着妇女们把生活中的自然美与艺术中的美柔和在一起的聪颖和智慧。从这次展出的作品中可以看到——随着时代的前进,布堆花所表现的内容不再是过去单一的婚嫁喜庆、祝福贺寿,它已朝着讴歌时代、表现现实生活的艺术轨道向前发展了。例如:专业户、拖拉机手、摘苹果、养猪、赶集、好媳妇等作品。祝愿“布堆花”这一古老的民间艺术,取之于民间,用之于社会,进一步挖掘、发展,让它在艺术的百花园中吐芳争艳!

由于陕北地区自然闭塞,较少受到外来文化影响,所以保留和延续下来独立完整的黄土文化。延川位于陕北腹地,有着雄厚的黄土文化底蕴,当地人民在拓展其生存领域的过程中,通过布堆画表达他们崇尚生殖繁衍、祈求神灵庇佑、追求美好人生的思想和意志,体现了人们强烈的寻根意识,揭示了现实生活压抑下人类精神层面的丰富和活力。

\
财神,意味着生活富裕

布堆画与棉布相伴而生,也是中国原始劳动形态——男耕女织的产物,其雏型源于陕北农村婆姨日常中的针线活。陕北黄土高原山高沟深,自然条件艰苦,整日劳作在外的汉子们的衣服磨损较快;顽皮的孩子爬坡上树,常常是补了这儿又是那儿。所以,心灵手巧的婆姨们在补钉处层层堆摞、厚厚缝衲,久而久之形成了不规则的图案,既美化生活,又耐磨耐穿。另外,婆姨们在缝制新衣的时候有意在衣服上缝缀一些动物、花草图案,以此传达自己对美好生活的追求。

关键字: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标签页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