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心沙临建转正禁再盖楼_热点资讯_

2011/07/28 | 分类: 华南地区 | 编辑: 旅游博客 | | 发表评论

《广州市新城市中轴线北段重要景观节点控制性详细规划》昨日获市规委会会议通过,该控规最大的成果便是将海心沙的“临时建筑”变成了“永久建筑”。具体如何保留未有定论,相关部门将于近期做出方案。但昨日会议为将来海心沙的发展定下了基调:不再增加任何建筑,原有建筑的高度要降低。

全票通过

亚运场馆不拆 高度将压低

海心沙未来不能再建新建筑

在原有的规划中,海心沙的亚运场馆为临时建筑,近日,海心沙业主单位经过研究后提出了赛后利用方案,并向规划局申请将原本的临建改为赛后利用永久功能,申请将海心沙岛建设成为广州市集亚运文化遗产展示、文化交流、休闲旅游观光、文体娱乐、文化创意办公、会议展览、商业配套设施等功能于一体的综合性、国际性和独特性的休闲文化岛。

海心沙亚运场馆到底拆不拆?这是昨日规委会上讨论的热点问题。虽然规委会最后全票通过了保留,但多数专家认为一定要有所改动,海心沙的建筑太高,应该适当“降低”,而且,在海心沙原有建筑的基础上不能再建新的建筑。这一观点得到了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苏泽群和市规划局局长王东的赞同,王东表示,要“压低高度,压低体量”。

对于海心沙的未来,苏泽群提出了“三要三不要:要增加园林,绿化面积不能变小;要控制盖楼,建筑总量不能增加;要体现公众性功能,不能变成私人场所。“按这个先控制住,不能增加、只能减少,这是一个原则。我和万市长沟通过,没想好之前,不要动他,不能再盖了,先控制下来。”

赛后规划

保留主看台 三桥连岛外

市民可经二沙岛过桥步入海心沙

海心沙岛作为广州亚运会的开幕式主会场,由西至东分为三个大区——观演活动区、表演仪式区和东部后勤辅助区。亚运主题建筑主要在西部,分别为地下空间及喷泉水池、表演舞台、主看台和集散广场,东区为保留原有建筑作为后勤办公用房。

此次通过的控规对这些建筑进行了保留。但是,将赛时一些临时建筑进行了改动。

交通组织方面,赛后的海心沙对外将设三座桥,4号桥为车行桥,2号桥主要为景观车行桥,3号桥为看台步行桥。岛内设有10米宽环形道路,分别连接各外部桥梁道路和各功能分区。看台建筑内部设置12米宽消防通道,东区绿化公园内设置6米宽道路。

根据规划,公园平时主要为步行区,控制车辆通行,车辆主要通过临江大道隧道地下空间停车场,连接二沙岛的4号桥作为西侧人行入口及紧急消防车道出入口。

另外,规划要求保持现有建筑的总建设量。

官方回应

临建两年就变违建?  规划局:法规并无明确规定

之前,有专家指出,亚运开幕式场馆是临建,亚运结束后仍不拆除就变成了违建。

对此,广州市规划局副局长叶浩军昨日回应表示,2009年4月确定亚运会开幕式在海心沙举行时,距开幕仅有一年多,时间非常紧迫。当时首先要考虑的是满足亚运会开闭幕式场馆的赛时需要,对于其赛后的使用功能未来得及作充分研究。

叶浩军说,由于当时赛后永久利用功能并未确定,且开闭幕式场馆建设工程是亚运会开闭幕式保密工程的一部分,赛后还要根据永久功能进行适当改造,经综合考虑,规划部门对亚运会开闭幕式所涉及的建筑先以临时建筑的形式作出了规划行政许可。

究竟算不算违建?叶浩军表示,临时建筑的具体使用期限,目前国家、省、市的相关法规并无明确的规定。为规范管理,广州的一般标准是有效期两年,超出两年要申请续期。但也并非千篇一律,尤其是对于涉及公益性的或涉及公共安全、公共设施的临时建设工程的使用期限视具体需要确定。

他透露,对于亚运会开闭幕式场馆,规划局在作出规划许可时,也根据已考虑其赛后经适当改造保留使用的具体情况未特别限定其使用期限。因此,该工程不存在“使用期超过两年、变成违法建设”之说。

临建为何仍要保留?

规划局:这是广州重要遗产

既然是临建,为何亚运结束之后仍要保留呢?

叶浩军表示,海心沙作为亚运会开闭幕式的主会场,从其选址与建设担负的功能和作用看,无论是对亚运会本身的精彩圆满举办还是对广州的城市发展建设来说,都具有特殊的重要性、标志性和纪念性,无疑将成为广州一笔重要的历史文化遗产,给世人留下难忘的记忆。“对于这一重要的特殊建筑,其意义已超越其自身的价值。”

叶浩军说,海心沙作为亚运开闭幕式举办场地,一夜成名,地理位置得天独厚,环境优美,完全应该保留下来并对其赛后利用进行高水平的统筹规划研究,继续发挥重要作用。“纵观曾举办奥运会、亚运会的各城市,如洛杉矶、首尔、亚特兰大、悉尼、雅典、伦敦等,其主场馆鲜有被全部拆除的先例,大部分都是结合赛后的功能需要进行改造和综合利用。”

政府“先上船后买票”?

规划局:合理调整规划正常

对于为了保留亚运遗产而改变海心沙岛原来的规划,有专家认为,这是政府“先上船后买票”,先建再改规划,破坏了规划严肃性,是规划为政府意志让路。

对此,叶浩军昨日回应说,城市规划是为城市的健康发展服务的,在城市发展过程中,城市规划的合理调整是正常的,不变是相对的。

“重大节事发生前规划是很难预测的,在重大节事来临时,按照重大节事、赛事的具体要求对前期编制的规划进行一定的调整是正常的、难免的,也是必需的,不涉及规划的严肃性问题,何况这次亚运会开闭幕式场地的选择完全符合所在地区的规划定位。”

专家支招

何镜堂:场馆去屋顶,桅杆不需要

在昨日的讨论中,市规委会委员何镜堂院士表示,不赞成保持原有建筑规模不动,而是应该把建筑的高度降下来,“建筑物功能可以保留,但它太高了!把珠江压得太厉害。”何镜堂对场馆提出两个修改意见:“第一,桅杆不需要了;第二,屋顶不要了。”

何镜堂还提出,海心沙要既能体现亚运遗产,又能体现广州公共空间,“每个晚上市民都能在此活动。”

施红平:不该围起来,市民有意见

市规委会委员施红平表示,“市民的意见主要是这本来是公共的用地,却变成某些公司用来盈利的用地。这些都是人民的钱建起来的,公共的地方变成私人的地方,市民才会有意见。”施红平认为,开闭幕式场馆可以保留,但在管理上应该向市民开放,而不该像现在这样“围”起来。“可以这样,晚上需要做演出场馆时,下午可以关闭开始准备。”

林兆璋:利用太保守,应向民开放

市规委会委员林兆璋表示,“海心沙的问题不是拆与不拆,而是怎么良性运作,使之有利用价值。”

林兆璋指出,洛杉矶NBA场馆,早上老人家运动,下午学生运动,晚上才是球赛,整天都热闹非凡。“我们的运动场还是太保守,有局限。可以在海心沙公园建餐厅,早上老人们在里面喝喝茶,下午小学生去活动,晚上10点后在里面做生意。”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标签页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Top